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但是必要)的章节:羽落或飞行

授权和转载须知

(*译注:该文为HPMOR连载期间由HPMOR读者创作的三次同人,已获作者 qbsmd 翻译授权)

简介:《理性之道》世界的延伸。包括一些应该出现但是没有在正文中出现的片段。这些片段对剧情或世界观毫无影响,但是回答了许多重要的问题——否则这些问题就不会再有答案了。

—————————

第 24 章,第 3 幕,¾ 处。

周一一早,哈利前往大厅,想着他准备做的实验。能量守恒是物理学中的一项重要法则,它在魔法中也应该成立。如果他能计算不同咒语凭空产生的能量,也许这与这些咒语耗费的魔力相关。也许他可以量化魔力,衡量每个人身上有多少,然后他就可以计算出巫师从环境吸收的魔力。如果它在给定的位置是一个常数,它可以用来测量本地魔法场的场强—

但是这套实验也有一个和他的第一套实验一样的缺陷:一连串漂亮的实验,但基于一个未验证——更别谈证实了的假说。他不打算犯这样的错误两次。
“……等着去霍格莫德呢,我得好好休息休息……”

大多数学生都在聊些琐碎又无聊的东西。很幸运,这时候遇见赫敏还不错,虽然她也有点烦人。

赫敏——也许赫敏不适合做他这次第一个实验的对象,因为她对书本正确性的信念太强了。 这不应该有什么影响,因为她事前不知道这些咒语,但那是另一个假设。对于那些认为施法意图是魔法的唯一重要部分的人来说,也许结果会不同。也许他应该让她来主导实验,而他来做实验对象,围绕不同的咒语进行一系列类似的实验。 或者也许德拉克会感兴趣……

“……你的变形课作业写完了么?我不知道教授……”

变形术。这是一个非常迷人的魔法领域。他真的应该设计一套实验来测试其真正的能力和局限。显然,人们就算不知道变形目标的每一个细节,却还能施展变形术。他可以变形出不存在的东西吗?(第一优先目标:纳米工厂)更令人不安的是,知道巫师想变形的东西的细节的智能在哪里?是什么“记住”了物品的原始形式?

“……知道你喜欢塞德里克,你应该去找他……”

更琐碎更无聊的的学生对话。太让人分心了。不管怎么说,隐藏的智能……也许他应该继续试验他的莫克袋。他还是不知道它是如何工作的,但似乎至少有某种基本的智能让莫克袋生效。使用人工智能可能是非常危险的,哈利很怀疑这些巫师是不是真的考虑过其中的风险。最好尽快确定他们到底在这方面走了多远。

“……要跳下塔的话,我们应该首先弄点羽落药水……”

也许他得首先列出看起来依赖了一个隐藏的人工智能的魔法物品,法术什么的……等等,什么?

哈利停了下来,倒退到迪安和西蒙边上。(显然,在格兰芬多的长桌上)“……去霍格莫德买点羽落药水?”

“不好意思,”哈利开口说道,“我觉得我听到了点什么有意思的谈话,你们有什么好玩的计划?”

“你什么时候对除了阅读和家庭作业之外的任何事情感兴趣了?”迪安问道。“你以前可什么都不喜欢玩。”

“也许他打算去告诉麦格或者斯普劳特?”西蒙怀疑,“说不定他想多挣点宝贵的学院分。”

好吧,他理解作业那部分,但是他什么时候被安上了个告密者的帽子?格兰芬多在他上了斯内普的第一堂课之后都很喜欢他。看起来那没有持续多久。

哈利叹了口气,“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这事听起来很有意思,那种需要在跳塔之前需要找降羽药水的事情。这说明你打算以某种方式从塔上飞下去,但是需要做好防护措施。也许你找到了加强飞行扫帚的咒语?不对,我们每周都有飞行课,而你不需要从塔上跳下去。”

