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自我中心主义

授权和转载须知

帕德玛·帕蒂尔结束晚饭的时间有点儿晚,都快七点半了,她正快速地走出大厅,向拉文克劳的宿舍和学习室走去。八卦十分有趣,毁掉格兰杰的名誉就更有趣了,但这也会影响学习。她已经推后了一篇明早草药学课要交的六英寸长的关于罗米拉罗高木的论文[1],她今晚得写完它。

当她路过一条狭长蜿蜒的石头走廊的时候,那低语声出现了,听起来好像就在她背后。

“帕德玛·帕蒂尔……”

她如闪电一般转身,魔杖已经从她长袍的口袋里拽出,握在手中,如果哈利·波特以为他能悄悄地溜过来,轻而易举地吓到她——

那里一个人都没有。

帕德玛马上转身,看向另一个方向,如果是腹语咒——

那边也没有人。耳语声再次出现,柔和而又危险,还带着轻轻的嘶嘶的底调。

“帕德玛·帕蒂尔,斯莱特林女孩……”

“哈利·波特,斯莱特林男孩。”她大声回应。

她已经与波特和他的混乱军团战斗过十几次了,她知道无论如何这一定是哈利·波特的手笔……

……但是腹语咒只能直线传播,而在蜿蜒的走廊里边,她能够轻易看见通向前后两个方向最近的转弯,但是根本没有人……

……无关紧要。她了解她的敌人。

这次一声轻笑出现在了她的身侧,她迅速转身,将魔杖指向低语出现的方向,大叫:“荧光闪烁!”

红色的光束飞出,击中了墙壁,墙壁先是发出红光,然后又黯淡下来。

她也没有真的指望这能成功。哈利·波特不可能真的隐身,绝大多数成年人都不能施放那样的魔法,关于他的那些传言中的九成她都从来不信。

轻语声再次发笑,现在出自于她的另外一边了。

“哈利·波特站在悬崖边上,”轻语声说,现在听起来就在她的耳边,“他在动摇,但你,你已经堕落了,斯莱特林女孩……”

“分院帽从来就没有对着我的名字叫出斯莱特林,波特!”她后退到墙边,这样她就不需要警戒她的身后了,再次举起魔杖摆出攻击的姿势。

轻笑声再次响起。“过去的半个小时里,哈利·波特在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里,帮助凯文·恩特维斯特和迈克尔·科纳复习魔药配方。但这不重要。我是来警告你的,帕德玛·帕蒂尔,如果你选择忽视,后果自负。”

“好吧,”她冷冷地说,“尽管来警告我吧,波特。我不怕你。”

“曾经,斯莱特林是一个伟大的学院,”轻语说;现在,它听起来更悲哀了,“斯莱特林曾经是一个你会骄傲地选择的学院,帕德玛·帕蒂尔。但有些事出了错,有些事变糟了;你知道斯莱特林学院哪里出了问题吗,帕德玛·帕蒂尔?”

“不,而且我一点儿也不关心!”

“但你应该关心,”那轻语说,现在它听起来就好像是从她的脑袋后边发出来的,但她的脑袋几乎是紧紧地贴着墙的,“因为分院帽仍然向你提供了那个选项。你以为,只要选择了拉文克劳学院,无论你做了什么别的事,你都不是潘西·帕金森,而且无论永远也不会成为潘西·帕金森吗?”

尽管她不相信,现在,小股恐惧的寒潮开始从她的脊柱扩散开来,涌上了她的皮肤。她也听说过哈利·波特的那些故事,比如说他是一个秘密的摄神取念师。但她仍然笔挺地站着,在她开口的时候将她所有的强硬都放进了她的声音:“斯莱特林为了力量走向黑暗,就像你所做的那样,波特。而我不会,永远不会。”

“但你会恶意传播关于一个无辜的女孩的谣言,”那声音低语,“即使那并不会帮助你实现自己的任何野心,也不顾她的一些强大的同盟可能会因此被激怒。那可不是旧日骄傲的斯莱特林会做的事情,帕德玛·帕蒂尔,那不是萨拉查的骄傲,那是堕落后的斯莱特林,帕德玛·帕金森,而不是帕德玛·马尔福……”

她这辈子还从没有这么害怕过,而这可能真的是鬼魂的可能性出现在了她的心中。她从来就没有听说过鬼魂能够像这样隐藏自己,但也许他们仅仅是平时不这样做罢了——更别提绝大多数鬼魂没有这么骇人,毕竟他们不过是死人而已——“你是谁?血人巴罗?”

