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斯坦福监狱实验,受限认知,第八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作者按:哈利看的那个版本的黑暗军团电影预告在YouTube上的编号是【THV1KkPXIxQ】

关键引言如下,是一个现代人对中世纪的听众说的:

“好了,你们这群原始的榆木脑袋!给我听好了!看见了吗?这……是我的火枪[1]!”

———————————————————-

一个男孩站在绝对的黑暗之中,将魔杖按在阿兹卡班的实心金属墙上,正试着施展出世界上只有三个人相信有可能实现,并且只有他一个人能驾驭的魔法。

当然,一个强大的巫师不消几秒就可以打穿这面墙,只需要一个咒语,一个手势。

对于一个正常的成年人来说,这得耗他们几分钟的工夫,然后他们会喘上一会儿。

但要让一个一年级霍格沃茨学生达成同样的结果,你必须得有点效率。

幸运的是——好吧,不是幸运,和运气没关系——有意为之的是,哈利每天都额外抽了一个小时出来练习部分变形术,他在这门课上所取得的成绩甚至超过了赫敏;他练部分变形术已经练到开始将真实的宇宙视为理所当然的程度了,所以只需要多费一点神,他就可以一边在心里坚定地把形体概念和材质概念区分开,一边让大脑一直想着无时间量子的本质。

而这项技艺变成例行公事后所产生的问题是……

……哈利可以在变形的同时分神想其它事。

不知为何,他的思维之前设法回避了这块地方,没有和很明显的事实对峙,直到还剩几分钟他就真的要开干了,他才开始想。

哈利马上要做的事……

……很危险。

非常危险。

可能真的会有人因此死掉的那种危险。

在没有守护神咒的情况下面对十二只摄魂怪很可怕,但也只是可怕。哈利可以施展守护神咒,一旦他觉得自己有失去施展守护神咒能力的危险,一旦他感觉到自己的抵抗力开始瓦解,他就会施咒。而且就算行不通……即便如此,除非摄魂怪收到的指示是亲吻它们找到的任何人,就算失败了也不会致命。

这个不一样。

变形术做的麻瓜设备可能会爆炸,杀了他们。

科技与魔法的结合面可能会以各种方式失效,然后杀了他们。

傲罗可能会交上好运,碰巧击落他们。

反正就是,好吧……

非常非常危险。

哈利觉察到他的整个脑子都在试着让自己相信这玩意儿是安全的。

当然,整件事也许行得通,但是……

但是就算不考虑“理性主义者绝不能自己说服自己做什么”这个部分,哈利知道他也不可能说服自己将死亡的可能性估算至20%以下。

认输,赫奇帕奇说。

认输,他脑子里奇洛教授的声音说。

认输,他脑子里的心智模型们[2]说,有赫敏,有麦格教授,有弗立维教授,有纳威·隆巴顿,还有——好吧,基本上是哈利认识的所有人的心理模型,除了弗雷德和乔治,这俩瞬间就会上了。

他应该就这么去找邓布利多自首。这才是他应该做的,他真的真的应该就这么办,在此时此刻,这是唯一理智的做法。

如果这只是哈利自己的任务,只关乎他自己的性命,他会这么做;他肯定会这么做。

而差点分散他集中在部分变形术上的注意力的那部分,让他有将自己暴露给摄魂怪的危险的那部分……

……是奇洛教授,他还没有恢复意识,还是蛇形态。

如果奇洛教授因为参与了这次逃狱而被关进阿兹卡班,他会死的。他可能一周都挨不过。他是那么敏感。

就那么简单。

如果哈利在这里认输……

他就会失去奇洛教授。

就算他可能是坏人,他赫奇帕奇的那部分轻声说,就算如此?

