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隐藏的标题,第一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你的所有故事的基础归J·K·罗琳所有。[1]

————————————————————————–

26天就有1000个评论,哇哈,太给力了!30天,1,189个评论,还在增加!耶!你们太棒了!斯巴达~~~!

咳咳。

第三代夸克的名字也叫“真”和“美”,“顶”和“底”是后来才流行开的;我的生日和赫敏差不多,在我十一岁的时候,用的名字就是“真”和“美”。

当这一章的第一部分贴出来的时候,我说过,如果有人在下一章贴出来之前猜到这一章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的话,我就把整个故事的剧情告诉他们。

————————————————————————–

你永远不知道什么小事会破坏你的宏伟计划。

————————————————————————–

“艾博,汉娜!”

短暂的停顿。

“赫奇帕奇!”

“博恩斯,苏珊!”

短暂的停顿。

“赫奇帕奇!”

“布特,泰利!”

短暂的停顿。

“拉文克劳!”

哈利看了一眼这个将来的同院同学,想要记住他的脸的样子。他还在试图从见到鬼魂的震惊中平静下来。令人难过的是,真正令人难过的是,特别特别令人难过的地方在于,他似乎真的平静下来了。这个好像不太合适。好像至少应该花一天才像话。也许应该花一辈子。也许永远不。

“科纳,迈克!”

长长的停顿。

“拉文克劳!”

麦格教授站在巨大的教师桌前面的讲台边,神色严肃,一边依次叫出学生的名字,一边目光犀利地望着台下的学生,只有看到赫敏和其他少数几个学生的时候才露出笑容。在她身后是教师桌边最高的一把椅子-实际上更像金色的王座-椅子上面坐着一位满脸皱纹,戴着眼镜的老人,银白的胡子看上去几乎要垂到地面,正神色慈祥地看着分院仪式;除了不是真的来自东方,他看上去完全是一个典型的睿智的老人该有的样子。(不过哈利知道不能轻信表面现象;他第一次见到麦格教授的时候还觉得她该邪恶地狞笑呢)。这个老巫师为每个学生鼓掌,脸上一直挂着笑容,似乎每个学生的归属对他来说都是一次崭新的愉悦。

金色王座的左侧是一个脸色阴沉,目光锐利的男人,从来不鼓掌,每次哈利看他的时候,他都马上回望过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他的左边是哈利在破釜酒吧见到的脸色苍白的男人,眼睛惊惶失措地四处乱瞄,时不时在椅子上抽搐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哈利老是忍不住盯着他。再往左是一串三个年老的女巫,看上去对学生们没什么兴趣。然后金色的高椅子右侧是一个戴着黄帽子的圆脸中年女巫,除了斯莱特林的学生,她都鼓掌。接下来是一个小小的男人,留着蓬松的白胡子,站在椅子上,给所有的学生鼓掌,不过只对拉文克劳的学生露出笑容。在最右边,一人占了差不多三个人的位置的,是接他们下火车的那个小山一样的存在,他自称海格,是霍格沃茨的钥匙与猎场的管理员。

“站在椅子上的那个人是拉文克劳的院长吗?”哈利悄悄问赫敏。

难得的一次,赫敏没有马上回答;她一边晃来晃去,一边紧张地盯着分院帽子,坐立不安得那么厉害,哈利觉得她的双脚都快离地了。

“是啊,就是他,”陪着他们的一个级长说道,是一个穿着象征拉文克劳的蓝色的年轻女孩。如果哈利没记错的话,她的名字是克里瓦特小姐。她的声音很低,但是流露出一丝自豪。“他是霍格沃茨的魔咒课老师,菲力乌斯·弗立维,当今学问最渊博的法术大师,曾经的决斗冠军-”

“他怎么这么矮?”一个哈利记不得名字的学生问。“他是混血?”

年轻的女级长冰冷地瞥了他一眼。“教授是有妖精的血统-”

“什么?”哈利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招来赫敏和其他四个学生一起让他小声一点。

现在轮到哈利承受这个拉文克劳的女级长的怒视了,让人意外的是,她的怒目还蛮可怕的。

“我的意思是-”哈利小声说。“我不是认为这有什么问题-只是-我的意思是-这怎么可能呢?两个物种杂交不可能得到能正常发育的后代啊!对于这两个物种之间所有不同的器官,建构它们的基因指令都会混起来-这就像你没办法,”他们没有汽车,所以不能用混在一起的引擎设计图来比喻,“把半辆马车和半艘船拼在一起一样…”

拉文克劳的女级长仍然怒视着哈利。“为什么不能把半辆马车和半艘船拼在一起?”

