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时间压力[1],第一部分

祝各位六一快乐

授权和转载须知

一九九二年四月十六日。
下午十二点零七分。
午餐时间。

哈利杀气腾腾地走向几乎没人的格兰芬多长桌,一眼看出今天的午饭是布林和茹泊肉丸[2],餐桌话题也被哈利一耳朵听穿:是关于魁地奇的;这种听觉环境比锈链锯发出的噪音差点儿,但总比拉文克劳长桌上关于赫敏的连篇鬼话强。格兰芬多学院至少对德拉科·马尔福少些同情,出于政治动机也更希望大家就干脆忘掉某些不幸事实得了;即使这算不得闭嘴的好理由,至少他们没议论。迪安、西莫和拉文德都去度假了,但好歹还有人留下……

“刚才主宾席上怎么乱成一团?”哈利问韦斯莱双胞胎·意识集合体,一边动手给自己盛菜,“我进来的时候他们好像才快搞定。”

“我们深受爱戴,却笨手笨脚的特里劳妮教授——”

“貌似脑子一滑,就把一整盆汤泼到了自己身上——”

“更别提海格先生也跟着遭了殃。”

一望可知,教工席上,占卜教授确实在疯狂挥舞魔杖,混血巨人擦着自己的衣服。其他人好像不怎么注意,就算是麦格教授也没有。弗立维教授一如往常地站在椅子上,校长似乎又缺席了(他大半个假期都不在),斯普劳特、辛尼斯塔和维克多教授也一如往常地聚在一起吃饭,还有——

“你们知道不,”哈利说,转头望向天花板上湛蓝天空的幻象,“这事有时候还是让我毛骨悚然。”

“啥事?”弗雷德或乔治说。

强大又神秘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正在“休憩”,或者或者正进入了那种天知道什么不对劲的状态,他的双手正笨拙犹豫地试图抓住盘子里一只像是在躲着他的鸡腿。

“呃,没什么。”哈利说,“我还不大习惯霍格沃茨呢。”

哈利在适度的沉默中继续吃,韦斯莱们则讨论着一种影响神智的奇特物质,其名为查德里火炮队。

“你脑子里转着什么深邃神秘的念头啊?”离他很近的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短发女巫说,“我的意思是,我只是好奇。顺带一提,我叫布莉安妮。”她带着某种表情凝视着他,这表情属于哈利在长大点儿前坚决不想理会的那一类表情。

“嗯,”哈利说,“你知道那些极其简单的人工智能程序吧,比如ELIZA[3]?编程设计让它们能用词汇组织合乎文法的英语句子,但它们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用词都是什么意思。”

“当然啦,”女巫说,“我箱子里就存着一打呢。”

“啊,我十分确定我对女孩的理解大概就在那个水平上。”

突然一片安静。

哈利用了几秒才意识到,不,整个礼堂里的人盯着的不是他自己,于是哈利转头一看。

踉踉跄跄进了大礼堂的人影似乎是费尔奇先生,霍格沃茨象征性的维护走廊纪律的员工。他和他捕猎成性的猫,洛丽丝夫人,有时会和哈利遇上,碰面的频率不高,而且随机;通常哈利都穿着他史诗级别的死亡圣器悄无声息地飘然而过。(哈利曾咨询过韦斯莱双胞胎,想在这么一个招人惦记的目标身上玩恶作剧。随之弗雷德或乔治便悄悄指出,大家从没看见费尔奇先生用过魔杖;考虑到那么多咒语都对管理员的职务很有用,这事可真奇怪。这也让你深思:邓布利多为什么要给这人在霍格沃茨安排个工作?于是哈利闭了嘴。)

眼下,费尔奇先生褐色的衣服混乱不整,浸透汗水,他的肩膀在呼吸间明显地起伏,他形影不离的猫不见了。

“有巨怪——”费尔奇先生喘着粗气喊道,“在地牢里——”

——————————————————————————

主宾席上,米勒娃·麦格刷地一下站起来,带倒了身后的椅子。

“阿格斯!”她叫道,“你出什么事了?”

