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自我实现,神圣与世俗,第八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红色的火箭迎面打在汉娜脸上,让她向后摔了个跟斗,一头撞上了石墙,在飘飞的金褐色发丝下面,她苍白的脸似乎在空中停留了一会儿,才落在地上,像一堆袍子一样不动了。这时第三波,也是最后一波耀眼的绿色螺旋终于击溃了敌人的护盾法术。]

三月的日子匆匆过去,内容是课程,学习和作业,早饭,午饭和晚饭。

[那个格兰芬多的男生瞪着她们八个,身体的每一部分都紧绷着,脸色在无声地变幻;然后他的手放开了那个斯莱特林男生的领子,不等大家说话就走开了。(其实,拉文德差点说话——她的嘴巴已经愤慨地张开了,也许因为她还没找到机会发表她的演说——不过还好赫敏发现了,打出了闭嘴的暗语。)]

当然了,还有睡眠。你不能因为睡眠很普通就把它忘了。

[“快快复苏!” 苏珊·博恩斯用稚嫩的声音说道,赫敏的眼睛睁开了,吸了一大口气,感觉肺部很沉重,好像有巨大的重量压在胸口。在她身边,汉娜已经坐了起来,双手抱着头,疼得龇牙咧嘴。达芙妮警告过她们这会是一场“困难的”战斗,令赫敏有些惶恐不安,事实上,其他女孩也有同样的感觉。也许只有苏珊例外,她只是在会面的时间准时出现,默默地走在她们身边,和那个七年级的恶霸战斗,直到站着的女孩只剩下她一个人。也许那个格兰芬多不愿和博恩斯家的最后一个女儿战斗,也许苏珊只是很幸运;无论如何,当赫敏努力坐起来的时候,她发现她的胸口之所以会感到沉重,是因为果然有一个巨大的身体压在她身上。]

而且你也不能忘记魔法,即使每天真正施展法术的时间加起来只占每天的很小一部分时间。不管怎么说,这才是霍格沃茨的全部意义。

[“对了,我们踩滑板怎么样?” 拉文德说道,“这样比走路快,而且我们踩着滑板的样子会很拉风。麻瓜产品的速度也许比不上扫把,但是看起来更酷——我们应该投票——”]

至于剩下的时间,你可以根据自己的性格来选择:传播高年级的恋爱八卦,或者看书和学习。

[在那个身穿红色镶边袍子的高年级女生“不小心”把她撞到墙上以后,赫敏伸出发抖的手,从地上捡起了《霍格沃茨:一段历史》,这本总会给她带来安慰的书掉在了地上,离她倒下的地方只有一步之遥。然后那个格兰芬多的高年级女巫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只低声说了一句“萨拉查的——”和一个词,比任何斯莱特林骂她的泥巴种都更加伤人,“泥巴种”只是一个奇怪的巫师界名词,但是赫敏知道那个格兰芬多说的词是什么意思。她无法习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习惯被人恨的感觉。这样的事每次发生的时候仍然同样让她难过,而且不知什么缘故,那些来自格兰芬多的欺凌更让她伤心,因为他们理应是好人。]

哈利依照命令,把他的八个士兵分给了其他两个军队;他主动让出了两个混沌军团的中尉,把迪安·托马斯送给了飞龙战队,用西莫·斐尼甘向她换来了布雷斯·扎比尼,因为按照哈利的说法,扎比尼在阳光军团被“大材小用”了。拉文德选择了加入阳光兵团,和S.P.H.E.W的大部分成员在一起;特蕾西决定留在混沌军团。

[“好向波特将军施展你的魅力吗?” 拉文德说道,赫敏拼命假装没听见她们的谈话。“我说,西儿,我觉得我们阳光军团的将军已经完全把他搞定了——你倒不如想办法说服赫敏,说你们三人应该达成一个,你知道,那种协议——”]

还没有人发现德拉科·马尔福在图谋什么。

[“确定?” 哈利·波特说道,听起来很不情愿,“你知道理性主义者从来不会对任何事确定不疑,赫敏,连二加二等于四也不例外。我事实上不能阅读马尔福的思想,即使我能,我也不可能确定他不是完美的大脑封闭师。我只能说,根据我对马尔福的观察,他很可能确实在向斯莱特林展示一条更好的道路,比达芙妮·格林格拉斯以为的可能性大得多。我们应该……我们真的应该配合他的,赫敏。”]

