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责任心

授权和转载须知

在罗琳中爱。[1]

今天的历史小知识:古代的希伯莱人认为一天的分界在日落,而不是日出,所以他们会说“晚上和早上”,而不是“早上和晚上”。(很多评论的读者指出,现代的犹太哈拉卡也是这么认为的。)(译注:哈拉卡是塔木德经中的法律条文)

————————————————————————–

“我总能找到时间的。”

————————————————————————–

“冰寒霜冻!”

哈利把一根手指伸进桌上的一杯水里。水应该变凉了才对。可是它之前就是温的,现在还是温的。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哈利深切地感到自己被骗了。

维瑞斯家里有好几百本玄幻小说,哈利读过其中的不少。而且他有一个神秘的黑暗面。所以在那杯水拒绝合作几次以后,哈利向魔咒学教室四周瞧了瞧,发现没人在注意他,就深吸了一口气,集中精神,设法让自己愤怒起来。想着那些斯莱特林是怎么欺负纳威的,想着那个反复把书撞到地上让你去捡的游戏。想着德拉科·马尔福说要怎么对付那个名叫洛夫古德的十岁女孩,还有威森加摩运作的真相……

狂怒进入了他的血液,他举起魔杖,手因为痛恨在发抖,冷冷地说道,“冰寒霜冻!” 可是什么也没发生。

哈利被忽悠了。他想给什么人写封信,为他的黑暗面要求退款,因为它显然应该具有无法抗拒的魔法力量,结果却是个坏的。

“冰寒霜冻!” 坐在他旁边的赫敏再次说道。她的那杯水已经冻成了结实的冰块,玻璃杯的杯沿结着白色的霜花。她看上去完全专注于眼前的工作,一点也不在意有其他的学生在愤恨地瞪着她。这说明(a) 她对周围的环境极其危险地一无所知,或者(b)这是一场已臻化境的表演。

“哦,太棒了,格兰杰小姐!” 菲力乌斯·弗立维用尖细的嗓音惊呼道。这个小小的男人是他们的魔咒学教授和拉文克劳的院长,从外表上一点也看不出来是曾经的决斗冠军。“太完美了!太惊人了!”

哈利原本的期待是,在最坏的情况下,自己最多比赫敏略逊一筹。哈利当然愿意由她来努力超过他,但是如果反过来的话,他也勉强可以接受。

然而在星期一的时候,哈利在班上属于垫底的一群,在这个位置上,麻瓜家庭出身的学生们展开了友好激烈的竞争-除了赫敏。赫敏孤孤单单地在最高处,连个和她竞争的人都没有,可怜的孩子。

弗立维教授站到一个麻瓜家庭出身的学生旁边,开始默默地调整她握魔杖的姿势。

哈利看着赫敏。他用力咽了一口口水。在这种情况下,她的角色是显而易见的。“赫敏?” 哈利试探着问道,“你知道我哪里没做对吗?”

赫敏的双眼迸发出可怕的乐于助人的光芒,令哈利大脑里的什么东西因为绝望和耻辱尖叫起来。

五分钟以后,哈利的水的温度果真比室温低了,赫敏夸了他几句,叫他下次念咒语的时候发音要认真一点,就去帮另一个同学了。

弗利维教授因为她帮助了他,奖励给她一个学院分。

哈利气得咬牙切齿,下巴的肌肉都酸痛了。这对他的发音可没什么好处。

我才不在乎这是不公平竞争。我知道每天多出来的两小时要做什么了。我要坐在我的箱子里努力学习,直到赶上赫敏·格兰杰。

————————————————————————–

“变形学是你们在霍格沃茨要学的最复杂,最危险的魔法之一,” 麦格教授说道,这个严厉的老女巫脸上没有一点玩笑的痕迹,“谁要是在我的课上胡闹,被赶出去以后就别想再回来了。我已经警告过你们了。”

她用魔杖敲了敲她的桌子,桌子变成了一头猪。几个麻瓜家庭出身的学生小声惊叫起来。那头猪向四周看了看,喷着鼻息,似乎很迷惑,又变回了桌子。

变形学教授的目光在教室里扫视了一圈,落在了一个学生身上。

“波特先生,” 麦格教授说,“你前几天才拿到教科书。变形学的课本你开始读了吗?”

