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禁忌的取舍, 第一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赫敏·格兰杰,”科莫多傲罗用不带感情的平板语气说道,“我以谋杀德拉科·马尔福未遂的罪名逮捕你。”

这些字眼落进哈利的意识,将他的思绪砸得粉碎,碾成了上百块难以置信的碎片,肾上腺素的冲击和极度的困惑搅在一起,以至于——

“她——”哈利说道,“她——她不会——什么?”

傲罗们根本没理他。科莫多再次说话了,仍然是那种毫无感情的声音。“马尔福先生已经在圣芒戈医院苏醒,他指认是你,赫敏·格兰杰,攻击了他。他在喝下两滴吐真剂后重复了同样的证词。如果没有被及时发现和治疗,你对马尔福先生施展的血液冷却咒就会杀死他,我们必须假定你事先知道这个魔咒是致命的。因此我以谋杀未遂的严重罪名逮捕你。你会被带到魔法部的拘留所,在喝下三滴吐真剂之后接受讯问——”

“你们疯了吗?”哈利脱口而出,一推拉文克劳的桌子站了起来,只一瞬间的功夫,巴特纳鲁傲罗就用力按住了他的肩膀。哈利置之不理。“你们要逮捕的人是赫敏·格兰杰,拉文克劳最善良的女孩,她会辅导赫奇帕奇的同学写作业,她宁可死也不会杀害任何人——”

赫敏·格兰杰的脸皱起来了。“是我干的,”她悄声说道,“是我。”

又一块巨石落在哈利的思绪上,把脆弱的条理砸得粉碎,将理解的碎片碾成了尘土。

邓布利多的面容似乎在几秒之间老了几十岁。“为什么,格兰杰小姐?”邓布利多问道,他的声音也轻得几乎像在耳语,“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我,”赫敏答道,“我,我——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她似乎崩溃了,声音变成了完全的啜泣,只能听见断断续续的几个词,“我想我——杀了他——对不起——”

哈利应该说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的,应该从椅子上跳起来,把三个傲罗一起打昏,然后做出什么超级机智的下一步行动,然而他被粉碎了两次的思绪碎片无法输出任何方案。巴特纳鲁的手温和而坚决地把哈利按回座位,哈利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像被胶水粘住了,他试图拔出魔杖施展咒立停,但是魔杖在口袋里拔不出来,在越来越高,如同风暴般的抗议声中,三个傲罗和邓布利多押着赫敏走出了大厅,大门开始在他们身后合拢——一切都莫名其妙,荒谬到了极点,像被传送到了一个平行世界,哈利的大脑闪回到莫名其妙的另一天,在绝望中终于灵光一闪,明白过来韦斯莱双胞胎对丽塔·斯基特做了什么,他的声音变成了尖叫,“赫敏不是你干的你被植入了假记忆!”

然而门已经关上了。

—————————————————————–

米勒娃无法让自己静下来,她在校长办公室里来来回回地踱着步,下意识地等着西弗勒斯或者哈利叫她安静点坐下,但是魔药学教授和大难不死的男孩似乎都没有在意她,而是紧盯着刚从飞路网里出现的阿不思·邓布利多。背景里有一些声音,但是没有人注意。西弗勒斯坐在校长桌旁的一把小软椅上,看上去像平常一样不动声色。年老的巫师令人生畏地笔直站在仍在燃烧的壁炉边,黑色的袍子仿佛没有星星的夜晚,辐射着力量和悲哀。她的脑中全是极度的困惑和恐惧。哈利·波特坐在一张木凳子上,手指紧抓着座位,狂怒的眼睛如同寒冰。

早上六点三十三分,奎里纳斯·奇洛用飞路网将德拉科·马尔福从办公室送到圣芒戈医院紧急就诊。奇洛教授在霍格沃茨的奖品陈列室里发现了马尔福先生,已经濒临死亡,血液冷却咒的持续作用令他的体温一直在缓慢下降。奇洛教授立刻驱散了这个法术,施展魔咒将马尔福先生的状态稳定下来,通过悬浮咒把他带回办公室,又用飞路网将他送到圣芒戈医院进行进一步治疗。接下来,奇洛教授通知了校长,简短地陈述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就从飞路网离开了——在接到圣芒戈医院的通知之后,傲罗们要求他过去接受讯问。

使用血液冷却咒的动机显然是缓慢地杀死德拉科·马尔福,从而不会触发霍格沃茨的结界(霍格沃茨的结界只会检测突然受伤的情况)。在讯问的过程中,奇洛教授告诉傲罗,在一月份,就在马尔福先生从圣诞假期返校不久之后,他对马尔福先生施展了好几个跟踪咒语。奇洛教授这么做是因为他得知某人有伤害马尔福先生的动机。奇洛教授拒绝说出这个人的名字。奇洛教授的跟踪咒语会在马尔福先生的健康降低到一个绝对水平时触发,而不是在突然改变时触发,因此奇洛教授在马尔福先生死亡之前得到了警告。

两滴吐真剂,足够令马尔福先生在证词中不致有所保留或粉饰,证明马尔福先生曾向赫敏·格兰杰提出决斗——这种行为符合贵族法律,但不符合霍格沃茨的校规。马尔福先生在决斗中胜利了,然而在他离开的时候,格兰杰小姐从背后用昏迷咒打中了他。之后马尔福先生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三滴吐真剂,强制她主动说出所有相关的信息,令赫敏·格兰杰供认她确实从背后击昏了德拉科·马尔福;然后出于一阵愤怒,对他施展了血液冷却咒,故意让他的死亡缓慢到足以躲过霍格沃茨警报系统的检测——她从《霍格沃茨:一段历史》里读到了警报系统的这个特性。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她感到万分惊骇,但是她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因为她确信德拉科·马尔福已经死了——如果他自身的魔法没有抗拒血液冷却咒的话,那么七小时后他肯定已经死了。

“她的审讯,”阿不思·邓布利多说道,“定在明天中午。”

“什么?”哈利·波特脱口而出。大难不死的男孩没有从凳子上站起来,但是米勒娃看到他的手指紧紧捏着身下的木凳,指节都泛白了。“这简直疯了!警方的调查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完成——”

