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人文主义,第三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福克斯的歌声渐渐变轻,终于消失了。

哈利从冬日凋敝的草坪上坐起身来,福克斯仍然停在他肩上。

四周全是倒吸凉气的声音。

“哈利,” 西莫用发抖的声音问道,“你没事吧?”

凤凰带来的宁静仍然留在他的心里,还有温暖,从福克斯停着的地方传来。遍布全身的温暖,凤凰还在身边时仍然萦绕在回忆里的歌声。他刚刚发生了一些可怕的事,经历了一些可怕的想法。他重新获得了一段原本不可能存在的回忆,虽然摄魂怪亵渎了那段回忆。一个奇异的词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回响。而这一切都可以暂时抛开,只要凤凰仍在夕阳下闪耀着金红色的光芒。

福克斯对他叫了一声。

“有我必须去做的事?” 哈利问福克斯,“是什么?”

福克斯朝着摄魂怪的方向点点头。

哈利朝笼子看了一眼,无法看见的恐怖仍在里面,又回头看了看凤凰,神情迷惑。

“波特先生?” 麦格教授的声音在他身后说道,“你还好吧?”

哈利爬了起来,转过身。

米勒娃·麦格正看着他,看上去非常担心;她身边的阿不思·邓布利多仔细打量着他;菲力乌斯·弗立维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所有的学生只是呆呆地盯着他。

“我想是的,麦格教授,” 哈利平静地说道。他差点脱口叫出米勒娃,还好及时停住了。至少当福克斯停在他肩上的时候,哈利感觉没问题。也许福克斯离开之后不久他就会崩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想法好像并不重要。“我想我没事了。”

应该有人欢呼,或者松一口气,或者无论什么也好,但是似乎没有人知道该说什么,一个也没有。

凤凰带来的宁静仍然萦绕在他心里。

哈利转回身。“赫敏?” 他说道。

心里哪怕有一丁点儿浪漫情怀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我不知道该如何优雅地道谢,” 哈利静静地说道,“也不知道如何道歉。我只能说,如果你心里在疑惑这件事做得对不对的话,你做的是对的。”

男孩和女孩互相凝视着对方的眼睛。

“对于这件事会造成的影响,” 哈利说道,“我感到很抱歉。如果我能做些什么——”

“不,” 赫敏答道,“你什么都做不了。不过,没关系。” 然后她转过身背对哈利,沿着通往霍格沃茨城堡大门的路离开了。

一群女孩莫名其妙地看着哈利,然后跟上了她。她们还没迈出几步,就已经有人开始激动地发问了。

哈利目送着她们离开,然后转身看着其他的学生。他们看见了他倒在地上尖叫的样子,还有……

福克斯蹭了蹭他的脸颊。

……他们现在知道了,大难不死的男孩也会受伤,也会痛苦,总有一天,这会对他们有好处的。这样,当他们自己受伤痛苦的时候,就会记起哈利·波特在地上打滚的样子,从而懂得痛苦和困难并不代表他们将一事无成。校长在让其他学生留下来围观的时候,是不是算到了这一点?

哈利的视线几乎是心不在焉地回到了破破烂烂的高大斗篷上,下意识地说道,“它不该存在的。”

“啊,” 一个不露情绪的声音简明扼要地说道,“我猜到你会这么说。我很遗憾地告诉你,波特先生,摄魂怪是杀不死的。很多人都试过。”

“真的吗?” 哈利问道,仍然有些心不在焉,“他们试过什么方法?”

“有一个极为危险、极具毁灭性的法术,” 奇洛教授说道,“我在这里就不提名字了。它能造出诅咒之火,可以用来摧毁像分院帽这样的古代魔法宝物,但对摄魂怪完全没有效果。它们是不死之身。”

“它们并非不死之身,” 校长说道,话语很温和,但是眼神非常犀利。“它们没有永恒的生命。它们是世界的伤口,攻击一道伤口只会令它越来越大。”

“嗯,” 哈利说道,“如果把它扔到太阳里去呢?这样能消灭它吗?”

