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角色,第六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第三次会面

(一九九二年四月十七日,上午十点三十一分)

春天来了,上午的空气中带着一丝暮冬的凉意。黄水仙在林中的新芽间绽放,嫩黄色的花瓣和金色的花心无力地悬荡在它们已经死掉的、灰败的茎秆上,被四月常见的霜冻伤害或是杀死了。在禁林中还有些更奇怪的生命形式,至少有半人马和独角兽,哈利还听说过关于狼人的声称。虽然,从哈利读到过的真实生活中的狼人来看,这纯粹就是瞎扯淡。

哈利没有探索任何靠近禁林边境的地方,因为他没有理由冒这个险。他隐身走在被允许进入的树林间,走在更常规的生命形态之中,手里拿着魔杖,背上背着扫把——这样更容易拿出来——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他其实并不害怕;哈利觉得自己不害怕是反常的。保持警惕的状态,做好战斗或是逃跑的准备,缺乏沉重甚至是异常的感觉。

哈利走在被允许进入的树林边界,他的脚绝不停留在开辟出的道路上——因为这样他也许会更容易被找到——绝不离开霍格沃茨窗户的可视范围。哈利给自己的机械表设了个闹钟,通知他午餐时间,因为在隐形状态,以及这一切之下,他不可能真的看自己的手腕。这引出了一个问题:他的眼睛在他穿着隐形衣的时候到底是如何工作的。根据排中律[1],要么是他视网膜上的视玫红质吸收了光子,并将其转化为神经棘波,要么是那些光子直直穿透了他的身体,跑到另一边,两者不能共存。看起来隐形衣能让你在能够看到外界的情况下隐形这件事真的越来越有可能是因为,在某种基础层面上,这是制作者曾经——不是想要,而是在潜意识里相信——隐形就应该是这样工作的。

于是你就一定会好奇,是不是有人曾经试过对某人使用混淆咒或是更改记忆咒,让这个人在潜意识里实实在在地相信,啥都修好应该是一个简单的一年级咒语,随后试着发明它。

或者也许,在一个不识别麻瓜出身巫师小孩的国家中,找一个合适的麻瓜出身的巫师,然后告诉他们大量的谎言,伪造出周围的故事和相对应的证据,这样,从一开始,他们对魔法能够做到什么就有一个不一样的概念。虽然很明显,他们依然需要学习许多以前的咒语,然后才有能力发明他们自己的咒语……

这也许不管用。肯定曾经有一些天生疯狂的巫师真的认为他们有可能成神,然而依然登神失败。但就算是疯子,或许也会相信成神之咒应该有一些浮华的戏剧性仪式,而不是那种只要小心地挥舞魔杖,咏唱咱要成神便可以办成的事情。

哈利已经非常肯定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为什么不呢?他的大脑曾学到过怎样的规律?其原因可以提前预测吗?

随后,当他沉思这个问题时,一缕轻微的恐惧,一丝焦躁爬上了哈利的心头。无名的忧虑加剧了,越发强烈——

奇洛教授?

“波特先生。”他的身后传来轻柔的声音。

哈利转过身,手已经放在了袍下的时间转换器上;又一次,在瞬时间准备逃跑的原则感觉仅仅是家常便饭。

奇洛教授转向他,两手空空向外打开,正从霍格沃茨城堡的大致方向缓缓地沿着森林边缘向他走来。

“波特先生,”奇洛教授又说,“我知道你在这里。你知道我知道你在这里。我必须和你说话。”

哈利还是什么都没说。奇洛教授还没有确实地说出来这是怎么回事,而哈利在阳光照耀下沿着森林边缘的清晨漫步在他心中制造出了一种静谧的情绪。

奇洛教授向左跨了一小步,向前跨了一步,又向右跨了一步。他歪了歪头,露出计算的表情,随后几乎是直直地走向哈利站着的地方,伴随着大难临头的感觉飞升到濒临忍耐极限,他在几步远的地方停下了。

“你的决心依然没有动摇吗?”奇洛教授说,“就是你昨天提起的那个决心?”

哈利还是没有回答。

奇洛教授叹了口气。“我为你做了那么多,”男人说,“无论你对我有什么猜想,你都不能否定我为你所做的一切。现在我要叫你偿还一些人情。跟我说话,波特先生。”

我现在不想说话,哈利想;随后:哦,对哦。

——————-

两个小时后,在哈利记下确切时间,记住他的确切地点之后,他旋转了一次时间转换器,多散了一个小时的步,进去告诉麦格教授自己目前正在霍格沃茨外的树林里和防御术教授讲话(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自己出什么事),又走了一个小时,随后在精确的一个小时后回到了原本的位置,又旋转了一次时间转换器——

———————

“怎么回事?”奇洛教授眨着眼睛说,“你刚才是不是——”

“没什么重要的事,”哈利说,既没有脱下隐形衣,也没有放开时间转换器,“是的,我依然没有动摇。说实话,我在想我本应该什么都不说。”

奇洛教授抬起头,“一种有益于生活的情绪。有什么能改变你想法的东西吗?”

“教授,如果我已经知道有会改变我决定的论点存在——”

“确实,对我们这种人来说。但是你会惊讶地发现,人们经常都知道他们在等着听到什么话,但却必须要等到听见这些话说出来。”奇洛教授摇摇头,“用你的话来说……有一个事实真相,我知道,你不知道,而我想要说服你,波特先生。”

哈利抬起了眉,虽然下一个瞬间,他就意识到奇洛教授看不见。“这确实是我的说辞,好吧。说吧。”

“你所形成的意向要比你意识到的危险得多。”

对哈利来说,回答这个令人吃惊的说法并没有费他多少脑子。“定义危险,然后告诉我你觉得你知道什么,你怎么知道你知道。”

“有时,”奇洛教授说,“告诉某些人危险之处会让他们直直地走向它。这一次我并不想让这种事发生。你在期待我准确地告诉你,哪些事你一定不能做吗?告诉你我到底在害怕什么?”男人摇了摇头,“如果你是巫师出身,波特先生,你就会知道,在一个强大的巫师仅仅是告诉你要小心时,要把警告当真。”

如果说哈利不恼怒,那是谎言,但他也不是傻瓜;所以哈利只是说,“有什么是你能告诉我的?”