在他们迷惑不解的时候,哈利思考了一会儿。他继续说道:“你们不打算飞行,而是打算直接坠落。目的肯定不是为了喝那瓶羽落药剂,而是别的什么。我不期望巫师在有飞行扫帚和羽落药水的时候还会有什么别的替代品。但是麻瓜有,比如蹦极绳,降落伞和滑翔机。”他看到他们的惊讶的表情,“那么就是滑翔机,带我一个。”

“没错,我和西蒙讲了点麻瓜的技术,他不信麻瓜也能飞,所以我们要试试变形滑翔机。”

“我还是不信麻瓜也会飞,所以不管有没有药水,都得你先上。”

“是啊,这听起来很有意思,我绝对得先上。”哈利重复道。

西蒙假笑,“说得好,为什么我们得带你一个?”

“第一,我已经有羽落药水了”,哈利从袋中取出一个小瓶子,“第二,我知道有几个三年级的可能会帮我们变形,一年级的话就太吃力了。第三,我有一本空气动力学的书,虽然它主要讲是飞机设计,但是里面有一个悬挂式滑翔机的详细图片,还有一些描述细节的方程式。”哈利停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会不想带上我。”

“慢慢来,”迪安说,“你已经有了几个有说服力的理由,但是你真的觉得你可以从一本书中的图片中变形出正确的东西吗?我觉得我们可以在这方面合作。”

“玩麻瓜的飞行机器?”特里问道,他站在附近听到了大部分的谈话,“我觉得这种疯狂的东西,格兰芬多做没什么问题……可是你做……啊,没什么。”

“又没请你来。”迪恩向特里吐了吐舌头。

特里翻了个白眼,轻蔑地挥了挥手,“说的好像我会信任麻瓜的飞行机器一样。为什么?它们又没有扫帚好用,那有什么意义?”

哈利把这个问题标记成垃圾,“我一直很好奇,羽落药水究竟是怎么工作的,它做了什么,也许我们应该做一些实验……”

特里假笑,“你这次不担心‘不知道宇宙会发生什么’了,哈利?”

“羽落药水怎么会影响宇宙,特里,那太蠢了。”哈利回答。

迪安和西蒙互相瞥了一眼,皱了皱眉头,“实验?什么意思?”

“它是降低你的终速度、加速度,还是都降低?它是什么时候开始生效的?如果你只服用一半的剂量会怎样?我们的体重比这些药剂的预期使用者体重要轻,儿童的下降速度会更慢吗?还是说生效的距离更长?你最多能坠落多少距离?它多久后它还会有效?如果我在开学第一周喝了一瓶,到现在还没有坠落,它还会保护我吗?”

“哦,大概有 30 分钟的有效时间,我认为没有距离限制——如果你的起点足够高的话,你可以一直向下坠落到药效过去,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干过。不知道和小孩子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体重会有影响?”西蒙问道。

“简而言之,举起轻的东西比重的东西消耗更少,这就是‘重量’的含义。我还没找出尺寸和重量对魔法效果有什么影响,所以我们得测一下。给动物服用小剂量,然后从扫帚上摔下来……”

“嘿凯文,介意我们给你的猫喂一点羽落药水吗?”迪安激动地从哈利手里抢走魔药瓶递给凯文,“我们得验证点东西。”

“听起来太浪费了,”凯文回应,“猫本来就能从高空安全落地。”他睁大眼继续说,“除非你们觉得这样能让猫翻身,又翻回来,再翻身,再翻回来,然后猫就越转越快越转越快……”

“那听起来像麻瓜的一个经典笑话:把黄油面包绑在猫背上,”哈利说,“不过那是个笑话,宇宙不是真的这样运作的。魔法不总是尊重常识,但还是……啊,当我没说,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这就是实验的意义。”

这就是迪安把羽落药水倒进凯文的猫的牛奶盆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在小猫喝完了牛奶和羽落药水的混合物之后,凯文勾起了他的猫,然后慢慢放下手臂——猫没跟着下来。“额。”周围的学生表示。