“把它扔到太阳里去?” 弗立维教授尖声说道,听起来像要晕倒了。

“不太可能,波特先生,” 奇洛教授干巴巴地说道,“太阳毕竟很大。我猜摄魂怪不会对它造成太大影响。但是为了预防万一,波特先生,我不会做这样的实验。”

“我明白了,” 哈利说道。

福克斯最后长鸣了一声,用翅膀拥抱了一下哈利的头,然后飞走了。它直接冲向摄魂怪,发出一声挑衅的鸣叫,嘹亮尖利的鸣声在整个操场上回荡。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火光一闪,福克斯消失了。

宁静消退了一点点。

温暖消退了一点点。

哈利深深吸了口气,又呼了出来。

“呵,” 哈里说道,“还活着。”

仍然是一片沉默,仍然没有欢呼的声音,似乎没人知道该怎么回应——

“很高兴你完全恢复了,波特先生,” 奇洛教授坚决地说道,像在否认任何其它的可能性,“那么,我记得下一个是兰塞姆小姐?”

这句话引发了一些争论。奇洛教授是对的,其他人都错了。防御术教授指出,虽然大家担忧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类似的不幸发生在其他学生身上的可能几乎是无穷小,特别是他们现在已经知道要避免魔杖的意外了。与此同时,还有其他学生需要这个施展出肉身守护神的绝佳机会,即使不成功,也能体验一下接近摄魂怪是什么感觉,了解自己能够忍耐的程度,以便今后能够及时逃跑……

结果最后只有格兰芬多的迪安·托马斯和罗恩·韦斯莱还愿意接近摄魂怪,这样问题就简单了。

哈利向摄魂怪的方向瞥了一眼。那个词再次在他的脑海里回响。

好吧,哈利心中想道,如果摄魂怪是一个谜语的话,它的答案是什么呢?

就这样,一切都很明显了。

哈利看着黯淡的,略微锈蚀的笼子。

他看见了破破烂烂的高大斗篷下面的内容。

原来如此。

麦格教授过来和哈利说了一会儿话。她没有见到最可怕的部分,所以眼里只有一点点泪光。哈利对她说,他等会儿想和她谈谈,有一个已经搁置了一段时间的问题要问她,但是如果她正忙的话,也不需要马上就问。从她的样子看来,她似乎是放下了一件重要的事匆匆赶来的。哈利向她指出了这一点,告诉她真的不必因为需要离开而内疚。这句话让麦格教授有些严厉地看了他一眼,但她果然匆匆离开了,并承诺事后和他谈话。

即便是在摄魂怪面前,迪安·托马斯仍然施放出了他的白熊;罗恩·韦斯莱放出了一团闪亮的雾气,足以作为屏障。这样,对于其他所有人来说,这一天就结束了,弗立维教授开始把学生带回霍格沃茨。发觉哈利很明显打算留下来的时候,弗立维教授用疑问的表情看着他,而哈利作为回应,意味深长地看了邓布利多一眼。哈利不知道弗立维教授是怎么解读这个眼色的,不过他的院长用锐利的目光警告地看了他一眼之后,也就离开了。

于是留下来的人只剩下哈利,奇洛教授,邓布利多校长和傲罗三人小队。

如果能支开傲罗三人小队就好了,但是哈利想不出什么好的借口。

“好了,” 科莫多傲罗说道,“我们把它带回去吧。”

“对不起,” 哈利说道,“我想到摄魂怪面前再试一次。”

——————————————————————————-

哈利的要求遭到了一些反对,大家纷纷用各种委婉的方式表示你完全疯了,不过只有巴特纳鲁傲罗真的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是福克斯让我去的,” 哈利说道。

这句话让邓布利多的脸上露出了震动的表情,但是仍然没能压下所有的反对意见。争论在继续,这让凤凰带来的宁静消退了一点,令哈利有些恼怒,不过只是一点点。

“你们看,” 哈利说道,“我相当确定我知道之前错在哪里了。有一类人必须运用不同的温暖和幸福的想法。就让我试试,好吗?”

显然这也不够有说服力。

“我认为,” 奇洛教授最终眯起了眼睛,盯着哈利说道,“如果我们不让他在我们的监护下尝试的话,他迟早会偷偷溜走,自己去找摄魂怪。我有没有冤枉你,波特先生?”