这不是哈利有意识的决定。他就是做不到。他可以失去学院分,但不能失去人。

如果你认为自己的生命很宝贵,宝贵到让你不愿冒着百分之八十的死亡风险去保护阿兹卡班里所有的囚徒,他的斯莱特林面评论道,那冒着百分之二十的生命危险去救贝拉特里克斯和奇洛教授根本说不过去。怎么算都不合理,你前后使用的效用函数[3]一致的话不可能得出这种结论。

他的逻辑面指出斯莱特林赢了。

哈利接着维持脑子里的形体概念,接着施展咒语。完成变形术后再终止任务也不迟,他不想让已经投入的功夫白费。

随后哈利想到了另一件事,这个念头突然让维持施法和维持对摄魂怪的抵抗都变得异常困难。

要是门钥匙没有带我们到奇洛教授说的那个地方怎么办?

回头想想,这是很明显的事。

就算逃跑计划完全正确,就算麻瓜设备起了作用,没有爆炸,没有和结合的魔法道具产生什么糟糕的相互作用,就算傲罗没有碰巧射中,就算哈利成功飞离了阿兹卡班足够远,远到能使用门钥匙……

……在门钥匙的另一头可能也没有精神治疗师。

在他还信任奇洛教授的时候,他是相信门钥匙的另一头有精神治疗师的,但在失去了对奇洛教授的信任后,他忘了重新估量这件事。

你不能这么做,赫奇帕奇说,都到这一步了,这纯粹就是发傻。

房间似乎开始变冷了,但哈利还是在接着变形,即使他针对摄魂怪的抵抗已经开始动摇了。

我不能失去奇洛教授。

他曾试图杀死一名警官,赫奇帕奇说,在那一刻你就已经失去他了。贝拉特里克斯可能就是所有人认为的那样。把你的隐形衣拿回来,去找邓布利多,然后告诉他你被骗了。

不行,哈利绝望地想,在和奇洛教授谈过之前不行 ,也许他会解释,我不知道,也许他离我的守护神太远,摄魂怪影响到了他……我不明白,这不符合任何假说,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能就这么……

在他对恐惧的抵抗力被完全击溃之前,哈利将意识拉离了这一连串思维,因为他不能一边想着将奇洛教授喂给摄魂怪一边决心反抗死亡,这是认知上的不可能。

你的推理被人为削弱了,他的逻辑部分冷静地观察道,找个办法修复。

好吧,就让我们思考一下其他选项,哈利想,不用选择,不用斟酌,也肯定不用做决定……就思考一下除了原计划外我还能干什么。

然后哈利接着在墙上挖洞。他在对一层薄薄的圆柱体金属施展部分变形术,直径两米,厚半毫米,完全穿透了墙壁。他在将这半毫米厚的金属变形为机油。机油是液体,你不能把东西变形为液体,因为液体可能会蒸发,但他和贝拉特里克斯和蛇都有泡头咒。而且哈利之后会马上对油施展咒立停,取消他自己的变形术……

……等被润滑和分割的大块金属从墙上脱离开,掉到他们牢房的地板上后。他变形的金属面是倾斜的,这样等到变形术一完成,重力就会将它拉下来。

如果哈利和贝拉特里克斯没有乘坐他的扫帚,通过墙上完成的洞飞出去……

哈利的大脑建议他可以试着变形出一个表面,盖住墙上的洞,给贝拉特里克斯和奇洛教授留出空间,让他们穿着隐形衣藏进去,然后哈利自己去自首。等奇洛教授醒了,他和贝拉特里克斯可以自己试着想出他们要如何离开阿兹卡班。

首先,这是个馊主意,然后,在牢房的地板上还是会有一大坨金属,这会暴露他们。

随后哈利的大脑想到了那个最明显的答案。

让贝拉特里克斯和奇洛教授用你设计的逃跑路线。你留下来自首。

贝拉特里克斯和奇洛教授才是有生命危险的人。

对他们来说,冒这个险是受益,不是损失。

而哈利没有理由——完全没有任何明智的理由和他们一起走。

想到这里,哈利冷静了下来,在他意识边缘颤动的寒冷和黑暗退却了。没错,就是这样,就是这条跳出思维定势的创新之路,这就是隐藏的第三选项。回头来看,困境的错误点很明显。如果哈利自首,他不一定非要带着贝拉特里克斯和奇洛教授。如果贝拉特里克斯和奇洛教授用了一条危险的逃跑路线,哈利不需要跟着他们。