哈利看着猫,猫飘浮在离地一米处。他开始发笑。他想到一种有趣的方式来恢复他的声望,哪怕是暂时的。其他人茫然地看着哈利拿起一张餐巾纸,把它打开,然后用魔杖敲击它。几秒钟之后,他拿着一件红色的猫斗篷,上面有一个蓝色的衣领。他把衣领(用的是磁性闭合,而非物理锁扣。哈利计划下一篇变形学论文写关于拓扑学在变形术中的应用)扣到猫身上,然后把它往前一推。猫沿着格兰芬多的桌子飘过,还披着一个斗篷。

“你还觉得这瓶魔药浪费了吗?”迪安问凯文,凯文震惊地点点头,眼睛盯着他的猫。

拉文德自言自语道,“我觉得我也要一个披肩。”

“为什么?你打算在什么时候穿个披肩?那太蠢了。”帕瓦迪坚定地说。拉文德看了她一眼,又转过去看猫了。

在猫飞起来几秒钟之后,它惊慌失措,不停扭动弄得脚朝天。它把身体展开,降低速度,慢慢降落到地面。当它靠近地面的时候,它把自己翻转到正确的面,准备跑开。不幸的是,在这次尝试之后,它的脚一蹬地,立马就获得了速度和高度,飞过大厅,途径之处一片抱怨声。

当其他人分心地看着猫的时候,特里悄悄地后退,坐回拉文克劳的桌子上,装上一盘子吃的,打算假装他一直在那里没离开过。

猫又及时转了一次身,得以安全地“着陆”,从墙上反弹回来。它停下了移动,飘在离地十米处之后就不叫了。它抖了一下脑袋,然后开始舔身上的毛。

弗雷德告诉乔治:“我们得做点什么。”

乔治点点头:“他让我们看起来很逊,我们得玩点刺激的。”

“而且是马上。”弗雷德下了结论。

猫现在正专注地看着斯莱特林桌子附近的一个地方,以奇怪的角度飘着,做好了猛扑的准备。突然,它朝着桌子冲去,用嘴巴从德拉克的盘子里叼出一块牛排。它没有停下来,继续走了几步跳了起来,弄翻了几个盘子,飞走了,然后落在了对面的墙上。

德拉克慢慢把脸埋进手心,“和哈利交朋友真的值得吗?”他平静地问道。

“你得想想,伟大的马尔福家族的继承人肯定会觉得大难不死还做怪事的男孩的友谊比一块牛排的友谊更有价值。”达芙妮翻了个白眼,悄悄和特雷西说。

“德拉科当然知道,”特雷西说,“但他不知道我们也知道,他又不白痴。但他觉得别人都是白痴,他不太擅长……额……给别人的心智建模……什么的。”

“啥?”

特雷西解释道,“我有一次偷听哈利说的,我很确信这个词是这么用的。”

“你偷听不少了哈利说的话,是不是?”达芙妮被逗乐了。

特雷西正试图让自己的语言变得有冒犯性,两人双双停了下来,看向那只猫:牛排从猫嘴中落下,猫一个下潜,在半空中抓住了牛排,把牛排夹在它的前爪之间,咬着它,在大厅中央漂浮,颠倒。

“我有一个计划。”特雷西平静而不祥地说。

达芙妮摇了摇头,“我觉得我会后悔问的,是什么计划?”

“当奇洛教授的课外活动开始时,我会要求参加哈利的军队,我们会在这上面花很多时间的。”

“不,你不会,你会和所有其他的斯莱特林一起在德拉克的军队里。”

“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报名的人不会有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这么多的,所以会有一个德拉克领导的斯莱特林队、然后一个随便谁领导格兰芬多队、哈利领导的斯莱克劳队、还有一个格兰帕奇队,说不定是苏珊领导。你知道奇洛教授有多喜欢哈利的,所以每个想和哈利一队的人都会在哈利的军队里。”

“你说不定是对的,”达芙妮迟疑地说,“我想知道奇洛教授会不会让我加入苏珊的军队,我觉得我没法在哈利和德拉克之间站队。”

“斯莱特林和赫奇帕奇一起合作?达芙妮,那太蠢了。”

当学生们看着猫咪的滑稽动作时,麦格教授走向格兰芬多的长桌。迪安首先注意到了她,悄悄地推开哈利。哈利转过身时,她问道:“波特先生,你对这事负责吗?”