“嘘!”另外一个级长嘘道,虽然刚才拉文克劳的级长其实声音并不大。

“我的意思是-”哈利更小声地说道,想着应该怎么问妖精是不是从人类进化而来的,或是从古代的人类,比如直立猿人进化而来的,或是用人类做出来的-比如,如果妖精的基因实际上是人,只是被施展了一种会遗传的魔法,而如果父母只有一方是’妖精’,就会让魔法的效果减弱的话,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妖精可以和人类混血;如果这个假说成立的话,妖精就不是除了智人以外,关于智力是如何演化的具有宝贵的研究价值的第二个数据点-这么一想的话,古灵阁的妖精们看上去确实不像真正的非人类的智慧生物,不像德德或者帕皮贴尔那样——[2][3]“我的意思是,妖精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立陶宛,”赫敏心不在焉地小声答道,眼睛仍然紧盯着分院帽子。

现在女级长对赫敏露出了笑容。

“唉算了,”哈利小声说。

在讲台上,麦格教授喊道,“戈德斯坦,安东尼!”

“拉文克劳!”

哈利身边的赫敏拼命来回踮着脚尖,她的脚在踮起来的时候都离开地面了。

“高尔,格雷高里!”

帽子下面出现了长长的,令人紧张的沉默。差不多有一分钟。

“斯莱特林!”

“格兰杰,赫敏!”

赫敏挣脱人群,飞快地跑向分院帽子,把这顶打着补丁的旧布帽子重重地戴到头上,让哈利忍不住畏缩了一下。分院帽子的来历还是赫敏告诉他的,可是她显然并没有把它当成一件无法替代的,极其重要的,有八百年历史的魔法宝物来对待,更不要说这件宝物上承载了失传的魔法,马上要对她的头脑施展复杂的心灵感应术,而且看上去物理状况并不太好。

“拉文克劳!”

说说你预料的结局吧。哈利不懂赫敏到底在紧张什么。得在多奇怪的平行宇宙里,这个女孩才能不给分到拉文克劳呢?如果赫敏·格兰杰不去拉文克劳学院,拉文克劳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赫敏来到拉文克劳学院那一桌,受到了常规的欢迎;哈利很想知道,如果他们知道自己欢迎的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竞争对手的话,这欢呼会变得更大,还是更小。哈利记得π是3.141592,因为百万分之一的精度在普通的计算中足够用了。赫敏记得π的前一百位,因为她的数学教科书的封底上印出了这么多。

纳威·隆巴顿给分到了赫奇帕奇,哈利感到很高兴。如果那个学院真是忠诚和友爱的典范的话,那么一整个学院的可靠朋友会带给纳威巨大的益处。聪明的孩子去拉文克劳,邪恶的孩子去斯莱特林,想当英雄的去格兰芬多,真正做事的去赫奇帕奇。

(不过哈利想到先去找拉文克劳的级长,确实选对了。那个年轻的女孩正在看书,连头都没抬,更别说认出哈利了。她把魔杖朝着纳威的方向点了一下,念了一句咒语。之后纳威的脸上忽然现出一种恍惚的表情,向第五节车厢左边的第四个隔间走去,果然在那里找到了他的蛤蟆。)

“马尔福,德拉科!“去了斯莱特林,令哈利悄悄松了口气。这个看起来是无庸置疑的事,不过,你永远不知道什么小事会破坏你的宏伟计划。

麦格教授喊道“珀克斯,莎莉-安!”,人群中走出一个苍白柔弱的女孩,看起来有一种奇怪的飘渺感觉-就好像你一不看她,她就会神秘地消失似的,以后就再也见不到,甚至于记不起来了。

然后(她坚决地藏起了声音和表情里的恐惧,你需要非常了解她才会注意到)米勒娃·麦格深吸了一口气,喊道,“波特,哈利!”

大厅里忽然安静下来。

所有的谈话都停顿了。

所有的眼睛都转过来看着他。

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哈利觉得他可能要怯场了。

哈利马上把这种感觉压了下去。如果他还想在魔法英国生活的话,实际上,如果他这辈子想做些有意思的事的话,就必须习惯房间里的所有人都盯着他。他在脸上摆出一个自信的假笑,抬起脚来向前走去-

“哈利·波特!”不知道是弗雷德还是乔治·韦斯莱的声音最先喊道,然后“哈利·波特!”另一个韦斯莱的双胞胎喊道,过了一会儿,整个格兰芬多的人都开始欢呼,不久之后,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的一大部分人也加入了。

“哈利·波特!哈利·波特!哈利·波特!”

哈利·波特向前走去。走得太慢了,他在开始以后才意识到,但是现在已经没办法调整步伐了,不然太尴尬了。

“哈利·波特!哈利·波特!哈利·波特!”

