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注意困惑[1]

授权和转载须知

亚卡付波莫格。瓜格铺巴吾噗金克嘎佐尔克。昌煲斯普滋。J·K·罗琳。[2]

—————————————————————————-

奇洛教授的办公室咨询时间是星期四上午11:40到11:55。这是他所有年级所有学生的咨询时间。敲门只需要花一点奇洛分,但要是他认为你在浪费他的时间,你会再丢五十分。

哈利敲了敲门。

一阵停顿。随后响起了一个尖锐的声音,“我想你还是进来吧,波特先生。”

在哈利碰到门把前,门砰地一声打开了,撞在墙上,发出一声巨响,听起来就好像木头里——或是石头里——或是两个里面的什么东西一齐撞坏了。

奇洛教授靠在椅子上,正在读一本看起来很可疑的旧书,书皮是深蓝色的皮革,书脊上画着银色的符文。他的眼睛没有离开书页。“我心情不好,波特先生。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呆在我身边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事。为了你自己着想,快说快回。”

一阵刺骨的冷意从房间中蔓延出来,就好像房间里有什么东西像灯泡散播光一样散播黑暗——灯泡至少还罩了罩子。

哈利有点被吓到了。这种状态用心情不好来形容恐怕不太贴切。什么事可以让奇洛教授烦躁成这样……?

好吧,朋友心情低落的时候你可不能就这么走开。哈利小心翼翼地进入房间。“有什么我可以帮上忙的——”

“没有。”奇洛教授说,还是没有从书里抬起头。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刚刚一直在和白痴打交道,想找个心智健全的人说说话……”

一阵长长的停顿,长得有点让人吃惊。

奇洛教授啪地一声关上书,书伴随着一阵轻微的沙沙声消失了。随后他抬起头,哈利畏缩了一下。

“我想这时候和聪明人交流交流对我而言会比较愉快,”奇洛教授的语气还是和请哈利进来时一样尖锐。“对你来说恐怕不会那么愉快,我先警告你。”

哈利深深吸了口气。“我保证我不会介意你吼我的。发生什么事了?”

房间里的寒意加深了。“一名六年级格兰芬多对我一名更有前途的学生施展了诅咒,一名斯莱特林。”

哈利咽了口唾沫。“是……哪种诅咒?”

奇洛教授的脸上再也压不住狂怒。“问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做什么,波特先生?我们的六年级格兰芬多朋友觉得这不重要!”

“你认真的吗?”哈利脱口而出。

“不,我今天心情无缘无故地就糟透了。我当然是认真的,你这个傻瓜!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我在傲罗用吐真剂确认前都完全不相信。他在霍格沃茨都第六年了,然后施展了他完全不知道会起什么作用的高阶黑魔法。”

“你的意思不是,”哈利说,“他把咒语的效果弄混了,他看的咒语简介是错的——”

“他只知道这是对敌人施展的魔法。他知道他只知道这一点。”

而这就足以让他施展咒语了。“我真不明白有什么东西带着这么小的脑子居然还能保持直立行走。”

“确实,波特先生。”奇洛教授说。

房间里停顿了一下。奇洛教授向前倾了倾,拿起桌子上的一个银色墨水瓶,捏在手里转动,他盯着墨水瓶的眼神就好像想知道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把一个墨水瓶折磨致死。

“那个六年级斯莱特林是不是受了重伤?”哈利问。

“是的。”

“那个六年级格兰芬多是不是被麻瓜养大的?”

“是的。”

“是不是因为这个可怜的男孩不知道他施展的是什么咒语,所以邓布利多拒绝开除他?”

奇洛教授捏住了墨水瓶,指节发白。“你是想表达什么,波特先生,还是说你只是在列举些很明显的事?”

“奇洛教授,”哈利严肃地说,“霍格沃茨里所有被麻瓜养大的学生都需要上一堂安全课,得有人告诉他们那些巫师出生的人觉得明显得不能再明显、以至于根本没人提醒的事。如果你不知道诅咒会起什么作用,不要施展;如果你发现了什么危险的东西,不要公开;没有权威人士监督,不要在厕所里酿高等魔药;为什么会有限制未成年人使用魔法的法令;所有这些基础。”

“为什么?”奇洛教授说。“让那些白痴在留下后代前自己死干净吧。”

“如果你不介意让一些六年级斯莱特林跟着陪葬的话。”

奇洛教授手里的墨水瓶烧了起来,烧得非常缓慢,丑陋的暗红色火焰撕裂进金属,看起来像是在一点一点地吃掉它,银块在融化时扭曲了,就像它试着逃跑,但是没跑掉。墨水瓶发出一阵细微尖锐的声音,就好像那些金属在尖叫。

“你是对的。”奇洛教授说,露出一个妥协似的微笑。“我会设计一节课,以保证其他那些蠢得没法活下去的麻瓜出身的巫师不要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带走任何其他有价值的人。”

奇洛教授手里的墨水瓶接着尖叫、燃烧,一小滴一小滴融化的金属一边燃烧,一边滴到了桌面上,就好像墨水瓶正在哭泣。

“你没有逃跑。”奇洛教授观察后道。

哈利张开嘴——

“如果你要说你不怕我,”奇洛教授说,“别说。”

“你是我认识的最可怕的人,”哈利说,“而其中最大的一个理由就是你的自制力。我只是没法想象自己听说你无意间伤害了某个人。”

奇洛教授手上的火熄灭了,他小心地将被毁掉的墨水瓶摆回桌子上。“你真是太会说话了,波特先生。你上过如何奉承的课吗?也许是马尔福先生教你的?”