奇洛教授小心翼翼地坐在了草坪上,取出魔杖;哈利识别出了他的起手式,屏住了呼吸。

“这是最后一次我能为你这么做了。”奇洛教授轻声说。随后,男人开始吐出哈利无法识别、发音不似人类的奇异字句,言语似乎在哈利试图捕捉到它们时从他的记忆里溜了出去,就像它们进来时一般飞快地溜出他的意识。

这一次,咒语生效得更慢了。树木似乎暗了下来,枝桠和树叶被染上了颜色,就好像是一副完美的墨镜,能够在不扭曲光线的情况下将其衰减、稀释。苍蓝的天穹逐渐褪色,变成灰色,深灰色,与此同时,哈利的大脑错误指定出有限距离的地平线向后撤离了。云变成了半透明,透明,袅袅而去,让黑暗透过它闪耀。

森林被罩上了阴影,渐渐远去,在黑暗中逐渐消失。

在哈利的眼睛适应时,巨大的天河再次变得清晰可见,变成了人类双眼看上去不仅仅是一个点的最巨大的物件——周围的银河系。

而那些星星,带着穿透般的明亮,却十分遥远,从遥远的深处延展开来。

奇洛教授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他再次举起魔杖(只是将将能看见,在没有日月的星光之下),照着自己的脑袋点了点,伴随着一声像是鸡蛋破裂的声音。

防御术教授也消失了,同样隐形了。

一小块没有被占据的草坪——没有多少光线照亮它——在空荡荡的太空中漂浮着。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哈利满足地看着星星,就是他自己的身体都不能让他分神半分。无论奇洛教授把他叫到这里来说什么,那都要过一会儿再说。

过了一会儿,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这里没有战争,”从空虚之中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没有冲突和战斗,没有政治和背叛,没有死亡和生命。这些全都是人类的愚蠢。星星要高于这种愚昧,没有被染指。这里充满平静,以及全然的沉寂。我曾经是这么想的。”

哈利转过身,看向声音的源头,看到的只有群星。

“你曾经是这么想的?”在似乎没有了下文之后,哈利说。

“没有什么能够高于人类的愚蠢,”来自空虚的声音低语道,“没有什么能够超越足够聪慧的白痴所拥有的毁灭性的力量,即使是星星。我费了那么多功夫让某块特定的黄金板能够留存于永恒。我不想看见它被人类的愚蠢摧毁。”

哈利的双眼又一次条件反射地盯向声音应该在的地方,又一次只看见空虚。“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可以打消你的疑虑,教授。核武器的火球不会超过……先驱者11号有多远?可能大概有十亿公里?麻瓜说核武器会毁灭世界,但他们真正的意思是地球表面的一点点变暖。太阳是一个巨大的聚合反应堆,连它也无法蒸发掉遥远的宇宙探测器。在最坏的情况下,核战争离毁灭太阳系都还差得远,也不是说这算得上什么安慰。”

“对麻瓜来说确实,”被星光环绕的轻柔声音说,“但麻瓜懂什么真正的力量?吓到我的不是他们。是你。”

“教授,”哈利小心翼翼地说,“虽然我必须承认,在我的人生里,一些关键性的掷骰[2]失败了,但是这和豁免鉴定[2]失败到让先驱者11号探测器被卷入爆炸半径还是有点距离的。在不把太阳炸掉的情况下,没有现实的方法能做到这一点。而且,在你提问之前,我们的太阳是G型主序星[3],它不可能爆炸。任何注入的能量只会提高氢等离子的量,太阳没有可以用来爆炸的简并核[4]。太阳没有足够的质量变成超新星[5],就算是到了它的寿命尽头也不行。”

“麻瓜学到了多么了不起的东西啊,”另一个声音喃喃道,“星星是如何生存的,它们是如何避免死亡的,它们是如何死去的。而这些人从未想过,这样的知识会不会危险。”

“坦白讲,教授,我也从来没想过。”

“你是麻瓜出身的。我不是说血缘,我是说你度过童年的方式。这样的思想里有着自由,确实。但巫师一族的谨慎中也有着智慧。距离西西里魔法界的土地被某人的愚蠢毁掉已经有三百二十三年了[6]。这样的事故在霍格沃兹崛起的那些年里要更为常见。在梅林刚死的那段时间里还要更加常见。而在梅林之前的时间里,几乎没有留下什么可研究的东西。”

“这和炸掉太阳之间的区别大概有三十个数量级,”哈利评论道,随后克制住了自己。“但这是毫无意义的狡辩,抱歉,炸掉一个国家也是坏事,这我同意。无论如何,教授,我没有计划做这种事。”

“这不需要你的选择,波特先生。如果你多读点巫师出身所写的小说,少看点麻瓜故事,你就会明白了。在严肃文学中,威胁要释放蹒跚骨男[7]的白痴不会是故意要下这种决心的,那是童话。真正危险的巫师也许会决心参与一些能够让自己变得赫赫有名的计划,而失去这种名声并默默无闻一辈子,对这种巫师来说,这个特定的前景似乎要比摧毁他的国家的未知前景来得更生动一些。或者他是向某人许下了诺言,一个他无法让其失望的人。也许他的孩子欠了债。这些故事里有许多文学上的智慧。这些智慧源自于严酷的经历和城市的废墟。一场灾难最有可能的前景是,一个强大的巫师,因为随便什么理由,无法在警告信号出现时停下。虽然他也许会大声说出许多谨慎的话语,但他无法让自己真真正正地停下。我在想,波特先生,你有想过尝试什么赫敏·格兰杰本人都会告诉你不要那么做的事情吗?”

“好吧,明白了。”哈利说。“教授,我很清楚,如果我以其他两人的生命为代价救了赫敏,从功利主义的角度来看,整件事就已经失去意义了。我极其清楚,赫敏不会想要我冒着毁灭整个国家的危险,就为了救她。这就是常识而已。”

“消灭了摄魂怪的孩子,”轻柔的声音说,“如果我只是怕你毁灭一个国家,我就不会那么忧心了。一开始,我还不相信你对麻瓜科学和麻瓜应用的知识能够成为巨大力量的源泉。现在我要信一些了。我是完全真诚地在忧心那块黄金板。”

“好吧,如果科幻小说有教给我什么,”哈利说,“它教给了我,毁灭太阳系在道德上是不能被接受的,尤其是在人类移民到任何其他星系之前。”

“那么你会放弃——”

“不。”哈利想都没想就开口道。过了一会儿,他又补充了一句,“但我明白你是在试着告诉我什么了。”

沉默。星星没有移动,甚至没有像在地球的夜空时那样随着时间移动。

一阵非常轻微的沙沙声,就好像有人在移动身体。哈利意识到他以同一个姿势站了太久,然后他坐在了还在他身下、几乎看不见的一圈草地上,小心翼翼地避免碰触到咒语的边缘。

“告诉我,”轻柔的声音说,“你为什么那么在乎那个女孩?”

