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与告解师的插曲

授权和转载须知

现在只剩他们两人了,他们独处于会议主席的特权房间里,这个私密房间的巨大和奢华更适合于行星地表,而不是飞船。特权间的整个地板和整面墙壁都是精美的全息图像,展示着他们周围的宇宙;遥远的群星,本地星系的太阳,正在消散的超新星余烬,还有那颗从主恒星汲取氢能源直到其表面短暂地出现新星闪光的矮星余焰。感觉像是坠入虚空之中。

安科坐在房间中央四柱床的边缘上,脑袋埋在手中。疲惫使他变的迟钝,而此时正是他最需要敏锐的时候;危机总是如此,但是这一次特别糟糕。在目前的情况下,他不敢吸食咖啡因——那有可能打乱他对事情的优先级分配。人类还没有发现一种纯能量的药物,能在丝毫不影响情感和价值观的情况下优化思维。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想了。”安科说。

飞船告解师庄严地站在一边,身着正式袍子和银色兜帽。兜帽下面传来庄重的回答:“是什么在困惑你,我的朋友?”

“我们错了吗?”安科说,无论他多么努力都没能压抑住声音中的绝望。“人类走错了道路吗?”

告解师沉默了很久。

安科等待着。这就是为什么他不能跟任何其他人探讨这个问题。在被询问这样一个问题时,唯有告解师会先真正思考,再回答。

“我也常常想这个问题,”告解师终于说,安科听了有些吃惊,“有那么多的选择,在人类的历史上有那么多个分歧点——我们将它们全部选对的几率能有多大?”

带兜帽的身影转开,面向超级幸福飞船的方向——虽然离得太远,无法看见,但是‘不可能可能世界’飞船上的所有成员都知道它在哪里。“我的大人,你的问题中有一些部分我无法解答。在这艘飞船上所有成员中,我可能是最没有资格回答的……但是你其实明白吧,我的大人,无论是食婴人还是超级幸福人,它们都不是我们走错了路的证据?如果你以前未曾担心过这件事的话,你现在就不应该更加担心。食婴人努力去做最食婴的事情,超级幸福人努力去做最超级幸福的事情。这两者都无法告诉我们什么是正确的事情。它们思考的问题跟我们不一样——无论它们的语言中哪个词对应我们的‘应该’。如果你对这一部分有疑惑的话,我的大人,我也许能为你理清头绪。”

“我知道理论,”安科说,声音中满是疲倦,“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他们就让我学了元伦理学[1],那时我十六岁,还活在孩子们的世界里。那就是为了让我永远不受诱惑,会以为上帝或者本体论道德事实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会有资格压倒我自己本人的道德顾忌。”安科的身子又往下垮了一点儿。“而不知怎么的——在面对第三切嗣姬、思考为什么一个手指骨折的十岁孩子哭叫的时候,我们人类只是部分麻醉他的痛处时,这一切都没有用。”

告解师的兜帽转了回来,望着安科,“你知道的,你的大脑是字面意义上的焊死了,会在你遇到其他人型生物说出跟你自己不一样的观点时,报告系统错误。你确实明白这一点,对吧,我的大人?”

“我知道,”安科说,“我们也学过这一点。不幸的是,我刚刚意识到我这一辈子都是跟着社会观念走,从来没有自己独立思考这个问题,直到现在。”

兜帽下面传来一声叹息,“好吧……你是否愿意彻底没有忧虑没有痛苦地过一辈子,每日整天性交?”

“呃……不太想。”安科说。

披袍子的身影耸了耸肩,“你做出了判断。除此之外还要怎样?”

安科直直地盯着那匿名的袍子,兜帽下面有一处暗色烟雾的立体投影,一团阴影永远遮挡着他的脸。他的声音也被匿名化了——稍微有些改动,不很唐突,但是你无法通过声音来认出自己的告解师。安科完全不知道告解师脱下了袍子会是谁。有一些流言,说告解师们有时会安排自己和自己的秘密普通人身份同时出现在人前……

安科深吸了一口气:“你说,你可能是所有人中最没有资格判断人类是否走错了路的。你作为告解师的身份应该与此无关;理性主义专家也是人类。而且你告诉第三切嗣姬,你太老了,无法为你的整个种族做出决策。你究竟有多老……尊敬的祖先?”

一阵沉默。

没有延续很久。

好像这个决定早已被预见,早就做出,早就策划好那样,告解师的手轻快地拉下了兜帽——露出一张未经融合过的脸,皮肤的颜色很奇怪,五官独特到令人震惊。这是来自于被遗忘的历史的一张脸,只可能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混血融合之前的年代,没有经历过任何DNA安插或播散。

虽然安科多少预见到了,但还是倒抽了一口气。不到百万分之一:这就是出生在五百年前的人所占的人口比例,出生在发明抗衰老药物和星际航行之前的地球上。

“恭喜你猜对了。”告解师说。他未经匿名化处理的声音只有一点不同,但是更有力,更男性化。

“那么,你当时在场,”安科说,他感觉有点喘不上气,并努力不表现出这一点。“你活在那个时候——早在第一次生物技术革命的时代!那会儿是人类第一次讨论要不要选择超级幸福人的道路。”

告解师点了点头。

“你加入了哪一方辩论?”