魔药学教授提高了声音。“这里不是麻瓜英国,波特先生!”西弗勒斯的脸和平常一样面无表情,但是语气非常辛辣尖锐,“傲罗得到了吐真剂下的指控和吐真剂下的认罪。对他们来说,调查已经结束了。”

“不完全如此,”就在哈利似乎要爆发的那一刻,邓布利多说道,“我对阿米莉亚坚持说,这件事要尽可能仔细调查。遗憾的是,这次倒霉的决斗发生在午夜——”

“假定的决斗,”哈利尖锐地指出。

“这次假定的决斗发生在午夜——是的,你说得很对,哈利——而这已经超出了任何时间转换器的范围——”

“同样只是假定,”大难不死的男孩冷冷地说道,“而且相当可疑,因为所谓的嫌疑人根本不知道时间转换器的存在。我希望马上把一个隐身的傲罗送回尽可能早的过去,去观察——”

邓布利多低下头。“我亲自去过了,哈利,我刚一听说就去了。但是等我到了奖品陈列室的时候,马尔福先生已经失去了意识,格兰杰小姐已经走了——”

“不,”哈利·波特说道,“你来到奖品陈列室,看见德拉科失去了意识。这就是你观察到的一切,校长。你没有观察到赫敏在那里,也没有看见她离开。让我们把事实和推断区分开来。”男孩将头转向了她,“夺魂咒,一忘皆空,假记忆术,摄神取念。麦格教授,我有没有漏掉什么其他能够影响大脑的法术,有可能让赫敏做出这种事,或者令她以为自己做过?”

“混淆咒,”她答道。黑魔法从来都不是她的研究方向,但她知道——“还有一些黑暗仪式。但是所有这些在霍格沃茨都会触发警报。”

男孩点点头,眼睛仍然看着她。“这些魔咒中有哪些可以检测出来?傲罗检测了哪些?”

“混淆咒几个小时以后就会失效,”她在整理了一会儿思绪之后说道,“如果是夺魂咒的话,格兰杰小姐会记得。一忘皆空无法用任何已知的方法探查,但是只有教授才能对学生施展这个法术而不触发霍格沃茨的警报。摄神取念——只有其他摄神取念师才能发现,我想——”

“法庭摄神取念师在我的要求下检查了格兰杰小姐,”邓布利多说道,“结果表明——”

“我们能信任他吗?”哈利问道。

“是她,”邓布利多说,“苏菲·麦克杨森,我记得她在拉文克劳学院的时候就是个诚实的学生,而且她受到不可违背的誓约的约束,无论看见什么都必须说真话——”

“其他人有可能喝下复方汤剂,假扮她吗?”哈利·波特再次打断道,“你观察到了什么,校长?”

阿不思沉重地说道,“一位看上去像是麦克杨森女士的人对我们说,唯一的一个摄神取念法术在几个月之前轻微地触碰过格兰杰小姐的大脑。那是在一月份,哈利,我和格兰杰小姐就某个摄魂怪进行了一些交流。这是预料之中的;但是我没有料到苏菲发现的其余事实。”老巫师转身凝视飞路网的火焰,让橙色的火焰映在他的脸上。“就像你说的那样,哈利,假记忆术也是一种可能;如果施展得很完美的话,和真正的记忆无法区别——”

“这我并不感到奇怪,”哈利打断道,“研究表明,人类的记忆在每次回想的时候都多多少少会被重写——”

“哈利,”米勒娃柔和地说道,男孩把嘴巴紧紧闭上了。

老巫师继续说了下去。“——但是质量如此之高的假记忆所需的制造时间和真正的记忆是一样的。制造十分钟的详细记忆要花费十分钟。而按照这位法庭摄神取念师的说法,”阿不思的脸看上去更疲倦,更苍老了,“格兰杰小姐在西弗勒斯……对她大吼之后一直在沉溺在对马尔福先生的猜疑中。她一直在怀疑马尔福先生是斯内普教授的同谋,猜测他会如何密谋伤害她,伤害哈利——每天这样想象好几个小时——制造这么长时间的假记忆是不可能的。”

“这种貌似疯狂的表现……”西弗勒斯柔声说道,仿佛在自言自语,“有可能是自然的吗?不,如果纯粹是巧合的话,这也太倒霉了;对于某些人来说,也太方便了,这一点毫无疑问。或许是某种麻瓜药物?但那是不够的——格兰杰小姐的疯狂必须有人引导——”

“啊!”哈利忽然说道,“现在我懂了。第一次假记忆是在斯内普教授向她大吼之后被植入的,显示出,比方说,德拉科和斯内普教授合谋杀死她。然后昨天晚上凶手将这个假记忆用一忘皆空清除了,只留下她莫名其妙地怀疑德拉科的记忆,同时她和德拉科又被植入了决斗的假记忆。”

米勒娃吃惊地眨了眨眼。她得花一千年才会想到这种可能。

魔药学教授若有所思地皱起眉,眼神专注。“被植入假记忆后的反应是很难事先预料的,波特先生,除非有摄神取念作为辅助。受害人在第一次想起假记忆的时候不一定会按照你的预期行事。这很冒险。不过我想,这是奇洛教授作案的一种可能。”

“奇洛教授?”哈利说道,“他有什么动机——”

魔药学教授干巴巴地说道,“防御术教授永远是嫌疑人,波特先生。时间长了你就会注意到这个规律。”

阿不思抬起手,做了个安静的手势,令大家都转过头去望着他。“但是这个案件里还有另一个嫌疑人,”阿不思安静地说道,“伏地魔。”

这个所有忌讳中最致命的词似乎在房间里回响,带走了壁炉里的橙色火焰发出的所有热量。

“我不知道,”年老的巫师缓缓说道,“关于伏地魔获得永生的方式,我知道得太少了。我认为,他在我之前把那些书都搜走了。我找到的只有古老的传说,因为卷帙浩繁,他无法全部搬走。但是从各种故事里寻找真相也正是巫师的专长,而我也努力去做了。这个仪式需要一个活人作为祭品,一次杀戮,这我可以确定;最冷血的杀戮,受害者会在恐怖中死去。在古老的故事里,曾有被附身的巫师自称是已死的黑魔王,做出各种疯狂的事;他们通常会拥有这个黑魔王的一件魔法宝物……”阿不思看着哈利,年老的眼睛审视着年轻的眼睛。“我认为,哈利——虽然你会说这只是推断——杀戮会撕裂灵魂。通过这个最恐怖的黑暗仪式,撕裂的灵魂碎片被锁在了这个世界,锁在这个世界的一件物品上。这件物品必须是,或者从此会成为强大的魔法宝物。”