“因为她是我的朋友。”

“通常,在英语中,波特先生,‘朋友’这个词不会和不顾一切地起死回生的努力有所联系。你是觉得她是你的真爱,还是这之类的?”

“哦,不要连你都这样。”哈利疲惫地说,“所有人当中最不应该是你,不要这样,教授。没错,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但这就是全部了,行了吧?这就够了。朋友不会任凭朋友就这么长眠。”

“普通人不会对他们称为朋友的人付出那么多。”现在声音听上去更加遥远,更加出神了。“甚至对那些他们声称他们所爱的人都不会如此。他们的伴侣死掉了,但他们不会去寻求复活他们伴侣的力量。”

哈利不由自主。他又一次望了过去,即使他知道这是徒劳,只会看见更多的星星。“让我猜猜,依此你推断出……人们实际上并不像他们所假装的那么在乎他们的朋友。”

一阵短暂的笑声。“他们总不会伪装出更冷漠的样子。”

“他们在乎,教授,而且不仅仅是在乎他们的真爱。士兵会肉身挡下手榴弹以拯救他们的朋友,母亲会跑进燃烧的房屋拯救她们的孩子。但如果你是麻瓜,你就不会觉得有魔法让某人死而复生这回事。而普通的巫师不会……像这样跳出思维定势。我的意思是,大部分巫师都没有寻找让他们自己永生不朽的方式。这难道意味着他们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吗?”

“正如你所说,波特先生。我自己肯定是觉得他们的生命没有意义且毫无价值。也许,在他们隐藏的内心某处,他们也相信我对他们的观点是正确的。”

哈利摇摇头,随后,在烦躁中,他脱下了隐形衣的帽子,然后再次摇头。“这种世界观太勉强了,教授。”男孩被黯淡光线照亮的头说,他的头没有支撑地漂浮在一圈黑暗的草地上,漂浮在群星之中,“试图发明复活咒语就是普通人不会去想的那种事,所以你不能根据他们不做这种选择里推断出任何东西。”

过了一会儿,在一圈草地里,一个被黯淡光芒映出的男人轮廓可以再次被看见了。

“如果他们真的在乎他们所谓的所爱之人,”防御术教授轻柔地说,“他们就会想到的,难道不是吗?”

“大脑不是这样运作的。大脑不会在筹码增多时就突然增压——或者,当大脑增压时,那也是在严格的限制里。就算有人命系与此,我也没法算出圆周率的小数点后一千位。”

被黯淡光线照亮的脑袋歪了歪。“但还有另一个可能的解释,波特先生。人们是在扮演友谊的角色。他们只会做角色对他们的要求,不会再多。我曾经想过,也许你和他们之间的区别并不在于你比他们更在乎。为什么你会生来就具有如此不同寻常的友情,以至于在巫师之中,只有你一人会被这种感情所驱使,使得你在赫敏·格兰杰死后去复活她?不,最有可能的区别不是你更在乎。而是,作为一个比他们更加理性的生物,只有你一个人会想到,扮演‘朋友’这个角色对你有这种要求。”

哈利瞪着星星。如果他宣称自己没有受到震动,那是在说谎。“这……不可能是真的,教授。我可以举出一打麻瓜小说里被驱使复活他们死去友人的小说。那些故事的作者很清楚明白地理解我对赫敏的感觉。虽然你可能没看过,我猜……也许俄耳甫斯与欧利蒂丝[8]?我其实没有读过,但我知道故事是什么。”

“这种传说在巫师之中也有所流传。有艾力克兄弟[9]的故事。朵拉·肯特[10]的传说,她的儿子索尔保护了她。有罗恩·梅里特[11]和他对时间注定以失败告终的挑战。在西西里沦陷之前,有普蕾茜亚·泰斯特罗莎[12]的戏剧。在日本,他们会传述晓美焰[13]与她失去的恋人。这些故事的共同之处在于,波特先生,它们都是虚构的。真实生活中的巫师们不会有同样的企图,就算这种观念并没有超出他们的想象力。”

“因为他们不觉得自己做得到!”哈利的声音提了起来。

“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告诉好人麦格教授关于你想找出方法复活格兰杰小姐的目标,然后看看她会作何反应?也许她从没想过将其当作一个选择……啊,但是你犹豫了。你已经知道她的答案了,波特先生。你知道为什么你会知道吗?”声音中能够听出冰冷的微笑。“真是个可爱的技巧。谢谢你教给我。”

哈利知道自己的脸在绷紧,他的话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麦格教授不是在麻瓜对科学力量提升的概念中长大的,没人告诉过她,当价码是朋友的生命时,就是需要非常理性地思考的时候——”

防御术教授的声音也提了起来,“变形术教授在念剧本,波特先生!是剧本要她悼念,要她悲伤,这就是她所在乎的一切了。如果你建议普通人脱离剧本,他们的反应会很拙劣。你已经知道了!”

“真有趣,我可以发誓昨天我还看见麦格教授在晚餐时脱离了剧本。如果我再看见她脱离剧本十次,我也许会真的试着和她谈谈关于复活赫敏的事,但现在她在这方面还是个新手,需要练习。到头来,教授,你试图用爱与友情与其它一切都是谎言所解释的东西,都只是因为人类的认知局限。”

防御术教授的音调提高了。“如果是你被巨怪杀掉了,赫敏·格兰杰甚至连想都不会想到要去做你现在为她所做的一切!德拉科·马尔福想不到,纳威·隆巴顿想不到,麦格想不到,任何一个你所珍爱的朋友都不会想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回应你对她所展现的那种关心!所以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波特先生?”他的声音中有一种奇异的、狂野的绝望,“他们之中没有人会为你做同样的事,为什么还要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伪装到这种地步的人?”