“当哈利·波特被霸凌和殴打的时候,”那声音低语,“他要求他所有的盟友不要报复;你记得那件事吗,帕德玛·帕蒂尔?因为哈利·波特在动摇,但还没有迷失;他在挣扎,他知道自己有堕落的危险。但赫敏·格兰杰可没有对她自己的盟友提出这样的请求。哈利·波特现在对你十分愤怒,帕德玛·帕蒂尔,比他为他自身的事情能够做到的更加愤怒……而他有着自己的盟友。”

颤抖涌过了她的身体,她知道那能被看见,而她因此恨自己。

“哦,别害怕,”那声音呼吸般地说,“我不会伤害你。因为,你看,帕德玛·帕蒂尔,赫敏·格兰杰真的是无辜的。她没有站在悬崖边缘,她没有堕落。她没有禁止她的盟友报复你,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这种可能性。而哈利·波特很清楚,如果他为了格兰杰伤害了你,或是导致了你被伤害,那么在太阳燃尽、夜空中最后一颗星星湮灭之前,她是不会与他说话的。”那声音现在十分悲伤,“她真是一个善良的女孩,一个我只能希望成为的人……”

“格兰杰不能施守护神咒!”帕德玛说,“如果她真的像她假装的那么好——”

“你能施守护神咒吗,帕德玛·帕蒂尔?你甚至不敢尝试,你害怕结果会是什么。”

“没这回事!我仅仅是没有时间罢了!”

耳语继续着。“但赫敏·格兰杰确实尝试了,在她的朋友们面前公开尝试,而当魔法失败的时候,她十分吃惊和沮丧。因为守护神咒有着一些少有人知的秘密,也许除了我之外没人知道。”一声轻柔的低笑,“让我们说清楚,并不是灵魂上的污点令她无法发出光芒。赫敏·格兰杰无法施守护神咒的原因与让这些厅堂平地而起的戈德里克·格兰芬多从来就不能施放的原因是一样的。”

走廊更冷了,她十分确定,就像什么人在用冰冻咒一样。

“而哈利·波特不是赫敏·格兰杰的唯一盟友,”现在低语中出现了一丝干巴巴的好笑的弦外之音,这让她突然惊恐地想起了奇洛教授,“我相信,菲利乌斯·弗利维和米勒娃·麦格都很喜欢她。你想过如果那两个人知道了你对赫敏·格兰杰正在做的事情,他们会减少对你的喜爱吗?也许,他们不会公开干预;但他们也许在给你学院分的时候会稍稍慢一点儿,给你机会的时候稍稍慢一点儿——”

“波特打我小报告了?”

一声鬼魂式的轻笑,一阵干巴巴的呵-呵-呵。“你觉得那两个人愚蠢而又耳聋眼瞎么?”一声悲哀的轻语,“你觉得赫敏·格兰杰对他们不重要,他们看不见她的痛苦吗?他们也许曾经喜欢你,他们聪明的小帕德玛·帕蒂尔,但你正在把这喜爱丢走……”

帕德玛的喉咙干燥。她没有想到这个,一点儿也没。

“我想要知道,在你现在选择的路途上,最后会有多少人关心你,帕德玛·帕蒂尔。就为了拉开与你姐妹的距离,值得这么多吗?成为帕瓦蒂光芒下的影子?你最深的恐惧一直是与她相同,我应该说,重新与她相同;但仅仅为了让自己更加不同,值得伤害一个无辜的女孩吗?你就一定要成为双胞胎中邪恶的那个吗,帕德玛·帕蒂尔,你就不能找到另外一种美德去追寻吗?”