(好吧,哈利似乎认为德拉科·马尔福是一个好人。但是问题在于,哈利也往往会信任奇洛教授这样的人。)

—————————————————————–

“奇洛教授,” 哈利说道,“我很担心,斯莱特林学院对赫敏·格兰杰的仇恨似乎在与日俱增。”

他们坐在防御术教授的办公室里,哈利坐在离教师桌尽量远的地方(即便如此,他还是能感到那种大难临头的预感),奇洛教授的秃头背后仍然是那个空荡荡的书架。哈利的腿上放着一只杯子,里面盛着奇洛教授奇异的,或许相当昂贵的中国茶,哈利必须有意识地决定去喝,而这就暗示了他最近的想法。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奇洛教授问道,小口地喝着茶。 

“哦,也是,” 哈利说道,“所以我准备假装没看见——哦,别这样,奇洛教授,至少自从今年的第一个星期五以后,你就在图谋恢复斯莱特林学院的名声吧。”

也许有一个隐约的笑容掠过了那薄薄的苍白的嘴唇,也许并没有。“我想斯莱特林学院最终不会有问题的,波特先生,无论这个女孩的命运如何。不过我确实同意目前的情况对你的小朋友很不利。这两个学院的恶霸当中,很多人的父母拥有强大的力量和关系网,而他们认为格兰杰小姐威胁了他们的名望,侮辱了他们的尊严。虽然这是一个伤害她的有力动机,但是比起格兰芬多的嫉妒又不算什么了,那些人看到的是一个外人摘取了他们从小梦寐以求的英雄的桂冠。” 现在奇洛教授的嘴边的笑意是确定的了,虽然很浅很浅,“然后是那些斯莱特林学院的人,他们听说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鬼魂抛弃了他们,跑去亲近一个泥巴种。我很好奇你是否想象得出,波特先生,那些人会有什么反应?那些不信的人会因为这样的侮辱爽快地把格兰杰小姐杀掉。至于那些在内心深处惊疑不定的斯莱特林,那些在心里悄悄地想,或者也许那是真相的人……他们心中的恐慌是很少有人想过的。” 奇洛教授优雅地喝着茶。“等你更有经验的时候,波特先生,你在谋划之前就会看到这些后果。从目前的状况看,你任性地忽略了所有令你感到不愉快的人性,这种无知把你给害了。”

哈利喝了一小口他自己的茶。

“呃……” 哈利说道,“奇洛教授…… 帮帮忙?”

“我向格兰杰小姐提议过帮助她,” 奇洛教授说道,“早在我预见到事态会如何发展的时候。我的学生用委婉的言辞告诉我,不要管她的闲事。我猜她对你的态度也不会有什么区别。而我在这件事上没有什么真正的得失,所以我也就懒得坚持了。” 防御术教授耸了耸肩,以精确的礼仪稳稳地拿着他的茶杯,当他往后靠上椅背的时候,茶水的表面纹丝不动。“不必太担心,波特先生。格兰杰小姐确实引起了很多人的怨恨,但是她的危险比你想象中的小。等你长大以后,你会明白任何普通人做的第一件事和最重要的事,就是什么也不做。”

—————————————————————–

在午饭时间,斯莱特林的送信系统给达芙妮送来一封信,信封上像往常一样没有签名;里面的羊皮纸上写着一个时间,一个地点和简单的一句话,“困难。”

达芙妮不是担心这个。达芙妮担心的是,米里森那天吃中饭的时候不肯往她或者特蕾西的方向看。她只是瞪着面前的碟子,默默地吃完了。达芙妮只看见米里森抬过一次头,往赫奇帕奇的方向看了一眼,又连忙低下头去;但是达芙妮坐得太远,看不见米里森脸上的表情,因为米里森选了一个离她和特蕾西都很远的座位。

达芙妮在午饭时间一直在琢磨这件事,她觉得反胃,从来没这么反胃过,只吃了半碟子就就吃不下了。

我预见到的未来必须发生……被伏地蝠吃掉也许都只能算小菜一碟……

这不是达芙妮有意识的决定,她没有考虑自己的利益,这完全不像斯莱特林该做的事。

然而——

达芙妮对汉娜,苏珊和所有人说,她的信息来源警告她,下一个恶霸会专门针对赫奇帕奇,而且这个恶霸准备不顾老师的愤怒,真的伤害汉娜或苏珊,是狠狠地伤害,所以她们俩这次不能去。

汉娜同意不去。

而苏珊——

—————————————————————–

“你来这里干什么?” 格兰杰将军吼道,不过声音很小,是一种低语和怒吼的奇怪组合。

苏珊的圆脸上表情没有改变,这个赫奇帕奇的女孩似乎忽然学会了达芙妮的母亲那种富有经验的面无表情。“我真的在这里吗?” 苏珊平静地答道。

“你说过你不会来的!”