“没有,对不起,教授,” 哈利说。

“不必道歉,波特先生,如果需要预习的话我会事先告诉你们的。” 麦格教授的手指轻敲着桌面,“波特先生,你要不要猜一下,这是一张桌子,被我变成了一头猪,还是原本就是一头猪,被我暂时取消了变形魔法?如果你读过课本的第一章的话,你就会知道。”

哈利的眉毛微微皱起。“我猜从猪开始会容易一些,因为如果从桌子开始的话,它变成猪以后说不定就不会站了。”

麦格教授摇摇头。“不怪你,波特先生,不过正确的答案是在变形学里你不能猜测。错误的答案会被扣掉很多分,空白的答案则会得到很宽容的评分。你必须学会承认自己不懂。不管我问的是多明显,多初级的问题,如果你回答’我不知道’, 我都不会骂你,谁要是笑你,我就扣谁的学院分。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会有这条规则,波特先生?”

因为在变形学里犯一个错误都可能造成极大的危险。“不能。”

“答对了。变形学比幻影移形术还危险,而幻影移形术要到六年级才学。遗憾的是,变形学必须从小学起,才能保证长大以后的能力。这是一门危险的课程,你们一定要非常害怕犯错。还没有学生因为在我的课上出事受到永久性伤害的,你们谁敢破坏我的纪录的话,我会非常非常不爽。”

好几个学生咽了口口水。

麦格教授站起身来,走向桌子后面的墙,墙上有一块白色的木板。“变形学危险的理由有很多,但是其中有一条是最重要的。” 她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支标记笔,写下一行红色的大字;然后用同一支笔,在这句话下画了一条蓝色的线:

变形不是永久的!

“变形不是永久的!” 麦格教授说,“变形不是永久的!变形不是永久的!波特先生,假设一个学生把一块木头变成了一杯水,而你把水喝掉了。 请你想象一下,在魔法消失以后,你会怎么样?” 她停顿了一下,“等一下,我不该问你的,波特先生,我忘了你的想象力异乎寻常地悲观 ——”

“没关系,” 哈利说,用力咽了口口水。“我的第一个答案是我不知道,” 教授赞许地点点头,“不过我想象…… 我的胃里会有木头,血液里也会有,如果有的水分已经被我身体里的细胞组织吸收了的话 —— 那些会变成木髓呢,还是固体的木头呢,还是……” 哈利对魔法的理解太少,想象不下去了。首先他不懂木头是如何变成水的,所以也就不知道那些水分子因为普通的热力学运动散开了以后,魔法消失,水变回木头以后会发生什么。

麦格教授紧绷着脸。“就象波特先生推断的那样,他会生非常严重的病,必须马上用飞路网送到圣芒戈医院就医,才有活下来的可能。请把课本翻到第五页。”

虽然会动的照片没有声音,你也能一眼看出来那个皮肤可怕地褪色了的女人正在尖叫。

“有个犯人把金子变成红酒,给这个女人喝掉了,据他所说是为了’偿还债务’。他被判在阿兹卡班服刑十年。请翻到第六页。这是一只摄魂怪。它们是阿兹卡班的监狱看守。它们会吸走你的魔法,你的生命,你所有快乐的念头。第七页上的照片上是十年以后刑满出狱的犯人。你们可以看到,他已经死了—— 什么事,波特先生?”

“教授,” 哈利说,“如果最糟糕的情况是这样,有没有办法维持这个变形魔法呢?”

