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协调问题,第二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奇洛教授缓缓登上一座宏伟的舞台,这是米勒娃和邓布利多将他们的才能结合在一起,协力变出来的;舞台的核心是结实的木头,但在表面,内嵌着铂金的大理石闪闪发光,上面还散布着代表各个学院颜色的宝石。她和校长都及不上霍格沃茨的创始人,但魔法只需要维持几个小时。在平时,米勒娃很享受这种难得的机会,可以让自己因为大型变形术而精疲力竭;她本应享受这许许多多展示艺术的小机会和富丽堂皇的幻象;但这次,她在完成工作时一直有种糟糕的感觉,就好像她在自掘坟墓。

但现在,米勒娃感觉好些了。有那么一小会儿,人群好像就要爆炸了似的;但邓布利多已经站了起来,和善地鼓起了掌,而没人蠢到在校长面前暴动。

然后爆发的感情迅速褪去,变成了一种集体情绪,也许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开什么玩笑!

布雷斯.扎比尼以阳光之名射杀了自己,最后的比分变成了254比254比254。

--------------------

在舞台后面,三个等着上台的孩子在互相瞪视,视线里夹杂着愤怒和挫败。他们才被从湖里捞起来,身上还很潮湿,而暖身咒似乎不足以抵抗十二月寒冷干燥的空气——这一切都在雪上加霜,或者也许只是他们情绪的问题。

“够了,”格兰杰说,“我受够了!不准再有叛徒了!”

“我完全同意你,格兰杰小姐,”德拉科冷冰冰地说,“够了就是够了。”

“那你们俩想做什么?”哈利·波特怒气冲冲地说,“奇洛教授已经说过了,他不会禁止间谍的!”

“我们帮他禁。”德拉科冷酷地说。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甚至还不知道自己说这些话是想表达什么,但说出来这个行动本身似乎已经明确了一个计划——

--------------------

舞台做得确实不错,至少作为一个临时建筑来说;制造者没有掉入常规陷阱,没有惊叹于自己所创造的财富幻象,而且通晓一些建筑和视觉风格的相关知识。从德拉科站的地方——对他来说很明显那里就是他该站的地方——看他的学生会发现他的身边环绕着祖母绿所发出的微光;而格兰杰,站在德拉科之前微妙地向她提过的那个地方,她的身边会环绕着拉文克劳蓝宝石所发出的光晕。至于哈利·波特,德拉科目前没有看向他。

奇洛教授……醒了,或者随便怎么着;他正倚在铂金讲坛上,讲坛上没有点缀宝石。带着明显的表演技巧,防御术教授小心翼翼地将三个信封叠放成整齐的一摞,信封里分别装着三张羊皮纸,上面写着三个将军各自的愿望,与此同时,霍格沃茨所有的学生都一边看,一边等待。

最后奇洛教授把视线从那些信封上抬了起来。“好吧,”防御术教授说,“这不太方便啊。”

人群中响起一阵窃笑,带着明显的弦外之音。

“我想你们都在好奇我会怎么做?”奇洛教授说,“没有其他办法了,我必须做到公平。不过首先,我想先做一个小小的演讲,而在那之前,看上去马尔福先生和格兰杰小姐有话想说。”

德拉科眨了眨眼,随后和格兰杰快速地交换眼神——可以让我来吗?——当然,去吧——然后德拉科提高了声音。

“格兰杰将军和我都想说,”德拉科用他最正式的声音说,他知道他的声音被放大了,所有人都能听见,“我们不会再接受任何叛徒的帮助。而要是,在任何战斗中,我们发现波特先生接受了来自于我们军队叛徒的帮助,我们会联合起来碾压他。”

然后德拉科给了大难不死的男孩一个恶毒的眼神。接招吧,混沌将军!