“我说过这样的话吗?” 苏珊说道。她的一只手随意地旋转着魔杖,靠着她们正在等待的地方的走廊石墙,红褐色的头发整整齐齐地落在袍子的黄色镶边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我是不想让汉娜有什么奇怪的想法。赫奇帕奇的忠诚之类的,你知道。”

“如果你不走的话,” 阳光军团的将军说,“我就取消这次行动,我们就全部回去自习室,博恩斯小姐!”

“嗨!” 拉文德说道,“我们没有投票——”

“我无所谓,” 苏珊说道,她的视线稳定地盯着走廊另一头,和铺着地砖的主道交界的地方,据说恶霸会从那里出现,“那我就自己留在这里好了。”

“为什么——” 达芙妮问道。她的心都跳到胸口了。如果我试图改变它,如果任何人试图改变它,就会发生极为可怕,糟糕,不妙,非常非常严重的事情。然后它无论如何还是会发生……“为什么你要这样?”

“这不像我,” 苏珊说,“我知道。但是——”苏珊耸了耸肩,“大家都会偶尔做些不像自己的事嘛,你知道。”

她们劝说。

她们恳求。

苏珊现在连话都不说了,她只是继续监视着,等待着。

达芙妮都快哭了,她在想这是不是她一手促成的,是不是试图改变命运只会让它以更可怕的方式发生——

“达芙妮,” 赫敏说道,声调比平时高了很多,“去找老师。快去。”

达芙妮转身跑向石廊的另一边,然后她想到了一件事,跑了回来;除了苏珊以外的所有人都在目送她离开,达芙妮觉得自己快要吐了,她说道,“我不能……”

“什么?” 赫敏说道。

“我想,每次你试图抗拒的时候,都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达芙妮说道。戏剧里有时候就是这样的。

赫敏瞪着她,然后赫敏说道,“帕德玛。”

这个拉文克劳的女孩没有争辩,马上转身跑掉了。达芙妮看着她的背影,想到帕德玛跑步的速度不如她,又开始怀疑这会不会是援助来得太迟的唯一原因……

“恶霸到了,” 苏珊简洁地说道,“咦,他们还有个人质。”

他们一起转过身,看到——

三个高年级的恶霸,达芙妮认出了丽兹·贝尔卡,七年级军队里的顶尖中尉,鲁道夫·李,霍格沃茨决斗俱乐部的第二名,最糟糕的是,还有六年级的罗伯特·加格森三世,他爸爸几乎肯定是一名食死徒。

三人都被护盾法术包围着,蓝色光芒的外层闪耀着带状的七彩颜色,偶尔还显出宝石般的琢面。这三人似乎认为他们的对手是专业的决斗家,因此不惜精力地施放了多层的护盾。

在他们身后,被发光的绳子绑住吊起来的人质是汉娜·艾博。她睁大了眼睛,露出惊慌的表情,她的嘴巴在动,可是她们什么也听不见,她的声音穿不透恶霸们之前施展的无声无息法术。

这时加格森突然挥动了一下魔杖,发光的绳子把汉娜扔了过来,汉娜的身体穿过隔音术屏障的时候发出一声轻微的爆裂声,苏珊的魔杖立刻指向了汉娜,苏珊的声音低低说道“羽加迪姆,勒维奥萨”——

“快逃!” 汉娜在被轻轻放到地上的时候尖叫起来。

但是她们身后和身前的走廊现在都被一个发光的灰色领域堵住了,达芙妮都不认识这个屏障法术。

“需要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李假惺惺地用愉快的语气说道。这位七年级的决斗家脸上出现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哎,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说清楚好了,你们这些讨厌的小鬼,其中也包括你,格林格拉斯小姐,你们惹的麻烦已经够多,造的谣也够多的了。为了让大家知道我们拿住了你们所有人,我们把你们的这个小朋友也带来了——不过我想还有个拉文克劳的女孩藏在什么角落里,或者挂在哪里的天花板上?哎,无所谓啦。这是你们的 ——”

“说得够多了,” 罗伯特·加格森三世说道,“该吃点苦头了,” 然后抬起了他的魔杖,“腿痉脚挛!”