告解师僵住了片刻,然后发出了一声短促的笑声,“你完全想错了当年的事态是怎样定夺的。我想,这也很自然。”

“我不明白。”安科说。

“而世上没有任何语言,能让我给你解释明白。那超出了你的想象能力。但你不应该以为,一个有暴力倾向的窃贼,做过的最接近于劳动的事情就是贩卖无证毒品的贼——你不应以为,我的大人,我尊敬的后裔,有任何人曾询问过我想加入哪一方。”

安科的目光从那个未经融合的男人的炙热目光上滑开;那过了五百年仍然存在记忆中的一丝愤怒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可是时间过去了,”告解师说,“时代前进了,事情改变了。”他的目光不再凝聚在安科身上,而是看着某种遥远的东西。“有一个古老的说法,大概是说,一个人如果被马蜂蜇了一处的话会花不少力气寻找疗法,但是一个人身上有五处马蜂蜇伤的话,只拔出一枚毒针的前景就没那么有吸引力了。古时候的人类就是这样。世界上有太多糟糕的事物,那么一点公利资源被分割得七零八落,上千个慈善项目急需资助;而它们似乎都办不成什么事。可是……可是……”

“但是在某个时刻,人类越过了某个分水岭,”告解师说,“并没有一个天启作为标记。战争变少了。饥荒变少了。技术变先进了。经济不停地发展。人们有更多的资源可以用在慈善事业上,利他主义者们可以伸出援手的项目选择越来越少。到我那个时候,他们甚至来找我,拯救了我。地球慢慢地被打点好了,而每当再有什么事态产生重大威胁,整个地球都专注于它,解决这个事态。整个人类终于能够携手行动起来。”

告解师的下颚抽动着,似乎有什么东西卡住了他的喉咙,“我认为你根本就想象不出来,我尊敬的后裔,这曾经是一个多么遥不可及的梦想。但是我不会说这条道路是错误的。”

“不错,我想象不出来。”安科静静地说,“我曾经有一次试着去读黎明时代之前的文献网。我以为我想知道。我真的以为我想知道,可是…….我就是承受不了。我想这艘飞船上的任何人都承受不了,只除了你。尊敬的祖先,我们难道不应该问你怎么应对食婴人和超级幸福人的情况吗?这里只有你经历过这种级别的紧急状况。”

,”告解师说,好像那是从宇宙之外传来的绝对命令。“你们是我们梦想造出的那个世界。但是我不能以‘我们’自居。那只是一个扭曲的记忆,是在一个消逝成尘的历史上所抹上的玫瑰色浪漫。我当年不是梦想者之一。我只是裹在自己的世界里舔舐自己的伤口。但是如果我的痛苦有任何意义的话,安科,那就是漫长代价中的一部分,这个世界比那个世界好的代价。如果你回头看古地球并感到惊骇的话——那就意味着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不是吗?你们就是那灿烂美丽的孩子们,这是你们的世界,必须要由你们决定它要走向何方。”

安科张口,想争论——

告解师举起了一只手,“我是认真的,我的安科大人。不是出于礼貌的理想主义。我们这些古人不能掌舵。我们记忆中有太多的灾难。我们太过谨慎,不能踏上勇敢前进的道路。你知道吗,曾经有一个时代,未经对方允许的性行为是非法的?”

安科不知道是该露出一个微笑的表情还是该呲牙咧嘴。“禁令时代,对吧?网前纪元一个世纪的事情?我想当时大家都很高兴那条法律被删掉吧。我都想象不出来你们那之前的性生活有多无聊——跟一个女人调情,挑逗她,故意撩拨,从头到尾都知道自己是绝对安全的,因为你稍微越线她也不能直接对你下手——”

“你需要重新上点历史课,我的管理爵大人。某些合适的抽象历史课。我在试图告诉你的是——而这不是公开解密的——当时我们差点试图推翻政府。”

“什么?”安科说,“告解师们?”

“不是,我们。记得古老年代的人们。当时我们还掌控着相当的财富,并在拨款小组中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当我们的孩子们将强奸合法化的时候,我们以为未来走错了道路。”

安科的下巴掉了下来。“你那么保守啊?”

告解师摇了摇头。“没有任何语言,”告解师说,“完全没有任何语言,能让我解释给你听。不,那不是保守。那是对灾难的记忆。”

“呃,”安科说。他在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我在努力想象,太多未经许可的性交能导致什么灾难——”

“放弃吧,我的大人,”告解师说。他终于笑了,但是其下有一丝痛苦。“除非,这么说吧,亲身经历过,否则你根本就无法想象,试着去想象是毫无意义的。”

“好吧,出于好奇问一下——你赔了多少?”

有瞬间,告解师似乎僵住了。“什么?”

“你在立法性预测市场中赔了多少,在你以为会发生的什么可怕后果上押宝的时候?”

“你真的永远都不会明白,”告解师说。现在他的笑容完全真实了。“可是现在你知道了,对吧?你现在跟我谈过了,你知道,我永远不能被允许替人类做出决策。”

安科犹豫了。很奇怪……他确实知道,在某种直觉的层面。但他无法用语言解释出为什么。只是——那一点不对的感觉。

“那么现在你知道了,”告解师重复道,“而且,因为我们确实记得那么多灾难——而且这确实是能利用上五百年岁月的职业——我们大多成为了告解师。对我们来说,保持悲观的论调轻而易举,而人类之中鲜少有按照理性来说应该被鼓励上位的人……我们建言,但不掌舵。讨论,但不决定。我们跟着你们的步伐走,而且努力不要太过震惊,好能几乎像你们一样欣喜。再过五百年,你也许会有跟我一样的体验……如果人类能活过这个星期的话。”

“啊,对啊,”安科不冷不热地说,“外星人们。目前讨论的问题。”

“是的。你对此有什么想法了吗?”