阿格斯·费尔奇从巨门踉跄进入,他的上半身满是血红色条痕和斑点,就好像有人把牛排酱泼了他一脸。 “巨怪——灰色的——比我高一倍——它——它——” 阿格斯·费尔奇手捂着脸,“它吃了洛丽丝夫人——一口就把她吃掉了——”

米勒娃的另一个自我猛地一阵惊愕,她不怎么喜欢那只猫,但她们俩毕竟都是猫科动物。

骚动开始在大礼堂蔓延。西弗勒斯从教工席上起身,不知怎么回事,居然成功地避免了引起注意。他一个字也没说,就大步走出了巨门。

当然了,米勒娃想道,四层走廊——这可能是个调虎离山计——

她心中暗自将这类任务托付给了西弗勒斯,拔出魔杖,高高举起,发射了五簇紫色的火焰,伴随着尖利的噼啪生。

除了阿格斯破碎的抽泣,只剩下一片惊呆了的静寂。

“看来霍格沃茨里有危险生物在逃。”她对教工席上的教工们宣布,“我请求你们来协助搜索。”接着她转向呆呆观望的学生们,提高了音量,“级长们——立刻把你们学院的学生领回宿舍!”

格兰芬多长桌上,珀西·韦斯莱一跃而起。“跟我来!”他高声说,“一年级生,待在一起!不,你别——”然而此时其他级长也已经提高嗓音,新一轮嘈杂开始了。

此时一个清晰、冰凉的声音在突然爆发的一波噪音下响起。

“副校长女士。”

她转身。

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冷静地用餐巾擦着手,从教工桌旁站起。“我并无冒犯之意,”身份不明先生说,“但您确实不是战术专家,女士。在这种情形下,更明智的做法可能是——”

“我诚心道歉,教授,”麦格教授转身走向巨门,菲利乌斯和波莫娜已经起身跟上了她,鲁伯·海格这位混血巨人也站了起来,高高耸立在他们中间。时至今日,类似的经验麦格已经有了太多次,“悲剧的经历教会我,在这种时候,不宜采纳任何现任防御术教授提供的建议。实际上,我认为我和你一同去找巨怪更为明智,这样,假如这段时间里发生什么异常情况,你就不会被怀疑为肇事者了。”

防御术教授毫不迟疑,行云流水地走到格兰芬多长桌旁,手掌一拍,发出地板破碎塌陷一般的声响。

“格兰芬多院的米歇尔·摩根,品尼尼战队的二把手,”拍手声导致的安静中,防御术教授冷静地说,“请向你的院长提出建议。”

米歇尔·摩根站上她的长凳,开始说话;相比米勒娃记忆中她开学初的样子,个子娇小的女巫的语气自信了很多。“穿行在走廊里的学生会分散开来,无法被保护。所有学生应当留在礼堂里,聚集在大厅中央……不能被桌子围在中间,巨怪能够直接跃过桌子…学生四周应该安排七年级生来防御。只用军队里的人,其他人不管决斗多优秀都不能用,以防自己人互相之间误伤。”米歇尔犹豫了一下。“我很抱歉,海格先生,但是——参加搜寻对你而言不安全,你应当和学生一起留在后方。特里劳妮教授也不该独自面对巨怪,”米歇尔说这段时语调里的歉意少多了,“但如果她和奇洛教授组队,他俩则能形成一个可信、有效的战斗单位。我的分析就是这些,教授。”

“不错,鉴于这是临场答出的,”防御术教授评价道,“奖励你二十奇洛分。不过你仍然忽略了更简单的一点:家并不意味着安全,巨怪足够强壮,可以把肖像画从门框上扯下来——”

“够了。”米勒娃厉声说道,“谢谢你,摩根小姐。”她看向长桌边观望的人群,“学生们,按她说的做。”她转头看回教工席,“特里劳妮教授,你来陪同防御术教授——”

“啊,”西比尔结结巴巴地说道;过浓的妆容和乱糟糟的披肩遮掩下,这女人脸色苍白,“我恐怕——我今天不太舒服——真的,我感觉相当虚弱——”

“你不需要和巨怪战斗。”米勒娃尖锐地说;一如往常,应付这女人总令她很不耐烦,“就跟好了防御术教授,一秒也别让他离开你的视线。你必须能在事后作证自己一直和他呆在一块儿。”她转向鲁伯,“鲁伯,我留你在这儿管控局面。保证好他们的安全。”体型巨大的男人听见这话挺直了脊背,失落的表情一扫而空,骄傲地向她点点头。

接着,米勒娃看向学生们,提高了音量:“任何走出礼堂的人,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都会被开除。这一点毫无疑问。没得商量。明白了吗?”
被她目光正对上的韦斯莱双胞胎恭敬地点头。

她没再多说一个字,转身走向礼堂门口。其他教授跟在她身后。

房间远端,一只钟挂在墙上,无人注意。钟表显示的时间为:下午12点14分。

————————————————————————

……而他依然没意识到。

嘀嗒。

哈利眯起眼睛盯着教授们消失之处,心里琢磨着到底正在发生什么事,这情况又意味着什么,同时学生们聚集成更易保护的一群,大家挥动魔杖,把桌子悬浮到不碍事的地方,而哈利依然没意识到。