震惊的停顿。这似乎是祭出王牌的好时机。

“我不介意让校长保持着他的守护神,” 哈利说道。因为无论有没有守护神,我都同样会暴露在摄魂怪面前。

这句话引起了一阵迷惑,连奇洛教授看上去都糊涂了。但是校长终于表示了同意,因为哈利似乎不太可能在四个守护神咒的保护下受伤。

如果摄魂怪不能在某种程度上透过你的守护神咒的话,阿不思·邓布利多,你就不会见到看起来令人感到痛苦的赤裸男人……

由于显而易见的原因,哈利没有把这话说出来。

他们开始走向摄魂怪。

“校长,” 哈利说道,“假设拉文克劳的大门问你这个谜语:在摄魂怪的中心隐藏着什么?你会怎么回答?”

“恐惧,” 校长答道。[1]

相当简单的错误。摄魂怪接近了,恐惧淹没了你。恐惧令人痛苦,你感到恐惧在削弱你的力量,你想驱除这种恐惧。

人们会很自然地认为,恐惧就是问题所在。

于是他们得出结论说,摄魂怪是纯粹的恐怖化成的生物,而唯一需要害怕的只是恐惧本身。如果你不怕的话,摄魂怪就不能伤害你……

但是……

在摄魂怪的中心隐藏着什么?

恐惧。

是什么如此可怕,令大脑拒绝面对?

恐惧。

有什么是无法杀死的?

恐惧。

……如果仔细想想的话,你就会发现其中不对劲的地方。

不过,大家不愿去探求其他答案,理由是很清楚的。

大家理解恐惧。

大家知道如何战胜恐惧。

所以,在面对摄魂怪的时候,以下这个问题只会令人不安:“如果恐惧只是副作用,而不是主要的问题呢?”

他们在四个守护神咒的保护下走到摄魂怪的笼子附近,这时三个傲罗和奇洛教授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每个人的脸都转向了摄魂怪,似乎在听。戈雅诺夫傲罗的脸上露出恐怖的表情。

然后奇洛教授脸色铁青地扬起头,向摄魂怪啐了一口。

“我想,它不喜欢眼睁睁地看着猎物被夺走,” 邓布利多静静地说道,“好吧。如果必要的话,奎里纳斯,霍格沃茨会永远为你提供一个避难所。”

“它说了什么?” 哈利问道。

所有人都转过头来瞪着他。

“你没听见……?” 邓布利多问道。

哈利摇摇头。

“它对我说,”奇洛教授说道,“它认识我,无论我躲在哪里,它总有一天会抓住我。” 他的脸绷得很紧,没有露出一丝惧色。

“啊,” 哈利说道,“不用担心那个,奇洛教授。” 摄魂怪其实不会说话,也不会思考;它们的结构是从你自己的意念与想象中借来的……

现在所有人看着他的眼光都非常奇怪了。几位傲罗紧张地交换了一下眼神,看了看摄魂怪,又看了看哈利。

他们站在摄魂怪笼子的正前方。

“它们是世界的伤口,” 哈利说道,“我只是随便猜猜,说这句话的人是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吧。”

“是的……” 邓布利多说道,“你怎么知道?”

很多人对拉文克劳有所误解,哈利想道,以为所有的理性主义者都会被分到那里,一个也不留给给其他学院。不是这样的。被分到拉文克劳意味着你最强的美德是好奇心,对真正的答案的好奇和渴望。但这不是理性主义者需要的唯一美德。有时候你必须在一个问题上付出努力,坚持足够久的时间 。有时候你需要制定机智的计划,才能找到答案。也有的时候,为了看到答案,你最需要的是面对它的勇气……

哈利把视线转向斗篷下面的东西,那远比腐烂的木乃伊可怕得多的恐怖。罗伊纳·拉文克劳或许也知道,因为如果把它当成谜语来看的话,谜底是很明显的。

守护神都是动物的理由也是显而易见的。动物不懂,所以不会感到恐惧。

然而哈利懂得,一直都懂得,永远也不可能忘记。他一直在试着学会面对现实,绝不退缩。哈利还没有完全掌握这门艺术,但是这些训练已经在大脑里留下了烙印,形成了直面痛苦,绝不回避的条件反射。哈利永远不会因为其他温暖和幸福的想法而忘记它的存在,这就是为什么他无法施展这个法术。

所以哈利需要想一件温暖而幸福的事,不能是别的,必须是关于它本身。

哈利拔出弗立维教授还给他的魔杖,把双脚放到了守护神咒的起始位置。

哈利丢开了凤凰留在他心里的最后一点宁静,把这种平静的、如梦似幻的状态放在了一边,回忆起福克斯尖锐的长鸣,让自己进入战斗状态。唤醒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凝聚起发动守护神咒时可以凭借的所有力量,调整好精神状态,准备迎接最后那个温暖而幸福的想法。回想所有那些光明的事。