“我相信你是确确实实是地搞错了,教授。”哈利平静地回答道。“实际上,你搞错了很多事。至少,你对我的感情模型有漏洞。因为,如果你觉得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就能阻止我,那你一丁点都不了解我。世界上的一切都会从某个地方首先开始,任何事都有第一次发生的时候。地球上的生命是从一池泥巴里会自我复制的分子开始的。而就算我是世界上第一个,不——”

哈利的手向外一挥,向遥远的光点示意。

“——就算我是这个宇宙里第一个真正在乎他人的人——顺便一提,我不是第一个——那么我很荣幸成为这个人,并会努力胜任。”

长长的沉默。

“你是真的在乎那个女孩。”男人黯淡的轮廓轻柔地说,“你在乎她,他们之中都无人能够像你那样在乎他们自己的生命,更别提彼此了。”防御术教授的声音变得奇异起来,洋溢着某种无法识别的感情,“我无法理解,但我知道你会为此走到什么地步。为了她,你会挑战死亡本身。没有什么能够动摇你。”

“我在乎到去付出一些真正的努力。”哈利轻声说,“是的,没错。”

星光开始缓缓褪去,世界自裂缝中闪耀而出;夜晚的裂痕显出树干,树叶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哈利抬起手,在回归的光芒刺向他适应了黑暗的双眼时用力地眨巴;他的眼睛自动落到了防御术教授身上,以防在他眨眼时会有攻击袭来。

当所有的星星离去,只留下天光时,奇洛教授还坐在草坪上。“好吧,波特先生,”他用正常的声音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会尽我所能给予你帮助,在我还能提供帮助的时候。”

“你会什么?”哈利不由自主地说。

“我昨天的提议依然有效。问我,我会回答。给我看你确定马尔福先生适合看的科学书籍,我会浏览看看,然后告诉你我想到了什么。别显得那么惊讶,波特先生,我很难放你一个人去独自谋划。”

哈利盯着他,泪腺还因为突如其来的光线刺激涌着泪水。

奇洛教授回头看向他。淡色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我已经做了我能做的一切,现在恐怕我必须离开你了。再——”防御术教授顿了顿,“再会,波特先生。”

“再——”哈利开口。

坐在草地上的男人倒下了,他的头伴随着一声轻响,撞到了地面上。与此同时,大难临头的感觉消失得太快,快得让哈利跳了起来,心突然提到了嗓子眼。

但地板上的人影缓缓爬了起来,他转过头,看了一眼哈利,眼神空洞,嘴角松弛。试着起身,跌回了地面。

哈利向前走了一步,条件反射地想伸出手,虽然这么做是不对的;从他心头升起的恐惧诉说着持续的危险,虽然很轻微。

但倒下的人影畏缩避开了哈利,随后开始缓缓地爬离他,向着远处城堡的大致方向爬去。

男孩站在林间,在后面凝视着。

-------------

1 排中律(Law of the Excluded Middle):在同一思维过程中,两个互相矛盾的思想不能都为假,必有一真。详见:http://zh.wikipedia.org/zh/%E6%8E%92%E4%B8%AD%E5%BE%8B

2  掷骰与豁免鉴定:常见桌游术语。以龙与地下城为例:“……游戏进行中玩家叙述角色想进行的动作,例如挥拳攻击敌人或是开锁,由DM来判定这些动作会有什么结果……有失败机率或是有风险的行为由掷骰来判定……DM设定完成某件事的难度有多高,玩家掷出骰子,骰出的数字加上角色能力、装备等有利要素(例如专门开锁的工具包)的修正与不利要素(比如试图在湿滑地面上保持平衡)的影响,最后得出的数字如果高于或等于DM设定的难度就成功,反之则失败。”详见:http://zh.wikipedia.org/wiki/%E9%BE%99%E4%B8%8E%E5%9C%B0%E4%B8%8B%E5%9F%8E#cite_note-3

3 G型主序星:http://zh.wikipedia.org/wiki/G%E5%9E%8B%E4%B8%BB%E5%BA%8F%E6%98%9F

4 简并态物质:http://zh.wikipedia.org/wiki/%E7%AE%80%E5%B9%B6%E6%80%81%E7%89%A9%E8%B4%A8

5 超新星:http://zh.wikipedia.org/wiki/%E8%B6%85%E6%96%B0%E6%98%9F

6 指1669年西西里火山喷发: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F%83%E7%89%B9%E7%BA%B3%E7%81%AB%E5%B1%B1

7 蹒跚骨男(ShamblingBone-Men):出自哈利·波特同人小说《哈利·波特与时间荒漠(Harry Potter and the Wasteland of Time)》里虚构的童话故事:https://www.fanfiction.net/s/4068153/1/Harry-Potter-and-the-Wastelands-of-Time

8 俄耳甫斯与欧利蒂丝:出自希腊神话:俄耳甫斯为阿波罗与缪斯女神中的卡利俄珀所生,音乐天资超凡入化。小女仙欧利蒂丝倾醉七弦竖琴的恬音美乐,投入俄耳甫斯的怀抱。婚宴中,女仙被毒蛇噬足而亡。痴情的俄耳甫斯冲入地狱,用琴声打动了冥王哈得斯,欧利蒂丝再获生机。但冥王告诫少年,离开地狱前万万不可回首张望。冥途将尽,俄耳甫斯遏不住胸中爱念,转身确定妻子是否跟随在后,却使欧利蒂丝堕回冥界的无底深渊。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F%84%E8%80%B3%E7%94%AB%E6%96%AF

9 梗自《钢之炼金术师》

10 朵拉·肯特(Dora·Kent):阿尔科生命延续组织(Alcor Life Extension Foundation)的第八名病人,也是年龄最大的病人。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是一间提供人体冷冻技术的非牟利机构,该机构是现时美国最大型的人体冷冻服务的供应商。在朵拉·肯特因病去世(尚有疑问,朵拉·肯特是尚在人世时被摘除大脑还是死后摘除已成悬案),她的儿子索尔·肯特(Saul·Kent)将她的大脑冰冻保存。

阿尔科生命延续组织详见: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8%BF%E7%88%BE%E7%A7%91%E7%94%9F%E5%91%BD%E5%BB%B6%E7%BA%8C%E5%9F%BA%E9%87%91

朵拉·肯特详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Dora_Kent

索尔·肯特详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Saul_Kent

11 罗恩·梅里特:美国理论物理学家,以时光旅行的理论研究而闻名。详见:http://zh.wikipedia.org/wiki/%E7%BD%97%E6%81%A9%C2%B7%E6%A2%85%E9%87%8C%E7%89%B9

12 梗自《魔法少女奈叶》

13 梗自《魔法少女小圆》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潜水艇君

校对:林海雪原,大大糖,王婆的一千零一夜,LilyLu


2015-07-01 10:29:01 【千秋白夜】 【他的眼镜在他穿着隐形衣的时候到底是如何工作的。】应该是【他的眼睛在他穿着隐形衣的时候到底是如何工作的。】才对吧?

