尾声:赎罪

授权和转载须知

烈焰降临于惠更斯星系之上。

恒星爆炸了。

被困住的宇宙飞船在曾经的地球交通点周围晃荡,那些飞船上仍然载满孩子们,他们只差一秒钟就能逃脱。被困的飞船太多了,实在太多了。保险起见的话,他们本来应该提前一分钟离开;但是再多让一个孩子登上飞船的诱惑肯定是太强烈了。就这一次,做一件让人全身都暖洋洋的事情,而不是冷酷地算计。真的,你不能责怪他们……能吗?

是的,实际上,你可以责怪他们。

感应姬关掉了显示屏。那太让人痛苦了。

在惠更斯的交易市场上,某个合约暴涨到100%。在未来的九分钟里,他们都变成富豪了,名下满是毫无价值的资产,直到超新星的爆炸波到来为止。

“好吧,”驾驶爵终于说,“有什么资产在一个仅剩九分钟寿命的市场中还有价值?”

“马上能送货的酒精,”同人大师立刻说,“我们可以说这是—”

“流动性偏好。”大家异口同声地说。

同人大师笑了,“好吧,这个笑话太浅而易见了。嗯…..巧克力,性交——”

“那也不一定,”驾驶爵说,“如果你能瞬间用光所有的巧克力资源,那么供给不是会超过需求吗?性交也是一样——如果所有人都愿意的话,价值可能会降低。何况:九分钟?”

“好吧,那么,由技术娴熟者提供的口交。还有,有危险副作用的烈性毒品;需求相对于供给来说会猛烈上升——”

“这整场对话都很空洞。”工程师评论道。

同人大师耸了耸肩膀:“在你人生最后几分钟里——而且没有录音记录——你能说什么不空洞的话呢?”

“那都无所谓,”感应姬说。她的表情奇异地宁静。“我们现在做的一切都无所谓了。我们无需承担任何后果。没有人需要承担任何后果。当爆炸波降临时,这一段时光都会被湮没成虚无。我一直在扮演的角色,我心中的自我形象……都无所谓了。不需要再做达莉拉·安克米安了,这让人感到……解脱。”

其他人都看着她。太会败坏气氛了。

“好吧,”同人大师说,“既然你说到这里了,我想,如果没有那让人尖叫的恐惧,确实是很解脱的。”

“你不必感受令人尖叫的恐惧,”感应姬说,“那只是你头脑中一个‘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形象。一个面临死亡的人所扮演的角色。但是我不需要再扮演任何角色了。我不必感受令人尖叫的恐惧。我不必努力捞一把最后享乐人生的机会。再也没有什么必须履行的义务了。”

“哦,”同人大师说,“那么,我想,此时我们会在内心深处发现真正的自我。”他停顿了一会,然后耸了耸肩,“我内心深处的自我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哦,也罢。”

感应姬站了起来,穿过房间,来到驾驶爵所站的地方,他正在看着显示屏。

“我的驾驶爵大人。”感应姬说。

“什么事?”驾驶爵问,一脸期待。

感应姬露出了微笑。看起来很奇怪,但并不可怕。“你知道吗,我的驾驶爵大人,我经常想,如果能在你裤裆上狠狠踢一脚的话有多好啊?”

“呃。”驾驶爵说。他的四肢突然紧绷,准备防备。

“但是,当我现在可以这么做的时候,”感应姬说,“我发现,这并不是我所希望的。看来……我不是我想象中那么糟的人。”她微微地叹了口气。“我要是早一点意识到就好了。”

驾驶爵的手快速地伸出来,抓了一把感应姬的胸脯。这举动太过出乎意料,以至于没有人做出反应,尤其是她。“哦,你猜怎么着,”驾驶爵说,“我跟我自己认为的一样变态。我的自我估计比你更准确,啦啦啦——”

感应姬的膝盖顶上了他的裤裆,用力到足以让他呻吟着滚到地板上,但不足以需要医疗。

“好了,”同人大师说,“我们可不可以不要这样继续下去?我想死的时候稍微保持一点尊严。”

一阵漫长,尴尬的沉默,只能听到小声的“哎呦…..哎呦…..哎呦…..”