“不可能,” 麦格教授断然说道,“维持一个变形魔法需要持续注入魔力,魔力的多少取决于变形以后的物体的大小。每隔几个小时,你就必须重新接触一次变形以后的物体,在这种情况下是做不到的。这样的灾难是无法挽回的!”

麦格教授倾身向前,她的面容非常严厉。“在任何情况下,你们绝对不能把任何东西变成液体或者气体。不能变成水,不能变成空气。不能变成象水的东西,不能变成象空气的东西。即使不是用来喝的液体也不行。液体会挥发,会有一小部分逸出到空气里。不能把任何东西变形以后烧掉。燃烧的时候会冒烟,也许有人会把这些烟吸进去!不能变任何可能以某种方式进入人的身体的东西。不能变吃的。不能变貌似可以吃的东西。不能来个小小的好玩的恶作剧,骗你的朋友吃你用烂泥做的馅饼,即使你准备在他开始吃之前就告诉他真相也不行。永远不能这么做。就是这么简单。在教室里不可以,教室外不可以,任何地方都不可以。你们每个人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 哈利,赫敏,和其他几个学生说答道。其他人似乎都呆掉了。

“你们每个人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 他们说道,喃喃道,或者低语道。

“如果你们违背了其中任何一条规则,就再也不许在霍格沃茨上变形课了。跟着我说。我永远不把任何东西变成液体或气体。”

“我永远不把任何东西变成液体或气体。” 学生们参差不齐地说。

“再说一遍!大声点!我永远不把任何东西变成液体或气体。”

“我永远不把任何东西变成液体或气体。”

“我永远不变貌似可以吃的东西,或者任何可能进入人的身体的东西。”

“我永远不把任何东西变形以后烧掉,因为燃烧的时候会冒烟。”

“你们永远不能把任何东西变成钱,包括麻瓜的钱,” 麦格教授说。“妖精们能找出是谁干的。法律承认,妖精民族和伪币制造者处于永远的战争状态。他们不会叫警察来抓你。他们会叫军队来消灭你。”

“我永远不把任何东西变成钱,” 学生们重复道。

“最重要的是,” 麦格教授说,“你们决不能对活的生物施展变形术,特别是你们自己。这会让你们生很严重的病,甚至可能死掉,严重程度取决于你是怎么变形的,以及变了多久。” 麦格教授停顿了一下,“波特先生现在把手举起来了,因为他见过一次阿尼玛格斯变形-具体来说,是一个人变成了一只猫,又变回人。但是阿尼玛格斯变形不是随意变形。”

麦格教授从口袋里拿出一小块木头,用魔杖点了一下,木头变成了一个玻璃球。然后她说:“克里斯弗瑞姆!” 玻璃球变成了一只钢球。她最后点了点这个钢球,钢球又变回了木头。“克里斯弗瑞姆这个咒语能把玻璃材质的物体变成同样形状的钢。但是它不能把钢变成玻璃,也不能把桌子变成猪。 最广泛的变形术-你们要学的随意变形术-能把任何东西变成别的任何东西,至少从物理特性上来说是如此。因为这个原因,随意变形是没有咒语的。如果使用魔咒变形,每种不同的变形都会需要不同的咒语。”

麦格教授目光犀利地看着她的学生们。“有的老师会先教变形魔咒,然后再教随意变形。确实,那样在一开始的时候会简单很多。可是这样会让你们养成坏习惯,影响你们以后的能力。在我这里你们一开始就要学习随意变形,这就要求你们在施法的时候不能使用咒语,而是要把变形对象的初始形态,结束形态和变形的过程都记在心里。”