嘀嗒。

“难道教授们不该全都两两结队吗?”一个高年级格兰芬多说;哈利不知道这人叫什么,“我是说——搜寻会慢一些,但我觉得会更安全——”

嘀嗒。

有人提高音量回答了这个问题,但哈利没听进去多少,只听见回答的大意是尽管山怪魔法抗性很强,极其强壮,还有再生能力,但它们声响太大了,所以如果霍格沃茨教授听见它们靠近,不难把它们用瓦蒂姆之牢不可破[4]什么什么的裹起来。

嘀嗒。

而哈利依然没意识到。

嘀嗒。

人群发出的噪音压低了。大家互相悄声交谈,一边还瞅着四周,仔细听着有没有门被撞开的轰隆声,有没有愤怒的咆哮声。

嘀嗒。

有的学生低声细语,猜想着防御术教授偷偷运进一只巨怪有何居心,调虎离山计被麦格教授识破是不是让他生了气,这个调虎离山计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

嘀嗒。

而哈利依然没有想到。他一直没想起来,直到所有学生——大概一百人——都已经站到一起;七年级学生表情凝重而自豪,魔杖指向外边,保护着低年级学生群。有人建议数数人头;另外一个人讽刺地回道,这建议放在平时可能有道理,可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去度春假了,没人知道房间里本该有多少学生,更别提知道有没有人不见了。

嘀嗒。

这时哈利才开始想赫敏跑哪儿去了。

嘀嗒。

哈利看向拉文克劳聚集的地方。他看不到赫敏,但大家都挤在一起,以至于你不能指望在高年级的人群中寻见小一些的学生。

嘀嗒。

然后哈利看向赫奇帕奇,试着找出纳威。尽管纳威站在一个比他高得多的学生身后,哈利的视觉处理系统几乎立刻就成功发现了他。赫敏也没跟赫奇帕奇在一起,至少哈利在赫奇帕奇群里找不到她——而她肯定不是和斯莱特林在一块——

嘀嗒。

哈利挤过密集的人堆,避开或绕过年龄更大的学生,有一次干脆从人家腿下钻了过去,直到他站进拉文克劳群,确切无疑地证实了:不,赫敏真的不在这里。

嘀嗒。

“赫敏·格兰杰!”哈利大声说,“你在吗?”

没人回答。

嘀嗒。

他脑海深处的什么地方升起一阵恐惧,而他大脑的其他部分正在决定要恐慌到什么程度。哈利对第一节防御术课的记忆已经非常遥远模糊,但他隐约记得课上提到,巨怪能够捕食形单影只、未加防备的猎物。

嘀嗒。

另一条思路疯狂地检索着各种未成熟的想法;他到底该怎么办?还没到下午三点,所以他没法用时间转换器回到这一个当下。就算他能悄悄溜出屋子——肯定有办法偷偷穿上隐形衣,试着用点什么引开注意力——他也对赫敏在哪一无所知,而霍格沃茨太大了。

嘀嗒。

另一部分思维试图给可能性建立模型。根据其他学生的说法,巨怪不是悄无声息的掠食者,巨怪声音大得很——

赫敏不知道那声音来自一只巨怪,所以她会去看看声源是什么。她是个英雄,不是吗?

——但赫敏的小包里装着一件隐形衣和一把扫帚。之前,哈利坚持要赫敏与纳威都拿到这些东西,麦格教授也告诉他东西已经给他们了。这应该足够让赫敏成功逃生,即使她飞得很笨拙。她只需要到一块房顶上;今天天气晴朗,阳光好像对巨怪不利,哈利记得这一点,因此赫敏肯定记得清清楚楚。想必即便赫敏想再次证明自己的能力,她也不至于傻到攻击一只山怪。
嘀嗒。

她肯定不会的。

嘀嗒。

那绝不是她会干的事。

嘀嗒。

然后哈利突然想到,有人在不久前试图用记忆咒诬陷赫敏·格兰杰谋杀。这人在霍格沃茨里干成了这件事,却没触发任何警报。这人本来安排德拉科慢慢死掉,慢到霍格沃茨结界六个小时都没有报警,这样就没人能用时间转换器查出真相了。而不管是谁聪明到能把一只巨怪偷渡过古老的霍格沃茨结界还没招来校长的注意,这个人一定也足够聪明,也会采取那个显而易见的措施:给赫敏的魔法物品施上恶咒……

嘀嗒。

他头脑的一部分感觉到缓缓上升的恐慌;视角变换,如同内克尔立方体[5]转了方向:自己之前究竟在想什么,因为赫敏与纳威拿到了几个一文不值的愚蠢小玩意,就让他们留在霍格沃茨——那些小东西无论如何也挡不住想杀掉他们的人。