“你们想不想听一件有趣的事情?”曾经是告解师的切嗣问道。

“如果你要问这种问题,”同人大师说,“当答案明显是‘是’的时候,那就只是再浪费几秒钟——”

“在你们都无法想象的古代,那时我十七岁——就连在当时那都算未成年——我跟踪了一个未成年的女孩,用刀子捅她,直到她站不起来,然后在她死去之前强奸了她。大概比你们想象的还要更糟。而在我内心深处,我享受了那个过程的每一秒钟。”

沉默。

“要说,我不是经常想起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而且这期间我服用了很多提高智力的药物。但是无论如何——我只是在想,也许我现在在做的事情终于能弥补当年的那件事了。”

“呃,”飞船工程师说,“实际上,我们刚刚做的事情是杀死了一百五十亿人。”

“是的,”切嗣说,“有趣的正是这一点。”

沉默。

“我觉得,”同人大师沉思道,“我应该感觉比现在更糟才对。”

“延迟反应,”感应姬漫不经心地说,“我想,我们要再过半个小时左右才会感受到冲击。”

“我想我已经开始感受到冲击了,”飞船工程师说。他的表情扭曲了。“我——我那么担心我会无法摧毁我的母星世界,以至于我到现在都没来得及为成功而感到不快乐。感觉……很难受。”

“我基本上只是麻木,”驾驶爵从地板上说,“嗯,很不幸,除了下面那里。”他慢慢地坐起身,露出一个吃痛的表情。“但是我体内有个绝对无可动摇的部分,一直在尖叫,盖过了其他的一切。我从来都不知道我拥有这一面。直到人类安全为止,别的什么都容不下。而现在我的大脑脱力了。所以我只是麻木。”

“很久很久以前,”切嗣说,“有一些人在一个叫做广岛的地方投放了一颗铀235原子弹。他们杀死了大约七万人,结束了一场战争。而如果那位按下按钮的的正直军人需要走到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一个孩子的面前,一个一个去割断他们咽喉的话,他早在杀死七万人之前就会崩溃的。”

有谁发出了一声窒息的声音,好像在试图咳出什么突然卡住了他们喉咙的东西。

“但是按下一个按钮是不一样的,”切嗣说,“那样你不用面对结果。用刀子捅死一个人会对你造成冲击。至少第一次的时候会。用枪把一个人打死要容易得多。如果再远上几米,会容易得令人惊讶。如果只需要扣下扳机的话整件事情都会不一样。至于在一艘宇宙飞船里按下按钮——那是最容易的。那样的话‘一亿五千万人’的那部分只是一闪而过。而且,更重要的——你会认为那么做是正确的。那样做是高贵的,道德的,光彩的。是为了你的部族的安全。你为这么做而感到骄傲——”

“难道你是说,”驾驶爵说,“那样做是不对的吗?”

“不是这个意思,”切嗣说,“我说的是,无论对与错,你所需的只是这个信念而已。”

“我明白了,”同人大师说,“你可以杀死一亿五千万人而没什么感觉,只要你是用按按钮的方式,而且相信这样做是正确的。这就是人类的本性。”同人大师点点头。“多么宝贵而重要的一课。我此后的余生都会谨记它。”

“你为什么要说这些话?”驾驶爵问切嗣。

切嗣耸了耸肩膀。“当我没有任何理由去做任何事情的时候,我就是一个说出真话的人。”

“这是不对的,”飞船工程师哑着嗓子小声说,“我知道这是不对的,可是——我不停地指望那超新星能快点到我们这里来。”

“你完全没有必要感到痛苦,”感应姬用一种奇异的平静语调说,“就让切嗣把你击晕好了。你将永远都不会醒来。”

“……不。”

“为什么不呢?”感应姬问,语调是纯粹而抽象的好奇。

飞船工程师双手攥拳。“因为,如果忍受那么多痛苦是罪过的话,那么超级幸福人就是正确的。”他看向感应姬。“你错了,我的女士。这些时光跟我们生命中一切其他时刻同样重要。超新星无法让它们不复存在。”他的声音放低了。“我的大脑皮层是这样说的。而我的间脑则觉得如果我们离超新星更近就好了。”

“本可能比现在更糟,”驾驶爵指出,“你可能会无法感觉到痛苦。”

“就我个人来说,”切嗣静静地说,“我已经想象过并接受了这一切,剩下的就只是看着它演绎出来。”他叹了口气。“一个告解师所知道的最危险的真相就是:社会的规则只不过是大家都情愿做的幻梦而已。选择从梦中醒来就意味着结束你的人生。我击昏安科的时候就知道这一点,这跟超新星无关。”

“好吧,我说,”同人大师说,“就算我属乌鸦的吧,可是有没有谁能说点让人心情好的话?”

驾驶爵指向正在向他们逼来的超新星爆炸面,还有一百秒钟的距离,“什么,关于那个的好话?”