哈利让自己的脸保持一片空白,然后在下一秒发现这就和一张签了字的供认书差不多,但已经太迟了。奇洛教授不在乎你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他在乎的是什么样的想法可能让你露出这种表情。

“我懂了。”奇洛教授说,“马尔福先生是个很有用的朋友,波特先生,他可以教你很多事,但我希望你不要犯错,太过相信他。”

“他不知道我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任何事。”哈利说。

“做的不错。”奇洛教授带着淡淡的微笑说。“所以你本来是来做什么的?”

“我已经完成了大脑封闭术的预备练习。我准备好上课了。”

奇洛教授点点头。“我这周日就带你去古灵阁。”他顿了一下,看向哈利,然后笑了。“然后我们也许还能再溜达一圈,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刚刚有了一个愉快的想法。”

哈利点点头,也露出微笑。

哈利离开办公室的时候,他听见奇洛教授在哼小曲。

哈利很高兴自己能让奇洛教授开心起来。

—————————————————————————-

这周日,在走廊上窃窃私语的人好像多了很多,至少在哈利·波特经过他们的时候是这样的。

很多人对他指指点点。

很多女生在咯咯直笑。

从早餐时间开始,每当有人问哈利他有没有听说新闻时,哈利都会很快地打断他,然后说如果是瑞塔·斯科特写的新闻,那他不想听说,他想自己看报纸。

然后事情发展到霍格沃茨里都没多少学生有预言家日报了,那几份没被买断的报纸被以一种十分复杂的顺序传来传去,没人知道报纸这时候在谁手上……

于是哈利用了一个无声无息咒,然后接着吃他的早餐,寄希望于坐在他旁边的人会赶走那些多得要死的询问者,并尽量忽略那些不可置信的神色,大笑的表情,恭喜似的微笑,同情的眼神,充满畏惧的一瞥,以及刚刚下来吃早饭的人听到消息时摔碎的盘子。

哈利更好奇了,但他真的不能听二手消息,这是在糟蹋艺术。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在告诉室友找到报纸原件记得通知他之后,他在行李箱里的安全地带里写完了作业。

哈利在上午十点的时候依然对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他跟着奇洛教授乘马车离开了霍格沃茨,奇洛教授坐在右前方,以僵尸模式缩在座位上。哈利坐在对角线上的左后方,在马车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远离奇洛教授。即使如此,在马车穿过非禁林的一小段路程里,哈利还是一直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这让他有点看不进去书了,尤其是在教材还比较难的情况下,哈利突然希望他看的是他小时候看的科幻书,而不是——

“我们出限制区了,波特先生。”奇洛教授的声音从前面传来。“该走了。”

奇洛教授小心翼翼地下了马车,触地后直了直身子。哈利从自己那面跳了下来。

哈利还在好奇他们到底是要怎么去古灵阁,奇洛教授说了声“抓住!”然后扔了个铜纳特给他,哈利想都没想就抓住了。

哈利的肚脐被一个无形的巨大钩子勾了一下,把他狠狠甩了起来,但是没有任何加速的感觉,然后下一秒哈利发现自己站在对角巷的街中间。

(等一下,什么?他的大脑说。)

(我们刚刚被传送了,哈利解释道。)

(这种事可从没发生过,哈利的大脑抱怨道,然后开始把他搅得头晕转向。)

哈利踉跄了几步,他的脚刚刚才从他们走过的森林小道的泥土上离开,正在适应砖块铺成的街道。他站直了身子,还是有些晕眩:他周围熙熙攘攘的男巫女巫看起来有些摇晃,商铺店主的叫卖声听起来就像他们在不停地移动,而他的大脑还在试着定位方向。

过了一会儿,哈利身后几步远的地方传来啵的一声,哈利转过头,看见了奇洛教授。

“你介不介意——”哈利说,同时奇洛教授说,“恐怕我——”

哈利停下了,奇洛教授没有。

“——需要离开一下,把某样东西运转起来,波特先生。鉴于我之前被详尽地告知我要对发生在你身上的任何事负责,我会把你放在——”

“报摊。”哈利说。

“什么?”