她的心脏在她的胸中狂跳。她,她从来就没有对任何人谈起过这个——

“我一直奇怪学生们是如何彼此霸凌的,”那声音叹道,“孩子们是如何让他们自己的生活变得艰难,他们是如何亲手将他们的学校变成监狱的。为什么人类要将他们自己的生活变得如此不堪?我能够给你部分答案,帕德玛·帕蒂尔。因为如果人们不想象自己本人也会被伤害,不想象他们也许会因为自己的行径受到折磨的话,他们在造成伤害之前不会停下来思考。但你会被折磨的,哦,是的,帕德玛·帕蒂尔,如果你继续走这条路,你会被折磨的。你会被同样的孤独痛苦所折磨,你会被同样的他人的恐惧和不信任所折磨,就像你现在对赫敏所施加的那样。只是对你来说,一切都是自作自受。”

她的魔杖在手中颤抖着。

“当你去拉文克劳的时候,你没有选择要站在哪一边,女孩。你是通过自己生活的方式,对待他人的方式和对待自己的方式来选择的。你会照亮他人的人生,还是令他们黯淡?这才是黑暗和光明之间的选择,而不是分院帽喊出的任何词语。而困难的部分,帕德玛·帕蒂尔,不是说出‘光明’,困难的部分是决定哪个是哪个,而且当你开始走错路的时候对自己承认这点。”

一片寂静。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帕德玛意识到她被放走了。

当帕德玛试图将魔杖放回口袋里的时候,她几乎脱手丢掉了它。当她从墙边迈步前行,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差点摔了一跤——

“我没有总是在光明与黑暗之间做出正确的选择,”那声音说,现在直接对着她的耳朵,大声并且刺耳,“不要将我的建议当成是最终答案,女孩,不要害怕质疑,因为虽然我努力过,但我有时会失败,哦,是的,我曾经失败过。但你正在伤害一个真正的无辜者,而你这样做无法达成你的任何野心,这也不是为了任何机智的谋划。你施加痛苦,纯粹是为了它给你带来的快乐。我不曾一直在光明与黑暗之间做出正确的选择,但是我知道这是黑暗,我确定。你正在伤害一个无辜的女孩,而你没有受到责罚的原因仅仅因为她太过善良,不愿容忍她的盟友针对你。所以我无法伤害你,记住我无法尊重这种行为就够了。你不配做斯莱特林;去做你的草药学作业吧,拉文克劳的女孩!”

最后的耳语中的嘶嘶声更响了,听起来几乎像是一条蛇,然后帕德玛逃跑了,她就像伏地蝠[2]追在她身后一般沿着走廊飞奔,不顾关于在走廊中奔跑的禁令,即使当她越过用惊讶的眼神看着她的其他学生时,她也没有停下来,她的脉搏撞击着她的脖子,她一路狂奔回了拉文克劳宿舍,门问她“为何太阳在白天照耀而不是在夜晚?”,她试了三次,才能够条理清楚地回答,然后门开了,而她看见——几个女孩子和男孩子,一些年幼,一些年长,都看着她,而在五角桌的一角,哈利·波特、迈克·科纳和凯文·安特惠斯特尔,都从他们的课本上抬起头来看着她。

“甜蜜的梅林啊!” 佩内洛·克里瓦特一边喊,一边从沙发上起身,“你怎么啦,帕德玛?”

“我,”她结巴道,“我,我听见了——一只鬼魂——”

“该不会是血人巴罗吧,是吗?”克里瓦特说。她取出魔杖,一会儿之后,她就端着一个杯子了,一个“清水如泉”之后,杯子里就充满了水。“哎,喝点水,坐下来——”

帕德玛已经走向五角桌了。她看着哈利·波特,而他也用平静、沉重而又有些悲哀的眼神回视着她。

“是你干的!”帕德玛说,“你——怎么——你怎么敢!”

拉文克劳宿舍忽然安静了下来。

哈利仅仅是看着她。

然后说,“我能帮你做点儿什么吗?”

“别否认了,”帕德玛声音颤抖地说,“你让那鬼魂去找我的,它说——”

“我是认真的,”哈利说,“我能帮你做点儿什么吗?给你拿点儿吃的,或者拿杯汽水,或是帮你做作业,或是什么类似的?”

人人都盯着他们两个。

“为什么?”帕德玛问。她想不到任何别的话说,她无法理解。

“因为某人正站在悬崖边缘上,”哈利说,“而区别在于你为别人做了什么。你能让我帮你做点儿什么吗,帕德玛,求你了?”

她瞪着他,然后在那一刻知道了,和她一样,他也得到了自己的警告。

“我……”她说,“我得就罗米拉罗高木写六个英寸——”

“让我回宿舍拿一下我的草药学的东西,”哈利说。他从五角桌边站起来,看着安特惠斯特尔和科纳。“对不起,伙计们,一会儿见。”

他们什么都没说,仅仅是和宿舍中的其他人一样盯着哈利·波特,眼看着他走上楼梯。

就在他开始上楼的时候,他说,“除非她想说,别用问题打搅她,我希望人人都明白这点?”