“只有这个:我真心觉得要是宇宙中只有人类就好了。”安科突然攥拳,狠狠地在床上砸了一下。“我操!我知道超级幸福人发现食婴人没有‘自我修正’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你明白吧,从概率上来说,这意味着宇宙其余的部分都是什么样子?虽然只有两枚数据?我很确定在宇宙的某个角落有一些可爱的邻居。就好像,在无穷宇宙的某个角落,如果我们不停检索的话,一定有一个人在原子层面上都跟我一模一样。但是我们能遇到的所有其他种族都多半是——”安科深吸一口气,“天杀的,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们三个种族都具备同理心,有同情心,我们都有对于公正的追求——食婴人甚至跟我们一样讲故事,它们有艺术。这还不够吗?这些就应该够了,不是吗?可是这一切都只是把我们放在了同一个参照系统里,刚好够我们能评判彼此为面目可憎。”

“别误会我的话,”告解师说,“但是我很高兴我们遇见了食婴人们。”

安科的话卡在了喉咙里,“什么?”

告解师的嘴角扯出半个微笑,“因为,如果我们没有遇到食婴人们的话,我们就绝不可能拯救食婴人的孩子们了,不是吗?不知道它们的存在不等于它们不存在。食婴人孩子们依然会存在,依然在绝大的痛苦中死去。改变的只是我们不能帮助它们。如果我们不知道的话,这个情况就不是我们的错,我们的责任——但这不是你应当优化的目的。”告解师停顿了一下。“当然,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在这艘飞船上,我是全人类在理性方面的一点努力,而我的责任就是去思考那些奇怪但符合逻辑的想法。”

“那么超级幸福人呢?”安科说,“拥有高超技术,有可能决定灭绝我们的种族,或者决定把我们关进监狱,或者夺走我们的孩子?这事有积极的一面吗??”

“超级幸福人距我们并不遥远,”告解师说,“我们当年确实有可能走上它们的道路。我们差一点就那么做了——你可能很难想象,在某种情况中,完全没有痛苦是多么吸引人的一件事。从某种角度来看,你可以说我曾经试图走上那条道路——虽然我不是个很称职的脑神经工程师。如果人类本性就差那么一点点的话,我们本会很轻易地受它吸引。而且,超级幸福文明对我们来说并非面目可憎,虽然反之可能不成立。至少这是好消息,不管其余的宇宙是什么样子的。”告解师停顿了一下。“而且……”

“而且?”

告解师的声音变得冷硬了,“而且,我想,超级幸福人一定会拯救食婴人的孩子,不论付出何等代价,就算人类在这件事上失败了。考虑到有多少食婴人孩子正在死去,而且是何种程度的痛苦,这也许值得上人类的灭亡。就像俗话说的:闭上嘴,做乘法。”

“哦,拜托!”安科说,他太意外了,以致没有感到惊骇。“如果超级幸福人没有出现的话,我们会——嗯,我们会对食婴人做些什么的,只要我们决定了到底该怎么办。我们绝不会袖手旁观,任凭这场——”

“浩劫。”告解师建议到。[2]

“这词不错。我们不会坐视这场浩劫继续进行的。”

“你会极为震惊的,我的大人,人类能坐视多少暴行的发生。你有没有意识到侵略食婴人文明的每一个部分需要耗费多少财力,人力,乃至人类的性命?要找到它们星际航线的每一部分,最大化我们的技术优势,好能建造更快的飞船,猎下所有试图逃走的食婴人飞船——你有没有意识到——”

“抱歉。你对于事实的理解有错误。”天哪,安科想,你可不经常有机会对一个告解师说这句话。“这不是你诞生的纪元,尊敬的祖先。我们是携手搞定了自家破事的人类。如果超级幸福人从未出场的话,人类会不计代价地拯救食婴人的孩子。你看见了驾驶爵,还有感应姬,他们愿意从人类中退出,如果那就是要做成此事的代价。而这,尊敬的祖先,这就是大多数人会有的反应。”

“只有一会儿,”告解师说,“在他们刚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这时说话是轻而易举的。这时他们还没有意识到需要付出的代价。但是他们意识到之后,会有一阵不安的停顿,大家这时都会等着看,看看会不会有别人先出手。然后,以你想象不出来的速度,人们会适应这种情况。这件事不会像最初听到时那样惊人了。食婴人的孩子们在绝大的痛苦中在它们父母的腹中死去?当然很可怕,但是事情自古以来就是这样的。不再是新闻了。只是大局中的一部分。”

“你是不是抽什么东西抽高了?”安科说。这不是他能找到的最礼貌的说法,但他控制不住自己。

告解师的声音又冷又硬,像宇宙烧成余烬之后一颗铁铸的太阳。“纯真的少年,当你目睹自己的哥哥在你的面前被几乎打死,又看到警察付出多么少的努力去调查——当你看着自己的四位祖父母全都像腐烂的果实一样枯萎,然后不复存在,而你连一句抗争的话都没有说,就因为你以为这是自然规律——到了那个时候,你才可以对我说人类能够容忍什么。”

“我不相信我们会容许这种事情。”安科尽量温和地说。

“那么你作为一个理性主义者是失败的。”告解师说。他未加兜帽的头转向虚假的墙面,望着那被准确展现出来的星空。“但我——我不会再次失败了。”

“好吧,你有一件事是他妈的说对了,”安科说。他太累了,没有力气去礼貌。“你永远不能做任何左右人类的命运的决定。”

“我知道。相信我,我真的知道。只有年轻人能够领导。这是永生不死协议中的一部分。”

安科从床上站了起来。“感谢你,告解师,你帮助了我。”

以熟练流畅的姿势,告解师将袍子的兜帽罩回到头上,他线条分明的五官消失进阴影中。“是吗?”告解师说,他再度被变形的声音听起来奇异的温和,对比之前刚阳的力度。“我怎么帮助你了?”