如果他命令贝拉特里克斯移除记忆,哈利甚至不需要面对承认自己被骗了的尴尬。所有人都只会假设他被绑架了,包括哈利自己。无可否认,黑魔王没有说得过去的理由让贝拉特里克斯这么做;但哈利可以只是笑笑,然后告诉贝拉特里克斯她不被允许知道,这样就搞定了……

——————————————————————

她所在的傲罗队伍和在其它两座塔的另外两只队伍已经搜过阿兹卡班的四分之三了。阿米莉亚已经开始紧张了,不过她还是押在了倒数第二层,认为犯人是藏在那里。一部分的她希望邓布利多已经想过要更加仔细地检查这层楼,而另一部分则很庆幸他没有这么做。

随后响起了一个遥远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叮”的一声。要说的话,就好像是从倒数第二层传来的一声巨响。

在反应过来之前,在来得及阻止自己之前,阿米莉亚已经无意识地看向了邓布利多。

老巫师耸耸肩,对她淡然一笑,说,“既然你都这么要求了,阿米莉亚。”然后他再次离开。

————————————————————

“咒立停。”哈利对裹在地面上的巨大金属块上的油说。他几乎听不见自己说的话,他的耳朵还在嗡鸣:刚刚坚实的金属从墙上滑下,落在了地板上,发出一声巨响。(回想起来,他本应该先用一个无声无息咒的,虽然这阻止不了发出的噪音通过金属地板传播开去。)随后哈利又对裹在墙上的那个两米宽的洞上的油说了一遍“咒立停”,将效果扩散;哈利取消的是自己的魔法,所以咒语施展起来毫不费力。哈利现在有点疲倦了,但这会是他最后一次使用魔法了。他甚至不需要这么做,真的,但哈利不想让变形出的液体留在这里,也不想泄露部分变形术的秘密。

这看起来非常……诱人,一个两米宽的洞,通向着自由。

从外面照进来的光……照在他脸上的光严格来说不是阳光,但比阿兹卡班内部的任何东西都要明亮。

哈利确实有被吸引到,就这么和贝拉特里克斯和蛇一起跳上扫帚。他们多半会安全地逃出去。而要是他们真的安全地逃了出去,哈利也跟着他们,那么他和奇洛教授就可以回到过去,装成完全无辜的样子,所有的事都会重回正轨。

要是哈利留下来自首……那么,就算所有人都假设哈利是人质,假设哈利对麦格教授说谎的时候正被魔杖指着……就算哈利自己轻松脱身,就算如此……

防御术教授也不太可能继续在霍格沃茨教书了。

 防御术教授的职业生涯会迎来他命中注定的终结,在这一学年的二月。

而且没错,麦格教授会杀了哈利,而且没错,他会死得缓慢又痛苦。

但留在后面是明智,安全,理性的选择,哈利对此是放松大过遗憾。

哈利转向贝拉特里克斯;他张开嘴,最后一次指示她——

然后响起了一声嘶声,微弱的嘶嘶声,听上去缓慢而又困惑,嘶嘶声说,

“这是……什么声音?”

——————————————————————-

老巫师大步流星地穿过走廊。他来到一扇金属门前,打开,从记忆中就已经知道这间牢房是空的了。

随后老巫师念出了七个强大而出色的咒语,然后继续去检查下一扇门;咒语加起来也只会花很少的精力,因为只剩下几个牢房没有检查了。

—————————————————————–

“老师,”哈利用蛇佬腔嘶声说。有那么多感情在他体内一齐涌上。虽然他看不见,但他知道,贝拉特里克斯肩膀上的那条绿色的蛇正缓缓抬起头环顾四周。“你还……好吗,老师?”