爸爸给他买的那些书。

妈妈在看到哈利为她手工制作的母亲节卡片时的微笑,那个复杂的装置用掉了足足半磅车库里的电子零件,会发光,会嘟嘟地演奏一个旋律,他花了三天的时间才做好。

麦格教授告诉他,他的父母为了保护他,死得非常勇敢。事实也确实如此。

意识到赫敏在和他齐头并进,甚至比他跑得更快,他们可以成为真正的对手和朋友。

把德拉科从黑暗里引出来,看着他慢慢走向光明。

纳威、西莫、拉文德、迪安,所有钦佩他的人;如果霍格沃茨受到任何威胁,他愿意通过战斗来保护的每一个人。

所有让人生具有价值的事。

他抬起魔杖, 放到了守护神咒的起始位置。

哈利想到了星星。这幅图像在没有守护神的情况下都几乎挡住了摄魂怪的侵入。只不过这一次,哈利补上了缺少的部分。他没有亲眼见过它,但是见过照片和录影。地球,闪耀着光辉夺目的蓝色和白色,反射着太阳的光芒,悬在宇宙之中,悬在黑暗的真空和无数明亮的光点之间。它属于这里,属于这幅图像,因为是它把意义赋予了其它一切事物。是地球让星星变得重要,不再只是不可控的聚变反应而已,因为地球的居民总有一天会移民到整个银河系,实现夜空的承诺。

当人类遥远的后裔,他们的子孙的子孙的子孙从一颗星球大步迈向另一颗星球的时候,他们还会受到摄魂怪的困扰吗?不。当然不会。摄魂怪只是个小小的麻烦,在那个承诺的光辉下几乎不值一提。它不是无法杀死的,不是不可战胜的,远远不是。如果你属于那些幸运而又不幸的少数人,出生在地球上——或者,按照将来有一天人们的说法,出生在远古的地球上——就必须忍受这小小的麻烦。如果你属于极少数的那部分智慧生灵,生在一切的开始,生在智慧生命获得全部的力量之前,那么这样的麻烦也是活着的一部分。而在此时、此地、在这最初的黎明,面对这么多需要与之战斗的黑暗和摄魂怪这种暂时的麻烦时,你现在所做的事会决定更广袤的未来。

妈妈和爸爸,赫敏的友谊和德拉科的旅程,纳威、西莫、拉文德和迪安,蓝天、艳阳和所有光明的事物,地球,群星,承诺,人类所有的过去和未来……

在魔杖上,哈利把手指放到了魔咒的起始位置。现在,他已经准备好了,去想那种正确的温暖而幸福的想法。

哈利的眼睛直视着那破破烂烂的斗篷下面的存在,直视着那名为摄魂怪的事物。它是虚无,空洞,宇宙的缺口,没有颜色和空间的地方,一道敞开的排放口,会让所有的温暖从世上流失。

它散发的恐怖会偷走所有快乐的思绪,它一靠近就会耗尽你的力量和精力,它的吻会毁灭你所有的存在。

我知道你是什么了,哈利想道,魔杖转动了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手指滑过了精确的距离,我理解了你的本质,你是死亡的象征,是死亡通过某种魔法规则在这个世界上投下的阴影。

而死亡是我永远不会接受的事情。

它只是年少时的无奈,人类只是还没有完全长大。

有一天……

我们会摆脱它……

大家就再也不用互相说再见……

魔杖举了起来,直指摄魂怪。

“呼神护卫!”

这个想法像决了堤的洪水一样喷薄而出,沿着手臂涌向他的魔杖,杖头迸发出耀眼的白光…… 光芒成形了,产生了形状和物质。

一个拥有两条胳膊,两条腿,一个头颅的形象,直立地站着。这是名为智人的动物,是人类的形象。

哈利把所有的力量都倾注到了法术当中,守护神越来越明亮,发出了炽烈的光芒,比西沉的夕阳还亮,傲罗们和奇洛教授吃惊地遮住了眼睛——

总有一天,人类的子孙会遍布各个星球,到那时,他们要等到孩子长大,有足够的承受能力的时候,才会告诉他们远古的地球的历史;而他们在听说的时候,会因为死亡这样的事情竟然曾经存在过而悲伤流泪!