魂器。这个可怕的名字在米勒娃的脑海里回响,虽然似乎——出于她不知道的原因——阿不思不愿意在哈利面前说出这个词。

“因此,”年老的巫师静静地总结道,“在躯体被破坏之后,余下的灵魂仍会被维系在这件物品上,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一个痛苦而可悲的存在,我是这么认为的;比幽灵还不如,连最卑微的游魂都比不上……”老巫师的眼睛紧盯着哈利,哈利回望着他,眯起了眼睛。“一段时间以后,残破的灵魂才能重新获得类似生命的形态。我相信,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获得了十年休养生息的时间;为什么伏地魔没有立刻回归。但是假以时日………那个亡魂就会再度复活。“老巫师用严峻的语气精确地说道,“从这些故事看来,有一件事是很明确的:通过附身回归的黑魔王拥有的魔力将大不如前。我不认为伏地魔会对此感到满足。他会利用其他方法重生。但是伏地魔的斯莱特林特质更胜萨拉查,他会抓住每一个机会。只要给他一个理由,他就会利用这个可悲的状态,利用他的附身能力。如果他能从别人……令人费解的狂怒中得利的话。“阿不思的声音变成了低语。”我猜测,这就是发生在格兰杰小姐身上的事。”

米勒娃感到喉头发干。“他在这里,”她倒抽了一口冷气说道,“在这里,在霍格沃茨——”

然后她顿住了,因为伏地魔来霍格沃茨的原因是——

老巫师飞快地瞥了她一眼,仍然悄声说道,“很抱歉,米勒娃,你是对的。”

哈利的声音里带着火气。“什么是对的?”

“伏地魔复生的最佳选择,”邓布利多沉重地说道,“对他最有吸引力的道路,能令他以更伟大和更可怕的状态复生的宝物——就被镇守在这里,在这个城堡里面——”

“抱歉,”哈利礼貌地说道,“你白痴啊?”

“哈利。”她说道,但是语气不强。

“我是说,邓布利多校长,也许你没注意,但是这个城堡里全是孩子——”

“我别无选择!”邓布利多嚷道,蓝色的眼睛在半月形的眼镜下冒着火,“伏地魔渴望的那个东西不是我的。那是别人的,是他同意放在这里的!我问过能不能把它放在神秘事务司,但是他不允许——他说一定要放在霍格沃茨的结界里,放在这个受到学院创始人保护的地方——”邓布利多的手拂过了前额。“不,”老巫师的声音静了下来,“我不能把责任推到他头上。他是对的。那个东西过于强大,人类对它太渴求了。我同意将陷阱设在霍格沃茨的结界之内,由我本人亲自保护。”老巫师低下了头。“我知道伏地魔会设法钻到这儿来,我原本计划让他落入陷阱。我不认为——做梦也没想到——如非完全必要,他会在敌人的堡垒里多呆哪怕一分钟的时间。”

“但是,”西弗勒斯迷惑地问道,“黑魔王杀死卢修斯的唯一继承人对他有什么好处?”

“秩序问题[1],”哈利·波特说道,口气很冲。“幕后操纵者的动机不是主要的问题。我们的首要问题是一个无辜的霍格沃茨学生遇上了麻烦!”

绿色的眼睛和蓝色的眼睛对上了,阿不思·邓布利多向大难不死的男孩瞪了回去——

“说得对,波特先生,”米勒娃说道,她甚至没有考虑,这些词似乎自动从唇边蹦出来了。“阿不思,现在谁在照看格兰杰小姐?”

“弗立维教授去她那里了。”校长说道。

“她需要的是律师,”哈利说道,“任何对警方脱口说出‘是我干的’的人——”

“很遗憾,”米勒娃说道,声音里不知不觉地带上了一些属于麦格教授的威严,“我很怀疑律师如今对格兰杰小姐还有什么用,波特先生。她面临的是威森加摩的审判,他们极不可能因为某个技术上的细节放过她。”

哈利用完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她,仿佛认为说赫敏·格兰杰不需要律师和建议用火把她烧死是一回事。

“她说得对,波特先生。”西弗勒斯静静地说道,“本国的法庭程序很少动用律师。”

哈利摘下眼镜,揉了一会儿眼睛。“好吧。那我们到底准备怎样救赫敏?我猜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指望法官能理解‘常识’和‘先验概率’的概念,明白十二岁的小姑娘基本上从不蓄意杀人,大概要求太高了?”

“她要面对的是威森加摩,”西弗勒斯说道,“最古老的高贵家族,以及其他有势力的巫师。”西弗勒斯的脸扭曲了,几乎回到了平日里的讽刺神情,“与其指望他们具有常识——你倒不如指望他们给你做个咸肉三明治,波特。”

哈利点点头,紧抿着嘴。“赫敏究竟会受到什么处罚?折断魔杖和开除——”

“不,”西弗勒斯说道,“不会这么简单。你是在故意误解吗,波特?她要面对的是威森加摩。没有既定的惩罚。只有投票。”

哈利·波特喃喃说道,“在复杂时期,法治已被证明是不足的;我们宁可人治,这样高效得多……[2]这么说,完全没有法律上的限制了?”

老巫师的半月形眼镜闪着光;他说话的时候很小心,但是并非没有怒气。“从法律上来说,哈利,我们需要处理的是赫敏·格兰杰欠马尔福家族的血债。马尔福阁下将提议如何偿还这笔债务,而威森加摩会就他的提议投票。如此而已。”

“但是……”哈利慢慢说道,“卢修斯被分到了斯莱特林,他总该意识到赫敏只是一个棋子。不是他愤怒的正确对象。是吧?”