“或者任何我可以买到预言家日报的地方。把我扔在那里就好。”

过了一小会儿,哈利被送到了一家书店,伴随着几个轻声说出的含糊威胁。由书店老板畏缩的样子和他持续打量哈利与出口的样子来看,他收到的威胁要不那么含糊一点。

就是书店烧起来了,哈利也得一直待在火中央,等到奇洛教授回来为止。

期间——

哈利快速扫了一眼周围。

书店看起来又小又阴暗,肉眼可见的只有四行架子的那种书架,而哈利瞄到的最近的书架上似乎在处理一些装订得很廉价的小书册,上面印着像是十五世纪在阿尔巴尼亚的大屠杀之类的严肃标题。

先做重要的事。哈利走到柜台前。

“打搅一下,”哈利说,“请给我一份预言家日报。”

“五个银西可,”店主说,“抱歉,孩子,我只剩三份了。”

五个银西可被丢在了柜台上。哈利觉得自己能讲上两三条理由,好好杀一杀价,但这个时候他真的不太在乎这个问题了。

店主睁大了眼睛,看上去好像他第一次真正注意到了哈利。

“是你!”

“是我!”

“是真的吗?你真的——”

“闭嘴!抱歉,但我等了整整一天,就是为了直接从报纸上看原版,而不是从别人那里听二手消息,所以请把报纸拿过来就好,行吗?”

店主瞪了一会儿哈利,随后默默地从柜台里拿出一份叠好的预言家日报。

上面的头版头条是:

哈利·波特

与金妮·韦斯莱

的秘密婚契

哈利瞪着标题。

他把报纸拿了起来,动作既轻柔又恭敬,就像他拿的是埃歇尔的原版插画,然后他开始翻阅……

……那些说服了瑞塔·斯基特的证据。

……以及一些有趣的细节。

……然后是更多的证据。

弗雷德和乔治肯定在一开始就和他们家的小妹说清楚了,是吧?没错,肯定说清楚了。上面有一张金妮·韦斯莱的照片,正在对着什么东西长吁短叹,哈利凑近了看,发现那是他自己的照片。这肯定是演出来的。

但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哈利坐在廉价的折叠椅上,重读第四遍报纸时,门发出一声轻响,奇洛教授走进了店铺。

“我很抱歉——看在梅林的份上,你到底在看什么?”

“看起来,”哈利的声音充满敬畏,“有一位亚瑟·韦斯莱先生被食死徒用夺魂咒控制了,我的父亲杀掉了那个食死徒,这样他就欠下了波特家族的人情,然后我的父亲要求让最近出生的金妮·韦斯莱嫁到波特家,以此来偿还这个人情。这里的人真的会做出这种事吗?”

“斯基特女士怎么可能会蠢到相信——”

奇洛教授的声音戛然而止。

哈利看报纸的时候是竖着拿的,没有叠,这意味着从奇洛教授站的地方可以看见标题下面的文字。

奇洛教授脸上震惊的表情几乎就和报纸本身一样,像是一件艺术品。

“别担心,”哈利欢快地说,“都是假的。”

在书店的另一边,他听见店主倒吸了一口气。店里传来一摞书掉在地上的声音。

“波特先生……”奇洛教授缓缓地说,“你确定吗?”

“相当确定。我们可以走了吗?”

奇洛教授点点头,看起来有些走神,哈利把报纸叠了起来,跟着他出了门。

不知为何,哈利现在完全听不见街道上的声音了。

他们在寂静中走了三十几秒,然后奇洛教授开口道:“斯基特女士看到了威森加摩保密部门的正式文件。”

“没错。”

“威森加摩的正式文件。”

“没错。”

“连我都很难做到。”

“真的吗?”哈利说。“因为如果我的怀疑是正确的话,这是一群霍格沃茨的学生干的。”

“这是不可能中的不可能,”奇洛教授断然道。“波特先生……我很遗憾,我得说这位年轻的女士恐怕要嫁给你了。”

“但那只是不太可能的事,”哈利说。“用道格拉斯·亚当斯的话来说,[3]‘不可能的事’经常有一种仅仅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所缺乏的完整性。”[4]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奇洛教授缓缓地说。“但是……不,波特先生。这也许是不可能的,但我可以想象如何改动威森加摩的正式文件。我不能想象的是古灵阁的守卫经理在伪造的婚契上盖了官章,而斯基特女士个人核实了这个章。”

“没错,”哈利说,“这么大金额的易手当然会有古灵阁守卫经理的参与。看来韦斯莱先生有一大笔债务缠身,所以要求再加付一万金加隆——”

“为了一个韦斯莱付一万金加隆?你都可以买一个贵族的女儿了!”

“打断一下,”哈利说,“但这个点上我真的得问了,这里的人真的会做这种事——”

“很少,”奇洛教授皱着眉头说,“而且我怀疑,在黑魔王离开后,这种事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了。从报纸上看,你父亲就这么付了这笔钱?”