“现在来回答波特先生的问题,” 麦格教授继续说道,“你们不能对活的生物施展的是随意变形术。有一些魔咒和魔药可以让生物安全地,可逆地变形,不过这样的变形会有一些限制。比如,如果一位阿尼玛格斯少了一条腿,那么他变形以后的形体还是会少一条腿。而随意变形是不安全的。你的身体在变形以后会发生一些变化-比如,呼吸会让身体的一部分散逸到周围的空气里去。当变形结束,你的身体试图恢复原状的时候,它是回不去的。如果你用魔杖指住自己,把头发变成金色的话,变形之后你的头发会脱落。如果你想变掉脸上的豆豆,之后你会在圣芒戈医院呆很久。如果你把身体变成大人的样子,等变形结束以后,你会死。”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魔法世界里还有胖乎乎的男孩,和不好看的女孩。这么说的话,还有老人也是。如果可以每天早上把自己变形一下…… 哈利举起手,用眼光示意麦格教授。

“什么事,波特先生?”

“能不能把活的生物变成没有生命的物体呢,比如一个硬币 —— 不是,对不起,非常抱歉,比如一个钢球。”

麦格教授摇摇头。“波特先生,即使是没有生命的物体,在内部也会发生一些细微的变化。在变形结束以后,你的身体表面上会和从前一样,在第一分钟的时候你也不会感觉到有什么不妥。但是一个小时以后你就会生病,一天之内你就会死。”

“嗯,这么说来,如果我读过第一章我就可以猜到这张桌子原本就是一张桌子,而不是一头猪,” 哈利说,“但是为了得到这个结论,我还必须假定你不想让这头猪死掉,这个虽然看起来可能性很大,但是 ——”

“我可以预见到改你的卷子会非常令人愉快,波特先生。不过如果你还有其他问题的话,能不能等到下课以后?”

“我没有别的问题了,教授。”

“现在请跟我说,” 麦格教授说,“我永远不对活的生物施展变形术,特别是我自己,除非是在具体的指导下使用专门的魔咒或魔药。”

“如果我不清楚一个变形是否安全,我不可以去试,除非得到了麦格教授或者弗立维教授或者斯内普教授或者校长的同意。在霍格沃茨只有他们四位是变形术的权威。问其他学生是不可接受的,即使他们声称以前问过同样的问题也不行。”

“即使霍格沃茨的现任防御术教授告诉我某个变形魔法是安全的,即使我亲眼看到防御术教授本人施展了这个变形魔法,而且看上去确实没事,我也不可以去试。”

“我有绝对的权利拒绝施展任何令我感到不安的变形魔法。即使霍格沃茨的校长也不能强迫我,所以我肯定不用服从防御术教授的类似命令,即使防御术教授威胁我说要扣掉一百分学院分,然后把我开除也不行。”

“如果我违反了以上任何一条规则,就再也不能在霍格沃茨学习变形学了。”

“在第一个月里,我们在每节课的开始都要背诵这些规则,” 麦格教授说,“现在,我们要开始以火柴为对象,以针为目标变形了… 请把魔杖收起来,谢谢,我说’开始’的意思是你们可以开始记笔记了。”

下课之前的半小时,麦格教授把火柴发给了大家。

下课的时候,只有赫敏的火柴变成了银色。所有的其他学生,无论是不是出身于麻瓜家庭,他们的火柴都和之前一模一样。

麦格教授又奖给了她一个学院分。

————————————————————————–

变形学下课以后,哈利正在把书往袋子里放的时候,赫敏来到他的桌前。

“你知道吗,” 赫敏带着无辜的表情说道,“我今天为拉文克劳赢得了两个学院分。”

“是啊,” 哈利简短地答道。

“可是还是比不上你的七分,” 她说,“我想我可能没你聪明。”

哈利停下手里的动作,转向赫敏,眯起了眼睛。他都把这事忘了。

她对他眨眨眼。“不过,我们每天都要上课。不知道你找一个营救赫奇帕奇的机会要花多久?今天是星期一。所以直到星期四之前你都还有时间。”

两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对方。

哈利先说话。“你当然明白,这就是宣战了。”

“我不记得我们有过和平呀。”