“老师?”微弱而困惑的嘶嘶声说,“这里是哪里?”

“监狱,”哈利嘶声说,“充满了噬命者的监狱,我们是来救一个女人的,你和我。你试图杀掉守卫,我挡下了你的死咒,我们之间产生了共鸣……你失去了意识,我必须自己击倒守卫……我的守护咒被消除了,噬命者可能告诉守卫这个女人逃跑了。有人能感受到我的守护咒,可能是校长……所以必须撤掉我的守护咒,找其他方法,在不用守护咒的情况下把你和这个女人藏起来不让噬命者发现,学会在没有守护咒的情况下保护自己,并在没有守护咒的情况下吓走噬命者,然后为你和那个女人设计一个新的逃跑方案,最后在监狱那么厚的金属墙上开出了一个洞,虽然我只是一个一年级学生。没时间解释了,你必须现在就走。如果我们再也见不了面了,老师,我很高兴能在这段时间认识你,就算你可能是坏人。还有机会说这么多话真好:再见了。”

然后哈利把扫把递给了贝拉特里克斯,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上去。”

他还是决定保留记忆。一方面,这些记忆很重要。另一方面,他和防御术教授一星期前就开始计划这件事了,哈利不想把整个星期都忘掉,或者向贝拉特里克斯解释清除哪些记忆。哈利也许能骗过吐真剂,而要是邓布利多坚持让哈利撤掉他的大脑封闭术屏障,接受更深的测试……好吧,至少哈利从头到尾都表现得很英勇。

“停!”那条蛇说。它的声音变大了。“停,停,停!你什么意思,再见?”

“逃跑计划有风险,”哈利用蛇佬腔说,“我没有生命危险,只有你和她有。所以我留下来自首——”

“不!”那条蛇声嘶力竭,“绝对不行!不准!”

贝拉特里克斯乘上了扫帚;哈利感觉得到(但看不见)她的头转向了他,她什么都没说。也许是在等他,或者只是在等他的命令。

“再也不信你了,”哈利用蛇佬腔简单地说,“你试图杀掉守卫。不信你了。”

那条蛇嘶声道,“我不是想杀掉守卫!你白痴吗,孩子?无论我是不是坏人,杀了他都不合情理!”

地球的自转为之一顿,停在了围绕太阳的轨道上。

蛇的嘶嘶声现在听上去比哈利听过的人形奇洛教授说的任何话都要怒不可遏。“杀了他?我想杀他的话他几秒就死了,傻孩子,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是想征服他,支配他,强迫他撤掉意识中的壁垒,需要读他的心,知道等他回复的是谁,用记忆咒获取详情——”

“你施展了死咒!”

“知道他会躲开!”

“他的命就这么不值钱吗?他要是没躲开怎么办?”

“会用我自己的魔法推开他,傻孩子!”

行星的运转又顿住了。哈利没想到这个。

“笨蛋阴谋家学徒,”蛇嘶声道,声音愤怒得就好像嘶嘶声互相重叠了起来,在每句话的句末滑动,“自作聪明的弱智,狡猾的傻瓜,未经训练的白痴斯莱特林,你不合时宜的不信任毁了——”

“这时候争论不公平,”哈利平和地用蛇佬腔指出。正要充斥他全身的解脱感现在被上升的紧张给抵消了。“我没法好好对你发火,否则会让噬命者趁虚而入。必须赶快,可能有人听见了噪音——”

“解释逃跑计划,”蛇蛮横地说,“快点!”

哈利开始解释。蛇语里没有麻瓜技术的用词,但哈利形容了一下功能,奇洛教授看上去理解了。

响起了几声短促的嘶嘶声,对蛇来说就等同于一声短促的惊讶笑声,随后是厉声命令。“告诉女人看向一边,施展消音的咒语,在门外设置守护咒。会变形我自己,快速改进一下你的发明,给女人紧急魔药,这样她就可以掩护我们,在你撤掉守护咒后变回来。这样计划会安全一些。”

“然后我得相信,”哈利用蛇佬腔嘶声道,“真的有给那个女人的治疗师等着我们?”