“他别无选择。”哈利说,“如果他还想让预言实现的话。”

“把报纸给我。”奇洛教授说,报纸从哈利手里划走的速度太快,哈利的手都被报纸边缘划伤了。

哈利被吓了一跳,本能地把手指放在嘴里吮吸,正想向奇洛教授抗议——

奇洛教授突然停在了大街中间,一股无形的力量把报纸悬在他面前,他的视线快速地上下移动着。

哈利敬畏地倒抽一口气,看着报纸自动翻到了第二页和第三页。没过多久,翻到了第四和第五页。就好像这个男人终于抛弃了凡人的面具。

一小段令人担忧的时间过后,报纸把自己再次整齐地叠了起来。奇洛教授从半空中一把抓住报纸,扔给了哈利,哈利条件反射地接住了;随后奇洛教授再次开始走动,哈利自动跟在后面。

“不,”奇洛教授说,“那个预言在我听来也不太对。”

哈利点点头,还是有些目瞪口呆。

“半人马可能被夺魂咒控制了,”奇洛教授皱着眉头说,“那似乎还属于可理解的范围。魔法可以做到的事,也都可以用魔法作弊,真正难以想象的是古灵阁的大印竟然可以被他人之手扭曲。你可以用复方汤剂伪装成缄默人,同理也可以伪装成巴伐利亚的预言家。如果花了足够多的功夫的话,也许真的有可能改动威森加摩的正式文件。你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吗?”

“我连一个合理的假设都做不出来。”哈利说,“我知道的是,这一切的预算一共只有四十金加隆。”

奇洛教授突然停了下来,猛地转向哈利。他现在的表情是完完全全的难以置信。“四十金加隆可以雇一个称职的开锁匠帮你打开你想打劫的那户人家的家门!四万金加隆可能可以雇到一伙世界上最尖端的职业犯罪家去改动威森加摩的正式文件!”

哈利无奈地耸耸肩。“下次我想省个三万九千九百六十金加隆的时候,我会记得找到正确的承包人的。”

“我不是经常这么说,”奇洛教授说,“我很惊叹。”

“我也是。”哈利说。

“这个不可思议的霍格沃茨学生是谁呢?”

“恐怕我不能说。”

让哈利有些吃惊的是,奇洛教授并没有提出异议。

他们一边朝古灵阁的方向走,一边沉思,因为他们俩都不是那种会在思考至少五分钟之前放弃问题的人。

“我有种感觉,”哈利终于开口道,“我们的思考方向错了。我曾经听说过一个故事,一群学生去上物理课,老师给他们展示了一个靠在火边的金属盘子。她要求学生们感受一下金属盘,他们感觉到金属盘靠火的那一面比较凉,而远离火的那一面比较暖。然后老师说,把你们猜测的原因写下来。所以有些学生写了‘因为金属的导热性’,还有一些学生写了‘因为空气流动’,但没有一个人写‘这似乎是不可能的’,而正确答案是在学生们进教室之前,老师把盘子翻了个面。”

“有意思,”奇洛教授说。“听起来很相似。有什么寓意吗?”

“作为一个理性主义者的强项就是,比起现实,你更容易对虚构的事感到困惑。”哈利说,“如果说,无论结果是什么,你都可以给出一个很好的解释,那你什么都不知道。那些学生觉得他们可以用诸如‘因为导热’之类的字眼去解释任何东西,甚至是‘金属盘靠火近的那一面比较凉’这种事。所以他们发现不了他们有多困惑,这就意味着他们面对假象时,不会比面对真相更奇怪。就算你告诉我半人马是被摄魂咒控制了,我还是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对。我发现我在听过你的解释后还是很困惑。”

“唔。”奇洛教授说。

他们又走了一段路。

“我能不能假设,”哈利说,“把人们换到平行宇宙里是真的有可能的?就像是,这不是我们的瑞塔·斯基特,或者他们临时把她送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了?”

“如果有可能的话,”奇洛教授的声音更冷漠了,“我还会呆在这里吗?”

而当他们就快到达古灵阁建筑巨大的白色前门时,奇洛教授说:

“啊。当然。我知道了。让我猜猜,韦斯莱家的双胞胎?”

“什么?”哈利的声音高了八度。“怎么做到的?”

“恐怕我不能说。”

“……这不公平。”

“我认为这相当公平。”奇洛教授说,然后他们走进了青铜门。

—————————————————————————-

时间是刚好午前,哈利和奇洛教授位于一间豪华的预订包厢内,分别坐在一张又宽又长的长桌两头;包厢的墙边围了一溜装着软垫的沙发和椅子,包厢里到处都挂着柔软的窗帘。

他们会在玛丽居餐厅吃午饭,据奇洛教授说,这是他知道的对角巷最好的餐厅之一,尤其是在——他的声音意味深长地低了下来——某种目的的意义上。

这是哈利去过的最好的餐厅,而奇洛教授请自己吃饭这件事正在切切实实地困扰着哈利。

任务的第一部分,找一个大脑封闭术讲师,已经圆满完成。奇洛教授一脸坏笑地告诉拉环,推荐一个他所知道的最好的讲师,用不着担心费用问题,反正都是邓布利多在付;然后拉环也以坏笑回应。哈利自己可能也露出了同样的笑容。