安科耸了耸肩膀。他觉得无法用语言表述出来。跟那以可怕姿态横扫数百岁月的时光有关,还有那么多已经真正发生过的变迁,比他自己一生中所见证过的一切要深沉的多;还有面对未来所需的勇气,还有为这一切已经做出的牺牲,还有,曾经有一个年代,并不是所有人都被拯救了。

“我想你提醒了我,”安科说,“你不能总是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

作者注:提醒一句,这是一篇小说,在现实生活中,在一个人说了‘不’之后(或者他们说‘好’之前)继续试着跟对方性交,不论对方是否抵抗,不论有没有看得见的伤,(在美国)都是强奸,是联邦重罪。我赞同并支持社会如此,这条线应该划在这里。有些人安排了安全词系统,双方都明确表态同意(有时候还会在证书上签字)‘不’并不代表对方应该停下,但是‘红色’或者‘安全词’确实意味着‘停下’。我赞同并支持这种做法,这为想探索而不想伤及无辜的人打开一块安全领域。如果这两个声明有让你不明白的地方的话,你应该去找点东西来读。谢谢,并且记住,你的安全词应该至少有10位,并且包含字母与数字。我们现在返回到你们的正常节目中。你们忠实的,作者。

————————-

[1]元伦理学:伦理学的一个分支,以伦理学本身为其研究对象,探讨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如何区分‘道德’与‘不道德’,等等基础问题。

[2]浩劫: 原文为Holocaust,意即极为惨烈的种族性大屠杀,一般用来指二战中纳粹对犹太民族的暴行。

————————–

传送门:[上一章][英文原著][下一章]

翻译: LilyLu

校对: 潜水艇君


2016-01-27 01:45:58 【鹞蓝】 虽然这章没什么可以笑的东西,但这种科幻中少见的“世界在众人的努力下正变得越来越好”真是燃呀。

在看到“强奸合法化”时觉得有点不对劲,然后回去看到“因为你稍微越线她也不能直接对你下手——”的“她”……作者你到底活在什么世界线里啊

2016-01-27 05:47:54 【一切皆以注定】 作者设想中未来世界强奸合法化或者说在不经同意的情况下发生性行为的社会逻辑到底是什么?作者后文有写吗?虽然貌似性爱自由化是社会发展趋势,但社会逻辑真的会发展出这样的情况?

2016-01-27 06:18:08 【Biggest_Dreamer】 在这个未来世界里面古人是没有发言权的吗?

2016-01-27 07:14:14 【羊球球】 虽然发展了很多,不过总感觉本性难移啊,非常期待后文三个世界理念的碰撞

2016-01-27 08:34:15 【潜水艇君】 回复【一切皆以注定】 之前有过读者评论,在消灭了以貌取人(不存在美丑or没有丑人因为丑人都去做基因融合手术了),身体损伤,社会对性的舆论之后(性行为不存在羞耻),强奸只是强行占用他人时间的一个麻烦事而已,程度可以等同于政府征税,公司加班,大街上推销拉着人不走,同事强行把手头工作推给你……

2016-01-27 08:43:26 【潜水艇君】 回复【一切皆以注定】 这一段本身应该是想表达“人更倾向于对熟悉的邪恶义愤填膺”。正如我们对食婴人吃自己孩子的关注度远远小于未来强奸合法化,同理也可以推论出为什么文中的主角一行人认为吃婴儿是必须插手的暴行,却对超级幸福人指出的“让孩子痛苦罪大恶极”没有道德反应(

2016-01-27 10:46:02 【幽明阳】 回复【Biggest\_Dreamer】 有啊,只是作为永生不死的代价,没有全局的决定权

2016-01-27 15:49:04 【风刀霜剑】 回复【鹞蓝】 ‘

2016-01-28 04:49:25 【一切皆以注定】 回复【潜水艇君】 然而还有个很有趣的问题我之前没想起来:前面一章也就是第三章,人类方想明白超级幸福人的交流方式等同于性交后,作者是这样写的:我刚刚被网上强暴了。不对,我现在正在被网上强暴着。这似乎说明对这些未来人而言强奸还是糟糕的事情……

2016-01-28 07:08:12 【潜水艇君】 回复【一切皆以注定】 汗,作者这里的逻辑是没连上,其实同理还有安科之前讽刺说的是“强奸小猫咪”(。)强行解释的话大概就是因为对方是长得很恶心的外星人(以貌取“人”无效)以及远程强暴,而且文中主角只是WTF了一下没有其它负面反应(飞船的其他人也只是恍然大悟了一下完全不领会船长心情复杂,也没人觉得这问题有八卦价值或是反应激烈)……至于小猫咪大概是因为身体损伤这一点off了