“我完全同意马尔福将军,”站在他身边的格兰杰说,她高昂的声音清晰有力。“我们俩都不会使用叛徒,而要是波特将军用了,我们会把他清出战场。”

观看的学生们发出一阵惊讶的窃窃私语。

“很好,”他们的防御术教授笑着说,“你们俩花的时间有够长的,但还是恭喜你们,你们在其他所有将军之前想到了这点。”

领会这句话花了一小会儿——

“在未来,马尔福先生,格兰杰小姐,在你们带着任何请求到我的办公室来之前,先考虑一下你们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在没有我的帮助下完成它。这次我就不扣奇洛分了,但下次,你们会丢整整五十分。”奇洛教授好笑似地咧咧嘴。“而你对此有什么要说的呢,波特先生?”

哈利·波特看向格兰杰,然后是德拉科。他的表情冷静;虽然德拉科很肯定,用克制来形容更贴切。

最后哈利·波特开口了,他的声音平稳。“混沌军团还是很高兴接受叛徒。战场上见。”

德拉科知道自己脸上出现了震惊的神色;观看的学生们发出一阵惊愕的低语,而当德拉科看向前排时,他发现就连哈利的混沌军看上去都吓了一跳。

格兰杰一脸愤怒,怒火还在上升。“波特先生,”她用尖锐的语气说,就好像她以为自己是老师,“你在试着恶心人吗?”

“当然不是,”哈利·波特冷静地说。“我不会每次都迫使你们联手上阵的。赢我一次,我会认输。但威胁并不总是足够的,阳光将军。你没有邀请我加入你们,只是试着简单地将你们的意志强加于我;而有时,你必须确确实实地打败敌人,然后才能将你们的意志强加于他。你看,我很怀疑赫敏·格兰杰,霍格沃茨最闪耀的学术之星,以及德拉科,卢修斯的儿子,高贵而古老的马尔福家族继承人,可以合作打败他们共同的敌人,哈利·波特。”哈利·波特的脸上闪过一个被逗乐了的微笑。“也许我只需要用德拉科在扎比尼身上试过的那招,给卢修斯·马尔福写一封信,然后看看他对此有什么感想。”

“哈利!”格兰杰倒抽了一口气,看起来完全被吓到了,而在场的听众也都倒抽了一口气。

德拉科克制住冲上心头的愤怒。就哈利而言,把这件事公开说出来很愚蠢。要是哈利只是就这么干了,也许还会奏效,德拉科想都没想过这点,但现在,要是父亲出面,看上去就会像他被哈利玩弄在了鼓掌之间——

“如果你认为我的父亲,马尔福阁下,可以如此轻易地被你操控,”德拉科冷冰冰地说,“你会有惊喜的,哈利·波特。”

然后在这些话说出口的一瞬间,德拉科发现他刚刚将自己的父亲逼入了困境,虽然或多或少是无心之举。父亲可能不会喜欢这一切的,一丁点都不会,但他现在不可能这么说了……德拉科会为此道歉的,这确实是个货真价实的意外,但想着他居然真的干了感觉还是很奇怪。

“那就来打败邪恶的混沌将军啊,”哈利说,看起来还是一脸好笑。“我赢不了你们两支军队——如果你们真的合作的话。但我在想,也许在那之前,我就可以离间你们。”

“你做不到,然后我们会碾压你!”德拉科·马尔福说。

在他身边,赫敏·格兰杰坚定地点了点头。

“好吧,”在惊骇的沉默延展了一会儿后,奇洛教授说,“我没有预料到这场谈话的走向。”防御术教授脸上的表情充满了好奇,“说真的,波特先生,我还想着你会立刻让步,面带微笑,随后宣布你在很早之前就明白了我设计这堂课的意图,只是不想向其他人提前透露而已。真的,我是据此计划我的演讲的,波特先生。”

哈利·波特只是耸了耸肩。“抱歉。”他说,然后没有再多说什么。

“哦,别担心,”奇洛教授说,“这样也有用。”