人类的形象变得比正午的太阳还要夺目,放射出的光芒令哈利的皮肤感到一阵温暖。哈利向死亡的阴影倾泄出了他全部的蔑视,打开了心中所有的闸门,让这个明亮的形象变得越来越耀眼,越来越耀眼。

你不是不可战胜的,总有一天人类会终结你。

如果我能,我会终结你,凭着智慧和魔法和科学的力量。

我不会在死亡的恐惧下颤抖,只要我还有胜利的机会。

我不会任凭死亡碰到我,不会任凭死亡碰到我爱的人们。

即使你真的在我终结你之前终结了我,

也会有人代替我的位置,随后又会有人代替他们的位置,

直到世界的伤口最终被治愈……

哈利垂下魔杖,那个明亮的人类形象慢慢消失了。

缓缓地,他吐出了一口气。

像刚刚从梦中醒来,像在睡眠之后睁开眼睛,哈利的视线从笼子转开了,他转过头,发现所有人都在瞪着他。

阿不思·邓布利多正瞪着他。

奇洛教授正瞪着他。

傲罗三人小队正瞪着他。

他们看着他的样子就像看见他消灭了一只摄魂怪。

笼子里只剩下一件破破烂烂的斗篷。

——————————————————————————-

1. 在摄魂怪的中心是恐惧:此处是作者的二设。在原著中,象征恐惧的神奇生物是博格特,而摄魂怪的本质是忧郁症。 以下译自http://harrypotter.wikia.com/wiki/Dementor中的一段:“J·K·罗琳透露过,她在取得非凡的成功之前曾经患过严重的忧郁症,摄魂怪的灵感即来自于此。她对于这种感受的描述是’无法想象你还能重新快乐起来。没有任何希望。那种心如死灰的感觉,和难过的感觉天差地别。’”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 pkuworm,BobbyLiu


2014-12-16 07:50:17 【lingjiangxue】 我的天啊……

2014-12-16 08:26:25 【thejustice】 因为上章结尾太磨人了,所以今天凌晨毅然选择了生啃。。。才啃完就发现翻译了( >﹏<。)~

2014-12-17 04:22:35 【santizhizi】 一直觉得这章是全文中最激动人心的一章,每次想起来都是一样的温暖的感觉

2014-12-17 10:20:07 【Biggest_Dreamer】 回复【santizhizi】 原文评论里面很多人都是读着读着就哭了。。。我一直认为这4章如果按照哈利的这个觉悟,叫“人类主义”更合适。

2014-12-18 08:04:30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回复【Biggest\_Dreamer】 这里原文是Humanism, 根据维基百科的定义是人文主义,亦称人本主义:
http://zh.wikipedia.org/wiki/人文主义。 经过翻译组讨论,改成了人文主义并且添加了注释,谢谢指正 🙂

2014-12-18 13:22:49 【Biggest_Dreamer】 回复【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我觉得这样也有些别扭,但是没想到会因为我的评论而改标题

2015-01-01 15:59:31 【水云】 W

2015-01-08 07:34:18 【万涅奇卡】 有时我在想摄魂怪是一种无解的谜题,因为人类恐惧的其实是未知,死亡是未知的一种所以人类恐惧他。

2015-01-18 08:41:07 【西瓜君】 这个二设有点别扭……太美国精神了?

2015-01-19 09:49:57 【穆兰】 回复【万涅奇卡】 对,我也以为是不可知之物的象征……后来以为是熵……然后发现想多了。

2015-01-19 13:00:23 【万涅奇卡】 回复【穆兰】 想多了+1,我前面也一边看一边再推测,结果抑郁症_(:зゝ∠)_

2015-01-24 06:21:17 【I AM 唐大大】 摄魂怪的真正中心是死亡,或者是人类的死亡。

我以为作者的设定在此处已经提示得再明白不过了,难道还有人看不出来?