现在所有其他的学生都开始津津有味地看热闹了。所有其他的学生,很不幸,还要加上麦格教授。

“对了,波特先生,” 麦格教授在教室另一边高高兴兴地说道,“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庞弗雷护士长批准了你关于改良旋转仪的提议,她准备下周之前就办好这件事。为此奖给你… 十个拉文克劳学院分好了。”

赫敏目瞪口呆,一脸被背叛的震惊表情。哈利猜想自己脸上的表情也差不多。

“教授……" 哈利切齿道。

“这十点绝对是你应得的,波特先生。我从来不随便给学院分。对你来说,也许不过是因为看到了易碎的东西就建议保护一下,但是旋转仪是贵重的医疗器材,上次打破了一只的时候,校长很不高兴。” 麦格教授显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天啊,不知道有没有别的学生在上学第一天就拿到了十七个学院分。我要去查一查,不过我猜恐怕是个新纪录。也许我们应该在吃晚饭的时候宣布一下?”

“教授!” 哈利吼道。“这是我们的战争!不要掺合!”

“现在你的学院分够你用到下个星期四了,波特先生。当然,除非你在之前干了什么坏事,把拿到的学院分又丢掉了。比如对教授不敬什么的。” 麦格教授把一根手指放在腮边,象在沉思,“我猜不到星期五你的学院分就会变成负的。”

哈利把嘴巴紧紧闭上了。他用他最强烈的死亡视线瞪着麦格教授,可是她似乎只觉得好玩。

“嗯,绝对要在晚饭的时候宣布一下,” 麦格教授沉吟道,“不过也不能惹斯莱特林们不开心,所以还是简短一点。只说一下学院分的数目和破纪录这个事实好了… 之后如果有人向你问作业,却发现你连课本都还没读的话,你总是可以请他们去问格兰杰小姐。”

“教授!” 赫敏尖声抗议。

麦格教授不理她。“哎呀,不知道格兰杰小姐什么时候能做些值得在晚饭前宣布的事呢?不管是什么,我都好期待哦。”

哈利和赫敏以一种无言的默契,同时怒气冲冲地转身离开了教室。他们后面鱼贯走出一群如醉如痴的拉文克劳。

“嗯,” 哈利说,“晚饭以后的事还算吗?”

“那当然,” 赫敏说。“不能让你的学习再这么落后下去了。”

“哎呦,谢谢你。你现在都这么聪明了,真想看看你在受过一点理性方式的基础训练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真的很有用吗?在魔咒学和变形学上好像都没帮到你啊。”

短暂的停顿。

“嗯,那是因为我四天前才拿到课本。所以我在赚那十七个学院分的时候才只好不用魔杖。”

“四天前?四天也许不够读八本书,不过读一本总够了吧。按照这样的速度,要多少天才能读完呢?你懂那么多数学,能不能告诉我,八乘四除以零,结果是多少?”

“我现在要上课,你当时不用,不过周末是空闲的,所以… 八乘以四除以epsilon, 当epsilon趋近于0… 星期天上午10:47分。“

“我三天就读完了。”

“那就周六下午2:47分吧。我总能找到时间的。”

有晚上,有早晨,这是第一日。[2]

————————————————————————–

[1]语出奇幻小说《Kushiel’s legacy》(http://en.wikipedia.org/wiki/Kushiel’s_Legacy),原文是“在枯萎中爱。”

[2]有晚上,有早晨,这是第一日: 出自圣经《创世纪》的第一章。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猩猩


2014-05-15 14:50:29 【花餅】 哈哈哈赫敏so sad

2014-05-25 08:28:35 【小鹏飞了(QQ空间)】 但是在更高年级的变形课上,麦格教授曾经让他们把动物变成高脚杯。

2014-05-28 08:37:45 【凌辰】 :但是在更高年级的变形课上,麦格教授曾经让他们把动物变成高脚杯。 

硬要找补的话 或者那些动物,其实是高脚杯变得?