2015-07-01 10:31:42 【千秋白夜】 【如果你是巫师出生,波特先生】应该是【如果你是巫师出身,波特先生】吧?校对似乎有些匆忙呀。

2015-07-01 10:33:55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回复【千秋白夜】 已更正,谢谢指出!

2015-07-01 10:45:28 【千秋白夜】 …我只看了两部奈叶动画,谁能告诉我奈叶和西西里有什么关系?

2015-07-01 10:56:55 【ONE LESS TIME】 晓美焰和她失去的恋人😂😂😂😂😂作者我日你先人啊😂😂😂😂😂😂😂

2015-07-01 14:41:11 【Biggest_Dreamer】 那个叫罗恩的科学家的事情我在高中的时候在QQ新闻上面看过。

另外说到阿尔科组织,我正在设法翻译的一部美国写的科幻小说就和这个有关系,而且那里面也发生了类似肯特母子发生的事情,小说中那场官司持续了很久。

2015-07-01 14:41:23 【Biggest_Dreamer】 续上面的评论:某个反伪科学的美国科普书里面,作者很讨厌这个组织和这种人体冷冻的想法。。。那本书的中文版翻译的很垃圾,所以我不说书名了。但你可以看英文原版《Why People Believe Weird Things》,但是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人类向着共同的敌人挥出的一剑,能不能让敌人掉血这就是未来才能看到的事情了。

2015-07-01 14:46:06 【Biggest_Dreamer】 俄耳甫斯与欧利蒂丝的故事我最早是在04年奥运会的时候,CCTV5的主持人在不比赛的时候经常说一些神话故事。当时就觉得换成是我我可能也会回头。这又让我想到了那种从1写到300就能拿到奖品的游戏,我估计也未必能完成

2015-07-01 14:50:20 【Biggest_Dreamer】 结果9,12,13所出典的动画我都没看过。。。不喜欢那种动画,觉得我是和时代脱节的人。

2015-07-01 14:52:07 【Biggest_Dreamer】 最后一段怎么回事,看了有些吓人。。。

2015-07-01 14:59:55 【Biggest_Dreamer】 早在1987年,中国就引进了索尔·肯特的一本书,叫《延年新术》,知识出版社出版。

2015-07-02 02:15:11 【岳不群】 “我无法理解”,奇洛教授如是说。和原著对上了,这就是伏地魔所不知道的力量啊!执念!

2015-07-02 02:20:38 【岳不群】 回复【ONE LESS TIME】 淡定淡定,我当初啃原版的时候,你能想象我查这几个生词时的心情吗?被阴了一刀又一刀啊!!!!

2015-07-05 10:33:48 【突击熊猫寒地版】 俩魔法师在这玩魔法少女梗┑( ̄Д  ̄)┍赫敏刚死让我多悲伤下啊_(:_」∠)_

2015-07-18 20:17:12 【Biggest_Dreamer】 英国和黑龙江在春天哪个更冷一些?

2015-10-25 00:12:36 【十一月末君】 赫敏刚死让我多悲伤下啊_(:_」∠)_+max

2015-11-22 20:00:57 【a】 他都不正常到这个份上了,哈利居然还是信任他……还是说一个成年男人在地上爬着走已经不会让哈利觉得荒唐了?

2015-12-13 21:10:00 【银父布阵】 奇洛本人的戏份比原著少太多了hhhh(who cares)

2015-12-18 14:28:05 【Shevaun】 啥都修好一秒出戏

2016-01-24 07:51:28 【SHUTit】 钢炼排一个

2016-04-17 12:38:50 【icyowl】 回复【a】 大约你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人,有一种人,只要自己还可以动,哪怕用爬也不要别人的帮助,因为那是一种侮辱。

哈利和奇洛都是这种人,所以他会看着奇洛爬回城堡。奇洛也知道他和哈利是同一种人,所以哈利才有机会看到奇洛这种状态。

当然,对三周目的人来说,还有别的原因,为了不剧透,就不说了。

2016-06-10 16:54:37 【左冷禅】 奇洛教授回头看向他。淡色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我已经做了我能做的一切,现在恐怕我必须离开你了。再——”防御术教授顿了顿,“再会,波特先生。” 

回头再看,这就是奇洛教授放弃哈利的那一刻,奇洛教授对哈利的感情只能从那个停顿里看出来,那么不起眼的一段话,世界的走向就那么改变了。

2016-07-30 17:10:58 【a】 回复【icyowl】 这……被人帮助与像动物一样在地上爬相比,反而是前者对自尊的损害更大么?我觉得至少从这一点上来说,哈利跟奇洛肯定不是同一种人,只是奇洛觉得自己有机会让他堕落而已。至少哈利从不耻于寻求必要的帮助,比如赫敏和德拉科。顶多也就是能够理解这种心态的程度吧。然而处于社会中的人类,不能与人合作,不能信任别人,只允许自己处于优势地位对别人加以利用,这个状态完全就是反社会人格吧……变态程度的高自尊是走上歧途的必经之路啊

2016-07-30 17:13:52 【a】 回复【左冷禅】 不放弃的话,哈利就是下一个黑魔王……阵营不同怎么谈恋爱

2016-07-30 17:19:39 【a】 回复【icyowl】 以及我刚才是没看原文回复你的。又看了下原文,这里应该是附身的伏地魔失去力量了行动的是奇洛本人,真不明白你如何想出这一堆理论的。姑且再多说一句吧,深信自己比所有人都聪明也是走上歧途的重要标志之一。

2016-07-30 17:27:04 【a】 回复【Biggest\_Dreamer】 那几部动画基本都是神作,要不一个美国科学家估计也没机会看到了。现在,中二拯救世界这种设定的动画,比严肃作品对“拥有究极的力量还要不要坚持道德准则”“人类愚蠢又作死值不值得被拯救”“死亡的真相是什么”“人类能获得永生吗”“复活死者存在哪些伦理问题”这种哲•学问题,讨论的还要更多哟~毕竟文学界的后现代作品都开始质疑存在本身了ˊ_>ˋ

2016-08-15 04:31:25 【Biggest_Dreamer】 回复【a】 那是我11-13年的主要脑内讨论主题

2016-08-15 04:35:18 【Biggest_Dreamer】 回复【a】 想到作者是78年的,还没结婚,就让我想到一个acfun评论,说是评论者的一个女同学一开始和她一起追动画,后来结婚之后就变成老一辈的思想了。。。

2016-08-28 13:17:12 【icyowl】 回复【a】 问题恰恰就在于,在自己可以爬的情况下,别人的帮助就不再是“必要的帮助”了呀。

不知道你从哪里推导出“只允许自己处于优势地位对别人加以利用”的?