2016-01-28 07:09:03 【潜水艇君】 回复【一切皆以注定】 不过考虑到物理损伤更严重的罪行还多的是,我觉得应该是作者写的时候脑子没转过弯来(

2016-01-28 09:33:09 【lemon tower】 回复【鹞蓝】 我觉得这个她是故意这么写的,我们现在的普遍看法是性交是羞耻的事,而女性尤其应该感到羞耻,女性不被允许承认在其中获得快乐,否则就会受到舆论谴责与侮辱。而男性可以大肆宣扬所占有的女性,所以,女性强奸男性被认为是可笑,男性占了便宜……个人认为,这是在几百年后回头看,会感到愚蠢和不可思议的道德观

2016-01-28 16:42:37 【a】 所以未来的人像模拟人生捏小人一样可以任意改变自己的外貌嘛?

2016-01-28 16:45:34 【a】 回复【潜水艇君】 强奸小猫咪违背伦理的点难道不是在于跨种族,而且对弱势者的伤害吗?跟强奸本身关系不大吧

2016-01-28 17:42:00 【a】 回复【lemon tower】 这种道德观固然愚蠢,然而事实就是女人在强奸中受的伤害更大,因为只有女人会在强奸中怀孕。除非未来的人类全都是试管婴儿,女人只有在强烈的个人意愿下才会亲自生孩子,强奸的合法性才有可能成立。然而看文中那些人对孕妇这形象有着普遍认知的状态,很明显大部分人还是妈妈生出来的,而且他们甚至没费心去阻止那种疼痛。(说到这我其实有点理解超级幸福人了)说到底,这个设定只是暴露了大部分男人”我不丑也没传染病,而且你又不会受伤(但还是可能会痛),跟我睡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吧”这种直男癌逻辑……女人的话不管对方丑不丑,被一个不喜欢的人强睡也是想想就恶心的吧,根本不可能异想天开出强奸合法这种事。

2016-01-28 20:03:59 【鹞蓝】 回复【lemon tower】 嗯,明白,只是感叹一下作者的脑洞很大,在原网站上有人称为wiredtopia……

2016-01-29 01:55:26 【lemon tower】 回复【a】 嗯,我觉得,女性感到恶心是因为性行为一向都被认为带征服和占有的意思吧?就像战争时期,都是抢钱抢粮抢女人,归根结底就是物化女性,强占敌人的妻子是用来展现胜利的。有个说法是强奸大多都不是出于性欲,而是强迫对方低头的权利感和支配欲——我认为这个心理更恶心。 不太了解,我猜测这种带有征服意味的性爱是千百年男尊女卑的文化以及人类动物性造成的,目的是雄性对传递基因的渴望,雄性不具备生物功能,就只能抢夺更多雌性。因此,性爱中总是女性羞耻男性高贵。 现在女性对强奸当然应该感到恶心,因为体现出的是极度的侮辱、自私和不尊重。

2016-01-29 01:59:02 【lemon tower】 回复【a】 但是也许以后会改变呢?性爱不再是男性单方面宣誓主权呢?强奸后不会有人指指点点说被强奸的都是不自重活该呢?不会觉得嫖娼很酷很正常妓女却肮脏下贱呢? 我想,当头脑的力量更加地大于肌肉之后,男权主义的社会也会逐渐变成平权吧,也许这时候性交就像恋爱一样?对方没有搭理你也可以继续送花追求他——这样的感觉。性爱不再是单方面吃亏的行为,所以不会视为豺狼虎豹。 至于孩子,科技发展是第一生产力嘛,都能随随便便去火星旅游了,肯定也会有方便快捷无副作用的避孕方式,我猜。

2016-01-29 07:41:35 【a】 回复【lemon tower】 你说的观念上的问题,我基本上都认同。然而强奸不是观念上吃不吃亏的问题,只要人类繁殖还需要女性的身体,女人对男人来说就还是需要被争夺的生育资源,而强奸就是一种对资源的强行占有。强盗是犯罪,强奸当然也是犯罪。说到底强奸一开始被算作犯罪也是这个理由,而不是像现代这样考虑到被害者的身心伤害之类的。话说回来,不管是哪个时代,既然是强奸,没有男人还会费功夫去避孕吧,而这种情况下避孕莫名变成了女性的负担。我的观点就是,交配的意义对于男女来说,其价值判断是不同的,所以女性在选择上会更谨慎。这种基因中的倾向是不会因为人类社会短暂的(几千年)风气变化而改变的,因为数万年进化历史中不懂得保护自己的女性早都死掉了。所以除非女性完全不用承担生育责任,强奸合法在逻辑上是成立不了的。再说了,无论如何,强奸就算没有身心伤害,也是侵犯他人选择权的,我无法相信一个理性主义主导的未来社会会认为人的自主选择权可以随便践踏

2016-01-29 07:47:28 【a】 回复【lemon tower】 没打完,自主选择权可以随便践踏。总之,作者有才归有才,在文章里放这种例子我就不明白他是故意想引起争议还是真的太宅男不了解女性心理了。