“动动脑筋,孩子!假如说我是坏人。在这里抛弃你明显不是我的计划。任务是见机起意,在看见你的守护咒后想出来的。离开吃饭的地方时,整件事本应无人留意,无迹可寻。你当然会在目的地看见假装是治疗师的人!之后回吃饭的地方,计划重回正轨!”

哈利盯着隐形的蛇。

一方面,说出这种话会让哈利觉得很蠢。

另一方面,刚才那番话又让人不太放心。

“所以,”哈利用蛇佬腔嘶声说,“你对我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准确地说?”

“你说没时间了,”蛇嘶嘶道,“但计划是让你统治全国,太明显了,就算是你年轻的贵族朋友现在都该明白了,要是你愿意的话可以回去问他。现在开始不说话了,现在是起飞时间,不是说话时间。”

——————————————————————–

老巫师走向另一扇金属门,背后是死一般无休止的呢喃,“我不是认真的,我不是认真的,我不是认真的……”他肩膀上金红色的凤凰已经发出了迫切的尖叫声,而老巫师已经开始皱眉,然后——

又一声喊叫划破了走廊,是那只像凤凰但又并非真正凤凰的生物在叫喊。

巫师转过头,看向他另一边肩膀上闪耀的银色生物,与此同时,那双转瞬即逝的无形双爪一蹬,让咒语凝结出的实体飞了起来。

假的凤凰飞下走廊。

老巫师急匆匆地跟在后面,双腿踏得就像六十岁的活泼年轻人。

真正的凤凰叫了一声,两声,三声,在金属门前盘旋;随后,当它明白主人不会因为它的叫声回来后,迟疑地跟着飞了过去。

——————————————————————-

奇洛教授这次变回了真身——不补药的话,复方汤剂只能撑一小时——虽然防御术教授面色苍白,还靠在牢房最近的金属栏上,但他的魔力依然强到不出声就拿回了魔杖,与此同时,贝拉特里克斯脱掉了隐形衣,顺从地将其交到了哈利手上。奇洛教授的力量一回来,大难临头的感觉也跟着回来了,虽然没有那么强,但巨大力量的边缘还是撞上了哈利小小的稚嫩域场。

哈利大声讲出他麻瓜设备的说明,为正在观察的巫师指出名字,随后哈利一个咒立停,将他所有努力工作的成果变回了冰块。奇洛教授不能为哈利变形过的东西施展咒语,因为他们的魔力不能相互作用,无论有多轻,但是——

三秒后,奇洛教授手里是他自己变形出的麻瓜设备。他一挥魔杖,短促地念了一个音,残留的胶水就从魔法物件上消失了;之后再来三个咒语,魔法和科技融合在了一起,合二为一,然后牢不可破和天衣无缝的咒语被施展到了麻瓜设备上。

(在成年人的监督下,哈利做这种事要放松多了。)

一瓶魔药被甩给了贝拉特里克斯,奇洛教授和哈利同时命令道,“喝了”,就好像是同一个人在说话似的。憔悴的女人已经毫不犹豫地将魔药举到了嘴边;谁都看得出来,这条蛇的阿尼玛格斯是黑魔王的仆从,而且力量强大,备受信任。

哈利将隐形衣的帽子盖上脑袋。

一阵短暂而恐怖的魔力从防御术教授的魔杖涌了出来,腐蚀了墙上的洞,给摆在房间中的巨大金属块留下了蚀痕;是哈利要求的,他说他用的方法可能会被认出来。

“左手手套。”哈利对口袋说,然后拿出手套,戴了上去。

防御术教授做了个手势,贝拉特里克斯的肩膀上出现了鞍具,又一个手势,她的手上有了布质的小东西,在这个女人喝完魔药的同时,她的手腕上出现了类似手铐的东西。

贝拉特里克斯苍白的脸上出现了奇怪的,不健康的红色,她直了直身子,凹陷的双眼看起来亮了一点,危险了很多……

……她的耳朵喷出了小股蒸汽……

(哈利决定不去想这部分。)