2014-07-26 23:38:37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我个人的理解,这些规则是作者对于罗琳的设定不得不打的补丁 🙂

(王婆)

2014-09-07 13:26:25 【十三凌】 其实我想知道把无生命物体变成有生命物体后他的意志是哪来的……

2014-09-07 16:12:06 【雪罗枷娜-蓝】 噗哈哈哈哈,麦格教授其实是腹黑吧~

2014-11-26 11:29:07 【卡茜卡】 这个麦格塑造的很棒啊

2014-12-08 05:05:53 【末斋_栖迟】 我喜欢这样的麦格教授,喜欢这样的氛围!

2015-01-01 11:53:33 【水云】 我去!这故事里所有人都不正常啊!

2015-01-06 03:58:31 【万涅奇卡】 这个麦格一点都不古板啊好有趣。

2015-02-06 05:10:16 【快乐不菜单】 好浓的学术氛围。

2015-04-14 07:56:17 【向最终前行】 妈呀太棒,魔法就是这么奇怪才对!!

2015-05-03 03:50:59 【复姓煎饼双名果子】 。。。哈利一开始说的是硬币,然后改掉了。是不是因为硬币的发音有点像鸡鸡。。。

2015-05-15 20:05:05 【堂本白尔伽】 回复【复姓煎饼双名果子】 是因为硬币是钱

2015-05-16 14:23:40 【kakabukaka430】 且不说变形术的各种附加设定……麦格教授突然萌起来了(~ ̄▽ ̄)~*

2015-05-16 16:22:23 【傅笙】 ……变形术在我心里比三大不可饶恕可怕了一百倍不止。

2015-08-02 18:10:44 【月见风洗】 举手 这里的排版 文章结尾的链接那里多出了一个孤单的“原著链接” 谢谢翻译组w

2015-08-21 03:57:13 【小黑球妖怪】 跟防御术的老师有什么仇??

2015-09-10 12:31:34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回复【月见风洗】 谢谢指出,已修正

2015-11-24 15:20:44 【熠煜】 回复【十三凌】 意志……说白了不过是一种本能。

2015-11-25 13:12:36 【十三凌】 回复【熠煜】 过了这么久我都快忘了是怎么回事了……

2015-12-14 02:41:40 【yaolilylu】 回头重看时看到麦格教授说“哎呀,不知道格兰杰小姐什么时候能做些值得在晚饭前宣布的事呢?不管是什么,我都好期待哦。” --------作者你虐麦格教授虐的还不够么

2015-12-14 14:38:06 【卡夫卡不卡斯基】 麦格教授大仇已报

2015-12-26 07:30:23 【一根翎毛】 没有人觉得把无生命物质变成有生命的比较可怕吗(゚Д゚≡゚Д゚)变出来的生命有没有自我意识呀?如果有的话不是在造物吗?_(:зゝ∠)_

2016-05-23 06:27:47 【santizhizi】 第二遍看总觉得和一刷有点微妙的不同,是错觉还是真的有改动?

2016-07-22 07:01:39 【隔世信】 麦格教授被哈利虐了这么久,终于大仇得报hhhh

2016-10-29 01:13:04 【a】 回复【一根翎毛】 除了人以外其他生物没有自我意识的,当然这个作品里有一个物种除外就是了

2016-10-29 01:14:32 【a】 所以韦斯莱双胞胎的魔法糖果到底是什么原理?

2016-11-21 03:44:21 【Mcats】 回复【a】 他们的好像是给食物加了咒语,应该本来就是食物,没有改变性质,只是加了特效吧

2018-11-11 07:19:08 【红桑】 他们不在乎老鼠会不会死掉,这在巫师和麻瓜的实验中有共性

2018-11-11 08:36:24 【穆兰】 把桌子变成猪。猪会代谢,会呼吸,会有气体逸散到周围。气体可能会被附近的人吸入体内。不安全。

2018-11-29 16:33:57 【魔法烧酒萌萌莉】 回复【穆兰】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现在是二刷,带着思考二刷——猪会呼吸,木头分子就进入空气了……空气中原本就有尘埃,但如果猪呼出的二氧化碳已经结合到别人的血氧蛋白之类的东西里面了,怎么办?