计划的第二部分彻底失败了。

如果没有邓布利多校长或其他学校官方人员的陪同,哈利不能从金库里拿钱,而奇洛教授没有金库钥匙。哈利的麻瓜父母没有授权,因为他们是麻瓜,而麻瓜在法律上的地位和小孩子小猫差不多:他们很可爱,所以你要是在公共场合折磨他们,你会被逮捕,但他们不算人。有些看起来十分牵强的条款,会在有限的范围内将麻瓜出生巫师的父母算成人,但哈利的养父母不能算进这一类。

看来哈利在巫师界的眼中其实是个孤儿。因此,霍格沃茨的校长,或者他在学校系统内的指派者,在他毕业以前都会是他的监护人。哈利可以在没有邓布利多首肯的情况下呼吸,但那也只在邓布利多还没有命令禁止之前。

哈利随后问,他能不能就只是告诉拉环如何多元化他的投资,而不是就这么让他的金币呆在金库里。[5]

拉环一脸茫然地盯着他,然后问“多元化”是什么意思。

这里的银行似乎不投资。银行把你的金币存进金库,每年收保管费。

巫师界没有资本的概念。也没有普通股。也没有公司。生意是那些家庭用他们自己金库里的钱运转的。

借款的是有钱人,不是银行。虽然古灵阁可以见证契约——需要付费,然后强制还款——需要付多得多的费。

善良的有钱人会借钱给他们的朋友,随便什么时候还。邪恶的有钱人会收利息。

没有二级市场借款。[6]

邪恶的有钱人至少收你20%的年息。

哈利站了起来,转过身,然后把头靠到墙上。

哈利问他在建立银行之前是不是也需要校长的允许。

奇洛教授这个时候插嘴说午饭时间到了,然后迅速把气得直冒烟的哈利带出古灵阁的青铜门,穿过对角巷,领到一个叫玛丽居[7]的高级餐馆,他们在那里订了房间。店主在看到奇洛教授带着哈利·波特时看起来非常震惊,但他什么都没说,直接把他们领到了房间。

然后奇洛教授非常故意地宣布他会结账,看上去从哈利脸上的表情里得到了相当大的乐趣。

“不,”奇洛教授对侍者说,“我们不需要菜单。我会要今天的特别推荐,加一瓶基安蒂葡萄酒,而波特先生会先来一碗球遁鸟汤作为前菜,[8]然后是茹泊肉丸,[9]最后是甜布丁作为甜点。”

侍者身上的袍子比一般的袍子短很多,看上去严谨又正式,她尊敬地鞠了一躬,然后离开,关上了她身后的门。

奇洛教授对着门的方向挥挥手,门栓锁上了。“注意里面的门栓。这个房间,波特先生,被称作玛丽的房间。它恰巧可以抵御所有监听,我是指所有;就连邓布利多都无法探测到这里发生的一切。有两种人会使用玛丽的房间。第一种人是在从事一些无关紧要的违法行为。而第二种人会让生活变得有趣起来。

“真的吗?”哈利说。

奇洛教授点点头。

哈利期待地张开嘴。“那只是坐在这里吃午饭,而不做点什么特别的事的话,就太浪费了。”

奇洛教授咧嘴笑了笑,随后拿出魔杖,朝门的方向挥了挥。“当然,”他说,“那些让生活变得有趣的人所做的防备工作要比那些无关紧要的犯罪者细致得多。我刚刚把门封起来了。现在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出入这个房间——比如,从门缝里溜进来。然后……”

奇洛教授随后念了不下四种不同的咒语,哈利一个都不认识。

“即使这样都还是不够,”奇洛教授说。“如果我们要做真正重要的事情,除了这些,还要再执行另外二十三项检查。比如,就是打个比方,瑞塔·斯基特知道或者猜到我们会到这里来,她可能会穿着真正的隐形衣躲在这个房间里。或者她的阿尼马格斯形态可能是某种细小的动物。有测试可以排除这些罕见的情况,但全部履行的话就太费精力了。不过,我在想我是不是还是应该做一下,以防你养成坏习惯?”奇洛教授的手指点了点脸,看起来有些走神。

“没事,”哈利说,“我明白了,我会记住的。”虽然在知道他们不会做真正重要的事后,他还是有点失望。

“很好。”奇洛教授说。他靠回了椅子,笑得十分灿烂。“你今天做得很好,波特先生。我很确定这件事的框架肯定是你提出来的,就算你找借口推脱也没用。我认为这件事之后我们不会再听到瑞塔·斯基特的多少消息了。卢修斯·马尔福不会满意于她的失败的。如果她够聪明的话,在她发现自己被耍了之后,她会立刻逃离这个国家。

哈利的心一沉。“瑞塔·斯基特的背后是卢修斯……?”