伏地魔和哈利之间的感情非常复杂。

伏地魔有利用哈利吗?当然。

此刻伏地魔纯粹是在利用诱惑哈利吗?当然不。这是伏地魔意识到了他和哈利之间根本的区别,这一刻他是从价值观上彻底放弃哈利了。

这时伏地魔的确失去了力量,可是哈利知道吗?不,他不知道,他还在按照他和伏地魔之间的相处模式在处理这件事情。参照哈利之前和伏地魔在圣诞节的对话,他们的价值观不同,但他们之间互相的尊重却一点不少,是真正的平辈论交。

自己爬和被人扶着走,到底哪一个更伤自尊?我以为差不多可以类比捡破烂和向朋友借钱。我会选择后者,但我尊重选择前者的人。

2016-09-09 14:45:11 【a】 回复【icyowl】 我就不客气的直接说了吧,我觉得你有病。我没兴趣再跟你讨论任何话题,请别再回复我。

2016-09-09 14:45:47 【a】 回复【Biggest\_Dreamer】 应该是结婚以后就变得现实了吧。。。=_=

2016-11-12 14:12:26 【左冷禅】 回复【icyowl】 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

2016-11-12 14:14:32 【左冷禅】 回复【a】 其实我脑补过如果奇洛不放弃哈利……那会是一个更加复杂的故事。突然感到有点难过

2016-11-12 19:40:23 【a】 回复【左冷禅】 不明白你难过什么。奇洛是很有个人魅力。但是有个人魅力跟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蛋完全不矛盾。而且他还跟原著的伏地魔不一样,他完全可以做一个好人,他是因为觉得做一个好人没有价值所以选择做坏蛋。哈利是剧情人物不知道真相,所以被他表演出来的善意和理智迷惑了,情有可原。作为一个上帝视角的读者也被迷惑我就看不懂了。记得邓布利多第一次把哈利叫去办公室的时候担心哈利是被小龙迷惑了才想把他拉进光明方这件事吗?这世界上有的人可以挽救,有的人根本不可能。奇洛AKA伏地魔AKA汤姆就是这种无可救药的人。如果奇洛"不放弃"哈利,唯一的结果就是哈利被迷惑而成为下一个黑魔王。因为遇见一个可以理解自己的人,就为了对方放弃自己的道德底线,和杀死自己朋友的人成为一丘之貉?这还有脑子吗?

2016-11-12 19:47:42 【a】 回复【左冷禅】 以及那个icy什么的讲的一堆完全是基于他自己的脑补。什么在地上爬更有尊严?搞笑呢,文中场景明显是伏地魔意识下线只剩僵尸状态的奇洛,一具躯壳在行动。哈利不帮他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不能跟奇洛有直接接触。发明一个莫须有的解释然后再扯一堆理论解释一下就能看起来有道理了,伪科学就是这么来的。

2016-11-14 14:28:02 【左冷禅】 回复【a】 我没说过哈利要和教授成为一样的人,也没说过教授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蛋,也没说过哈利要为了教授放弃自己的道德底线。他是个坏蛋不妨碍哈利喜欢他,这不代表哈利应该变得和他一样坏。

2016-11-14 14:47:48 【左冷禅】 回复【a】 我理解的哈利对教授的感情类似于比如说一个美国大兵被派到荒无人烟的地区执行任务,十几年来都见不到一个人,他已经习惯了自己解决所有事情,这时候见到了有生以来的第一个人,但是对方却是苏联士兵。两个人有过短暂的合作,但是终究不可能共存,早晚会以死一个人为终结。但是两个人都不想再次回到一个人的状态,所以总想拖拉,但是这不会改变他们最终的决定

2016-11-14 15:13:20 【a】 回复【左冷禅】 所以赫敏和德拉科算什么?荒漠里的两颗树被这个苏联兵砍了取暖?优柔的从来只有哈利一个人,因为他被骗了。

2016-11-14 16:14:48 【a】 回复【左冷禅】 你要是拿苏联兵和美国兵比喻下老邓和格林德沃,我还可以同意你。你搞错了两点。他是个坏蛋不妨碍哈利喜欢他,从这句话开始你就错了。哈利喜欢奇洛是因为他以为奇洛并不是坏,只是太聪明了无法忍受别人的蠢。然而事实是,奇洛本来以为以自己的能力和野心理应统御众人,成为“英雄”,但是他发现这个理想实际上一点都不吸引人,因为做一个好人和英雄意味着你要忍受别人对你的各种要求,还不能杀了他们,所以他不玩了。然而哈利想成为英雄,是因为他认为这样才能发挥他所有的潜能,而不仅仅是因为权力的那点破事。同样面对一群蠢人,他想的是怎样让所有人都活的更好,甚至怎样让所有人都避免死亡。哈利和奇洛的“合作”,如果你指的是阿兹卡班的话,完全是奇洛利用哈利的善意,精心设计的一个骗局。从头到尾,奇洛从来不认为这个男孩是和自己平等的,而是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的。这样的两个人之间不存在真正的友谊,而只有哈利单方面的。

2016-11-14 16:19:37 【左冷禅】 回复【a】 哈利说过,被朋友利用的定义就是这个被利用让你变得更强而不是更弱

2016-11-14 16:23:20 【a】 回复【左冷禅】 不仅仅是行为动机,在在智力上哈利和奇洛也是有着巨大的差距的。而你似乎以为奇洛好不容易遇见个跟自己差不多聪明的所以不舍得杀。我得说这完全是错的。就算哈利那么自大都不会觉得自己跟奇洛差不多聪明。要是有人跟你差不多聪明还骗了你好几次无论如何你是会察觉到的。这篇文章的设定,奇洛跟有预言加持的老邓智力水平差不多,哈利和后期的德拉科赫敏差不多,只不过擅长方面不同。这个等级还有一个人是斯内普。往下一级是卢爹,再往下是麦格和其他教授。