然后奇洛教授转离三个孩子,在讲坛前站直了身子,面向所有观看的人群;他所独有的、超然的兴味盎然的态度像是脱落的面具般消失了,然后,当他再次开口,他的声音放大得比刚才还要响亮。

“如果不是因为哈利·波特,”奇洛教授说,他的声音像腊月般干燥清冷,“神秘人已经赢了。”

沉默瞬间笼罩全场。

---------------------

“不要搞错,”奇洛教授说,“黑魔王当时正在走向胜利。越来越少的傲罗敢于面对他,反对他的义警都在被追杀。一个黑魔王,再加上差不多五十个食死徒,赢过了一个数千人的国家。这已经不是离谱能概括的了!都没有足够低的分数来给我评价这种无能!”

邓布利多校长皱起了眉;听众们则面带困惑;完全的沉默还在继续。

“你们现在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了的吗?你们今天都看见了。我允许了叛徒,然后没有给予将军们限制的手段。你们看见结果了。聪明的计划和聪明的背叛,直到被留在战场上的最后一个士兵射杀了自己!你不可能不相信,任何来自外界、自身内部团结一致的敌人都可以将这三支军队尽数击败。”

奇洛教授向前靠在讲坛上,他的声音现在充满肃穆。他伸出右手,五指张开。“分裂就是软弱,”防御术教授说。他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团结就是力量。无论在其它方面有多愚昧,黑魔王很清楚这一点;他利用这种理解做了一个简单的发明,这让他成为了史上最可怕的黑魔王。你们的父母面对的是一个黑魔王。而五十个食死徒完美地团结在了一起,他们知道,任何的不忠都会受到死亡作为惩罚,任何的松懈和无能都会受到疼痛作为惩罚。一旦接受标记,没人能逃出黑魔王的手掌心。而食死徒之所以同意接受这可怕的标记,是因为他们知道,一旦接受了这个标记,他们就会团结一致地面对这分裂的土地。一个黑魔王和五十个食死徒使用黑暗标记的力量,可以打败整个国家。”

奇洛教授的声音阴冷而又严厉,“你们的父母本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反击。他们没有。曾有一位名叫叶米·韦伯的人,呼吁国家进行一次征兵,虽然他还没有远见到提出英国标记。叶米·韦伯知道自己身上会发生什么,他希望他的死能启发他人。所以黑魔王额外带走了他的整个家庭。他们被剥掉的人皮只激发出恐惧,于是再也没有人敢说话。而你们的父母原本会面对他们可鄙懦弱所造成的后果,要不是因为一个一岁的男孩救了他们。”奇洛教授的脸上充满蔑视,“戏剧家会将其称之为天外救星[1],他们什么都没做,就赢得了救赎。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或许配不上赢,但毫无疑问,你们的父母活该输。”

防御术教授的声音像钢铁般铮铮作响。“然后要知道:你们的父母什么都没学到!这个国家依然支离破碎,软弱不堪!格林德沃和神秘人之间才隔了几十年啊?你们觉得你们这辈子都不会再遇见下一个威胁了吗?在看见今天清清楚楚摆在面前的后果之后,你们还会重复你们父母的愚蠢吗?因为我可以告诉你们,当黑暗的那一天降临时,你们的父母会做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们他们学到了什么教训!他们学会了像懦夫一样藏起来,什么都不做,就等着哈利·波特去拯救他们!”