2016-01-29 15:07:11 【潜水艇君】 回复【a】 不高兴被不喜欢的人上又不是专属于女性思维,男性也有啊……只不过现在强弱分明一说到强奸都是女性受害者,实际上仔细翻一下校园欺凌性侵相关男性受害者(且因此变成阳痿还耻于交谈因为别人都觉得你占了便宜还卖乖)是一样一样的。而且“女性被上=有小孩的是女性=强奸代价是女性在负担=强奸不可能合法”要合理化的话,1)未来女性平常性交都是不受精的,只有自己特意去开个开关才会,不存在无意怀孕

2016-01-29 15:13:06 【潜水艇君】 2)堕胎就像删垃圾短信一样简单,且社会认为堕胎就像删垃圾短信一样理所当然……这个作者的主旨主要就是想表达因为技术革命未来的道德观会完全与现代相斥,就像我们去看古代对女性的种种束缚一样。(顺便一提我觉得作者这个“她”用的还挺有道理的,从生理方面讲,女性性欲比男性无论是周期还是强度都要厉害得多,很多女性的所谓无感完全是方式/文化/社会造成的自我压抑(

2016-01-29 17:52:28 【yaolilylu】 关于怀孕:未来世界中无论男女肯定都不存在意外怀孕的情况,因为人类永生的代价就是一个人在漫长的一生只能繁殖一次,人口以算术增长而不是几何爆炸增长,才不会出现食婴人畏惧的那种像癌细胞一样的文明(当然外星移民期间可能会允许一定数量的额外繁殖,总之怀孕的机会是非常珍贵而且严格控制的)理性之道里讨论过这一点.

关于猫咪:因为英语同人界中的俗套,形容一个人邪恶的极致就是他会伤害小猫咪;作者抱怨过,他要写出德拉科的道德观最开始和哈利完全不同的时候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写他声称要强奸小女孩,要不就写他吃掉谁的小猫咪…

2016-01-29 18:05:51 【yaolilylu】 回复【a】 嗯,总的来说,文明越发达,道德禁忌就越少,古时候女人要是被强奸了,就算不上吊这辈子也完了,而现在如果被强奸当然是受了很大伤害,但是至少不会被自己的亲人用石头砸死了(有些地方遭到强奸等同于自愿通奸的);照这个方向发展的话,两性越平等,文明越宽容,人们越觉得自愿或非自愿的性行为都算不了什么,就像现在被不喜欢的人抛了个媚眼似的,虽然不咋地,但是没有说要让对方进监狱的,因为实在不算个事…

2016-01-29 22:22:52 【vellavu】 回复【yaolilylu】 按政治正确的俗套,原著第七本里主角到处用魂魄出窍控制他人身体,在201x年的今天看也是极其邪恶的手段。政治正确的文学作品里邪恶程度是:控制身体>折磨>谋杀,完全和现实世界相反。如果今年才出版的话,罗琳一定会被social justice warriors在各种社交媒体上各种威胁……

2016-01-30 13:13:11 【a】 回复【潜水艇君】 回复 潜水艇君: 如果说没有意外怀孕的可能,我还能接受,说堕胎非常简单所以随便怀孕我就不能接受了。话说回来,不管作者是想表达什么,他选择的方式不是很有说服力这点是真的。要想说道德问题随着时代变化人们看法不同的话,搞一个别的设定,比如因为生物技术所有人都无比长寿然后法律规定了一个人的寿命年限,到时间他的后代有义务杀死他,相当于现在人的养老送终之类的设定,不是也能引起争议而且正好跟食婴人形成对比么?说到底,人类基因上的设计虽然让繁殖行为很有快感但同时也让女性怀孕时更脆弱生孩子很痛苦,让人类不至于繁殖过快,所以男女因为性别不同对性交会持有不同的价值判断,这个才是我说的重点。

2016-01-30 13:17:29 【a】 回复【yaolilylu】 自愿或非自愿还是有很大不同的吧,毕竟眼睛长在别人身上,人家要看谁都是没办法的事,但身体可是自己的。对于自由意志者来说,在文明高度发展的未来居然还会有自己的身体要用来做什么不能由自己决定这种事,实在是想像不能,如果是反乌托邦的话还可以理解。

2016-01-30 13:41:39 【a】 回复【潜水艇君】 如你所说男女都不喜欢的话,我就更不能理解强奸合法是如何在文中的社会逻辑中成立的了。而且原文里面那小哥说的”不能想象你们的性生活有多无聊”然后又说调情反被强之类的,我很自然地就会理解为,此人(男)认为被强是一种情趣,而且他跟别人调情的时候其实心里有点期待被强。这好像跟你说的情况不太一样吧,至少被强的那个人还是有性趣的。但是作者的这种写法透露出的”被强的人故意勾引别人””强奸很有情趣”的意思反而更糟糕。

2016-01-31 08:15:13 【潜水艇君】 回复【a】 嘛你应该是随便举个例子,不过在作者性命为大永生万岁未来资源越活越多的世界观里杀人求资源这种完全是反人权比强奸严重不知道多少倍且更不可能成立= =

至于身体做自己不愿意的事嘛:强行缴税,强行加班,大街上被人拉着发传单,强行占用业余时间参加完全无所谓的演讲或培训……当发生性关系完全不是个事的时候非你情我愿的强奸大概也就等同于这种程度了

2016-01-31 08:15:44 【潜水艇君】 回复【a】 至于作者暗示强奸等于情趣嘛……这不是暗示,未来强奸摆明了就是等同于现代情侣拌嘴吵架的情趣/非你情我愿就是有点烦的骚扰啊。如果还要进一步辩论“为什么偏偏选这个例子”的话,我的猜测是在现代各类文学作品读者已经被杀人放火吸毒搞麻木了的情况下,强奸是少数几个可以在虚拟文学作品中激起读者激烈道德反应的雷区了