“不,哈利·波特,”阿不思·邓布利多沉重地说道,“这只是你盼望卢修斯·马尔福会有的想法。而卢修斯·马尔福本人……并不会像你一样盼望自己这么想。”

哈利盯着校长,眼神越来越冷,同时米勒娃本人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停止踱步,试图呼吸。她在拼命不去想,拼命将她的思维拉开,但是她已经明白了。她在听说的那一刻就明白了。她可以从阿不思的眼里看到——

“她会被判死刑吗?”哈利静静地问道,声音里的调子让米勒娃感到寒冷彻骨。

“不会!”阿不思说道,“不,不会是摄魂怪之吻,不会是阿兹卡班,他们不会对霍格沃茨的一年级学生做这种事。我们的国家没有那么堕落,至少目前还没有。”

“但是卢修斯·马尔福,”西弗勒斯毫无表情地说道,“肯定不会满足于只折断她的魔杖。”

“好吧,”哈利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在我看来,我们有两个基本的应对手段。第一,找到真正的罪犯。第二,用其他方法撬动卢修斯。奇洛教授救了德拉科的命,这是不是马尔福家族欠他的血债,可以用来抵消赫敏的债务?”

米勒娃再次震惊地眨了眨眼。

“不,”邓布利多说道。年老的巫师摇了摇头。“这个想法很聪明——但是不,哈利,我恐怕这是行不通的。这个规则有一个例外,如果威森加摩怀疑这个血债是故意制造出来的就不能成立。防御术教授太容易遭到怀疑了。因此卢修斯会抗辩。”

哈利点了点头,表情坚定。“校长,我知道我说过不会——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德拉科对我施展折磨恶咒的那一次,这个债务够不够——”

“不够,”年老的巫师答道,(她脱口而出“什么?”,西弗勒斯抬起了一条眉毛)“那是不够的,而且如今已经根本不能算了。你是大脑封闭师,无法在吐真剂下作证。德拉科·马尔福可以在作证前被一忘皆空——”阿不思犹豫了一下,“哈利……无论你对德拉科做过什么,你必须假定卢修斯·马尔福很快就会知道了。”

哈利把头埋进手里。“他会给德拉科服用吐真剂。”

“没错。”阿不思静静地说。

大难不死的男孩捂着脸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魔药学教授看上去真正吃惊了。“德拉科确实在设法帮助格兰杰小姐,”西弗勒斯说道,“你——波特,你真的——”

“把他争取过来?”哈利把头埋在手里说道,“我已经差不多完成四分之三了。教会了他守护神咒,诸如此类。但是如今会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今天,伏地魔给了我们一个沉重的打击,”阿不思说道。老巫师的声音和男孩用手捂着脸的样子颇为神似。“他一步吃掉了我们的两枚棋子……不。我早该明白的。他一步吃掉了哈利的两枚棋子。伏地魔再次开始了他的游戏,不是针对我,而是针对哈利。伏地魔知道那个预言,知道他最终的敌人是谁。他不准备等赫敏·格兰杰和德拉科·马尔福长大,站在哈利身边的时候再面对他们。他要现在就发动攻击。”

“也许是神秘人,也许不是,”哈利说道,声音有点不稳,“不要过早缩小假设空间。”哈利吸了口气,把手放了下来。“我们可以尝试的另一件事是在审判前找到真正的凶手——或者至少找到确凿的证据,证明是别人干的。”

“波特先生,”米勒娃问道,“奇洛教授对傲罗说,他知道某人有伤害马尔福先生的动机。你知道他在说谁吗?”

“知道,”哈利犹豫了一下以后说道,“但是关于这件事,我想我还是和防御术教授去调查比较好——就像我们在讨论如何调查防御术教授的时候,也不会让他在场一样。”

“他怀疑我?”西弗勒斯说道,然后笑了笑,“唔,当然他会怀疑我。”

“我自己的计划,”哈利说道,“是到传说中的决斗地点——奖品陈列室——去看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反常的地方。如果你通知办案的傲罗让我进去——”

“什么办案的傲罗?”西弗勒斯淡淡反问道。

哈利·波特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吐出来,然后才再次说话。“在侦探小说里,破案一般要花超过一天的时间,但是二十四个小时——不,三十个小时是一千八百分钟。我能想到至少另一个重要的地方可以去寻找线索——但是必须让能够自由出入拉文克劳女生宿舍的人去。赫敏在和恶霸战斗的时候,每天早晨都会在枕头下面发现字条,告诉她该去哪里——”

“阿不思……”米勒娃咬牙说道。

“不是我给她的,”年老的巫师说道。他的白眉因为惊讶抬了起来。“我对这件事一无所知。你认为有人在操纵她吗,哈利?”

“这也是一种可能,”哈利说道,“而且不止如此,因为这是这幅拼图中你们不知道的一块。”哈利的声音放低了,更紧张了。“校长,你知道把我父亲的隐身衣给我的那个人在我的枕头下面留过字条,说是提前的圣诞礼物。我想我们必须假定是同一个人给赫敏留了字条——”

“哈利,”年老的巫师犹豫了片刻之后说道,“把你父亲的隐身衣还给你,在我看来不像坏人做的事——”

“听着,”哈利·波特急切地说道,“你不知道的部分是,在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从阿兹卡班逃走以后,我又在枕头下面找到了一张字条,署名是’圣诞老人’,声称他们听说你要把我关在霍格沃茨,提议帮助我逃到美国的塞勒姆巫师学院去。那张字条附了一副牌,其中的红心K据说是门钥匙——”

“波特先生!”麦格教授不假思索地嚷道,“这很可能是试图绑架你的行为!你本该告诉——”

“我知道,教授,我做了理智的事,”男孩平稳地说道,“就当时的情况而言,我做了理智的事。我告诉了奇洛教授。按照奇洛教授的说法,这枚门钥匙会带我去伦敦的某个地方——它的魔力肯定达不到国际门钥匙的级别。不过,这个送字条的人仍然有可能是诚实的,那个伦敦的地点也许只是一个中转站。”男孩把手伸到袍子里,取出一叠牌和一张折起来的字条。“我信任你们不会盲目开火——我是说用魔杖开火——以防万一送信的人是我的盟友,即使他们也许不是你们的盟友。但是如果这是个陷阱,我建议我们马上拆穿它。无论是谁,要抓活的,这样我们就能把他们带到威森加摩面前,这一点至关重要。”

西弗勒斯从椅子上站起身,眼神变得专注起来,向哈利走去。“我需要你的一根头发用于复方汤剂,波特先生——”

“别那么着急!”阿不思说道,“我们还没检查送给格兰杰小姐的那些字条;说不定这两件事没什么联系。西弗勒斯,你到她的宿舍里去找找看好吗?”