……然后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笑了起来,突如其来的疯狂笑声回荡在阿兹卡班小小的牢房里,实在是太大声了。

(防御术教授说了,很快贝拉特里克斯就会失去意识,然后晕上好一会儿,这是她喝的魔药的副作用;但在这一会儿,她能够重新拿回约百分之二十曾经拥有过的力量。)

防御术教授把魔杖扔向贝拉特里克斯,然后马上融化成了一条绿色的蛇。

在这之后摄魂怪的恐怖立刻回到了房间。

贝拉特里克斯只畏缩了一点,她抓住魔杖,无声地比划了一下;蛇飞了起来,钻进了她背上的鞍具。

哈利对扫帚说“起!”。

贝拉特里克斯将魔杖挂回手上的布套。

哈利跳上了双人扫帚的领头位置。

贝拉特里克斯跟在他后面,她拿起手腕上像手铐一样的设备,将双手铐在了扫帚柄上,与此同时,哈利的右手将魔杖放回了口袋。

然后他们三个冲向前,穿过墙上的洞——

——暴露在了户外,直接就在摄魂怪巢穴的正上空,在阿兹卡班巨大三棱柱的正中间,蓝色的天空现在就在他们头顶上,清晰可见,洒下白昼的光芒。

哈利调整了一下扫帚角度,开始向上加速,正对着那片三角形空间。他的左手戴着手套,以免让皮肤直接接触到奇洛教授变形过的东西,现在正抓着麻瓜设备的控制开关。

在上空离他们很远的地方,响起了几声模糊的大叫。

好了,你们这群原始的榆木脑袋!

乘坐在竞速扫帚上的傲罗在天空中调整角度,向他们俯冲下来,模糊的闪光已经开始向下闪耀——第一个咒语已经开火。

给我听好了!

“极效盔甲护身!”贝拉特里克斯用嘶哑的声音咆哮道,然后开始尖声大笑,闪耀着蓝光的护罩包围了他们。

看见了吗?

从阿兹卡班中心腐烂的巢穴里,上百只摄魂怪上升到空中,对一些人来说,这是一大群骸骨,是飞翔的墓地;对另一个人来说,这是空虚的结合体,它们向上滑行的时候看上去就像是世界被撕开了一道大口子。

这……

年老而强大的巫师咆哮出一个恐怖的咒语,一簇巨大的白金色火焰爆发开来,从阿兹卡班墙上的洞中射出,没过一会儿,无形的火焰形成了翅膀。

就是……

然后傲罗激活了阿兹卡班禁区内的反反重力诅咒,令所有没附上最近一次更改后口令的飞行咒语失效了。

哈利扫帚的上升力被关掉了。

而另一方面,重力还在。

他们扫帚的上升速度缓下来了,开始减速,开始转入下跌过程。

我的……

但是那些让扫帚指向某个方向、并允许操纵扫帚的咒语,那些让骑手坐在扫帚上不掉下去、并多少保护了他们不受加速度影响的咒语,这些咒语还在运作。

扫帚!

哈利按下设置在和他的光轮X200双人扫帚结合在一起,由通用技术[4]所制,型号狂战士PFRC[5],等级N,高氯酸铵复合喷射器,固体燃料火箭上的点火开关。

噪音爆发。

——————————————————————-

[1]火枪(boomstick)和扫帚(broomstick)的英文单词只差一个字母

[2]心智模型(mental model):http://baike.baidu.com/view/1537221.htm?fr=aladdin

[3]效用函数:http://wiki.mbalib.com/wiki/%E6%95%88%E7%94%A8%E5%87%BD%E6%95%B0

[4]通用技术(General Technics):一个由科幻迷组成的DIY爱好者组织,详见http://www.mystery.com/gt/

[5]这里疑似是向MTU某个疯狂科学家社团致敬:http://pfrc.students.mtu.edu/wiki/Berserker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潜水艇君

校对: Dr. ∅,BobbyLiu,王婆的一千零一夜,大大糖

新年快乐!