邓布利多眼中闪过一丝惊奇;而其他学生瞪着他们的防御术教授,又疑惑,又愤怒,又敬畏。

奇洛教授的双眼开始变得和他的声音一样冰冷。“注意这一点,好好记住。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希望统治这个国家,将其永远握在他残酷的掌心。但至少他希望统治的是一个活着的国家,而不是一堆灰烬!有些黑魔王是疯子,只希望将世界变成一个巨大的火葬场!有些战争是一整个国家都要进军到另一个国家去!你们的父母输给了五十个想要得到一个活着的国家的人!在面对比他们多得多、只想让他们毁灭的敌人时,他们会被碾压得有多快?这是我的预言:在下一个威胁到来时,卢修斯·马尔福会宣称你们必须跟随他,否则就会灭亡,你们唯一的希望就是相信他的残酷与力量。然而,虽然卢修斯·马尔福本人相信这一点,这其实是个谎言。因为在黑魔王灭亡时,卢修斯·马尔福没有团结起食死徒,他们立刻分离崩析,他们就像是挨了打的狗一样逃跑,互相背叛!卢修斯·马尔福还不够强大,成不了真正的王,无论是否黑暗。”

德拉科·马尔福的拳头捏得发白,眼中充满了泪水,愤怒,以及无法承受的耻辱。

“不,”奇洛教授说,“我不觉得会是卢修斯·马尔福来拯救你们。为了以防你们觉得我是因为自己的利益才说出这番话,时间会很快证明并非如此。我不会向你们举荐,我的学生们。但我要说,如果一个国家找到了一个像黑魔王一般强大的领袖,但高尚而纯粹,并接受了他的印记;那么他们会像碾压一只虫子一般碾压任何黑魔王,而我们剩下所有分裂的魔法界都无法威胁到他们。而要是还有些更强大的敌人想把我们尽数歼灭,那么只有一个团结的魔法界能够生存下来。”

一阵抽气声,大部分都来自麻瓜出生的巫师;穿着绿色镶边袍子的学生们看起来只是很困惑。现在轮到哈利·波特紧紧捏着拳头颤抖了;而他身边的赫敏·格兰杰既愤怒,又惊愕。

校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的脸色现在变得铁青,目前还没有说话;然而命令已经很清楚了。

“我不会说降临的会是什么威胁,”奇洛教授说。“但你们不会一生都活在和平之中,假如过去的历史对未来有任何可鉴之处的话。而要是在未来,你们做你看到的这三支军队所做的事,要是你们不能将你们那些琐碎的争执放在一边,接受唯一一个领袖的印记,那么你们会希望黑魔王还活着统治你们,并悔恨哈利·波特出生的那一天——”

“够了!”阿不思·邓布利多咆哮道。

一阵沉默。

奇洛教授缓缓转过头,看向阿不思·邓布利多,他正站在狂怒的魔力之中;他们的眼睛对上了,无声的压力像是压在所有学生们的头上,旁听的学生们都不敢动。

“你,也让这个国家失望了,”奇洛教授说,“而你和我一样,很清楚这场危机。”

“这种演讲不应该入学生的耳朵,”阿不思·邓布利多危险地提高了音量,“也不应该出自教授之口!”

于是,奇洛教授冷淡地开口道:“在黑魔王崛起时,有很多为成年人的耳朵所作的演讲。这些成年人欢呼鼓掌,把这些演讲当成是他们的日常娱乐,享受完后便各自回家。但我会服从你,校长,并且再也不做演讲,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的课很简单。我会继续放任叛徒不管,然后我们会看见当学生们不再等待教授拯救他们之后,可以自己对此做到些什么。”

随后奇洛教授转回他的学生,翘起嘴角,挖苦似地咧咧嘴,像是神明吹散云朵一般驱逐了死一样的压力。“但到目前为止,请对叛徒们温柔点,”奇洛教授说,“他们只是在找乐子。”