哈利·波特扬起了眉毛,同时站起身,方便魔药学教授拔他乱糟糟的头发。“你认为霍格沃茨里有两个不同的人到处在人枕头底下放字条?”

西弗勒斯短短地冷笑了一声,伸手拔下一根头发,仔细地包在丝帕里。“相当可能。如果我在斯莱特林院长的任期里学到了任何事,那就是多个阴谋家和多个谋划会造成多么荒唐的混乱。但是校长——我认为波特先生说得对,我确实应该去看看这枚门钥匙通向哪里。”

阿不思犹豫了一下,然后不情愿地点了点头。“那么,在你走之前我会和你谈一谈。”

—————————————————————–

哈利·波特刚刚离开房间去进行他的调查,西弗勒斯就转身大步走向飞路粉的罐子,袍子因为迅速的动作飘飞起来。“我会去弄点复方汤剂,把头发放进去,然后就出发。校长,你能否配合——”

“阿不思,”米勒娃说道,为自己的声音居然还很稳定感到惊讶,“是你把那些字条放到波特先生枕头下面的吗?”

西弗勒斯的手在往火里撒飞路粉的时候停顿了一下。

邓布利多对她点点头,不过笑容看起来有点勉强。“你实在太了解我了,我亲爱的。”

“我猜门钥匙会通往一个盟友的家,波特先生会被安全地留在那里,直到你出现,把他带回霍格沃茨?”她的声音绷得很紧——这是明智的,她无法否认这是明智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点残酷。

“这要看情况,”老巫师静静说道,“如果哈利走到那一步——我也许会让他逃走一段时间。最好知道他去了哪里,保证那是个安全的地方,和朋友在一起——”

“想当初,”麦格教授说道,“我本来还想怪波特先生把这么重要的事瞒着我们呢!怪他这么糊涂,居然不信任我们!”她提高了声音,“我看,我还是省省算了!”

西弗勒斯眯起眼睛,凝视着校长。“那么写给格兰杰小姐的字条——”

“多半是防御术教授,”老巫师说道,“不过——这只是个猜测。”

“我会去找,”西弗勒斯说道,“然后,我想,开始寻找神秘人。”魔药学教授皱了皱眉,“这个任务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入手。你知道什么魔法能够寻找灵魂吗,校长?”

—————————————————————–

占卜课教室里的光线是黯淡的猩红色,是由上百种薰香燃烧时产生的小朵火焰提供的。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这个房间的话,那就是‘烟’(假设你在鼻子快要过载而死的时候还有心情东张西望的话)。如果你的目光能够穿透潮湿的雾气,就会看见一个狭小拥挤的房间,大约四十张沙发椅挤在一起——其中大部分都是空的——围着房间中央的一小块空地,那里有一个圆形的活板门等着你逃离。

“‘不祥’!”特里劳妮教授瞥了一眼乔治·韦斯莱的茶杯,用发抖的声音说道,“‘不祥’!这是死亡的预兆!是你认识的人,乔治——一个你认识的人将会死掉!而且很快——是的,会很快,我认为——当然也可能会晚一点——”

如果她没有对占卜课的所有其他学生都这么说的话,效果就会吓人得多,乔治和弗雷德暗自想道。他们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而是一心想着今天的灾难——

地上的活板门砰地一声打开了,特里劳妮教授尖叫起来,把乔治的茶全泼在了他的袍子上。一个瞬间之后,邓布利多嗖地一声飞了上来,肩上站着一只火鸟。

“弗雷德!”老巫师用命令的语气说道。他的袍子是无月的夜晚的黑色,眼睛像蓝色的钻石一样强硬。“乔治!跟我来,快点!”

众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等到弗雷德和乔治跟着校长爬下梯子的时候,全班的人都已经开始猜测他们在谋杀德拉科·马尔福未遂案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活动门几乎还没关上,周围的声音就消失了,老巫师转身面对他们,伸出手命令道,“把地图给我!”

“地——地图?”弗雷德和乔治中的一个说道,吓了一大跳。他们甚至从没疑心过邓布利多对他们起了疑心。“呃,我——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

“赫敏·格兰杰有麻烦了。”年老的巫师说道。

“地图在宿舍里,”弗雷德和乔治中的一个马上说道,“给我们几分钟时间,我们马上去拿——”

巫师伸开双臂,像抱两只抱枕一样把他们抱了起来,随着一声尖利的鸟鸣和火光一闪,三人已经到了格兰芬多的三年级男生宿舍。

不一会儿,弗雷德和乔治将地图递给了校长,对于他们犯下的罪过——将这片珍贵的霍格沃茨保安系统交给事实上拥有它的人——只是微微有些畏缩。老巫师看着空白的地图,皱起了眉头。

“你必须说,”他们解释道,“我庄严宣誓我没干好事——”

“我拒绝撒谎,”老巫师说道。他高高举起地图,喊道,“听我说,霍格沃茨!择者现身![3]”一个瞬间之后,分院帽出现在了校长头上,看起来和他吓人地般配,仿佛邓布利多一直在等着一顶打了补丁的尖顶帽子来完成他的存在。

(弗雷德和乔治马上记住了这个咒语,以求万一校长以外的人也能用,同时开始考虑怎么用分院帽来恶作剧。)

老巫师连一秒都没有浪费,就把分院帽一把拉下,翻了过来——帽子翻过来的时候看不太清楚,但它似乎对这样的待遇有些恼怒——然后把手伸进去,拔出了一根水晶棍子。他用这个工具描着地图上很像古代魔文的图案,口里喃喃念着奇怪的咒语,听起来不太像拉丁文,听在他们耳朵里感觉说不出的诡异。在一个魔文描到一半的时候,他抬起头来,用犀利的目光看着他们。“这个我以后会还给你们的,韦斯莱之子。回去上课吧。”