哈利决定他至少对所发生的一切负 60% 的责任,但没有牵连其他人的意思。他知道,避免禁闭和扣学院分的最佳选择是尽快认输,但这里有比学院分更重要的东西。“是的,我发现了一只猫喝羽落药水之后会发生什么,我觉得你会想变成猫然后也来试试?看起来很有意思。”

西蒙和迪安惊讶地对视了一下。麦格说:“不,波特先生,我希望你立刻搞定这个情况。”

“如果你想试试的话没问题啊,如果我能变形成猫的话,我会马上试试的。你也不用担心别的教授会怎么想,人们在做有趣的事情时如果不担心被人评判的话会更开心,有一个研究指出——”

“谢谢你对我精神健康的关心,波特先生,”她讽刺地回应,“把猫弄下来。”

哈利耸耸肩,举起魔杖。 “羽加迪姆-勒维奥萨”。他抓住了猫,把它递给凯文,凯文伸出手抓住了它,“咒立停”。餐巾纸滑落到地板上之时,凯文举起双臂支撑猫恢复了的体重。

“拉文克劳扣二十分,你今天放学之后来我的办公室禁闭,波特先生,记得带上课本。”

“哦,太好了,我一直想问你一些关于阿尼马格斯的问题,这是个好机会。”

她转过身来快步走开,显然是在假装没有听到。哈利觉得他看见了她转过身时,嘴唇向上抽了一下,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看见了。

“谢谢你为我们掩护,你是一个真正的格兰芬多,哈利。”迪恩宣布道,他们要么没看见,要么决定忽略哈利幅度大到可见的颤抖。

西蒙补充,“你看起来不像我想象的那么沮丧。惹了祸,丢了学院分什么的”。

哈利耸耸肩,“如果有人不按照你期望的方式行事,这就证明你的心智模型是不完整或错误的。”

他们看起来很困惑,哈利又补充,“这太值了。”

迪安评论,“我不敢相信她为了这个给你禁闭。”

哈利又耸了耸肩,“我无所谓,反正我总得找时间写作业,而且就算这样,霍格沃兹还是比我上一所学校好多了。”

“什么意思?”

“我的上一个老师有一条规则:如果有什么东西让我笑了超过十五秒,我就得假设有条规则禁止这件事。实际上,我每次发笑,她都让我站墙角,什么都不许碰,站十五分钟。幸好这里的老师没有那种扫兴又反智的规定。所以说,周末来滑翔么?”

—————————

【作者创作这篇的原因:https://www.reddit.com/r/HPMOR/comments/2dbydo/false_memories_spoliers_27/cjpkh8r/ 】

—————————

“羽落药水怎么会让这个宇宙发生什么?泰瑞,这太蠢了,”哈利回答,然后在内心补充说,这不像我们玩弄时间机器什么的。他继续说道,“我可以最后解释一次,但是之后你必须被一忘皆空,这就让整件事情毫无意义了,因为你会再次提一遍这个问题。所以理性地说,我们还是跳过这段,假装我们已经搞定了。”

旧标题:Entwhistle 的猫(比魁地奇还好!)(羽落或飞行)

—————————

翻译:Jack(光棱)

校对:Jack(光棱)、潜艇   


2018-11-02 12:57:29 【zheyifengshuxin】 天哪好久不见

2018-11-04 08:52:00 【蓝木箱】 为什么需要被一忘皆空

2018-11-28 16:25:54 【面包】 非常感谢各位大大的翻译,这篇文章真的太好看了,翻译得也很顺畅,再次感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