2015-02-10 14:12:45 【蓝木箱】 我不太认同这一章,死亡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啊,而且死亡也不一定吸走温暖带来憎恨,不过抑郁症确实会。

2015-02-11 12:36:24 【飞翔的翔Flyingflyx】 看到一小半就猜出来了,大概因为感同身受吧。这章描述的那种属于全人类的伟大,希望和永恒真的是让人不得不热泪盈眶。可能因为我自己经常想到这个问题,看到前两章哈利和邓校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很留心,到这里真的是和前文严丝合缝地对上了。恐惧是死亡带来的附加品之一——即使是自认为能坦然接受死亡的人也无法克服求生的本能。

2015-02-11 12:36:44 【飞翔的翔Flyingflyx】 死亡是人类世界也是全世界的一道伤口,但人类智慧的伟大,理性之道的伟大,勇往直前直面死亡的探索精神的伟大终有一天会让我们不朽。追求永生不是对死亡的恐惧,而是知道自己,自己的后代,自己的种群能够战胜一个敌人的信念。我不是一个容易哭的人,但是看到“群星因地球的存在而变得温暖”的时候就开始鼻子发酸,看到“人类的子孙后代战胜死亡”那段简直热血沸腾了。

2015-02-11 12:36:53 【飞翔的翔Flyingflyx】 说实话,如果没认真地思考过这种问题(不一定非要想通),看到这一章恐怕至多只是觉得是个解谜。但是作为一个从五岁时意识到这件事就开始悲伤乃至因此设立了自己人生目标的人,我已经爱上这位作者了。此时此刻,这不再仅仅是一篇同人,它借哈利之口表达了作者心中人类的伟大和高尚,如果有人能真正理解,就知道我所言非虚。

2015-02-11 12:54:29 【飞翔的翔Flyingflyx】 回复【蓝木箱】 作者从来没有否认死亡的重要和(目前来说)必然,也并没有说它带来憎恨,只是将它和它的象征——摄魂怪诠释为空洞和伤口。其实关于死亡和永生,前几章校长已经和哈利讨论得很清楚了。我斗胆说一点个人见解。死亡吸走温暖,不仅因为任何人的死亡都会带来心伤,也因为死亡象征着个人对这个世界的探索的终结。

2015-02-11 12:54:43 【飞翔的翔Flyingflyx】 回复【蓝木箱】 用哈利(作者)前几章的例子来说,每天被警棍打最后就会找出美好的原因,与之相类,万物都在死去于是这就成了世界的规律。但人类要战胜死亡,不是因为恐惧(虽然它确实存在),而是因为用智慧与科学的力量消灭自己的敌人是一件天经地义且值得自豪的事情,和敌人是否重要无关。

2015-02-12 18:13:06 【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回复【飞翔的翔Flyingflyx】 嗯,赞 关于战胜死亡,理查德·费曼是这么说的…… 在所有生物学中最引人注目的事实之一是,关于死亡的必要性没有任何线索。如果你说我们想制造永动机,我们在研究物理学的时候已经发现了足够的物理规律,能够证明这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这些物理学规律本身是错的。但是生物学没有任何发现指出死亡是不可避免的。

2015-02-12 18:13:34 【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回复【飞翔的翔Flyingflyx】 这让我联想到,死亡根本不是无法避免的,假以时日,生物学家就会发现到底是什么给我们造成了这样的麻烦,这个可怕的无人可免的疾病,或者说是人类躯体的暂时性就会被治愈。(
https://books.google.com/books?id=s6LzV_U6PskC,第100页)

2015-02-12 18:24:53 【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但是话说回来,人类如果能够永生,牵涉到的问题太多了…… 从凡人的智慧考虑,都不敢确定从总体上来说是不是好事…… 希望万能的科学家们能解决吧 😛

2015-02-13 05:48:19 【飞翔的翔Flyingflyx】 回复【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嗯ww能遇到这样的同人真的很幸运,翻译组也是好样的w

2015-03-02 08:03:02 【Biggest_Dreamer】 回复【飞翔的翔Flyingflyx】 其实这就是借哈利之口倒私货

2015-03-05 18:50:42 【啊哈】 是的,似乎直接看到了作者本人的理想与心愿

2015-03-06 09:30:17 【飞翔的翔Flyingflyx】 回复【Biggest\_Dreamer】 哈哈那真是更喜欢作者了

2015-03-16 12:27:17 【林檎】 这章读得眼眶湿润

2015-05-19 10:34:48 【Biggest_Dreamer】 回复【穆兰】 根据龙空的一种想法,你好像没说错,但是这个和很晚的剧情可能有关系

2015-06-01 05:55:15 【Biggest_Dreamer】 我看这一章的时候第一次加BGM 
http://www.acfun.tv/v/ac637766