“明白了。”绝大多数的一年级和部分高年级的学生说,有几个听上去被吓坏了。

————————————————————

她与哈利·波特谈了很多罗米拉罗高木之外的东西——甚至包括她对于与帕瓦蒂重新变得一样的恐惧,她之前没有与任何人说过这个,但哈利的鬼魂盟友已经知道了。哈利从他的口袋里边拿出了一些奇怪的书,以完全保密为条件借给了她,他说如果她能够理解这些书的话,就足够让她的思考方式变得再也不会与帕瓦蒂相同了……

当九点钟哈利说他得离开的时候,作业只写完了一半。

而当哈利在走出去的半路上停下来看着她,说他觉得她配做一个斯莱特林的时候,她的感觉美妙了足足一分钟,才意识到是谁对她说了什么。

——————————————————

当帕德玛那天早晨下去吃早饭的时候,她发现曼迪看到了她,然后对坐在拉文克劳长桌边的身边的女孩说了些什么。

她看见那女孩从长凳上站起来,走向了她。

昨天晚上,帕德玛对那女孩在另外一个寝室颇感庆幸;但现在她一想,这实际上更糟糕,现在她得在所有人面前这么做了。

但尽管帕德玛正在出汗,她知道她必须要做什么。

那女孩更近了——

“对不起。”

“什么?”帕德玛说。那是她的台词。

“对不起。”赫敏重复说。她的声音大到足够让每个人都听见。“我……我没有让哈利那样做,而我发现的时候,我对他十分生气,我让他保证不会再对任何人那么做了,同时我一周都不会跟他讲话了……我非常,非常地抱歉,帕蒂尔小姐。”

赫敏·格兰杰的后背僵硬着,她的脸僵硬着,你能看见她脸上的汗水。

“呃。”帕德玛说。她自己的思绪现在十分混乱……

帕德玛的目光闪向拉文克劳长桌,那里,一名男孩正紧盯着他们,而他的双手在大腿上紧握成拳。

————————————————

稍早时候:

“我告诉过你,要对人好一点!”赫敏尖叫。

哈利开始出汗了。他从来没有听赫敏对他尖叫过,而在空教室里声音显得很大。

“我——但是——但是我确实挺好的!”哈利抗议说,“我实际上救赎了她,帕德玛走在错误的道路上,而我把她拉回来了!我可能让她的整个人生变得更加快乐了!另外,你应该听听奇洛教授给我的原版建议——”在那一刻,哈利意识到他说了什么,接着为时已晚地闭上了嘴。

赫敏握着她栗色的卷发,这是一个哈利此前没有从她身上见过的姿势。“他建议做什么?杀了她?”

防御术教授建议哈利找出他年级之内和之外的所有具有重大影响力的学生,然后试图控制整个霍格沃茨的流言圈,指出这是一项对任何在霍格沃茨就读的真正的斯莱特林来说具有广泛用途而又有趣的挑战。

“不是那种事,”哈利快速说,“他只是泛泛地建议我应该对传播流言的人有影响力,而我决定那建议比较善良的版本是直接告诉帕德玛她的行为意味着什么,而不是试图威胁她或是类似什么的——”

“你这还不算威胁人?”赫敏的手现在开始拽她的头发了。

“呃……”哈利说,“我猜她也许被吓着了一点儿,但赫敏,人们会做任何他们觉得不会被惩罚的事情,如果自己不受伤害,他们不在乎会让他人多么受伤,如果帕德玛认为传播关于你的谎言没有后果的话,那么自然地,她会继续——”

“而你觉得你的所作所为不会有后果?”

哈利忽然觉得胃里犯恶心。

赫敏脸上的表情怒不可遏。“你觉得其他学生现在会怎么想你,哈利?或是我?如果哈利不喜欢你们讨论赫敏的方式,你就会被鬼魂找上门,你是想要让他们这么想吗?”

哈利张开了嘴,但什么都没说出来,他只是……没那么想过,实际上……

赫敏俯下身,把她之前重重地拍在桌上的书本拿起来。“我这一周都不会跟你说话了,而我会告诉每个人我一周都不会跟你说话了,而且我还会告诉他们为什么,也许这会弥补一些你所带来的破坏。一周之后,我会——我那时再决定怎么做,我猜——”

“赫敏!”哈利自己的声音上升到了绝望的尖叫,“我是在试图帮你!”