另外关于随便怀随便堕的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从以前的堕胎是罪孽是堕落应该被烧死到现代的无痛人流小广告到处贴,我觉得这方面在未来应该只会越放越宽才是,以后顶多说这人生活习惯不好老是随怀随堕,不会再有更多来自于社会舆论方面的压力

2016-01-31 09:50:34 【lemon tower】 回复【a】 嗯,怀孕和流产就像按开关一样简单,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吧?其实现在避孕也挺容易的,吃片紧急避孕药就行虽然有副作用。大概以后就是……想怀孕的做过之后喝瓶药啪叽一声就有了,想流产的每家就有无痛无痕安全快速人流专用椅,用不着去医院,喷个雾就好——这样。 我想作者大概是要表达,道德是完全的社会产物,社会一旦改变,道德也会改变。当每个人都不会老的时候,繁殖的需求也会随之减少吧,本来就是为了流传下自己的基因,现在反正不会死,基因啥的,有我就够了。性观念是不断开放的,早三十年,哪家姑娘换个男朋友还会有人指指点点呢,现在看不也会觉得可笑吗?当来一发和收到赞美一样羞耻感低快感强的时候,也许会出现作者所说的情况吧,性爱本身是非常愉快的,去除了生产这种DEBUFF后,可能就是一场长达三十分钟的互相吹捧

2016-02-01 02:05:04 【金杯】 回复【潜水艇君】 我觉得吧,作者这一章描述的其实不是强奸合法化,只是半推半就合法化而已,真正的强奸肯定是不行的,以其他法律的形式制裁掉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因为肯定伴随其他的人身侵害。只能说这种侵害在性方面的意义被最小化了。

2016-02-01 02:09:59 【金杯】 回复【潜水艇君】 强行缴税强行加班其实都是你事先让渡了权利……这个应该不能类比。强行加班也不是绑架你去加班,所以这里的“无共识的性行为”也不好直接理解成强奸,还是理解成某种半推半就比较好。在当代社会,半推半就会成为性侵害的借口,可以随意扩大化解释,可以用来不尊重对方的意志,所以,先进的理念是必须用明确同意作标准,将来就不一定了。

2016-02-01 02:13:10 【金杯】 回复【潜水艇君】 同样的,“因为你稍微越线她也不能直接对你下手——”这句话也应该理解成,不能说男的稍微说了点过分骚扰的话或者半推半就,女的就告强奸,这样吧

2016-02-01 06:08:19 【潜水艇君】 回复【金杯】 汗,最后一句完全是在曲解了,未来合法化的就是强奸,原文是rape,这里的she就是“你们之前好无聊随便撩女人她都不能把你按倒啪啪啪“……本来想表达的就是未来人和现代人的道德观不合(否则以告解师为首的现代人也不会反应那么激烈),不要像hpmor已经嘲讽过的”就战胜死亡这么简单几个字大众非要理解成接受而不是消灭死亡“啊……

2016-02-02 02:11:25 【Biggest_Dreamer】 回复【潜水艇君】 觉得单个人类会不会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不玻璃心了?但是社会的玻璃心反而是越来越大了,之后产生了政治正确这种概念? 这又让我想到中国网络的政治正确和西方的完全相反,倒是有些像美国红脖子了。。。

2016-02-02 13:54:21 【vellavu】 回复【金杯】 强行缴税如果默认成事先让渡权利的话,以后说不定默认你出门到公共场所就让渡了自己对身体的一部分权利,可以给其他公民“使用”。税收=让渡自己对财产的部分权利,换取对公共服务的享用权。合法强奸=让渡自己对身体的部分权利,换取对公共场所的使用权。现代人不想交税的话太平洋没加盖,可以游到避税港。未来人不想被强奸的话回家的路没加盖,可以躲回自己家……

2016-02-02 18:29:36 【a】 回复【lemon tower】 我能接受的只有不想怀孕的女的一开始就不会怀这种设定……想想未来人均寿命那么长一般人一辈子只生育一次的话,胚胎什么的应该也是很珍贵的。而且西方价值观一直对能不能堕胎有争议的,哪能说打就打,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杀婴行为。

2016-02-02 18:33:40 【a】 回复【潜水艇君】 无痛人流小广告到处贴……我记得没错的话美国现在也有几个州堕胎是违法的。全世界堕胎率最高的国家都在亚洲,日本和中国都很高,因为不注重避孕。随怀随堕什么的,一小部分人这样也就算了,如果成为普遍现象的话,也太不尊重生命了。

2016-02-02 18:49:01 【a】 回复【潜水艇君】 至于说强奸等于情趣,如果说作者设定的世界观里,因为人类已经成为一个团结的共同体,战争,贫穷,暴力等等这些都已经被消灭了,而且强奸不造成怀孕问题的前提下,强奸也就不含暴力和压迫的因素了。说强奸就是情趣也没什么不好的。问题就在于作者交代的不清楚,不知道情况到底怎样啊!作为一个主要看点是设定的文,还要读者自己脑补设定是个什么情况。目前看来,这帮新人类至少还是有消灭异族以及尊重权威等想法的,在这种条件下,我不认为没有惩罚的强奸行为完全不会造成伤害。不过也许作者认为无关紧要吧。在这个问题上至少现有的资料说服不了我,与现代道德观念有差别可以理解,但是这些新人类的道德总该符合他们自己的价值体系吧。说句题外话,如果人类完全成为团结的共同体,每个人又都超级长寿的话,我认为社会完全不会像作者设想的这样运作,科幻作家乔•霍尔德曼的微小说系列”到后来,终于迎来了谁都不会死去的时代”,那里边的设想还靠谱一点。