“是,校长,”他们说道,犹豫了一下,“呃——说到赫敏·格兰杰,她真的会被迫永远为德拉科·马尔福服务,成为他的——”

“回去。”年老的巫师说道。

他们回去了。

当房间里只剩老巫师一人的时候,他低头看着地图,上面用细线画着他们所在的格兰芬多宿舍,上面的名字只剩小小的手写体“阿不思·P·W·B·邓布利多”了。

年老的巫师抚平地图,弯下身去悄声说道:“寻找汤姆·里德尔”。

—————————————————————–

魔法部的讯问室里通常点着一盏橙色的小灯,这样审讯的傲罗在靠向你坐的那张不舒服的金属椅子时,脸就会基本上藏在阴影里,好让你无法揣摩他们的表情,而他们却能清清楚楚地看见你的表情。

奇洛先生一进房间,橙色的小灯就开始变暗闪烁,就像一支快要被风吹灭的蜡烛。现在房间里的光线是没有光源的寒冰的颜色,照着奇洛教授苍白的皮肤,让他看起来仿佛得了白化病,只除了他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仍然藏在黑暗里。

外面执勤的傲罗已经偷偷地四次试图取消这个效果,然而一筹莫展,尽管奇洛教授在被拘留的时候就已经礼貌地交出了魔杖,而且看上去也没有念咒,或使用任何魔力。

“奎里纳斯……奇洛,”坐在防御术教授对面的男人拉长了声音说道,防御术教授礼貌地等待着下文。讯问者的头发是黄褐色的,像狮子的鬃毛一样掠在脑后,发黄的眼睛嵌在这个将近百岁的男人严厉而苍老的脸上。这个男人一瘸一拐地走进房间坐下了,从一个看起来非常结实的黑色手提箱里拿出了一个大文件夹,正在翻动里面的羊皮纸,似乎根本没看他的讯问对象。他没有自我介绍。

傲罗又沉默地翻了几页之后,再次说话了。“一九五五年九月二十六日生,父亲是奎恩迪亚·奇洛,和琳里纳斯·朗布朗公开幽会生下的孩子,”傲罗念道,“被分到了拉文克劳学院……普通巫师考试成绩相当好……终极巫师考试选修了魔咒学,变形术……麻瓜研究成绩优秀,厉害……古代魔文学,啊,没错,还有防御术。这一科也是优秀。酷爱旅游,去过各种各样的地方。持有前往特兰西瓦尼亚,禁国,永夜之城的门钥匙签证……哎呀哎呀,还有德克萨斯州。”男人从文件中抬起头,眯起了眼睛。“你去那里做什么,奇洛先生?”

“观光,主要在麻瓜地区,”防御术教授随意答道,“就像你说的,我酷爱旅游。”

男人皱眉听着,低头望了望文件夹,又抬起头。“我还看到你在一九八三年去了冬木市。”[4]

防御术教授抬起一条眉毛,略微有些困惑。“那又怎样?”

“你去冬木市干什么?”一个像刀片般锋利的问题甩了出来。

防御术教授微微皱了皱眉。“没什么好说的。我游玩了一些众所周知的景点,一些不为人知的景点,其余就是我个人的私事了。”

“真的吗?”傲罗柔声说道,“这个回答很有意思。”

“为什么?”防御术教授问道。

“因为你的护照上没有去冬木市的签证。”男人砰地一声合上了文件夹,“你不是奎里纳斯·奇洛。你特么究竟是谁?”

—————————————————————–

魔药学教授悄悄走进拉文克劳的一年级女生宿舍,这里气氛欢快,古铜色和蓝色竞相成为房间里物品的颜色:毛绒动物、围巾和裙子、不值钱的小首饰,以及各种名人海报。赫敏·格兰杰的床很容易辨认;就是看起来像被书怪袭击过了的那一张。

在这一天的这个时间,周围似乎一个人也没有,一系列的魔咒也证实了这一点。

魔药学教授在赫敏·格兰杰的枕头下面找了找,又在她的床下找了一番,然后开始翻她的箱子,面不改色地翻看着那些说得出口和说不出口的东西,终于成功地取出了一叠字条,上面写着在什么时候和到哪里可以找到恶霸,每张字条上都用花体签了一个’S’。

一阵突发的火焰之后,字条没有了,魔药学教授离开现场,去报告他的行动失败了。

—————————————————————–

防御术教授平静地坐着,双手仍然合着搁在腿上。“如果你去问邓布利多校长,”防御术教授说道,“就会发现他完全了解这件事,我答应教授防御术的一个明确条件就是不能调查我的——”

讯问者如同闪电般拔出魔杖,啐道:“变形逆转!”恰在此时,防御术教授打了个喷嚏,不知怎么就让镜子般的银色光线散落成了一阵白色的火花。

“不好意思。”防御术教授彬彬有礼地说道。

傲罗露出的笑容里没有一丝欢乐。“那么真正的奇洛在哪里,啊?中了夺魂咒被关在哪里的箱子底,好为你的非法复方汤剂提供头发吗?”

“你的这些假设很不靠谱,”防御术教授话里带刺地说道,“你为什么不干脆认为我用超级黑暗的魔法把他的身体彻底偷走了呢?”

接下来是一个停顿。

“我建议,”傲罗说道,“你认真对待这件事,管你是谁先生。”

“很遗憾,”防御术教授说道,靠回到了椅子上,“但我看不出来我为什么要在这种情况下低三下四。你准备怎么办,杀了我?”

“我一点也不欣赏你的幽默。”傲罗柔声说道。

“那太不幸了,鲁弗斯·斯克林杰,”防御术教授答道,“我对你深表同情。”他歪了歪头,似乎在研究这位讯问者;藏在寒冰色光线阴影下面的那双眼睛掠过了一瞬闪光。

—————————————————————–

帕德玛低头盯着她的碟子。

“赫敏不会无缘无故地做这种事!”曼迪·布罗克赫斯特嚷道,她已经眼泪汪汪了,实际上是已经哭了,要不是其他学生也在互相尖叫的话,她的声音足以让整间大厅安静下来。“我——我打赌是马尔福先——先想害她的——”

“我们将军决不会做这种事!”凯文·安特惠斯特尔的声音比曼迪还大。

“他当然会!”安东尼·戈德斯坦嚷道,“马尔福是食死徒的儿子!”