2016-11-14 16:25:14 【左冷禅】 回复【a】 奇洛自己说的,他十一岁的时候比哈利蠢得多

2016-11-14 16:26:46 【左冷禅】 回复【a】 事实是哈利最后在奇洛有防备的情况下干掉了他,用战绩说话,不要说这只是因为哈利懂科学,你会的一切都是你力量的一部分

2016-11-14 16:30:49 【左冷禅】 回复【a】 奇洛是没有把哈利看成完全平等的人,但那是因为他还小,如果你见到十一岁的你自己也不会平等看待他。他本打算把自己会的一切都教给哈利,他们两个可以永远周旋下去。注意,这里还有前面奇洛说大一点就告诉你魂器的事,意味着哈利最后问奇洛的那句你就没有想要永远和他一起活下去的人吗,答案其实是有的,就是哈利自己。但那个时候时过境迁,说什么都没意义了

2016-11-14 16:32:38 【a】 回复【左冷禅】 你认为,两个人之中只要有一个人认为他们是朋友,他们就是朋友了?朋友可能会利用你达到一些自己的目的,但是那个目的不会伤害你。朋友也不会为了让周围和你亲近的人离你远点,好更方便地控制你,把杀人的罪名栽赃给他们。你真以为奇洛把哈利当朋友?得了吧,哈利的智力顶多有他三分之二,他的想法大概是:这个小男孩挺有趣,也许除了做我的傀儡黑魔王,还能给我找点乐子。如果他不听话,到时候我杀了他就是了。

2016-11-14 16:34:46 【左冷禅】 回复【a】 奇洛原文中也说了,这个学校里最有可能导致预言发生的(能对世界造成严重后果的),我,你,邓布利多,远远落后的第四名斯内普。我以为作者这里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奇哈邓一级,斯内普大概和卢修斯穆迪之类的一级,赫敏德拉科都还是孩子

2016-11-14 16:35:12 【a】 回复【左冷禅】 你想多了。等你大一点就告诉你,前提是你能长大。奇洛说过的话里谎话那么多,你就非得把这句话当真?我如果看见十一岁的自己确实不会平等看待,但至少我也不会坑他。

2016-11-14 16:36:58 【左冷禅】 回复【a】 这里如果奇洛想说谎他压根没必要说没头没脑的这么一句话,要是原文里的话你都不信(或者刻意曲解)那也没什么好谈得了

2016-11-14 16:38:23 【a】 回复【左冷禅】 你怎么不考虑哈利还有个小碎片?奇洛对哈利青眼相加有大部分原因是这个。其次,对世界的影响能力取决于角色的位置,和智力关系不大。最后,别把角色观点,特别是反派角色观点等同于作者的观点,OK?

2016-11-14 16:40:43 【a】 回复【左冷禅】 他说了,不代表他真的打算那么做。谎话和真话之间,还有为了博取对方好感而说的场面话,等等。

2016-11-14 16:41:10 【左冷禅】 回复【a】 即使在知道哈利会毁灭世界的情况下他仍然努力去说服他改变主意而不是直接放弃他,在多次尝试不成功后他才决定杀了哈利,对于一个注定要毁灭世界的人哈利也不会做的更多了。还是说你觉得奇洛是个会心软的人

2016-11-14 16:44:52 【左冷禅】 回复【a】 哈利不拥有小碎片,他就是小碎片。霍格沃茨地图上写的就是汤姆里德尔,而不是同时既有哈利波特也有汤姆里德尔。本文哈利不是什么一体双魂,他就是失去记忆的伏地魔,还记得前期“记忆球在他手中发出了像小号太阳一样的光”吗,因为他失去了一辈子那么多的记忆哈利他就是失去了前半辈子记忆的伏地魔

2016-11-14 16:46:11 【a】 回复【左冷禅】 而且奇洛还做了一大堆除了刷哈利的好感度并没有卵用的事,也许他自己真想那么做,他太无聊太寂寞了。但是一个人会去刷你的好感度,不代表他就喜欢你在意你,这之间是有分别的。哈利的真心,遇见的是奇洛的套路。奇洛觉得哈利是个不错的解闷小玩具,可惜最后还是要报废。为什么呢?因为他的世界里从来没有人跟他自己同等重要,而他看重哈利只不过因为他觉得他能把哈利变成另一个自己,并不是因为哈利是哈利。如果说成这样你还是不懂的话,我只能说,希望你以后不要遇见真正的坏人。

2016-11-14 16:46:53 【左冷禅】 回复【a】 没有人会说别人完全不可能听懂其真实含义和重要性的话当场面话,就像我手里有个中间藏了石头的钻石,我对你说我将来会把这块石头送给你,谁会用这种话当场面话。

2016-11-14 16:47:47 【左冷禅】 回复【a】 我希望咱们不要把讨论小说变成人身攻击

2016-11-14 16:51:58 【左冷禅】 回复【a】 他看重哈利是因为哈利像他,哈利看重他是因为他像哈利。有一种人是会被和自己相似的人吸引的。实际上,在他们相遇以前,他们只是把自己的生活当成单机游戏。其他人都是npc。哈利不会用要求自己的方式要求其他任何人,除了奇洛。奇洛也是一样。

2016-11-14 16:52:11 【a】 回复【左冷禅】 以及,我不会说哈利赢了是因为哈利懂科学,实际上他懂得再多,如果他不是恰好学会了部分变形,恰好又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告诉奇洛,他是赢不了的。我会说他赢了是因为他是主角,他必须赢。按你所谓靠成绩说话的逻辑,哈利一岁时就比世界上所有人强了,呵呵。

2016-11-14 16:54:45 【左冷禅】 回复【a】 如果遇上问题就用“他是主角”来解释,那咱们干嘛要那么认真的讨论这些,这就是本书,一切都是作者钦定的。我在就书论书而你却超脱出小说的维度来攻击,这有什么意义

2016-11-14 16:56:39 【a】 回复【左冷禅】 最后回你一句,奇洛能博得哈利的好感,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从来不把哈利当小孩。所以你所谓的不平等看待是因为哈利是小孩也是完全错误的。奇洛只是人格上就缺乏平等看待别人的能力,缺乏爱与关心的能力。

2016-11-14 17:02:11 【a】 回复【左冷禅】 你忘记了最后结局的时候作者给大家开的竞猜,猜哈利是怎么赢的了?而且结局在第一章就有暗示了。确实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能用“他是主角”来解决。然而就这一问题来说,我认为是的。再说你也没有能说服我的其他理论。单次战斗的结果受影响因素太多,根本不能得出两个人实际能力的差距,更不可能窄化到智力差距。如果这个逻辑成立,世界就应该是智力高者通吃,蠢人永远被压迫,然而我们都知道这不是真的。

2016-11-14 17:04:31 【a】 回复【左冷禅】 而且作者用那么多篇幅写了三支军队的战斗,来表达哈利赫敏德拉科三个人智谋上的势均力敌,然后你看到奇洛的一句话就可以全都无视掉了?你好意思跟我说就书论书?