嘀嗒。

他头脑的另一部分在进行抵抗:那个可能性并不确定,很复杂,并且发生概率很可能低于百分之五十。容易想见这样的情形:他在所有人面前惊惧失态,接着赫敏就从礼堂外的洗手间回来了;又或者是巨怪最后根本没接近赫敏……就好像“狼来了”的故事一样,下一次,如果她真有了麻烦,没人会再相信他;发出假警报会耗尽他的信誉,而今后他为了其他事情还会需要它们……

嘀嗒。

哈利意识到这是“担心丢面子”模式的表现——正是它让大部分人在不确定情况下什么事都不敢做——并且把它狠狠压了下去。尽管如此,他也感觉这真是奇怪:需要那么大的意志力才能下定决心在所有人面前喊出声来;如果只是他没在人群里看见赫敏,而不是赫敏真的不见了的话,事情会非常尴尬……

嘀嗒。

哈利深吸一口气,尽可能大声地喊道:“赫敏·格兰杰!你在吗?”

学生们都转头看向他。接着有些人环视自己的身侧。一些对话中止了;屋里的噪音减弱下去。

“有谁看见过赫敏·格兰杰吗,在——在今天大概十点半之后?有谁知道她可能在哪里吗?”

背景噪音更小了。

没有人提高音量冲他喊话,尤其没人喊道:别担心,哈利,我就在这。

“哦,梅林啊。”附近的什么人叹道,然后背景噪音就又开始了,话音里多了激动的新语调。

哈利盯着自己的手,屏蔽掉吵人的废话,试着想一想,想一想,想一想——

嘀嗒。

嘀嗒。

嘀嗒。

苏珊·伯恩斯和一个拿着破旧魔杖的红发男孩在人群里推开一条路,同时挤到了哈利身旁。

“我们得找个办法通知教授们——”

“我们得找到她——”

“找到她?”苏珊转身厉声反驳他,“我们可怎么做到这事呢,韦斯莱上尉?”

“我们这就去找她!”罗恩·韦斯莱厉声回道。

“你疯了吗?已经有教授到走廊里搜索了,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们碰上格兰杰将军的机会更大?只不过我们会被巨怪吃掉!然后还会被开除!”

有时候听听糟糕的主意,对比之下,正确的主意就会变得显而易见。这挺奇怪。

“好了!大家听着!”

人们转头看他。

“安静!大家都闭嘴!”

哈利喊完后嗓子都疼,但大家的注意力转向了他。

“我有一把飞天扫帚,”哈利尽可能大声地说,忍着喉咙痛。因为想到了阿兹卡班那把只能乘坐两人的扫帚带来的麻烦,他在指定装备时要了一把能坐三个人的扫帚。“我需要一个参加军队的七年级生和我一起去。我们要尽快飞遍走廊,找到赫敏·格兰杰,接上她,然后立刻回来。谁愿意跟我走?”

礼堂内顿时一片寂静。

——————————————————————

学生们不安地对视着。年龄小的学生期待地看向高年级生,而高年级生则看向防守外围的学生。防御的学生大多直视前方,举着魔杖,以防巨怪恰好选在这时破墙而入。

没有人动。

没人出声。

哈利·波特再次开口:“我们不用和巨怪战斗。如果我们看见它,我们只需要飞走,它也绝对追不上我们的扫帚。我会负责跟校方协调。拜托了。”

所有人继续看着其他人。

——————————————————————

哈利盯着沉默的人群——十几个七年级生都坚定地看向人群之外——他感觉寒意涌上心头。意识深处的某个地方,奇洛教授嘲讽地大笑,笑他怎么会以为普通傻瓜在没有魔杖指着脑袋的情况下也会自愿做点有用的事……

嘀嗒。

对于旁观者冷漠效应[2],标准对策是向单独一个人集中火力。“好吧,”哈利说,努力保持大难不死的男孩那不容置疑的命令语气,“摩根小姐,现在跟我来。我们没时间可浪费了。”

被他点名的女巫之前一直在防御圈边界坚定地向外注视,现在她转过头来,有一秒钟惊恐失色,然后变成了面无表情。

“女副校长命令我们都待在这里,波特先生。” 

哈利费了些力气才松开紧咬的牙关,“奇洛教授没这么说,你也没有。麦格教授不是战术家,她没想到要查查有没有学生不见了,而且她还以为让学生从走廊疏散是个好主意。但有人指出麦格教授的错误时,她能明白的,你也看见她听取了你和奇洛教授的话;我确信她不会想要我们忽略赫敏·格兰杰正在外面,独自一人的事实——”

嘀嗒。

“我觉得教授会说她不希望有更多学生到处乱逛。教授说如果离开大厅,不管有什么原因,都会被开除。可能你不用担心被开除,就因为你是大难不死的男孩,但我们其他人都得担心!”