苏珊在同时抬起魔杖,说道,“虹光护盾!” 一个小小的彩虹色半球马上出现在半空中,这个微型的屏障非常厚,非常明亮,在加格森的攻击下完好无损,恶咒被弹了回来,向贝尔卡飞去,她挥动魔杖击飞了那道暗沉的闪电;片刻之后,耀眼的虹光消失了。

达芙妮的眼睛睁大了一会儿;她从来没想过虹光护盾可以这样使用——

“加格西亲爱的?” 贝尔卡说道。她的唇边绽开了一个残酷的微笑。“我想我们事先讨论过呀。我们先打败她们,然后才玩。”

“求——求求你们,” 赫敏·格兰杰用发抖的声音说道,“放她们走—— 我,我,我保证我会——”

“哦,真的吗,” 李用厌烦的语气说道,“你想把自己交出来,让我们把其他人放走?可是我们已经抓住你们所有人了。”

这时加格森笑了。“这倒有趣,” 这个六年级的小食死徒用威胁的语气轻柔地说道,“这样如何,泥巴种,你来舔舔我的鞋子,我就放走你的一个朋友?选一个你最喜欢的人,让其他人留下来受伤吧。”

“不,” 苏珊·博恩斯稚嫩的声音说道,“休想。” 然后这个赫奇帕奇的女孩快如鬼魅地向左边闪了开去,躲开了贝尔卡的魔杖射出的红色昏迷闪电,达芙妮几乎没看清接下来的动作,苏珊似乎撞到了走廊的墙上,然后像皮球一样弹了回来,双腿踢在加格森脸上, 这一击没有穿透他的护盾,但是当中的力量让这个六年级男生向后倒去,苏珊随着他的动作落在地上,一只脚踩住了这个男生握魔杖的那条胳膊,仍然没有击穿他的护盾,“裂闪枪!” 李喊道,而帕瓦蒂喊道,“虹光护盾!” 彩虹色的墙出现了,但是蓝色的强光毫无障碍地穿过了护盾,就像它根本不存在一样,只差几英寸就打中了苏珊,接下来是一段旋风般的动作,达芙妮看得眼花缭乱,这当中贝尔卡的腿被勾倒了,但是这个高年级女巫一个打滚就站了起来,然后——

达芙妮想到了,她的嘴唇开始说出“虹光——”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三个耀眼的法术同时对准了苏珊,她举着魔杖,似乎准备挡住它们,恶咒击中魔杖的时候发出一道白色的光芒,但是这时苏珊的腿开始抽搐,她飞了起 来,撞到了走廊的一面墙上。她的头在撞到墙上的时候发出了奇怪的破裂声,然后苏珊倒下去,不动了。她的头的角度看上去很奇怪,伸出的手中仍然紧握着魔杖。

有那么一会儿,沉默凝固了。

帕瓦蒂爬到苏珊躺着的地方,伸手探了探苏珊的脉搏,然后——然后帕瓦蒂慢慢地,浑身发抖地站了起来,睁大了眼睛——

“生死显迹。” 李在帕瓦蒂张开嘴的时候说道,接着苏珊的身体被温暖的红色亮光包围了。这个七年级男生现在真的笑起来了。“我看,多半只是断了一根锁骨罢了。不过,倒是表演得不错。”

“梅林在上,她们可真够狡诈的,” 加格森说道。

“你们把我都骗了一秒,亲爱的们。”七年级女生的脸上完全没有笑容。

“惊雷声震!” 达芙妮尖叫起来,把魔杖举过头顶,她这辈子从来没那么聚精会神过。“轰鸣入颅!光刃——”

她都没看见打中她的恶咒。

—————————————————————–

赫敏感觉到快快复苏的魔力让她苏醒了,但是出于直觉,她没有马上站起来;这是毫无希望的战斗,她不知道她能做什么,但是直觉告诉她,现在跳起来于事无补。

赫敏把眼睛睁开了一线,在进入眼中的极为有限的光线中,她看见帕瓦蒂正在向后退,想躲开那三个恶霸,在赫敏视野所及的地方,她是最后一个还站着的女孩。

赫敏的眼睛也看见了倒在不远处地上的特蕾西,她的手里还握着魔杖,所以她一面迫切地希望这个斯莱特林的女生能比平常靠谱些,一面用尽可能微小的动作挥动了一下魔杖,几乎没有移动嘴唇地悄声说道,“快快复苏。”

赫敏感到法术成功了,但是特蕾西没有动。赫敏希望是因为特蕾西的智谋,她是在等……

她们能做什么呢?