一阵笑声,虽然刚开始带着焦虑,但随后笑声响起来了,与此同时,奇洛教授站在那里冷淡地微笑,压力自行解除了一部分。

---------------------

德拉科的意识还在成百上千的疑问和恐惧的晕眩中盘旋,与此同时,奇洛教授正准备打开装着他们愿望的信封。

德拉科从来没有想过能够去月亮旅行的麻瓜是比缓缓衰退的魔力更大的威胁,也没有想过他的父亲证明了自己过于软弱,无法阻止他们。

而更奇怪的是,暗示很明显:奇洛教授相信哈利可以。防御术教授申明不会举荐,但他在演讲中一次又一次地提起哈利·波特;其他人也应该和德拉科一样在想这件事了。

这太荒谬了。那个男孩给软椅撒上亮片,将其称之为王座——

那个男孩直面了斯内普,然后赢了,一个背叛的声音低语道,那个男孩可以成长为强大到能够统领一切的王,强大到足以拯救我们所有人——

哈利是被麻瓜养大的!他从技术上来说自己就是个泥巴种,他不会与收养了他的家庭对抗——

他通晓他们的技术,秘密和方法;他可以汲取麻瓜所有的科学,并加以利用来对抗他们,连着我们作为巫师的力量一起。

但要是他拒绝呢?要是他太软弱了呢?

那么,内心的声音说,那个人就会是你了,对吗,德拉科·马尔福?

随后人群再次沉寂下来,奇洛教授打开了第一个信封。

“马尔福先生,”奇洛教授说,“你的愿望是……让斯莱特林赢得学院杯。”一阵停顿,观看的听众们有些疑惑。

“是的,教授,”德拉科用清晰的声音说,他知道自己的声音被再次放大了。“如果你做不到的话,那就为斯莱特林做点别的事——”

“我不会不公平地加学院分。”奇洛教授说。他点了点脸,看上去若有所思。“这样你的愿望就会困难到有趣的地步了。你可以说说原因吗,马尔福先生?”

马尔福转离防御术教授,在铂金和祖母绿的布景映衬下看向人群。不是所有的斯莱特林都在为飞龙战队喝彩,有些反马尔福分子以支持大难不死的男孩、甚至是格兰杰的方式表达不满;而扎比尼的所作所为会极大地鼓舞这些人。他需要提醒他们,斯莱特林就意味着马尔福,而马尔福就意味着斯莱特林——

“不,”德拉科说,“他们是斯莱特林,他们会懂的。”

听众中发出一阵笑声,尤其是在斯莱特林,有些甚至出自于那些之前自称反马尔福的学生。

奉承真是美妙的东西。

德拉科再次转过头,看向奇洛教授,然后惊讶地发现格兰杰的脸上出现了尴尬。

“至于格兰杰小姐……”奇洛教授说。一阵撕信封的声音。“你的愿望是……拉文克劳赢得学院杯?”

听众群里发出一阵大笑,连德拉科都哧笑了出来。他没想到格兰杰也会玩这一手。

“好吧,那个,”格兰杰说,听上去就像她突然开始结结巴巴地背出一篇之前记住的演讲,“我的意思是说,那个……”她深深吸了口气,“我的军队里有来自各个学院的士兵,我不是在看轻他们。但学院也还是应该意味着点什么。同一个学院的学生们互相对射咒语,就因为他们在不同的军队,这太悲哀了。人们应该可以依靠他们自己学院里的任何人。这就是为什么戈德里克·格兰芬多,萨拉查·斯莱特林,罗文娜·拉文克劳,以及赫尔加·赫奇帕奇一开始创造了霍格沃茨的四个学院。我是阳光兵团的将军,但在那之前,我是拉文克劳的赫敏·格兰杰,我很荣幸成为这有着八百年历史的学院的一部分。”

“说得好,格兰杰小姐!”邓布利多发出洪亮的声音。

哈利·波特皱起了眉,而有什么东西在德拉科的认知边缘骚动。

“有趣的看法,格兰杰小姐,”奇洛教授说,“但有些时候,斯莱特林有拉文克劳的朋友,或是格兰芬多有赫奇帕奇的朋友,这样也不错。当然,能够同时依靠你在学院和在军队的朋友难道不是最好的吗?”