2016-02-03 02:13:07 【金杯】 回复【潜水艇君】 这个地方是我逻辑搞反了,原来是说太安全=无聊,是过去的事情。

2016-02-03 05:45:23 【egokitral】 那句“一个有暴力倾向的窃贼,做过的最接近于劳动的事情就是贩卖无证毒品的贼”的翻譯錯了吧,句末怎麼多了兩個字。

2016-02-03 08:18:57 【vellavu】 回复【egokitral】 没错,可以理解成两句话并列。只是有点冗余罢了。

2016-02-03 13:37:41 【潜水艇君】 回复【a】 回复 a:汗死,美国不允许堕胎的几个州就是宗教封锁最严重的几个州啊,那才是真正的不贞即是罪/自慰是对上帝的亵渎/堕胎会被精神压迫到自杀,每个月提交一次议程想方设法把神创论塞进中学课本……总的来说性越开放,怀胎堕胎在社会舆论中就越不是个事。至于尊敬生命嘛,“什么是值得耗费资源去尊重的生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我个人的看法是尚未诞生自我意识的人类的胎儿就是一团肉球,真不比平时吃的牛羊肉高贵多少……

2016-02-04 11:39:07 【Biggest_Dreamer】 回复【潜水艇君】 所以说如果像H星人那样,相关行为没有损害,就不是恶事了

2016-02-05 10:30:30 【a】 回复【潜水艇君】 性越开放,舆论越开放这个事姑且不论,毕竟世界上总有开放的人也有不开放的人,要不也不会有那么争议。如果不愿意耗费资源的话,说到底我觉得最省时省力的办法,就是所有人都不生育,直接捐卵捐精给专门的生育机构,所有人类按需繁殖,女人不用生男人不用养,全都专门机构来。这样一来男女平等、同工同酬也是so easy。反正在一个强奸都能合法,每个人又活那么长时间的社会里,婚姻和家庭的作用也早就解构了,我也没法想象几百岁的人类还能坚持一夫一妻,还跟自己的孩子一起生活。然而作者的设定并不是。女的还要九月怀胎生小孩,那她不可能生下来就给别人养吧,能舍得么?这样的话,在道德的维度中总会留下一个用圣洁/堕落去评判作为母亲的女人的动机,这是写在人类基因里的,要不也不会都工业化好几百年了还有人相信先父遗传这种shit。所以我不能理解作者这个社会到底怎么运作的,很容易变的东西没变,真正变了的又没有给出充分的理由。

2016-02-06 11:43:42 【潜水艇君】 回复【a】 其实在福利完善的西方社会血亲关系的成分已经稀释不少了……主要是在人类永生的未来生育不可能像今天这样是人人都能生,大概就是每年会有全球人口的百分之一名额可以排队领号生育且必须通过各种相关考核资格认证(。)能有资格生的一定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有整个人类社会关注做后盾,担心会像今天这样什么“做母亲的责任”/对女人的道德审判(说得好像养孩就需要个妈一样……)都是古代社会才会有的技术缺陷(

2016-02-06 11:45:21 【潜水艇君】 回复【a】 作者这里的本意就是故意扔个雷炸鱼表达从现代到未来的道德价值观可以有多大颠覆,设定要圆肯定能圆,只不过不是这篇文的重点没有再仔细设定而已(

2016-02-12 19:21:08 【a】 回复【潜水艇君】 养孩当然不需要妈,但是作为一个妈来说,让她生了却强制不让她养,那就比强奸更反人类了。

2016-02-12 19:33:38 【a】 我自己想了想,又看了耶鲁大学公开课全球人口问题的前几课,发现上面讨论了那么多其实都不在点子上。强暴行为的本质是胁迫和侵害而不是性关系,所以作者设定的世界中,既然人类内部已经消除了暴力行为,强暴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合理的。除非作者笔下这个新人类的强奸行为完全不含暴力/胁迫因素,这种情况才能成立。但那就与我们认知的强奸完全不是一码事了(所以到底为什么叫强奸?听着爽?)附一个关于强奸问题的知乎答案: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3037666/answer/74484749,”我想和你性交,而你不想和我性交,恰好你不够强壮,所以我能强迫你性交”,这个定义下的强奸如果还能存在到未来世界的话,我觉得随便哪个外星物种直接把人类全灭就好了,包括对此犹豫的告解师时代的旧人类。

2016-08-15 04:33:36 【Biggest_Dreamer】 回复【a】 你这个听起来像原始人可能发生的事情,抢婚也是这种事情的衍生

2016-08-15 08:38:51 【a】 回复【Biggest\_Dreamer】 我觉得我跟你没什么可说了,连讨论的基础都没有。写那一段主要是为了纠正我自己前面的错误。

2016-08-16 17:24:14 【Biggest_Dreamer】 回复【a】 我的意思是评论你的那句话,和你的主要讨论没关系,是补充关系

2017-02-21 11:08:03 【民圃Paul】 非常引人深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