赫敏不知道,她在战斗的时候暂时忘记了恐慌,但是现在,当她静下来开始思考,看出这一切根本毫无希望的时候,恐慌开始啃噬她的心。

这时赫敏听到扑通一声,虽然不在她的视野里面,但她知道那是帕瓦蒂倒下了。

片刻的静默来了又去了。

“现在做什么?”  那个可怕的轻柔男声问道。

“现在把那个泥巴种弄醒,” 那个可怕的正式男声用精确的语气说道,“看看她们背后到底是谁,在假装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鬼魂。”

“不,亲爱的们,” 那个可怕的甜蜜女声说道,“首先要把她们全部牢牢地绑起来——”

这时传来了一声如同电闪雷鸣一般的声音,赫敏吃了一惊,眼睛不由自主地睁大了,在扩大的视野中她看见那个声音轻柔的可怕男生正在抽搐,黄色的能量弧像刺眼的巨型虫子一样爬满了他的身体。他的魔杖从手里飞了出去,他倒在地上,扭动了一会儿以后,不动了。

“大家都睡着了吗?” 一个声音说道,“很好。”

苏珊·博恩斯从那个声音轻柔的可怕男生原本在的地方站了起来,脖子的角度仍然很怪。然后她轻松随意地把头转动了一圈,头就正过来了。

这个圆脸的一年级女生站在剩下的两个恶霸面前,一只手叉着腰。

她在笑。

身周是蓝色的光芒,有着宝石般的琢面。

“是复方汤剂!” 女恶霸怒道。

“变形逆转!” 剩下的那个男恶霸吼道。

他的魔杖喷出了一条镜像的围巾状物——

毫无妨碍地穿过了苏珊身周的光罩——

有一瞬间,她的全身发出了奇怪的镜像光芒,像她本人的一个倒影——

然后光芒消逝了。

小姑娘仍然站在那里,一只手叉着腰。

“错,” 苏珊说道。

“而这才是真相,” 苏珊说道,“如果没人告诉过你们的话——”

她的小手举起了一根魔杖,在蓝色光罩的包围下显得有些模糊。

“你休想欺负赫奇帕奇。” 苏珊说道,然后一道耀目的灰色闪光刺痛了赫敏半睁的眼睛,真正的战斗开始了。

战斗持续了好一会儿。

天花板的一部分熔化了。

女恶霸想要求停战,让他们带着加格森离开,但是苏珊怒吼着喊出一句咒文,赫敏认出那是亚比达奇凋死术[1],在七个国家都被列成非法的咒语。

终于那个女恶霸昏迷不醒地躺在了地上,剩下的那个男孩扔下同伴的身体逃跑了,苏珊靠在墙上,浑身是汗,烧焦了的袍子上满是汗渍,她大口地喘着气,用左手捂着右肩。  

过了一会儿,苏珊站直了身体,回身去看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女巫同伴。

好吧,她们原本应该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

拉文德坐起来了,眼睛瞪得足有西瓜那么大。

“刚才……” 拉文德说道。

“那是……” 特蕾西说道。

“怎么回事?” 赫敏说道。

“没错,怎么回事?” 帕瓦蒂说道。

“好厉害哦!” 拉文德说道。

“哎呀,惨了,” 苏珊·博恩斯说道。她满是汗水的脸原本就有些苍白,现在更苍白了,像是给吓得脸色发白,“啊…… 如果我说刚才那些全是你们的想象,你们会相信吗?”

几个女孩迅速地交换了一下眼神。赫敏看着帕瓦蒂,帕瓦蒂看着拉文德,拉文德和特蕾西对视了一会儿。

四个人回头看着苏珊,摇摇头。

“哎呀,惨了,” 苏珊再次说道,“好了我几分钟就回来但是我真的必须走了求求你们什么也别说再见!”