帕德玛低头盯着她的碟子。

德拉科是她的军队将军。

赫敏是S.P.H.E.W.的创始人。

德拉科信任她,把第二把手的位置交给了她。

赫敏是她在拉文克劳学院的同学。

他们都是她的朋友,也许是她最好的两个朋友。

帕德玛低头盯着她的碟子。她很庆幸,还好分院帽没有给她赫奇帕奇这个选择。如果她被分到了赫奇帕奇学院,决定站在哪一边恐怕会比现在还痛苦得多……

她眨眨眼,发现视线又模糊了,于是抬起发抖的手,再次抹了抹眼睛。

摩拉吉·麦克多戈嗤之以鼻,声音大得盖过了午饭时间的喧嚣,她大声说道,“我打赌格兰杰在昨天的战斗里作弊了,我打赌这才是马尔福向她挑战的原因——”

“你们全都闭嘴!”哈利·波特怒吼起来,用力一捶桌子,把桌上的碗碟震得簌簌作响。

如果换了其他时候,这样的举动肯定会招来教授的训斥,然而这次只是让几个附近的学生看着他。

“我原本只是想吃午饭,”哈利·波特说道,“然后就回去调查,所以我本来不想说话。但是你们全都在发傻,等到真相大白的时候,你们会为这样诋毁无辜的人后悔的。德拉科什么也没做,赫敏什么也没做,他们都被植入了假记忆!”哈利·波特的声音在说到最后几个词的时候提高了,“这难道还不够该死的明显吗?”

“你以为我们会相信这个?”凯文·安特惠斯特尔对他吼了回去,“谁不会这么说!‘不是我干的,我只是被植入了假记忆!’你把我们当傻子啊?”

摩拉吉赞同地点头,表情不屑一顾。

哈利·波特脸上的表情令帕德玛不禁畏缩了一下。

“我懂了,”哈利·波特说道,他没有大嚷大叫,因此帕德玛必须竖起耳朵才能听见。“奇洛教授不在这里,无法向我解释人有多蠢,但我打赌这次我自己也能明白。有些人做了傻事被抓住了,在吐真剂下供认了罪行。不是传奇中的犯罪大师,因为那些人不会落网,那些人会学大脑封闭术。只有可怜,可悲,拙劣的罪犯才会落网,在吐真剂下供认罪行,又不顾一切地想要逃避阿兹卡班,因此谎称自己被植入了假记忆。是不是这样?因此你们的大脑出于纯粹的巴普洛夫条件反射,将假记忆和那些满口胡柴的可悲罪犯联系在了一起。你们不考虑具体细节,你们的大脑只是进行了模式识别,认出这个假说属于你们不相信的一类,然后直接跳到了结论。就像我父亲认为有关魔法的假说永远不能相信一样,就因为他听过太多蠢人讨论魔法。相信有关假记忆的假说是低等的表现。”

“你在胡扯些什么啊?”摩拉吉叱责道,盛气凌人地看着大难不死的男孩。

“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你说的话?”一个帕德玛不认识的年纪稍大的拉文克劳女巫怒吼道,“让格兰杰走向黑暗的不就是你吗?”

“我不抱怨,”哈利·波特以一种诡异的平静语气说道,“我不抱怨巫师缺乏逻辑,相信最疯狂的事。因为我对奇洛教授这么说过一次,而他只是看了我一眼,说若不是我的成长环境令我盲目的话,我就能想到上百件很多麻瓜相信的更荒唐的事。你们的所作所为非常人性化,非常正常,并不会让你们成为异乎寻常的坏人,所以我不抱怨。”大难不死的男孩从长凳上站起来,“回头见。”

然后哈利·波特走开了,从他们所有人身边走开了。

“你不会以为他是对的吧,嗯?”苏·李在她身边问道,从她的语气来看,她的看法是毋庸置疑的。

“我——”帕德玛说道。她的话似乎堵在了喉头,她的思想似乎堵在了大脑里,“我——我是说——我——”

—————————————————————–

如果你足够用心地去思考,就能做到不可能的事。

(这一直是哈利的一个信条。他曾经承认物理规律是最终的极限,现在他怀疑根本不存在真正的极限了。)

如果你的脑子转得足够快,有时候就能很快做到不可能的事……

……有时候。

只是有时候。

不是每次都能做到。

不能保证做到。

大难不死的男孩环视着奖品陈列室,身周全是奖状、奖杯、奖盘、奖盾、奖座、奖牌,陈列在成千上万的玻璃展示柜里。自从霍格沃茨建校的很多世纪以来,这个房间的细节一直在增加。一个星期,一个月,甚至也许一年都不够对这个房间里的每件东西选择‘检查’这个选项。在弗立维教授离开之后,哈利问了维克多教授是否可能检测玻璃柜周围的结界遭到的破坏,确认真正的决斗应该留下的痕迹。哈利在霍格沃茨图书馆里一目十行地浏览,寻找能够区分新指纹和旧指纹的法术,或者检测房间里的遗留气息的魔咒。所有这些扮演侦探的努力都失败了。

没有线索,没有凭他的聪明才智足以找到的线索。

斯内普教授说那枚门钥匙通往一所伦敦的空房子,里面没有任何人或者任何其他东西。

斯内普教授没有在赫敏的宿舍里发现字条。

邓布利多校长说,伏地魔的幽灵大概躲在密室里,这是霍格沃茨的保安系统找不到的地方。哈利穿上隐形衣,溜进了斯莱特林地窖,在那里呆了一下午,检查了所有明显有可能的地方,然而没有找到任何像蛇一样的东西,在和它说话的时候会回答。密室的入口看来不是那种能让你在一天之内找到的设计。