2015-02-18 16:11:06 【碗柜里的博格特】 新年第一章!耶!

2015-02-18 16:15:00 【水云】 新年快乐!

2015-02-18 16:16:36 【cuno_cio】 新年快乐~

2015-02-18 16:17:07 【lingjiangxue】 过年好~发射火箭太帅了~

2015-02-18 16:25:58 【锦年与共】 新年快乐!

2015-02-18 16:50:49 【瑞恩】 新年快乐,今年的哈波特依旧还是萌萌哒

2015-02-18 17:27:36 【红色X妄想】 新年快乐啊!监狱这部分好帅!

2015-02-18 17:32:39 【紫薇】 新年礼物啊!新年快乐!!!

2015-02-18 17:55:23 【luciferthee】 新年快乐~好棒~~~

2015-02-18 18:06:28 【ONE LESS TIME】 新春愉快~开始觉得智商不够用了(躺

2015-02-19 01:54:32 【meltymap】 那么火箭燃烧造成的大量废气怎么办……

2015-02-19 03:45:00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回复【meltymap】 原料是冰块,所以会变成水蒸气 🙂

2015-02-19 03:47:20 【脑洞伊甸】 新年快乐!春节发火箭这章太应景了XD

2015-02-19 15:14:51 【好玩君】 赞赞赞!happy 羊 year!

2015-02-21 11:43:33 【这是印第安老斑鸠】 新年快乐~

2015-02-21 12:32:21 【santizhizi】 “我不是认真的”难道不应该加个注释吗?

2015-02-21 14:57:36 【AmberTea】 新年快乐!!!哈利太帅了!魔法扫帚和火箭喷射器简直就是梦想啊!

2015-02-21 15:06:58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回复【santizhizi】 目前还只是fan theory,证实后如有需要再补注:-)

2015-02-23 16:15:53 【有朝一日】 哈利完全被奇洛教授迷惑了,明明上一章已经自我反省,现在又为那么差劲的谎言迷惑了。他现在太过于喜爱和重视奇洛教授,无法理性的判断了。

2015-02-24 05:23:17 【满口小白牙】 看了这么久,出来冒个泡,想参加翻译组不知道该怎么做?

2015-02-24 14:51:30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回复【满口小白牙】 看私信:-)

2015-02-26 05:01:45 【蓝木箱】 这一章我看得快哭了

2015-02-26 05:02:01 【蓝木箱】 虽然很迟,羊年快乐!

2015-03-08 02:48:30 【飞翔的翔Flyingflyx】 看到麻瓜设备的时候脑子里就莫名出现了wow招募送的双人观光火箭和凯帕衰变……结果果然www

2015-03-08 17:59:52 【啊哈】 教授反应真快

2015-04-02 04:47:48 【santizhizi】 回复【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现在呢?

2015-06-13 15:28:00 【ExistentialElevator】 奇洛教授居然考虑不到哈利的圣母程度?这简直是个败笔。

2017-02-15 18:29:48 【民圃Paul】 火箭燃料!去吧光輪2000!(๑•̀ㅂ•́)و✧

2017-09-26 11:40:45 【蓝木箱】 哇2年前的我

2017-10-14 22:37:38 【荆衣】 帅炸!

2017-11-21 12:57:21 【刀与禁果】 哈哈哈哈哈哈哈

2018-10-17 17:12:08 【游戏场地】 重看发现了这个伏笔……xx真可怜啊……

2020-04-05 09:18:38 【微不足道的火星】 回复【ExistentialElevator】 什么圣母,这是人文主义

2020-05-11 04:29:07 【林止风】 扫帚和火箭喷射器,太秀了。巫师靠魔力,麻瓜靠科技,哈利这样太犯规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