“哦,你没发现吗?”奇洛教授说。

哈利完全没有想过这次之后瑞塔·斯基特身上会发生什么。

完全没有。

一丁点都没有。

但她肯定会被解雇,她当然会被解雇,她在霍格沃茨可能还有哈利认识的孩子在上学,而现在的情况更糟,糟得多——

“卢修斯会杀了她吗?”哈利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在他脑子里,分院帽正在某个地方冲着他尖叫。

奇洛教授冷漠地笑了。“如果你之前还没和记者打过交道,听我一句话,每多死一个记者,世界就会变得更光明一点。”

哈利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必须找到瑞塔·斯基特,在一切都太迟之前警告她——

“坐下,”奇洛教授尖锐地说。“不,卢修斯不会杀了她。但卢修斯会让那些差劲仆人的生活极其不愉快。斯基特女士会逃走,用一个新的名字开始新生活。坐下,波特先生;你这个时候什么都做不了,而且你还有东西要学。”

哈利缓缓地坐下了。与刚刚的话相比,奇洛教授脸上失望、烦躁的表情起的作用要更多。

“有些时候,”奇洛教授的声音很尖刻,“我很担心你天才般的斯莱特林心智就这么被浪费了。跟我念。瑞塔·斯基特是一个卑鄙、可憎的女人。”

“瑞塔·斯基特是一个卑鄙、可憎的女人。”哈利说。他说的时候觉得不太舒服,但似乎也别无选择。

“瑞塔·斯基特企图毁掉我的名誉,但我完成了一个别出心载的计划,抢先毁掉了她的名誉。”

“瑞塔·斯科特对我发出挑战。这场游戏她输了,而我赢了。”

“瑞塔·斯科特是我未来计划的阻碍。如果我希望那些计划成功的话,我必须先处理掉她。”

“瑞塔·斯科特是我的敌人。”

“如果我不愿打败敌人,我这一生不可能做成任何事。”

“我今天打败了我的一个敌人。”

“我是好孩子。”

“我应该得到特别奖励。”

“啊,”奇洛教授在念最后几句话时露出了和蔼的笑容,“看来我成功抓住你的注意力了。”

这句话是对的。而同时哈利觉得自己好像被诱导了——不,不只是感觉,他刚刚就是被诱导了——他不能否认,说出那些话,然后看见奇洛教授的笑容,确实让他觉得好受了些。

奇洛教授把手伸进袍子,动作很慢,而且故意做得很明显,然后拿出了……

……一本书。

这本书和哈利见过的其它任何书都不一样,他能看见边边角角都变形了;粗制是他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词,就像这本书是从书矿里开采出来的一样。

“这是什么?”哈利屏息道。

“一本日记。”奇洛教授说。

“是谁的?”

“某个名人。”奇洛教授笑得十分灿烂。

“好吧……”

奇洛教授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波特先生,成为一个强大巫师的条件之一就是非凡的记忆力。谜题的关键常常就在你二十年前阅读的某个古老卷轴,或者你只见过一次面的某个人手上戴的奇异戒指上。我提这个的原因是为了解释我为什么设法记住了这件东西,以及上面的标签,在遇到你很久之后还能回忆得起来。你看,波特先生,在我的一生中,我见过很多私人收藏品,而其中一些收藏品,它们的主人可能不配拥有——”

“这是你偷的?”哈利难以置信地说。

“没错,”奇洛教授说。“实际上,就是最近。我认为与那些拿着这本书只为了向跟他同样讨厌的朋友们炫耀这本书有多么珍贵的小讨厌相比,你要更能欣赏它一些。”

哈利现在只剩目瞪口呆的份了。

“但要是你觉得我的行为是错误的,波特先生,我觉得你不需要接受你的特别礼物。不过我当然也不会自找麻烦,把它放回去。所以你要怎么办?”

奇洛教授把书从一只手丢到另一只手,惹得哈利不由自主地伸出手,一脸受到了惊吓的表情。

“哦,”奇洛教授说,“不用担心稍稍粗暴一点的对待。你就是把这本日记丢进壁炉,它也能毫发无伤地出来。无论如何,我等着你的决定。”

奇洛教授随意地把书丢向空中,然后接住,咧嘴笑了笑。

不要,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说。

要,拉文克劳说。‘书’这个字的哪一部分你们俩没听懂?