苏珊奔出了走廊,速度快得令人惊讶,其他人连一句话都来不及说。

“别啊,说真的,怎么回事?” 帕瓦蒂说道。

“快快复苏,” 赫敏用魔杖指着达芙妮说道,之前她的身体不在赫敏的视野里;拉文德用魔杖指向汉娜,说出了同样的咒语。

汉娜的眼睛张开了,她努力想要站起来,但是在半途中又倒在了地上。

“别担心,汉娜!” 拉文德说道,“我们赢了。”

“我们什么?” 汉娜倒在地上说道。

达芙妮没有动,但是赫敏看到她的胸膛在一起一伏,呼吸的节奏看起来很正常。“我想她没问题,” 赫敏说道,“但是——” 她咽了一口口水,嘴里还在发干。这实在太,太,太出格了。“我想我们应该把达芙妮送到庞弗雷夫人那里去——” 

“行,行,再等我一会儿,我估计就没事了。” 帕瓦蒂说道。

“等一等,” 汉娜用礼貌而坚决的声音问道,“我们到底怎么赢的?还有为什么天花板看起来都熔掉了?”

一个暂停。

“是苏珊干的。” 特蕾西说道。

“没错,” 帕瓦蒂用微微发抖的声音说道,同时站了起来,开始拍打红色镶边袍子上的灰土,“苏珊·博恩斯原来是赫奇帕奇的继承人,而且她打开了失传已久的赫尔加·赫奇帕奇努力工作和练习的密室。”

“啊?” 汉娜一边说,一边把自己摸了一遍,好像想确认一下她的全身各部分都还在,“我还以为那是斯普劳特教授编的故事,为了教给我们一个重要的道理——苏珊真的是?”

慢慢地, 赫敏感觉自己恢复了正常。毕竟,极度的恐怖只持续了不到三十秒,至少她有意识的时间只有这么久。“事实上,” 赫敏小心地说道,她的大脑又开始工作了,“我相当确信那就是斯普劳特教授编的故事,《霍格沃茨:一段历史》上没提,我也没在其他任何地方见过——”

“她是个超级女巫!” 特蕾西尖声嚷道,声音都破了,“她就是!她是那些人当中的一个!一直以来都是!”

“什么?” 帕瓦蒂嚷道,转过身去看着特蕾西,“这也太荒唐——”

“原来如此!” 拉文德说道,站了起来,开始兴奋地跳上跳下。“我早该想到的!”

“苏珊是什么?” 赫敏问道。

“超级女巫!” 特蕾西说道。

“你看,” 拉文德飞速说道,“一直有这样的传说,有些孩子生来就是超人巫师,能施展别人都不会的法术,并且在霍格沃茨有一个秘密学校,只有他们才能看见,进去上课——”

“那些只是故事而已!” 帕瓦蒂嚷道,“真实的生活不是这样的!我是说,当然了,我也看过那些书——”

“请稍等一下,” 赫敏说道。也许她的的反应确实有点变慢了。“你们在说,尽管你们已经拥有了上魔法学校的机会,你们还想再上超魔法学校?”

拉文德莫名其妙地看着她。“怎么?” 拉文德说道,“谁不想拥有超魔力呢?那就像拥有神奇的宿命一样!那就意味着你是特别的!”

汉娜爬到了达芙妮身边,正在检查她有没有骨折;她听了之后点点头,抬起头来。“我真希望我是个超级女巫,” 汉娜说道,然后,语气变得悲伤了一点,“但是我不相信真有这种事…… 你们到底看见苏珊做了什么?我的意思是,你们确定不是在被击昏以后看见了幻象?”

赫敏在听到这里的时候真的,真的无语了。

“哎呀,坏了,” 特蕾西说道。这个斯莱特林的女孩飞快地转身看着走廊的入口,袍子随着她的动作飘飞起来。“哎呀,坏了!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快走,不然苏珊就要带着一个会超级一忘皆空的人来了!”

“苏珊不会做这种事啦!” 帕瓦蒂说道,“我的意思是,就算真有——”

“这里怎么回事?” 随着一声尖细的怒吼,弗立维教授怒气冲冲地出现在这个熔化了一部分的走廊,像一团压缩到快要爆炸的的纯学术怒气,帕德玛面色惨白,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

—————————————————————–

“出了什么事?” 苏珊看着对面的女孩脱口而出,两人看起来一模一样,不过另一个女孩的袍子已经烧黑了,汗湿了。

“哦哦,这个问题问得好!” 另一个苏珊·博恩斯一面说,一面飞快地脱掉借来的衣服的残骸。过了一会儿,这个女孩开始易容玛格斯,回到了她更习惯的尼法朵拉·唐克斯的形象。“抱歉但是我想不出来怎么解释,所以你还有三分钟时间决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