嘀嗒。

脑海深处的什么地方,奇洛教授正在笑他。正常人有绝好的借口袖手旁观时,他居然指望他们在战略不完全清晰,个人没有背负明确的责任的情况下行动……“一个学生命在旦夕,”哈利声音平稳地说,“就是现在,她可能正和巨怪搏斗。出于好奇问一句,这对你没有任何意义吗?”

嘀嗒。

摩根小姐的脸扭曲了。“你——你是大难不死的男孩!如果你想帮她,就自己跑出去打个响指好了!”

嘀嗒。

哈利几乎意识不到自己在说什么了:“那只是小聪明和说大话,真实生活里我没有那种力量,一个年轻女孩正需要你的帮助你到底是不是个格兰芬多?”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摩根小姐喊道,“这里又不是我负责!负责的是海格先生!”

尴尬的寂静在整个房间里蔓延开来。

哈利转身仰视高耸在学生群之上的魁梧的混血巨人,而其他人的脑袋不约而同地转向他。

“海格先生,”哈利说,尽量保持住命令的语气,“你需要授权这次行动,现在就做。”

鲁伯·海格看起来进退两难,但是他的大脑袋被未修剪的胡子和卷发包围着,很难判断他的表情;只有他的眼睛看起来有生气,陷在那么多毛发中。“呃……”半巨人说,“俺可得保证恁们大家安全——”

“好极了,那我们能不能也保证赫敏·格兰杰的安全?你知道,就是那个被诬陷谋杀、需要有人去帮她的无辜学生?”

哈利这么说时,混血巨人惊跳了一下。

哈利盯着这个身形巨大的人,绝望地盼望着他明白这个暗示,希望这些话没有向其他人泄露天机——他不可能只有肌肉,詹姆和莉莉跟他做朋友应该不只是出于怜悯——

“被诬陷?”从斯莱特林聚集区附近的什么地方,有人叫道,“哈,你还在坚持这么讲?如果她被吃了也是活该。”

有人大笑,同时也有人气愤地喊出声来。

混血巨人的表情坚定起来,“恁待在这儿,小家伙,”海格先生声音隆隆作响,虽然他可能本想说得语调温和,“俺自己去找她。说实话,巨怪可能会有那么点难搞——恁得抓着一只脚踝把它拎起来,还得拎对头了,要不然它就会把恁齐齐撕成两半——”

“你能骑扫帚吗,海格先生?”

“呃——”鲁伯·海格皱皱眉,“不能。”

“那你就不能足够迅速地进行搜索。六年级生!召唤所有的六年级生!有没有六年级生不是百无一用的懦夫?”

寂静。

“五年级生?海格先生,告诉他们你授权他们跟我走,来保证我的安全!妈的,我在试图做明智的事呢!”

混血巨人绞着手,表情痛苦,“呃——我——”

哈利心里有什么断掉了,他开始大步直奔厅门,一路推开所有没给他让路的人,仿佛他们是泥塑木雕一般?。(他没有跑,因为跑起来相当于邀请别人阻止你。)脑中什么地方,他是在穿过一个满是机械傀儡的空房间,刚才他是被傀儡嘴唇移动的毫无意义的噪音分散了注意力——

一个巨大的人形挡在了他的去路上。

哈利仰头看去。

“俺不能让你这么干,哈利·波特,尤其是恁。城堡里正在发生奇怪的事,有人可能想害格兰杰小姐——或者他们是想害恁。”鲁伯·海格声音遗憾但坚定,他的巨手像叉车叉子一样垂在身侧,“我不能让你出去,哈利·波特。”

“昏昏倒地!”

红色光束砸上海格脑袋一边,令身形庞大的男人惊跳起来。他的头一下转过来:像他的头这么大的东西根本不该移动这么快。他冲年轻的苏珊·伯恩斯大喊:“恁以为恁在干啥!” 

“对不起!”她尖声叫道,“火焰熊熊!滑道平平!”