偷的那部分,赫奇帕奇说。

哦,拜托,拉文克劳说,你不能真的让我们拒绝,然后把我们的余生都花在好奇那到底是什么书上。

从功利主义的角度来看,这件事听上去总的来说还是正确的,斯莱特林说。把它想成是某种经济交易,你可以从交易中获益,只不过没有交易的那部分。再说了,书又不是我们偷的,而且让奇洛教授留着书对谁都没好处。

他在企图把你拖向黑暗!格兰芬多尖声大叫,赫奇帕奇坚定地点点头。

别像个单纯的小男孩似的,斯莱特林说,他在试着教你斯莱特林。

就是。拉文克劳说,这本书的原主可能是食死徒或者其它什么东西。它现在是属于我们的了。

哈利张开嘴,然后停在半路,一脸纠结。

奇洛教授看起来玩得很开心。他用一根手指顶着书的一角维持平衡,把书竖起来,还一直在哼小曲。

有人敲了敲门。

书消失在奇洛教授的袍子里,然后奇洛教授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走向门——

——然后踉跄了几步,突然撑向墙壁。

“没事,”奇洛教授的声音听起来突然比平常虚弱很多。“坐下,波特先生,只是一阵晕眩而已。坐下。”

哈利的手捏在椅子边上,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能做什么。哈利甚至没办法太靠近奇洛教授,除非他想顶着那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随后奇洛教授站直了身子,他的呼吸似乎有些沉重,然后他打开了门。

侍者进来了,带着一盘食物;在她放碟子的时候,奇洛教授缓缓地走向了餐桌。

但在侍者鞠躬离开时,奇洛教授已经坐直了身子,脸上再次挂起微笑。

不过,这一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短剧依然让哈利下定了决心。他不能拒绝,尤其是在奇洛教授已经花了那么多功夫之后。

“我要。”哈利说。

奇洛教授竖起一根手指,示意他小心,随后再次拿出魔杖,锁上门,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三个咒语。

然后奇洛教授从袍子里拿出书,扔给了哈利,哈利差点把书掉进汤里。

哈利给奇洛教授甩的眼神带上了无奈的愤慨。你就不应该这么对待书,无论书有没有魔法保护。

哈利打开书,他小心翼翼的动作已经根深蒂固到本能了。书页很厚,手感既不像麻瓜报纸,也不像巫师的羊皮纸。而上面的内容是……

……空白的?

“我看见的应该是——”

“看靠近开头那里。”奇洛教授说,而哈利(还是带着无可救药到本能的小心)翻过空白的页面。

字很明显是手写的,很难阅读,但哈利觉得应该是拉丁语。

“这到底是什么?”哈利说。

“这,”奇洛教授说,“是一个从未去过霍格沃茨,出身于麻瓜的巫师,对魔法的研究记录。他拒绝了他的录取信,然后展开了自己小小的调查,但没有魔杖,他没有取得多大进展。从标签上的介绍来看,我觉得他的名字对你来说要我更有意义。这个东西,哈利·波特,是罗吉尔·培根的日记。”[10]

哈利几乎要晕过去了。

在奇洛刚刚撑过的地方,有一只美丽的蓝色甲虫的残骸正紧紧地贴在墙壁上,闪闪发光。

—————————————————————————-

注意困惑:http://lesswrong.com/lw/if/your_strength_as_a_rationalist/

开头出自漫画《Calvin and Hobbes》,被罗琳替换的部分是“我爱漏洞”(I love loopholes):http://tropes.wikia.com/wiki/Ain%27t_No_Rule

道格拉斯·亚当斯:http://baike.baidu.com/link?url=XKbugcXo6PrlwcInLcOZeR_IEAfMcTCBZDu4gTMELJfUr41yNymZJT8PXqyJYXZr

“‘不可能的事’经常有一种仅仅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所缺乏的完整性”(the impossible often has a kind of integrity which the merely improbable lacks.):出自《The Long Dark Tea-Time of the Soul》,意思应该是指“不太可能的事还会让人去想怎么解释这件事为什么不太可能,但不可能的事情根本无从下口”http://www.goodreads.com/quotes/593495-the-impossible-often-has-a-kind-of-integrity-to-it

多元化投资:http://baike.baidu.com/view/3313876.htm?fr=aladdin

二级市场:http://baike.baidu.com/view/21876.htm?fr=aladdin

玛丽居:出自思维实验“玛丽的房间”(Mary’s room),又称知识论证,详见:http://zh.wikipedia.org/wiki/%E7%9F%A5%E8%AD%98%E8%AB%96%E8%AD%89

球遁鸟:出自《神奇生物在哪里》,源自渡渡鸟,http://baike.baidu.com/view/1775138.htm

茹泊肉丸(Roobo balls):《巴比伦计划5》里的一种食物,类似于瑞士肉丸http://babylon5.wikia.com/wiki/Roopo_balls#Food_and_Drink

罗吉尔·培根:http://www.baike.com/wiki/%E7%BD%97%E5%90%89%E5%B0%94%C2%B7%E5%9F%B9%E6%A0%B9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 潜水艇君

校对: 你说,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2014-06-10 11:14:09 【转个不停】 太棒了,翻译者们,你们毁了我对愚蠢同人的耐受力,对你们致以敬意

2014-06-10 11:55:34 【花餅】 等等,所以女记者是被奇洛KO了吗? 

2014-06-10 16:56:11 【云水间】 大招四连发!简直不能更棒!