米勒娃·麦格转头去看她身后的教师桌,其实她对会看到什么已经很清楚了。

特里劳妮使劲地扇着扇子,菲力乌斯好奇地看着,海格在跟着鼓掌,斯普劳特表情严厉,维克多和辛妮斯塔有些迷惑,奇洛在目光空洞地发呆。阿布思依然慈祥地笑着。西弗勒斯·斯内普用力捏着他的空银杯,指关节都发白了,银杯在他的手里正慢慢地变形。

哈利·波特满面笑容,一边转头向两边的学生鞠躬致意,一边以一种庄严的步伐走过四个学院的桌子,像一个王子在继承他的城堡。

“把我们从更多的黑魔王手里救出来吧!”韦斯莱双胞胎中的一个喊道,另一个接着喊道,“特别是身为教授的黑魔王!”除了斯莱特林那一桌,大家都哄堂大笑。

米勒娃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细线。她等一下要和这两个韦斯莱的惹祸精谈话,谈谈刚才那句话的后半部分。如果他们以为是学期的第一天,格兰芬多没分可扣,她就拿他们没办法的话,他们就想错了。如果他们不怕劳动服务,她就想别的办法。

然后她忽然恐怖地吸了口气,往西弗勒斯的方向看去,他当然应该想得到波特这孩子根本不知道他们说的是谁吧-

西弗勒斯的脸上先是狂怒,然后换上了愉快的无所谓的表情。他的唇边浮现出一丝若隐若现的微笑。他的目光看的不是格兰芬多那一桌,而是哈利·波特,手里还捏着银杯的皱巴巴的残骸。

哈利·波特带着不变的笑容向前走,心里感到很温暖,同时又有点难受。

他们在为他一岁的时候做的事欢呼。一件他实际上没有完成的事。在某个地方,以某种方式,黑魔王仍然活着。如果他们知道这一点的话,还会欢呼得这么热烈吗?

可是黑魔王的力量曾经失败过一次。

哈利会再次保护他们的。如果真有这么个预言,而且预言里这么说的话。嗯,实际上不管那个见鬼的预言说了什么他都会保护他们。

所有这些相信他,为他欢呼的人-哈利不能忍受让他们失望。他不要像其他的神童那样在短暂地闪耀过后就湮灭了。他不要令人失望。他一定要配得起这个光明的象征的荣誉,管它这个荣誉是怎么来的。他绝对要,一定要,无论要花多久,哪怕死也好,也要达到他们的期望。然后继续努力,超越他们的期望,让大家回头看的时候,想不通为什么当初对他只有那么低的一点要求。

“哈利·波特!哈利·波特!哈利·波特!”

哈利走完最后的几步,到了分院帽子面前。他向格兰芬多那一桌的混乱联盟鞠了一躬,然后转过身,向大厅的另外一侧鞠躬,等着掌声和笑声渐渐平息。

(在内心深处,他有些好奇,想知道分院帽子是不是具有真正的自我意识,也就是说,能意识到自己具有意识这件事。如果是的话,它是否满足于每年只有一天能和十一岁的孩子们说说话这样的状态。它的歌似乎暗示了这一点:哦,我是分院帽子我没问题,我一睡就是一年,只工作一天…)

当大厅里重新安静下来的时候,哈利坐到凳子上,小心地把这件有八百年历史,承载着失传的魔法的精神系魔法宝物放在头上。

他拼命地想:先别给我分院呀!我有问题想问你!我被施展过一忘皆空的法术吗?你给小时候的黑魔王分过院吗,能不能告诉我他的弱点是什么?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的魔杖和黑魔王的魔杖是兄弟吗?我的伤口上是不是依附着黑魔王的鬼魂,所以我才会有时候控制不住怒气?这些是最重要的问题,不过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可不可以告诉我怎样才能重新找到当年制造了你的失传的魔法?

在哈利的安静的灵魂深处,之前一直只有一个声音的地方,现在出现了第二个陌生的声音,听起来显得相当忧虑:

“哦,我的天。还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

————————————————————————–

[1]原文是"All your base are belong to J.K.Rowling", 其中“All your base ar belong to…" 是一个文法有误的句子,最初出现在日本游戏《零翼战机》的英文版本中,后来在网络上广泛传播,成了著名的网络用语:http://zh.wikipedia.org/wiki/All_your_base_are_belong_to_us

[2]德德: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Dirdir

[3]帕皮贴尔:http://en.wikipedia.org/wiki/Pierson’s_Puppeteers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猩猩