2016-11-14 17:07:31 【左冷禅】 回复【a】 首先,直接战斗的结果可以作为重要的参考。何况还是没有放水的,双方都有提前准备的战斗,而且奇洛还占优势。有队友有工具能说话。的确不能用这一次就证明哈利更强,但这是一个非常有力的贝叶斯证据,用于修正两人的力量比。而且书里一共就那么多情节,可以用来判断的依据并不多,你不能把其中非常重要的证据说扔就扔了

2016-11-14 17:08:16 【a】 回复【左冷禅】 我说哈利智商远不如奇洛,也远不如老邓,唯一的依据就是,书里面奇洛骗了哈利无数次,他前面一点怀疑都没有,全被骗过去了,直到赫敏出事。这就是智商碾压的明证。哈利可还有理性主义加持呢。

2016-11-14 17:09:43 【a】 回复【左冷禅】 我不能把重要证据说扔就扔,你可以。你自己玩吧。呵呵。

2016-11-14 17:11:09 【左冷禅】 回复【a】 是啊,用了那么多篇幅,最后赫敏和德拉科联手都打不过哈利了。奇洛教授给哈利减人的理由就是他的力量已经超过了另外两个人之和。何况这种战斗是发挥不出哈利的能力的,在魔法界创造性的办法多数都可能会给人造成生命危险,在阿兹卡班和最后决战大部分打法都是平时不能用的

2016-11-14 17:12:58 【左冷禅】 回复【a】 我没有攻击过你,你一张嘴就是一个呵呵,你的戾气实在是太重了

2016-11-14 17:16:34 【a】 回复【左冷禅】 你的逻辑从根本上来说就有问题。我能赢他所以我比他强,这是幼稚的幻觉。你要是真比一个人强,就应该能模拟出他所有的策略,不管他做什么你都能有下一步计划,即使一时失去优势,也会让自己能够有机会翻盘。换句话说,哈利要是真的和奇洛差不多强大,从一开始他就不会被逼上奇洛占绝对优势,被一群食死徒包围的这种极其危险的境地,这是战略上的巨大失败,换成另一个人而不是主角就必死无疑了。看看老邓怎么准备的,看看奇洛怎么谨慎应对老邓的陷阱的。你跟我说哈利跟他们一样强。呵呵呵呵。我睡觉了。

2016-11-14 17:17:29 【a】 回复【左冷禅】 我呵呵就戾气重了,那你在现实生活中是不是成天觉得有人想杀你呀?再见。

2017-10-27 07:23:07 【无根】 作为一个围观者,我也觉得你戾气重。

2018-02-28 12:02:03 【八千流】 确实重,一路下来的评论都是。而且非常执着于魔鬼效应(。)

2018-03-21 10:55:17 【Castic】 的确重

2018-04-07 10:20:05 【Biggest_Dreamer】 回复【a】 每次被人用过来人思维教训的时候都会很害怕,因为我不知道我的一些思想能不能在发生一些生活形态改变之后继续下去

2018-08-28 06:20:34 【Ansur】 回复【a】 不知道两年过去了,你的戾气还那么重吗?

2018-10-28 13:48:21 【面壁】 这篇文章通过控制变量,比原著更好地表明了爱的重要性的。同样是汤姆里德尔的灵魂,同样是父母双亡,在不同的成长环境中——孤儿院和美满的家庭——一个能理解爱,利用爱,而一个不能。所有哈利和奇洛的争端都在说明这点。

2019-02-12 03:49:19 【玉槿年华】 曾经有那么几张,我真的觉得奇洛教授是好人,甚至现在,但ls都说奇洛教授的“再会”是放弃harry了。我不理解,如果是LV,harry试图探索死亡的秘密,不应该是奇洛教授喜闻乐见的吗?

2020-02-13 09:30:54 【qwertyuio】 二刷真的好想对一些细节作出感叹,但是怕剧透,我已经模糊措辞,但担心剧透的一周目读者可以不看这条评论……我一周目结束后本来以为奇洛真的从生理上就没有懂得爱的可能,作为奇洛粉怀着巨大悲哀之情二刷……但是一些细节给了我小小的幻想。(1)他帮助哈利打败校霸后,描述“我所有对人性的理论都在说我应该恨你,但我没有”那一段;(2)哈利的黑暗面也因为赫敏被折磨而感到痛苦(威森加摩审判那一段);(3)这里,他在最后说“再会”时微妙的停顿;(4)这两点是因为哈利对他来说是特殊的,不能作为证据。但他在哈利用蛇语说会保护他(阿兹卡班)时惊讶了,而且说在哈利长大后会告诉他魂器。奇洛比我想象得复杂得多

2020-02-13 10:40:37 【qwertyuio】 (可能剧透,建议新读者不要看这条评论)从这一章奇洛的言论来说,他是真的体会不到善的那类快乐,而不是他懂得情感的快乐只是对他没什么意义。当然如果他懂,对我来说他会是个更有趣的黑魔王。但他不懂我也很开心,因为这样一来他和哈利的关系就更……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更令人触动,更具有良质

2020-02-15 06:46:32 【家用消毒液】 回复【a】 ……真的戾气挺重的,两边都有而选择恶意词汇的人更重。一场理性的辩论只要上升到感性拒绝和预设立场,看起来就会很糟糕。

2020-04-06 06:18:08 【微不足道的火星】 回复【a】 首先哈利的理性主义是优势,齐鲁,我是哈利的导师,会在学校怀疑自己的老师吗?其次经验不同于智商,邪恶有更低的底线认为邪恶更加聪明,哈利的力量在于他的理性,这本身就是哈利的信任,如果认为所谓信任就是永远不被骗,那么将永无信任,如果认为智商是在困境思考那么足够强,且智商只有同年龄能比,如果认为人类以自私为目的,那么智商确实坏人高

2020-06-07 05:29:32 【林止风】 回复【a】 不知道四年过去了,你还是喜欢在讨论剧情是大量使用人身攻击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