就像达芙妮·格林格拉斯在事后有些尖刻地想到的那样,赫敏的智谋虽然能保证学院分被均等地从所有四个学院扣掉,但却有一个缺陷:对劳动服务无效。

他们全体同意对苏珊的神奇力量保密——连特蕾西都同意了,因为苏珊威胁说,如果她不同意就把她超级一忘皆空。然而不幸的是,她们在晚饭时间发现有人忘了把这个决定通知恶霸,以及苏珊·博恩斯把灵魂祭献给了可怕的禁忌力量,这力量现在就潜伏在她的身体当中,这就是为什么她们全体遭到了劳动服务的惩罚。

“赫敏?” 在晚餐桌上,哈利·波特在她的身边说道,语气非常小心翼翼,“请别生气,如果你说不关我的事我也理解,但是我觉得这一切已经开始失去控制了。”

赫敏继续把碟子里的巧克力蛋糕碾成均匀的碎末。“没错,” 赫敏说道,声音有些刺耳,“我向弗立维教授道歉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说我知道事态已经失控了,结果他大声吼我说:真的吗,格兰杰小姐?你真的知道吗?他的声音好大,我的耳朵都着火了。我是说我的耳朵真的着火了。弗立维教授只得把火扑灭。“

哈利用手扶着前额。“抱歉,” 哈利一本正经地说道,“有时候我还是不太习惯这类事情。嗨,赫敏,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曾经很小很天真,以为这世界是一个相对可以理解的地方?”

赫敏放下叉子,看了他一会儿。“你会不会有的时候希望自己是一个麻瓜,哈利?”

“啊?” 哈利说,“呃,当然不会!我是说,即使我是个麻瓜,我大概也会有一天想要征服世——” 赫敏看着他的表情让这个男孩赶快把没说完的词咽回了肚里,说道,“当然我指的是优化,你知道我真正的意思,赫敏!我的意思是,我的目标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但是和麻瓜的能力相比,很多事用魔法来做要容易得多。如果你逻辑地思考的话,这就是我为什么会来霍格沃茨上学的原因,而不是忽略这一切去学习纳米技术。”

赫敏完成了她的自制巧克力蛋糕酱,开始用胡萝卜蘸巧克力吃。

“你问这个做什么?” 哈利说道,“你想回到麻瓜世界里去吗?”

“那倒不是,” 赫敏一边吃胡萝卜和巧克力一边说道,“我只是,嗯,想起以前曾经梦想成为女巫,觉得有点奇怪…… 你小时候想要成为巫师吗?”

“那当然,” 哈利马上答道,“我还想要通灵能力和超强力量和亚德曼合金强化骨骼[2]以及我自己的飞行城堡所以我有的时候会很难过因为我不甘心只做一个著名科学家和宇航员。”

赫敏点了点头。“你知道吗,”她轻柔地说道,“我觉得在这里长大的女巫和巫师没有真正认识到魔法的可贵……”

“哦,他们当然没有,” 哈利说道,“这才是我们的优势。那不是很明显的吗?我是说,真的,我在走进对角巷五分钟以后就觉得那是再明显不过的事了。” 男孩的脸上露出困惑的神情,好像不明白她怎么会去注意这么平常的事。

—————————————————————–

[1]亚比达奇凋死术:出自电脑游戏《博德之门》:http://zh.wikipedia.org/wiki/博德之门

[2]亚德曼合金强化骨骼:指《X战警》中金刚狼的骨骼:http://baike.baidu.com/subview/275163/11120672.htm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 潜水艇君,猩猩


2015-03-28 03:42:10 【小里格先生】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2015-03-28 16:19:59 【飞翔的翔Flyingflyx】 唐克斯帅炸,不愧是未来的傲罗。

2015-05-04 07:51:21 【岳不群】 哈利大魔王

2015-05-23 12:24:51 【奥尔拉】 啊啊啊糖糖出场好棒!(我又开始对卢唐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2015-09-28 13:00:32 【vellavu】 回复【奥尔拉】 嗯,并且从第29章看,作者暗示唐克斯就是乱马……

2015-12-16 04:14:05 【xcj302】 有点烧脑。求解释。

2019-07-23 12:45:34 【菁】 那会有女巫团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