2014-06-11 02:10:32 【徒手撕花盆】 那个女冷就这么挂了

2014-06-11 13:49:48 【天宫惊蛰】 感谢翻译!辛苦各位了!不过看着觉得好高深啊……

2014-06-11 13:57:29 【心清弦】 瑞塔·斯基特是残了还是领便当了?

2014-06-15 13:03:54 【碗柜里的博格特】 天哪,竟然没有了!奇洛教授也会百密一疏么~~趴等~还好不是很长,不然我什么都别想干了。。。。。大爱翻译大大们^O^

2014-06-15 15:18:37 【柏七】 赞!终于又更了,翻译大大们辛苦了~

2014-06-27 00:35:43 【碗柜里的博格特】 每天都来看看~立志好好学英语~

2014-07-03 15:07:13 【云水间】 说好的27呢QAQ

2014-07-05 23:06:23 【碗柜里的博格特】 晚上做梦梦到更新了,赶紧来看看。。。。呜呜。。。。。

2014-07-07 17:54:03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回复【转个不停】 人家在继续憋大招啦

2014-07-07 19:03:29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回复【转个不停】 不会的… 翻译组决不会弃坑,请放心。另外英文的章节比中文超前很多,所以如果好奇去看了后面的情节的话,希望大家不要在评论里剧透… 这个评论我删了,希望不要介意啊 🙂 (王婆)

2014-07-08 23:18:38 【转个不停】 回复【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真是不好意思,以后一定注意!再次感谢你们的努力!

2014-09-04 15:31:58 【ilovefay_遥酱中毒】 奇洛你到底是何方神圣!?那本日记本真的不是汤姆的!?我我我我我!!!这个故事让人没法猜测剧情啊(。•́︿•̀。)

2014-12-28 10:27:31 【光之路西法】 等等,这个培根不是我想的那个吧

2015-01-07 04:16:50 【万涅奇卡】 于是那本日记…

2015-02-04 03:17:33 【飞雷】 在上一章中奇洛盯了瑞塔一阵,然后说还是直接碾压比较愉悦,这一章又在餐厅做出明显惹人注意的动作,基本可以推断他对可怜的女记者摄神取念发现了她取材的方法,然后故意引她上钩并确确实实的碾压她……

2015-02-15 07:48:26 【jinyu_11】 所以这个才是哈利的一血?

2015-03-02 17:03:31 【啊哈】 拿到了培根的日记啊啊啊啊啊啊啊!(换做是 我的话可能自我挣扎的同时争取向教授询问更 多信息帮助判断)(话说哈利原本找教授是要做什么的?)

2015-08-29 10:20:47 【截毛残翅男果蝇】 六年级愚蠢的格兰芬多和同年级可怜的斯莱特林,所以这是JKL的哈利和德拉科真实映射?

2015-09-30 05:30:23 【jinyu_11】 等等,奇洛应该用这次谋杀做了个魂器……我猜不太可能是日记本那么明显,也许是茶杯或桌子?

2015-10-10 13:40:25 【vellavu】 “我会要今天的特别推荐,加一瓶基安蒂葡萄酒”话说这是汉尼拔梗……和后面tenorman family chili遥相呼应啊。

2015-12-14 03:03:16 【yaolilylu】 这章的插图超级有爱
http://dinosaurusgede.deviantart.com/art/to-take-the-diary-or-not-176998021

2015-12-24 05:09:01 【icyowl】 所以恶作剧的幕后大Boss到底是谁呢?

2018-12-26 15:36:17 【海島記錄儀】 一时不知道这里映射的原著盥洗室事件是伏笔还是错乱时间线(……)

2019-01-30 17:43:28 【直司】 回复【海島記錄儀】 什么盥洗室事件?(已经忘了原著(艸)

2019-01-30 18:22:14 【直司】 所以奇洛教授是在读了斯基特的《下一个黑魔王》一文后去堵斯基特并决定碾碎她,然后才读到《订婚》,知道第二篇文章足以让老马尔福碾碎她的情况下,仍然亲手碾碎了她…这显然不是为了清除障碍达到目的,而是为了偷税,啊不,愉悦…

2019-02-16 07:24:57 【扁方虫】 哈哈哈这章把原著哈利黑得体无完肤啊

2019-12-19 00:15:53 【我的日光】 回复【直司】 哈利在洗手间对马尔福用了Sectum sempra

2020-02-06 08:41:14 【猫姆】 <span style="color: rgb(2, 2, 2);" >斯基特好惨啊出场了一次就没戏份了,这一章的奇洛教授也在刷新自己的时髦值。第一次约会啊(等等绝对有什么地方不对)。

2020-02-18 08:54:23 【芹菜满地】 球遁鸟这么可爱。为什么要吃

2020-04-27 05:33:48 【林止风】 看了评论才知道六年级的两个小孩是谁⊙ω⊙,还有小甲虫就这么暴毙了吗,比较好奇双子怎么忽悠丽塔相信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