格兰杰飞快地向观看的学生和老师们瞥了一眼,什么都没说。

奇洛教授像是对自己点了点头,随后转回讲坛,拿起最后一个信封撕开。在德拉科身边,哈利·波特明显紧张起来了,与此同时,防御术教授抽出了羊皮纸。“而波特先生希望——”

奇洛教授看向羊皮纸。一阵停顿。

随后,奇洛教授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改变,那张羊皮纸一下子烧了起来,一会儿就被短暂而猛烈的火焰燃尽,只余下少量飘拂的黑色余烬从手中落下。

“请将自己限制在可能范围内,波特先生。”奇洛教授说,听上去极其冷淡。

一阵长长的停顿;哈利站在德拉科身边,看上去非常震惊。

看在梅林的份上,他要求什么了?

“我希望,”奇洛教授说,“你准备了另一个愿望,如果我无法实现这一个的话。”

又是一阵停顿。

哈利深深吸了口气。“我没有,”他说,“但我已经想出另一个了。”哈利·波特转身看向听众,他开口的时候声音变得坚定了。“人们害怕叛徒是因为叛徒所造成的直接伤害,像是他们射杀的士兵或他们说出的秘密。但这只是危险的一部分。人们因为害怕叛徒而做出的事也会让他们付出代价。我今天就使用了这个战术对抗阳光兵团和飞龙战队。我没有告诉我的叛徒们尽可能多地造成直接伤害。我告诉他们以会造成最大怀疑和困惑的方式行动,然后迫使将军们付出最大的代价,就为了试着阻止他们再次做出这种事。如果只有几个叛徒,而整个国家都在对抗他们,那么就情理上说,这几个叛徒所造成的伤害会比整个国家为了阻止他们所付出的代价要小,这种对策也许会比弊病更糟——”

“波特先生,”防御术教授说,他的声音突然尖刻了起来,“历史的教训就是你错了。 你们的父辈为他们自身的团结所做的太少,而不是太多!整个国家差点就倒下了,波特先生,虽然你当时没有在那里见证。我建议你问问你在拉文克劳的室友,他们有多少人因为黑魔王而失去了家人。或者你会明智一点,不要问!你还有愿望要许吗,波特先生?”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阿不思·邓布利多用温和的声音说,“我想听听看大难不死的男孩要说什么。论阻止战争,他比我们俩都更有经验。”

一些人笑了,但不多。

哈利·波特的视线移向邓布利多,然后看上去考虑了一会儿。“我没有说你错了,奇洛教授。在上一场战争中,人们没有团结一致,而整个国家差点就败给了几打攻击者,没错,这很可悲。而要是我们下次还犯同样的错误,没错,那就更可悲了。但你不可能打同样的仗两次。而问题是,敌人也可以很聪明。如果分裂的话,你会在一个方面显得脆弱;但要是试着团结一致,那么你会面临其它的风险,其它的代价,而敌人也会试着利用这些东西。你的思考不能只停留在游戏的一个层面上。”

 “简单也有自己的好处,波特先生,”防御术教授用冷淡的声音说,“我很希望你在这一天吸取了一些教训,学到与团结起你的手下并攻击敌人相比更为复杂的战术所具有的危险性。而要是这一切与你的愿望并无联系的话,我会很恼怒的。”

“是的,”哈利·波特说,“要想出一个象征着团结代价的愿望相当有难度。但行动一致的问题并不仅限于战争,这是我们所有人在日常生活中都必须解决的问题。如果每个人都使用同样的规则彼此协调,而这些规则很蠢,那么,要是只有一个人决定用不一样的方法做事,他们就是在违反规则。但要是每个人都决定用不一样的方法做事,他们就可以。这和每个人都需要行动一致的问题是一样的。但是对第一个说出来的人来说,他们看上去似乎就是在反对民意。而要是你认为人们应该一直团结一致是唯一重要的事,那你永远都改变不了游戏,无论规则有多蠢。所以为了象征人们在错误的方向团结一致时会发生什么事,我自己的愿望是,我们在霍格沃茨内玩魁地奇的时候不用金色飞贼。”