哈利和所有还愿意跟他说话的赫敏的朋友都谈过了,没有一个人记得赫敏说过到底为什么她认为德拉科在密谋害她。

直到晚饭时间,奇洛教授还没有从魔法部回来。高年级的学生似乎认为这件事最终多半会怪到今年的防御术教授头上,令他因为把霍格沃茨的学生教得太过暴力而被解雇。他们说起防御术教授的口吻就像他已经不在了。

哈利已经用完了时间转换器的全部六个小时,仍然没有任何线索,如果他还想在明天赫敏的审讯中保持清醒的话,现在就必须去睡了。

消灭过摄魂怪的男孩站在霍格沃茨的奖品陈列室中间,魔杖落在脚边。

他在哭。

有时你呼叫你的大脑,它却不回答。

赫敏·格兰杰的审讯在第二天准时开始了。

—————————————————————–

[1]秩序问题:议事程序错误或者发言离题时,与会者可以打断错误程序或者发言,向主持者提出异议。详见http://zh.wikipedia.org/wiki/秩序問題

[2]R·W·格兰特的诗《汤姆·史密斯和他的神奇面包机》里的词句c讲述一个名叫汤姆·史密斯的人发明了以低廉成本制造面包的机器,由此发了财,却遭到政府的惩罚的故事:http://www.enterpriseintegrators.com/flint/4thR/TomSmithsIncredibleBreadMachinePoem.txt

[3]择者现身(Deligitor prodi):咒文是拉丁文,deligitor是deligo挑选的变形,虽然搞不懂为啥用的是被动形态(不管怎么看分院帽都应该是挑选者而非被挑选者吧),但是联系语境这个东西指的应该就是分院帽,prodi是prodeo(这里做come forth解)的变形,表示祈使语气,两个词合起来就是分院帽飞来啦。”(鸣谢浮世戏言 :-))

[4]《Fate/Stay night》的故事发生地点。http://zh.wikipedia.org/wiki/Fate/stay_night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 大大糖,潜水艇君


2015-04-10 16:58:29 【ONE LESS TIME】 感谢翻译组!这章我真的要报警了!!(((((感觉看到了结局

2015-04-10 17:20:57 【ccpanni】 冬木市是什么鬼?作者你也太会玩了2333。难道奇洛兄还参加过圣杯战争不成?

2015-04-10 18:59:49 【十一月末君】 拉丁文也翻译出来并且解释了语法,翻译太强大……由于事先被剧透了所以我大概知道后面怎么回事……看到哈利.龙傲天.波特【不】哭那里好心伤……

2015-04-10 20:52:59 【飞翔的翔Flyingflyx】 翻译GJ以及冬木市2333一秒出戏啊

2015-04-11 02:24:03 【Alto’s】 冬木市wwww这么说奇洛教授还参加了圣杯战争www

2015-04-11 04:32:35 【水滴】 冬木市23333斯克林杰懂的蛮多嘛233333但是赫敏会怎么样啊QAQ!

2015-04-11 05:01:46 【碗柜里的博格特】 啊啊啊好焦虑~抓耳挠腮等更新~and要多么强大才能成为作者和翻译者🙈我们真的是同一个神造出来的吗?

2015-04-11 08:14:04 【罗睺丨冷凰月】 冬木市是什么鬼hhhhhh以及伏地魔居然会被这么低级的诈术给露底?

2015-04-11 09:06:10 【jinyu_11】 奇洛把大圣杯做成魂器了。

2015-04-11 11:09:55 【没有人知道的地方】 饿太久,已经去看了原文QAQ

2015-04-11 11:18:24 【呆毛的南华居】 奇诺教授……难不成真的是个穿越人士?

2015-04-12 06:52:43 【蓝木箱】 绝望

2015-04-12 07:28:07 【我只是想换个长一点的名字】 感谢翻译组哒哒么

2015-04-14 04:10:49 【ONE LESS TIME】 回复【jinyu\_11】 23333333333想法不错(

2015-04-14 04:54:16 【jinyu_11】 等等,这样可能不太保险,毕竟有7488这种怪物,我觉得奇洛教授会把间桐樱和伊利亚也做成魂器来多加个保险……

2015-04-14 11:29:33 【heat_nerv】 感谢翻译君

2015-04-24 02:49:36 【左岸与舟船】 各种显而易见的和不显而易见的真相大白的一章

2015-04-29 04:44:04 【被翻新而依然空无一物的仓库A号】 哦不刚才记错章了………我需要嚎一下,奇洛在第一堂课开头不是说过他是斯莱特林…?傲罗查出来的资料又成了拉文克劳这到底代表着什么我陷入了癫狂………!

2015-05-07 04:08:47 【jinyu_11】 对了,不是可以查询魔杖放出的上一个魔法么?

2015-10-16 15:34:21 【六氯环己烷】 说起来第四次圣杯战争的发生时间是1995哦……所以奇洛难道真的把樱做成了魂器(。

2015-10-26 05:53:06 【jinyu_11】 等等,这个抢地图的老邓是用时间回转器回转过来的奇洛假扮的?

2016-04-23 06:04:47 【且听雨唤】 回复【jinyu\_11】 凤凰传送仅此一家…

2016-04-25 15:17:51 【嗜酒蛤咪】 回复【jinyu\_11】 这已经是第二次出现老邓抢地图了吧??所以这一次是真的老邓。之前那次才是假的。

2016-11-15 14:49:50 【a】 回复【jinyu\_11】 旧版本的魂器制作方法不能用活人来做,哈利是个意外

2017-04-14 15:08:04 【国久菌】 嗯?哈利想起来的是双胞胎对丽塔做的事?不应该是德拉科在站台上和哈利讨论卢娜吗……?

2017-10-11 19:14:41 【蓝木箱】 回复【国久菌】 是说他一直猜不到双胞胎如何欺骗丽塔的,因为那些文件假造起来太困难了,他突然意识到可以反过来想根本不需要假造文件,只要假造丽塔的记忆就行,同理赫敏和马尔福都在说明显是不可能的真话,唯一解就是他们两个都被欺骗了

2018-08-07 18:57:18 【Crasylph】 邓布利多的凤凰回来了。

2019-07-04 08:05:23 【溏心行者】 没有星星的夜晚~~~(唱)

2019-08-05 01:55:16 【阿黄】 去东木市干什么,参加圣杯战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