女孩正在打开教室的门,她转过身,看着他。“哈利,”她的声音在愤怒之下有一丝颤抖,“奇洛教授正在把你吸入黑暗,他是真的如此,我是认真的,哈利。”

“这……不怪他,这不是他建议的,这只是我——”

赫敏的声音现在近乎是耳语了。“有一天你会跟他出去吃午饭,而回来的将会是你的黑暗面,或者也许,你根本就不会回来了。”

“我向你保证,”哈利说,“我午饭后一定会回来的。”

他连想都没想就这么说了。

而赫敏仅仅是转身,大步走出,然后把门在她的身后摔上了。

真是引发戏剧性反讽规则的好方法,白痴,哈利的内在批评家说。下面你会在本周六死去,你最后的遗言会是“对不起,赫敏”,而她会永远后悔她做的最后一件事是摔门——

哦,闭嘴。

————————————————

当帕德玛坐在赫敏身边吃早饭,用大到足够让别人听到的声音说,鬼魂刚刚告诉了她一些重要的事情,而且哈利·波特那样做是正确的时候,有些人之后不那么害怕了,而有些人更害怕了。

那之后,人们确实不那么说赫敏的坏话了,至少在一年级,至少在哈利·波特可能会听到的公众场合。

弗利维教授问哈利,他是否对帕德玛身上发生的事情负责任,哈利回答是的,弗利维教授告诉他,他将要被罚两天的劳动服务。即使那仅仅是个鬼魂而且帕德玛没有被伤害,但是,那不是一名拉文克劳学生的可以被接受的行为。哈利点头,说他理解教授为什么不得不这么做,因而不会抗议;但考虑到这件事看上去确实让帕德玛改邪归正了,弗利维教授私下里真的认为他做错了么?弗利维教授停下来,看上去确实思考了一下,然后庄重地用尖利的声音对哈利说,他需要学习如何正常地与其他学生交流。

哈利不可抑制地想,这是奇洛教授永远都不会给他的建议。

哈利不可抑制地想,如果他按照奇洛教授的方法做了,按照正常的斯莱特林的方式,用正向和负向激励结合的办法把帕德玛和其他传播谣言的人捏在手心里的话,那么帕德玛就不会谈论这件事,而赫敏永远都无法发现…………

那样的话,帕德玛就无法被救赎,她会停留在那错误的道路上,她自己最终也会受害。当哈利用了时间转换器,隐身之后又用上了腹语咒的时候,他并没有在任何意义上欺骗帕德玛。

哈利仍然不确定他是否做了那件正确的事,或者说正确的事中的一种,而赫敏坚持拒绝和他说话——尽管她与帕德玛说了很多。回到一个人学习的状态比哈利预料到的更难受;就好像他的大脑已经开始忘记了它长久以来被训练得到的独来独往的技能一般。

在与奇洛教授的周六午餐之前的日子过得似乎非常、非常慢。

——————————————————————————-

[1] 罗米拉罗高木(lomillialor)是奇幻小说系列《托马斯·卡伍南特传奇》中的一种植物,又被称为高木(high wood),见:http://unbeliever.wikia.com/wiki/Lomillialor 。

[2] 伏地蝠是JK·罗琳的《神奇动物在哪里》中提到的生物,看上去像是半英寸厚的斗篷,能够无声无息地爬上床窒息和吃掉熟睡中的巫师,守护神咒是已知的唯一可以赶走伏地蝠的魔咒。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猩猩

校对: 王婆的一千零一夜,潜水艇君


2015-01-19 03:45:04 【漫游的宅】 连发几张,感觉棒棒哒!!

2015-01-19 12:51:27 【838615499】 回复【漫游的宅】 好厉害!

2015-01-22 13:41:35 【heat_nerv】 flag高高立起

2015-01-28 07:29:01 【游戏场地】 伏地蝠的脸上是不是没有鼻子ww

2016-03-05 03:44:20 【Biggest_Dreamer】 超级守护神能不能消灭伏地蝠?它可能和摄魂怪很像

2016-11-14 12:25:23 【a】 所以奇洛是坏的,弗立维是好的。

2018-07-28 15:45:21 【凯尔莫罕之风】 奇洛的做法简直是教父式的保护方式,霸道总裁首选方案

2019-12-19 12:06:19 【我的日光】 赫敏的道德感真的很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