巨大的人正忙着用手拍灭胡子上的火苗,没来得及防止自己摔倒在地;但此时这事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哈利已经越过了他——

纳威·隆巴顿跨步挡在他面前,神态绝望但坚定,赫奇帕奇男孩手中的魔杖已经扬起。

哈利的手纯条件反射地拿起魔杖,在纳威向他施咒之前,他勉强设法制止了自己,盯着他的上尉,仿佛世界发了疯一样。

“哈利!”纳威吼道,“哈利,海格先生是对的,你不能去,这可能是个陷阱,他们的目标可能是你——”

纳威浑身肌肉僵住了,他失去平衡,僵硬地摔倒在地。

脸色苍白的罗恩·韦斯莱从纳威身后跨出,举着他自己的魔杖说,“走。”

“罗恩,你个疯子,你在干什么——”远处一个依稀可辨的声音说道,似乎是克利尔沃特小姐的男朋友,但哈利已经冲向了大门,无暇后顾,即便罗恩和苏珊念咒的声音再次扬起。一声愤怒的巨吼传来,一些他不认识的声音咆哮起来。

于是哈利穿过了门,手伸进莫克袋,口中说道“飞天扫帚”,在他身后,巨大的门再次关上了。

那柄长长的、能坐三人的飞天扫帚及其镫具开始从莫克袋里伸出的同时,哈利继续跑过门廊,一边在大脑里反复用脏话骂人,一边想着试图做明智的事就是这种下场,一边试图找到一个搜寻方案来覆盖赫敏所有可能的去处。图书馆在四楼,几乎在城堡的另一侧……哈利把扫帚握在手中时,他快到了巨大的大理石台阶,“起!”,他起飞了,加速冲向三楼——

“嘎!”哈利尖叫道,他的扫帚勉强在空中打了个旋,以便不会刺穿潜伏在台阶顶的人影之一。勉力阻止自己从扫帚上掉下来的一瞬惊险无比,他得做出那些扭转动作,不至于让他从镫具上掉下来,尽管太接近地面,而且根本没空间移动,然后——

“弗雷德?乔治?”

“我们想不出怎么找到她!”韦斯莱双胞胎中的一个脱口而出,苦恼地绞着手。“我们偷偷溜出来,因为我们觉得能找到格兰杰小姐——肯定有个快捷的途径在霍格沃茨城堡里找人,我俩都很确定——但我们想不出是什么!”
哈利盯着他们俩,以悬停着倒挂在扫帚上的角度——他的铤而走险为他招致的姿势——完全是条件反射地说道,“好吧,为什么你们那么确信能找到她?”

“我们不知道!”韦斯莱双胞胎中的另一个叫道。

“你们以前在霍格沃茨成功地找到过什么人吗?”

“是的!我们——”正说着的韦斯莱双胞胎突然闭上嘴,两位红发男孩移开视线,一脸空白地盯着远处。

一声雷鸣般的巨响,与此同时,两扇巨型的门被某个非常,非常强壮的人推开。

哈利在空中翻了个身,为韦斯莱兄弟腾出两个扫帚上的空位,他什么也没说,如果并不必要的话,他们没有理由暴露自己所在的位置。韦斯莱双胞胎爬上镫具时,时间过得如此漫长,哈利的心脏咚咚直跳,尽管根据他的心算,海格先生,大概连台阶底都来不及赶到。然后他们三个猛力加速,向着最近的走廊飞去,下方的石头地板变得模糊,墙体似乎在他们经过时发出清晰可闻的呼啸(尽管那只不过是穿过他们耳侧的风);哈利在下一个拐角处才想起自己骑的是一把加长版三座款扫帚,差点来不及减速。

现在扫帚上的位置满了,但话说如果他们真找到了赫敏——哈利可以穿上隐形衣,那样他就能在巨怪眼皮底下藏起来,给赫敏腾出一个空位——

哈利在一道突然出现的拱门把他脑袋削下来之前,猛地低头躲开。

“我们找到过杰西!”韦斯莱双胞胎坐在哈利身后说。“我知道我们找到过!那时我们得通知他费尔奇正在逮他!”

“怎么做到的?”哈利问,他大脑的绝大部分都在专注于不让他们死于可怕的空难。安全起见他本应减速,但他内心越来越不安,一股无来由的恐惧。他不能减速,一旦他减速,可怕的事情就会发生……

“我们——”坐在扫帚最后的韦斯来双胞胎说,“我们不记得了!”