2018-11-29 16:42:53 【魔法烧酒萌萌莉】 不可以用随意变形术对活物使用——所以高年级把老鼠变成杯子,可能用的是定向变形魔咒。另一个疑问,既然不可以用变形术去掉痘痘,那么佩妮是如何让莉莉把自己的身材外貌变好看的?唯一的解释是,莉莉用了定向魔咒或者魔药,而不是随意变形术。变形术不是永久的,佩妮的好看显然不是暂时的,所以莉莉给佩妮用的肯定不是变形术,bingo。但哈利又说“我现在明白魔法界为什么也有人长得丑或胖了”。既然佩妮可以变好看,为什么魔法界巫师没有个个都是赛彦祖和赛冰冰?

2018-12-25 21:50:51 【海島記錄儀】 我觉得从无生命物体变成的生物没有自我意志,也不能进行生物的一切正常活动(我猜测它们无法呼吸,血液也不能循环,etc)除非巫师控制它们表现得和正常生物一样,以此增加变形的真实性。至于为什么魔法界不全是美人,大概是因为极其复杂难操控的魔咒和极度昂贵的魔药吧……毕竟麻瓜也不是谁都能去整容的

2019-02-09 05:25:58 【流星】 回复【a】 看过一种说法,把一个生物放到镜子面前,它能辨认出倒影是自己,就算是有自我意识了?这个好像小猫小狗是可以做到的,不止人类。

2019-05-18 23:32:01 【霏向蓝天】 第四部克鲁姆不是把自己变成鲨鱼了吗……

2019-08-02 16:51:45 【多诽】 作者很努力的想让魔法与科学兼容,但是那很可能还是有漏洞,所以嘲笑罗琳打补丁不讲逻辑的同时,要知道让架空作品符合逻辑真的很难,这时候就要在补丁上加补丁,比如“随意变形术变成的活物自身成分不会分离”,自我意识的话,就像分院帽有了意识一样,并不明白哪里可怕,对创造自我意识的恐惧源于对意识的无知,关于姨妈的美貌,变美的话又不是只有变形术一途,至于不是人人都美貌超凡就和整容是一样的吧,可能是方法有代价或者有风险,所以佩妮姨妈是个例(好喜欢这种看完可以写小论文的文章哦,爽!)

2019-12-12 15:09:40 【ash3093】 看这文太累了😫我的脑细胞极速凋零

2020-01-26 00:50:36 【少校屋的MJH】 “麦格教授从口袋里拿出一小块木头,用魔杖点了一下,木头变成了一个玻璃球。然后她说:‘克里斯弗瑞姆!’玻璃球变成了一只钢球。她最后点了点这个钢球,钢球又变回了木头。”这段可能neta埃舍尔的《三个球》。

2020-02-07 19:45:05 【高歌】 回复【霏向蓝天】 存在专门的特殊咒语和魔药

2020-02-28 07:27:27 【千米外的远方】 emmmmmm如果不能把别的东西变成吃的的话,那能不能比如在吃牛排的时候把黑胡椒酱汁变成蘑菇酱汁?这样我只需要点一份就可以吃到两种口味,其他的东西同理。

2020-03-10 01:40:35 【今晚必须早睡】 我也好期待哦

2020-03-23 10:19:59 【Nagini】 那天生的易容马格斯是怎么解释呢?尼法朵拉·唐克斯,泰迪·卢平。

2020-05-10 08:22:26 【如今白天黑夜从不间断】 这一章里面的麦格教授好调皮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