“是啊,”同人大师说,“我想在一个积极的调子上结束我的人生。”

“我们拯救了全人类,”驾驶爵指出,“哇呀,这可是那种你能一遍一遍向自己重复都不腻的话——”

“除了那个以外。”

“除了以外?”

同人大师维持了几秒钟正经的表情,然后就笑场了。

“你要知道,”切嗣说,“我想,现代的人类社会中差不多每一个人都会认为过去的我只不过是一个可怜的,饱受欺凌的被害者。我相当确定我母亲怀我的时候酗酒,在那个时代,这会给你的孩子造成胎儿酒精综合症。我贫穷,未受过教育,生长在你无法想象的恶劣环境中——”

“听起来不像让人心情好的话。”同人大师说。

“可是不知怎么的,”切嗣说,“那么多美妙的借口——我自己在那之后都没有完全相信它们。也许是因为我在那之前就想过其中的一些借口。最困扰我的是无所作为的那一部分。别人为了拯救世界而战斗,在比我高的多的层次上战斗。好像空中的电闪雷鸣,而我躲在地下室里盼着暴风雨的终结。而到了我被拯救,被治愈,被教育,变成一个有能力帮助其他人的人的时候——那时战斗已经差不多结束了。这么多年,这个认知一直使我如鲠在喉——我是一个被别人拯救的被害者,别人的生命乐章中的一个音符……”

“无论如何,”切嗣说,他古老的面孔上有淡淡的微笑,“我现在感觉好些了。”

“这是否意味着,”同人大师问到,“现在你的人生终于圆满了,你可以毫无遗憾地赴死了?”

有一瞬间,切嗣看起来吃了一惊。然后,他仰头向天,开始大笑。真正的,纯粹的,真诚的大笑。别人也跟着笑起来,他们共享的笑声在房间内回荡,同时超新星的爆炸面以几乎光速的速度逼近。

切嗣终于停下了大笑,说:

“别胡说八——”


传送门:[上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LilyLu

校对: 潜水艇君


这里是《三个世界的碰撞》中文翻译的结尾。

《三个世界的碰撞》全本排版电子书稍后将会和HPMOR电子书第二版一起发布。


2016-04-28 18:22:46 【鹞蓝】 啧啧,这群到死都在逗的人啊……不过感觉人类已经星辰大海到那份上了还没有一个“应对可能有威胁的外星人”的随时切断航路的成熟方案比较不理智(都顾着去市场上风投了么

2016-04-29 03:16:37 【§梓浛※】 说实话,这个故事很精彩,可我没太看明白,尤其是最后两章。

2016-04-29 05:33:39 【jinyu_11】 现在可以说了:告解师是蝙蝠侠里的小丑。

2016-04-29 07:07:16 【Toffee】 回复【§梓浛※】 我也是,很精彩,看最后两张真的没有看懂

2016-04-29 07:13:32 【§梓浛※】 回复【jinyu\_11】 怎么看出来的?

2016-04-29 07:15:17 【§梓浛※】 回复【鹞蓝】 就像现在大家都知道有地震,但这个地区没发生过大家是不会搞抗震演习的。就是防火演习有过么?

2016-04-30 00:02:45 【vellavu】 Don’t be ridiculous更准确的意思其实是责备对方脑洞开太大,没有“胡说八道”那么夸张。但我也想不出更好的译法……

2016-04-30 16:06:57 【截止】 回复【vellavu】 我觉得应该是:别搞笑了——……大概吧,荒谬,词义不是比较重吗?

2016-07-30 17:33:28 【a】 回复【§梓浛※】 最后把那个倒霉的吃孩子星星炸了,飞船因为离得太近,也炸了,所有人都死了,死前的最后时光大家讨论了一下什么东西是人性中最渴求的,然后在愉快的氛围中死掉了。

2016-07-30 17:39:03 【a】 回复【截止】 嗯,别搞笑了挺合适,他们说不愿意含笑赴死,然而恰恰在笑的时候挂掉了……真讽刺

2016-07-30 18:01:08 【a】 顺便解释一下倒数第二章,在飞船上告解师切嗣突然对船长出手,改变了另一个结局中人类向外星人妥协的决定,打算炸掉吃孩子星人来的路(虫洞?),其方法是毁灭附近的人类殖民星系惠更斯恒星,引起超新星爆发(他们没明说但是基本被推测出了)。而船上的人选择用一个商业合约传播这个预告信息,因为商业社会中,市场信息比新闻广播更能到达每个人(讽刺)。所以说不是没有应急预案,是这本身就是应急预案,但时间太少了,没来得及让人们撤离。然后这个合约让船上人在最后一章都变成了九分钟的大富翁(手动滑稽)。