在另一个急转弯的速度,哈利估算,大致接近0.3%的光速,他们穿过一条形状扭曲的走廊,哈利平时从大厅到图书馆一直是走这条路,只是如果你骑扫帚的话,它不是最短路径,他本应选那条又长又直的西走廊的——
他脑中不掌控驾驶的那部分意识到了真相。“有人篡改了你们的记忆!”哈利吼道,他在扭曲的走廊里全速穿行,速度太快,以至于坐在扫帚尾的韦斯莱不时会轻微地撞到墙,因为哈利的飞行技巧不适应这个长度的扫帚。

“什么?”弗雷德和乔治叫道。

“植入赫敏记忆的那个人,无论他是谁,也扰乱了你们的记忆!”或许是个一忘皆空咒,或许是个植入不太成功的假记忆,可眼下哈利无暇思考——
扫帚转过弯,在一个螺旋状的楼梯处直线爬升,他们仨都紧紧贴着扫帚,这样他们就能穿过天花板上的开口,进入四楼的地板,然后他们站在了图书馆前,飞天扫帚减速,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声响停了下来,尽管根本没有能使它产生刹车摩擦的物体存在。哈利快速瞥了一眼韦斯莱兄弟,让他们待在原地,同时他爬下扫帚,推开图书馆大门,控制着自己的呼吸,把脑袋伸了进去。

赫敏·格兰杰不在。

平斯夫人正在桌旁吃三明治,抬起头怒目而视。“图书馆不开!”

“您看到过赫敏·格兰杰吗?”哈利说。

“我说了图书馆不开,小子!午餐时间!”

“这非常重要。您看到过赫敏·格兰杰,或您知道她可能会在哪儿吗?”

“没有,现在给我出去!”

“您知道紧急情况下迅速联络麦格教授的方法吗?”

“哈?”图书管理员吃惊地说。她从桌子后面站了起来。“怎么——”

“知道还是不知道。请马上作答。”

“啊——飞路——”

“她不在办公室,”哈利说,“您知道联系她的其他方法吗?知道还是不知道?”

“年轻人,我要求你——”

哈利在心里把这状况归类为“我又在跟NPC说话了”,他转身冲回他的扫帚。

“别走!”平斯夫人吼道,从门里冲了出来,但太晚了,哈利和韦斯莱兄弟已经重新起飞,从图书管理员的视线中消失不见。哈利心中的压力仍在增加,如同一只有形的手挤压着他的胸膛,他必须找到赫敏,他根本不知道赫敏还可能在哪里,除了拉文克劳高塔的女生宿舍,那里他也进不去。搜索整个霍格沃茨在数学上接近不可能,大概根本不存在进入所有房间至少一次的连续飞行路径——为什么他没想到给赫敏,纳威和他争取一套傲罗用来传递信息的那种方便的小镜子——

他在发傻,这个认知击中了他的胃。他不需要镜子来传递信息,他从一月份起就不再需要镜子了。哈利减速,让扫帚在一道走廊的空中停下,他手中已经握好魔杖,保护赫敏·格兰杰的强烈意志如一轮燃烧着银色火焰的耀日升起,充斥着他的心灵,沿着他的手臂泉涌,他喊道:“呼神护卫!”

那炽烈洁白的人类形象宛若一颗新星骤然形成,韦斯莱双胞胎震惊地高呼出声。

“告诉赫敏·格兰杰——霍格沃茨有巨怪在逃——它有可能在搜寻她——她需要去阳光直射的地方,立刻!”

银色的人形转过身,仿佛要出发离去,然后它消失了。

“梅林的内裤,”弗雷德或乔治轻声低语道。

银色的轮廓疾风般回归,那种奇怪的,在外人听起来是哈利本人的声音说道:“赫敏·格兰杰说,”耀眼人形的声音变尖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时间似乎断裂开来,所有的一切进行得如此之快,同时又如此之慢。哈利有股绝望的冲动要令扫帚加速,全速飞行,只是他不知道去哪儿——

“如果你知道她在哪里,”哈利冲炽烈的人形大叫,直视着它,尽管它如太阳般耀眼,“那么带我去找她!”

那团银色火焰动了,哈利加速紧随其后,如同一颗炮弹穿透空气,速度快得仿佛失去了理智,韦斯莱双胞胎在他身后尖叫,哈利没注意他身侧墙体呼啸而过的飕飕声响,也没注意他究竟飞得多快,他只是跟随着那团银色光芒,穿越走廊,飞爬阶梯,闪电般穿门而行——那些门是弗雷德或者乔治绝望地念着咒语打开的,这一切仍花得时间太长,窗户和画像飞驰而过,哈利内心深处的某个念头觉得,他正在糖浆中沉没。

飞天扫帚尖啸着拐过最后的转弯,韦斯莱兄弟之一被重重摔上墙壁,但是没游走球打得重,然后他们跟随明亮的守护神穿过天花板上的出口,飞驰得越来越高,穿过一层地板,瞬息之间又穿过另一层。

他的守护神在他们到达一个拥有开阔空间的地板那儿减速停下(哈利跟着紧急刹车),空间一直向外延伸,越过了天花板边沿,延伸至一个露天的阳台,铺着大理石瓷砖,朝向户外的天空——