“什么?”人群中上百个声音齐声尖叫,德拉科的下巴掉了下来。

“金色飞贼毁了整个游戏,”哈利·波特说,“所有其他选手所做的事最后都会变得无关紧要。而买只钟要合理得多得多。这就是那种蠢得离谱的事,你没有注意到的原因只是因为它伴随着你长大,人们这么做只是因为其他人也在这么做——”

但在这个点上,已经再也没人听得见哈利·波特的声音了,因为骚乱已经开始了。

 ————————————————————

骚乱在十五秒后结束了。巨大的火柱从霍格沃茨最高的塔顶上爆发开来,像是千百道雷鸣发出的声音。德拉科还不知道邓布利多做得到这个。

学生们非常小心,非常安静地坐下了。

奇洛教授在哈哈大笑,一刻不停。“那就这样吧,波特先生。你的愿望会实现的。”防御术教授故意停顿了一下。“当然,我只承诺了一个机灵的计划。而这就是你们三个会得到的。”

德拉科之前曾隐约想过他会这么说,但此时此刻,这句话还是吓到了他;德拉科和格兰杰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原本是最明显的同盟 ,但他们的愿望直接相冲——

“你的意思是,”哈利说,“我们必须统一我们的愿望?”

“哦,那要求就太过分了,”奇洛教授说,“你们三个又没有共同的敌人,不是吗?”

在这短暂的一刻,快得德拉科觉得也许是自己在想象,防御术教授朝邓布利多的方向瞟了一眼。

“不,”奇洛教授说,“我的意思是,我会用单单一个计划来实现这三个愿望。”

一阵困惑的沉默。

“你做不到的,”哈利从德拉科的身边断然道,“连我都做不到。有两个愿望互不兼容。这是逻辑上的不可能——”随后哈利让自己闭嘴了。

“要告诉我做不到什么你还太嫩了点,波特先生。”奇洛教授带着一抹冷淡的笑容说。

随后防御术教授转回那些观看的学生们。“说实话,我对你们吸取这一天教训的能力没有信心。回家吧,然后享受你们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或者你们剩下的家人,趁他们还活着的时候。我自己的家人很久以前就死在黑魔王手里了。开学后再见。”

在这番话导致的无言的沉默中,奇洛教授已经转身走下舞台,而德拉科听见了防御术教授的声音,声音很轻,不再被放大,“但是你,波特先生,我现在就有话要和你说。”

—————————————————-

1.天外救星: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4%A9%E5%A4%96%E6%95%91%E6%98%9F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潜水艇君

校对:  Dr.∅, 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2014-09-06 07:05:22 【知错就改(林茶以)】 哈利真是越来越苏……

2014-09-09 07:16:36 【GaudiWu】 =_=怎么觉得哈利已经和理性的形象有点远了…..不过本身也没错,毕竟只是个11岁的熊孩子,心灵的历练还不成熟,不足以真正地体察很多理论本身与事实并不相容

2014-09-10 06:20:56 【但求一睡君莫笑】 金色飞贼金色飞贼,小哈利你是看他多不顺眼啊233333333

2014-09-11 07:21:37 【ilovefay_遥酱中毒】 哈哈哈哈哈哈那通道理我越看越觉得不大对头果然是金色飞贼啊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

2014-09-18 05:16:17 【海鲜】 总觉得这些理论都不对头。其实我心里还是对老邓有期待我会说吗?