因为【你不是不可战胜的,总有一天人类会终结你。】和歌词里面的【例え今はオマエが上でも 明日になれば 明日の风吹く世界】很搭调,意思大致是【就算你暂时会占上风,但是明天世界上一定会吹起新的风】

2015-07-04 22:40:27 【银父布阵】 如同初看上帝掷骰子一般的宏大,情怀爆表

2015-08-10 08:33:05 【留春住】 看哭了

2015-09-05 21:05:50 【Biggest_Dreamer】 这章有一个错字:【“呵,” 哈 里 说道,“还活着。”】 

其实郑须弥译本的阿兹卡班的囚徒也曾经在一句话中出现【哈里】,而且那句的措辞非常奇怪,和其他部分风格不同。

2015-12-27 19:39:53 【夏语】 怎么说呢,这章真是带有强烈的作者本人的色彩。联系一下作者的背景和主要研究方向还蛮容易理解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虽然不完全赞同,不过还是很感动。其实作者所谓的超越死亡,并不是单纯的永生吧,用“置换生命模式”来描述大概更合适。具体来讲这是后人类科研领域的复杂课题……但个人观点,我觉得邓的接受死亡也并不应该被批判。那不是懦弱的顺从命运。就如同光明与黑暗一样,死亡方能衬托出生命的可贵,并且也是世界基本的组成部分。有新生就必然有死亡,这是如同流水一般(即使将来人类有能力达到永生,我认为也会在一定年龄上进行生命形态置换)。无论如何,至少目前的人类,以及在很久的将来以内,都还并不足够强大到可以正确处理永生。

2016-01-22 10:20:59 【SHUTit】 感觉太夸张,不能理解这样的思想

2016-02-17 12:18:51 【Biggest_Dreamer】 回复【Biggest\_Dreamer】 为什么作为HP的译者,郑须弥这个人什么都搜不出来。。。

2016-07-04 11:40:48 【阿阿阿休】 连续这几章都十分能体现作者本人的观点,通过人类感知宇宙而把宇宙的意义定义为“供人类去探索去感知的存在”,过度了的夸大了主观的价值和意义。看得出作者感情十分充沛并对这种人类所赋予宇宙的意义十分感动和振奋。然而我个人觉得这些事情本来就是没有意义的,只是规则。在宏观的层面探索人类所赋予意义是虚无的。而讨论对死亡的恐惧的所谓“酸葡萄效应”,也是在真的存在啊不灭的生命体这一前提下才有意义的。

2016-07-04 11:45:49 【阿阿阿休】 从作者对魔法的基因学说的描写上来看,我推测作者对生物学并不十分精通。也许正因为如此才会对智人这一物种出现了强烈而盲目的自信。现代人类首先是不完美的,也不一定(很大程度上不会)是进化的终点。因此当作者谈论人类的“子孙后代”如何蔓延遍布银河系的时候,正如我们看青蛙想要称霸太阳系一样。

2016-11-29 22:22:10 【Mandelbrot】 回复【阿阿阿休】 我不觉得作者会不明白从生物学角度的人类缺陷。作者强调人类只不过是纯粹的希望和感慨,和称不称霸没关系。而且你说反了,我没见作者在定义宇宙,也没说人类赋予宇宙意义这么自大的话,他反而是在定义人类(看得出他觉得自身存在的最高价值是尽可能探索宇宙blahblah),所以并不存在【通过人类感知宇宙而把宇宙的意义定义为“供人类去探索去感知的存在”】这么回事。至于探索宇宙究竟有没有意义,这个看自身兴趣爱好了。不过说老实话,在现实中,就是这群探索万事万物的人在带领全人类往前走,说这个是虚无我是不认同的。

2017-02-02 17:26:24 【噤声】 二刷,依旧感动。这篇文的三观对我影响很大。

2017-02-15 14:01:56 【民圃Paul】 我整個人都燃起來了,彷彿真的有力量在燃燒

2017-02-15 14:05:52 【民圃Paul】 回复【夏语】 我喜歡生命型態置換這個說法,

2017-02-15 14:11:51 【民圃Paul】 回复【阿阿阿休】 關於供人類探索這點在前面就有提到了類似的東西,不存在無智慧生命而有意義的宇宙,因為意義始終是智慧生物所賦予的,所以,是的,群星是既不溫暖也不寒冷的,客觀的,但孕育了智慧生命以後就不是了,因為我們是宇宙無可否認的一部分。