2014-06-01 10:59:43 【瀚海干冰】 有点混乱

2014-07-05 18:02:31 【造夢機械】 这篇文的思考方法真是太有趣了!很好奇作者到底是怎样的人…

2014-07-21 20:03:47 【Arcturus】 【如果赫敏·格兰杰不去拉文克劳学院,拉文克劳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真的,我还在上小学时候读了这本书的第一部,然后十几年来一直在困惑没有赫敏的拉文克劳有什么意义。

2014-08-02 19:57:50 【祥瑞御兔(豆瓣)】 “without actually being Oriental”译成“除了缺少东方的血统以外”似乎没有完全传达出作者隐喻的含义。这里作者似乎想说的是邓布利多“除了不是真的来自东方”,与充满智慧与魔法的为基督降生献礼的三贤(麦琪,Magi,又译作“三博士”)无异。“a Wise Old Man”中的大写也应该是这个意思。

2014-08-26 07:43:06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回复【祥瑞御兔(豆瓣)】

谢谢指出!

Wise Old Man的定义在维基百科上找到了:
http://en.wikipedia.org/wiki/Wise_old_man,从定义上看,是小说里的一种典型人物,有如下特征: 

2014-08-26 07:43:32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1. 智慧,和蔼,如年老的慈父般的导师形象;

2. 多少有些“异国情调”,也就是说,来自于和学生不同的文化,国家,甚至于不同的时代;在极端的情况下甚至不一定是人(比如梅林)

3. 常常是巫师,也有时是隐士,会向主角/骑士解释他们的遭遇的意义

4. 在故事中,常常被杀或者必须离开一段时间,给主角独立成长的机会。

2014-08-26 07:43:40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和三贤(bibilical magi)的联系感觉不是特别明显?

Wise old man在中文里好像还没有约定俗成的翻译.. 不然可以沿用。:-)

另外同意“除了不是真的来自东方”更贴近原文,已修改,谢谢!

(王婆)

2014-12-25 11:45:40 【法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015-04-24 13:25:31 【一瓣山竹】 此时分院帽的内心是崩溃的233333333333

2015-05-03 03:11:30 【复姓煎饼双名果子】 。。。绝大多数中国人都记得三点一四一五九二六吧。。。祖冲之【是祖冲之吧?】就算到二六和二七之间。。。

2015-10-24 12:48:24 【vellavu】 话说这章标题可以修复吗?

2015-12-02 18:21:53 【银父布阵】 无处不伏笔,双胞胎真是……

2018-09-22 05:32:59 【zhang yun】 回复【复姓煎饼双名果子】 我记得是3.14159265

2019-05-16 03:23:23 【JC又跟人重名了】 分院帽:这个我没办法跟你解释因为我只是一顶帽子

2019-06-01 08:11:33 【路飞小妹妹】 赫敏能记住派的前一百位数,是因为教科书上只印了前一百位。太真实了

2019-08-23 20:54:51 【我回想,再回想】 为拉文克劳打call~~~

2019-12-25 12:03:52 【荒蕪沼澤】 !!斯内普是摄神取念到了哈利的思想

2020-01-25 14:07:41 【少校屋的MJH】 分院帽唱的那首歌是Monty Python的,原歌词大部分翻译如下: (前略) (Palin)哦,我是伐木工人我很棒, 我晚上睡觉白天忙! (合)他是伐木工人他很棒, 他晚上睡觉白天忙! (Palin)我砍大树,我吃午餐, 我抽空上茅房! 我周三去买东西, 吃黄油小司康! (合)他砍大树,他吃午餐, 他抽空上茅房! 他周三去买东西, 吃黄油小司康! 他是伐木工人他很棒, 他晚上睡觉白天忙! (Palin)我砍大树,我蹦蹦跳, 我野花书中藏! 我穿上女人衣服, 去酒吧到处逛! (合)他砍大树,他蹦蹦跳, 他野花书中藏! 他穿上女人衣服, 去酒吧到处逛? 他是伐木工人他很棒, 他晚上睡觉白天忙!

2020-01-25 14:07:59 【少校屋的MJH】 (接上条)(Palin)我砍大树,我踩高跟, 吊袜文胸穿上! 我总想做个妹子, 像我老爸一样! (合)他砍大树,他踩高跟, 吊袜文胸穿上??? (后略)

2020-02-09 22:30:00 【香草海盐冰激凌】 我记得一直是3.1415926535…不知道是不是错的

2020-03-29 07:44:03 【Lindsay今天开始自我放飞】 哈利戴上学院帽立刻化身十万个为什么

2020-04-01 05:47:32 【Not a Dalek】 小哈問得很有道理哈哈哈

2020-04-04 15:03:08 【Dulcinea】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分院帽???

2020-05-18 15:07:25 【馒头】 赫敏这时候快12岁了吧?我那时候才记住60多位π来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