2015-01-08 05:16:21 【万涅奇卡】 所以哈利你到底有多恨金色飞贼。

2015-03-04 12:03:55 【啊哈】 不知道能听懂这段演讲以及之后对话的学生有多少,这可只是一群十岁出头的人。但奇洛是个好老师,我认为他尽他可能地育人了。

2015-12-06 23:49:14 【银父布阵】 我只能是说奇洛在怒斥在场学生的父辈们的时候是真的恨铁不成钢。以及汤姆里德尔当初要是应聘黑魔法防御术老师成功的话完全不会有后面那些破事了,真是太称职了

2015-12-09 12:38:07 【作战实验室】 提一句,奇洛的演讲内容包含“要团结起来对抗外部敌人”这种经典的希特勒特征,引起了麻瓜背景的学生以及哈利的警觉

2016-11-13 20:33:54 【a】 回复【作战实验室】 赞。别人还觉得这地方体现了奇洛的善意,我也是醉

2016-11-13 20:39:20 【a】 回复【作战实验室】 不过实际上他这里几乎明说的就是,麻瓜才是巫师界最大的敌人。任何一个国家团结起来就能摧毁魔法界这么点人口。

2016-11-13 20:41:21 【a】 回复【啊哈】 你明显没懂他到底在说什么

2016-11-13 20:46:54 【a】 回复【银父布阵】 是啊,黑魔王称职地扮演一个苦口婆心的教师用实际上是纯血统论的那一套给所有霍格沃茨的人洗脑,像你这种人还根本没发现。怪不得老邓要拒绝他呢。

2017-02-15 05:50:55 【民圃Paul】 看評論才懂這裡發生了什麼,格外震驚

2017-04-12 06:42:51 【国久菌】 “引起了麻瓜学生和哈利的警觉”,说真的,那些麻瓜学生历史挺好的……

2017-09-30 03:50:34 【冬萤(๑◡๑)】 幸好有评论。。。

2018-05-03 09:49:12 【青岚】 啧,为了对抗恐惧就要利维坦。

2018-07-28 09:24:54 【凯尔莫罕之风】 凡是大boss,发言都很有蛊惑性啊,个人观点:奇洛用团结轻描淡写地代替了独裁,并宣扬了魔法界的纳粹主义,而哈利却指出了团结(独裁)在其他方面的不好,讲诉了分裂(民主)的重要性,也难怪奇洛那么恼火了。

2018-08-10 07:22:03 【冬草】 團結不代表獨裁,分裂不代表民主

2018-09-23 07:33:57 【zhang yun】 回复【a】 他说的没错啊……麻瓜和巫师,普通人和变种人……

2018-09-23 07:34:32 【zhang yun】 回复【凯尔莫罕之风】 最厉害的是他居然说的是真话“我的家人很早就死在黑魔王手里了”也是666

2019-01-24 03:41:42 【以梦】 我觉得邓布利多故意设计让他们三个平局就是为了让他们必须把愿望统一,但是奇洛就不跟着邓布利多走。

2019-02-02 14:41:07 【Evijoker】 哈利说的…emm真的不是求同存异嘛233

2019-02-08 15:33:58 【玉槿年华】 奇洛在演讲的时候,我觉得他有一点点像格林德沃。

2020-01-18 21:26:24 【Timeless】 这文也太酷炫了,我好多概念都看不懂,还是看评论才能稍微理解,真该多学点东西了

2020-02-25 07:13:21 【杂佩】 这里的黑魔王总算是配得上一个反派boss的身份了……把食死徒造成巨大破坏的原因归为他们有一个强大的领袖,把团结一致偷换为“应当接受领袖的印记”,很有煽动性。事实上食死徒那么恐怖的原因是英国魔法界仅有几千人而且几乎都是散居(原著里似乎提到过霍格莫德是英国唯一一个只有巫师的村庄?),自然难以抵御一个有规模的恐怖组织,再加上战力设置的问题……

2020-03-06 14:33:20 【司马纳粮】 不看评论已经看不懂这篇文了,原来奇洛以纳粹偷换了团结

2020-04-21 04:38:46 【✘✘✘ 卑微作者在线求评论】 这一段我是真的懵了

2020-04-30 05:50:09 【林止风】 看哈利的话很有道理,看奇洛的话也很有道理。如果不是早就知道奇洛是伏地魔,我根本想不到他偷换团结和独裁概念的内核。现实生活中我可能就是最容易被蛊惑的那一批人QAQ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