——————————————————————

[1]关于标题:本文标题来自于科幻小说Deathkiller Trilogy的第二部:http://en.wikipedia.org/wiki/Mindkiller#Sequel_stories
[2] 布林和菇泊肉丸(breen and Roopo balls):某种类似瑞士肉丸的食物,来自《巴比伦五号》:http://babylon5.wikia.com/wiki/List_of_Food_and_Drinks#cite_note-w-2

[3]ELIZA: http://en.wikipedia.org/wiki/ELIZA

[4] 瓦蒂姆之牢不可破(Vadim’s Unbreakable):了解这个梗来历的读者望告知翻译组。
[5] 内克尔立方体(Necker cube):也称奈克方块,是一个由12条线组成的图像,是等大透视的角度绘画一个立方体,等长的平行线不论其远近,在图中会画成等长的平行线,其中没有任何关于立体的资讯。因此对于立方体的放置位置及观看角度会有模棱两可的诠释。http://zh.wikipedia.org/wiki/奈克方塊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Ravens,Arcturus

校对: 王婆的一千零一夜,LaNieve


2015-05-31 16:12:51 【左事】 😊看完满足睡觉

2015-05-31 16:15:07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回复【左事】 双更,有两章

2015-05-31 23:07:33 【左事】 儿童节礼物︿( ̄︶ ̄)︿早

2015-05-31 23:15:04 【岳不群】 真儿童节更新了….

2015-06-01 02:35:56 【潜水艇君】 回复【岳不群】 Thanks for idea 😉

2015-06-01 05:20:24 【D】 儿童节礼物!好棒!

2015-06-01 05:59:03 【Arcturus】 回复【岳不群】 本来想早两天,or晚两天……

2015-06-01 07:55:28 【瑞恩】 哈利波特和他的小伙伴们节日快乐~

2015-06-01 08:46:12 【岳不群】 回复【Arcturus】 但你最后还是这天更了….

2015-06-01 11:56:11 【雪猫_弥卓之门】 对Vadim’s Unbreakable的搜索指向两个方向,一个是暗黑3的法器,效果是缩短追随者技能50%冷却时间,感觉与上下文不符;另一个是俄罗斯历史上带领部族为自由而战的传奇人物,详见
http://en.wikipedia.org/wiki/Vadim_the_Bold

2015-06-01 22:19:17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回复【雪猫\_弥卓之门】 谢谢!

2015-06-01 23:45:36 【雪猫_弥卓之门】 回复【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_^

2015-06-02 08:05:55 【vellavu】 回复【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我还找到这幅画:
http://fineartamerica.com/featured/unbreakable-bond-vadim-levin.html (Vadim Levin的Unbreakable bond)

2015-06-04 22:05:29 【Shevaun】 ………老邓终于伸手黑了地图?

2015-06-30 13:47:20 【PhilipLam1995】 「图书馆理员」是 图书馆管理员 吧?

2015-07-13 06:09:54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回复【PhilipLam1995】 已编辑,谢谢指正!

2015-12-13 19:54:48 【银父布阵】 虽然这条时间线已经形同陌路了,但罗恩肯帮哈利一把依旧看得很感动

2016-11-23 09:18:31 【Mcats】 韦斯莱们是格兰芬多最后剩下的爷们儿了

2017-02-12 05:48:02 【我站在老树下吃糖】 好吧,罗恩,无论你在哪条线,你都算个爷们!我爱韦斯莱!

2018-08-28 05:03:32 【Ansur】 韦斯莱是我们的王——————

2018-12-29 09:24:19 【w】 回复【银父布阵】 这里显然罗恩是为了赫敏,不是为了哈利

2019-02-04 06:29:57 【Evijoker】 以为是在第4部以上,看到这里才发现剧情刚刚到达第一章高潮部分

2019-02-11 17:21:47 【玉槿年华】 罗恩!罗恩!弗雷德和乔治!弗雷德和乔治!韦斯莱!韦斯莱!

2019-12-20 06:56:07 【aabbdaabbd】 守护神应该没有找人的功能吧?   之前在 阿兹卡班的时候 哈利被 校长的凤凰守护神CALL 过

2020-06-01 11:21:50 【林止风】 回复【aabbdaabbd】 那个好像是因为哈利穿了隐身衣,所以凤凰迷惑了吧

2020-06-01 11:23:25 【林止风】 这章好酷啊,我一开始还以为罗恩会和哈利一起去呢,重组铁三角。话说老邓借走地图后不但没还还把俩孩子一忘皆空了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