2017-02-15 14:17:14 【民圃Paul】 回复【阿阿阿休】 看來你犯了一個詞語上的謬誤,首先人類的缺陷和無法踏入星空沒有必然關連。再來談談這個謬誤,不需要是智人,只需要是人類,人類這個詞指的是智人認知範圍內唯一的智慧生物,重點不是生物,重點是智慧。其次,如果藍綠藻說牠的子孫會在天上飛翔,嚴格意義上也沒什麼好笑的。最後,青蛙或許無法征服太陽系,但如果某個星際種族喜歡吃青蛙,牠們當然就上天了。

2017-04-12 11:34:40 【国久菌】 回复【阿阿阿休】 真的有永生的生物,灯塔水母,可以不死的。

2017-10-20 12:03:41 【鸣知故问啥是给】 我一个文科生,大概只能跟着这章的情怀感动感动了😂😂😂

2018-11-13 15:48:23 【飞翔的翔Flyingflyx】 二刷看到之前的留言心情很奇妙,觉得那时候的自己真是烦人又可爱呀……虽然几年过去,因为自身能力,自我认知和难以改变的性格等等,和曾经的目标越走越远,但是看到那时候的自己如此豪迈,竟然有一点感动(/ω\)二刷至今对很多情节和人物塑造都有了新的看法,到了这一章却终于觉得自己身体里还是活着那个单纯热血的小女孩。希望在某个遥远的平行世界里,“她”能得偿所愿,为生物学燃烧自己的一生。至于泯然众人的“我”呢,就还是窝在毯子里,享受微小的幸福吧(´-ω-`)

2018-11-14 13:47:38 【穆兰】 回复【飞翔的翔Flyingflyx】 同二刷,也看到了这章自己的留言233 随着长(bian)大(lao)逐渐失去了单纯的执着和热情,看到从前的自己就像看到以后会寄托希望的孩子。现在仍处于时不时想要回归理想的躁动和拖延交替中。

2019-01-15 04:59:54 【呜啾呜啾的小熊】 还是不赞同要消灭死亡的思想吧……其实没有死亡,怎么会有进步呢?人性与生俱来,人类永远没有作者说的“长大的一天”。求知不是人的动力,活着才是,如果没有死亡,人为活着所做的一切都不会继续了。

2019-02-06 01:33:40 【HORIZON】 回复【呜啾呜啾的小熊】 归因误差;人类积极地活着不是因为有死亡,不会是因为知道自己必须去死,知道死亡不可避免只会使人失去斗志,人类积极地活着就是因为欲望,而活着就必须不断求知。

2019-03-01 06:15:51 【呜啾呜啾的小熊】 回复【HORIZON】 当一个人活得过久,生活够好,欲望会越来越无聊,甚至最后不会去追求。普通人就是这样的。庞大的求知欲只存在于小部分人身上,大部分人都是为了活得更满足才去奋斗,如果给一个普通人无限的时间,他最终会萎靡不振。

2019-04-02 14:04:41 【汪汪猫】 超人类主义者之光

2019-04-03 17:35:40 【HORIZON】 回复【呜啾呜啾的小熊】 欲望简直就是所有无聊的反面啊,从最低级的吃和交配,到最终极的哲学思考,都是欲望的反面。如果你给了一个普通人无限的时间,光生孩子他都能生出个人类文明,管他是不是萎靡不振。你拼了命要接受死亡的事实,其实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因为你的理智知道死亡在你这一生是不可战胜的,所以就把死亡合理化为生活必不可少、俨然是最重要的一部分。人类最变态的地方在于,接受了死亡,而且还能安之若素地生育。真正负责任的做法是先把死亡解决了,再考虑繁衍的事,否则不就是不断催生新的个体然后不断地谋杀他们吗?谋杀之前还要先规训一番。

2019-04-03 17:36:38 【HORIZON】 回复【呜啾呜啾的小熊】 第一句勘误:…到最终极的哲学思考,都是无聊的反面…

2019-09-22 10:54:27 【Biggest_Dreamer】 回复【HORIZON】 也有人认为斗志来源于死亡的必然性和紧迫性的,所以很多讽刺追求长生的文学作品里面把长生民族写成一伙懒汉。但是对我来说赞同你的想法,是一种心灰意冷的绝望。

2019-09-24 11:38:03 【Biggest_Dreamer】 回复【飞翔的翔Flyingflyx】 15年看的时候还以为不是妹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