2017-01-21 13:13:04 【千秋白夜】 这个故事本身就作为一个侧面证据证明了所谓“普世价值”的虚妄性。然而作者本身并没有用他那一套“纯粹理性”去客观看待道德的真伪,而是仅仅止步于“可能性存在”这一点上,导致最后还是没有超出“人权高于主权”之类思维定势,又归结到自由主义者那一套常规语境中去。

2017-09-20 04:14:47 【国久菌】 W

2018-05-08 17:42:37 【点点点点点】 这部作品像是救星一样,让我从混乱琐碎的思维中进入到这样开放的状态。他带给了我一些美好的东西。

2018-05-08 17:44:19 【点点点点点】 我非常尊敬这个东西。作为回报性的,我也说一下自己的想法

2018-05-08 17:59:23 【点点点点点】 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个作品我可能根本进入不了这样的状态,所以就把这个状态的效果反馈一下罢。两件事,1这些群族的交融过程中完全没有利益的必要性的帮助,全都是情绪性“人道主义”的帮助。即使那个时代大家都比较发达已经不再有什么内战了,但理性的竞争行为依旧应该是有的。只有当“与对方交互可以获得切实可靠的利益”时再交互(交互里帮助或是掠夺都有可能),至少我觉得这种才应该占大多数,而纯情绪上的慈善心应该并不是多数。特别是这种慈善心还要强加于他人。这一点导致非常生硬了起来。我是一个没有道德的人,但是我相信真正广袤的理性所导出的做法是可以被接受的,而不是像这里的“正常结局”那样。说实话正常结局刻画成这样我觉得是作者受他所出的环境自由主义宣扬的影响,最终一种不理性的体现。我猜他可能一想到这种强加于人的“进步”就不太舒适,于是并没有思考真正理性的解是什么,最终刻画了一个明明是接受进展却让人不适的图景,以及一个逃避

2018-05-08 18:08:53 【点点点点点】 了这个图景的图景,来当作真结局。但幸福星人得知自己是推广幸福的却导致四分之一的人自杀了不觉得有点违背初衷吗?真的在意而尽可能优化的话,做法可不是写个看上去进行了很多妥协的协议就完了,真的在意而尽可能优化的话,就应该像最开始制作AV和美男的影像一样,去找一群社会学家分析人类的社会,思考如何让人类自然地接受罢?不应该是“你不这么做就是死”这样强加,这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更应该是“给他们更多的选项,而不删减他们本来就有的其他选项,让他们觉得不是走投无路才选了这个,而是在原有选项也都健在的情况下,最终一些人觉得这个确实好从而选择,进而选了这个的因为更先进而逐渐淘汰掉没选的”这才是尊重了自由意志和人道主义的走向罢?

2018-05-13 07:01:23 【青岚】 回复【点点点点点】 其实幸福人从头到尾都是在通过科技把自己的道德观加在其他两个种族身上啊。我觉得这有点类似功利主义者一直面临着的一个质疑,就是虽然功利主义者的目标是最大化幸福、最小化痛苦,但是衡量的标尺是什么呢?这个小说里其实幸福人一直在使用自己的标尺,而强大的科技保障了这一点。

2018-05-14 10:54:45 【点点点点点】 回复【青岚】 不是,我是在跳出这本书来说。我觉得作者对于“可能限制自由”就像伏地魔对于“帮助他人”一样,有着先天的抗拒而不去搜索这里的可行解,这应该和作者从小的成长经历有关。

2018-05-14 11:04:30 【点点点点点】 回复【青岚】 这要么里问题并不在于“幸福星人把道德强加在他人身上”,那都不是问题,而在于明明已经说了“你们有什么意见可以提,我们可以一起优化”,但就是强行刻画出一种“要么为了发展失去自由,要么为了自由抑制发展”,这属于推演错误了。这种错误自由主义风气盛行的环境下很常见,如果对这个问题没有深思考的话就会写出这样割裂的结局了,就好像一些国家过于宣扬爱,于是他们环境下的作者们创作的作品,即使一些优秀的作品大多时候都能理性地看待各种概念,一旦到了过于宣扬的相关概念时却突然像放弃思考一样。

2019-01-15 08:51:22 【天牛】 求同存异啊求同存异,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要铭记在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