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镜像

授权和转载须知

即便是最厉害的神器,也会被不那么厉害但是专门针对它的反神器所击败。

防御术教授脱下真·隐形衣后这样告诉哈利,隐身衣被丢在哈利鞋子旁形成烟色的一叠。

完美反射之镜拥有控制映射于其中之物的力量,而那力量据说是不可挑战的。但是由于真·隐形衣能让影像完美隐匿,它应该可以避开而非挑战这一规则。

接下来是一系列蛇语问的问题,确保哈利现在不打算做任何蠢事或者试图逃跑,还有进一步的提醒,奇洛教授能够感知到他,有能侦测隐身衣的咒语,并且手上有上百条性命外加赫敏作为人质。

然后哈利被告知披上隐身衣,走过被扑灭的火焰,打开在那之后的门,穿过它进入最后的房间;而奇洛教授远远站在后面,在门的可视范围外。

最后的房间被柔和的金光点亮,洁白的石墙上镶嵌着大理石。

房间中央立着一面简洁而朴素的金色镜框,镜框中有一个入口,通往另一个金光点亮的房间,那房间的门外又是另一个魔药房间;那就是哈利的大脑告诉他的。镜子的光反射如此完美以至于要有意识思考才能推断出镜框中的房间仅仅是一个镜像而不是一个入口。(尽管如果那时候哈利不是隐形的话可能更容易推断出来。)

镜子没有接触地面,金色的镜框没有镜腿。它看上去并不像是漂浮;它看起来就像是固定在那里,比墙壁本身更加坚固更加静止,就像是被钉子固定在地球运动的参考系上。

“镜子在那吗?它在移动吗?”魔药房间里传来奇洛教授命令式的声音。

“[蛇]在那里,[蛇毕]”哈利嘶嘶地回应,“[蛇]没有移动。[蛇毕]”

命令的语调又一次响起。“走到镜子的背面。”

从背面看,金色的镜框坚固,没有显示出任何镜像,哈利用蛇语如此答道。

“现在脱掉你的隐身衣,”奇洛教授的声音仍然从魔药房间传来,命令道,“如果镜子移动面对着你,立刻向我报告。”

哈利脱掉隐身衣。

镜子以地球运动为参考系依然一动不动;哈利如此汇报。

不久,传来一阵嘶嘶声、沸腾声,厉火凤凰融穿了哈利身后的大理石墙壁,它进入房间的那一瞬间,房间的光线变成了红色。奇洛教授跟在其后,从新开凿的走廊中走出来,他的黑色正装鞋子在发着红光的熔融表面下安然无恙。“好吧,”奇洛教授说,“避免了一个可能的陷阱。那么现在……”奇洛教授呼了口气,“现在我们要想想从镜子里取出石头的可行策略,然后你来尝试;因为我不想让自己的影像反射出来。我好心提醒你,这部分可能会单调乏味。”

“我可以认为这不是你能用厉火咒能解决的问题?”

“哈。”奇洛教授说,然后做了个手势。

厉火凤凰像一阵深红的恐怖旋风向前冲来,红色的光芒在大理石墙壁的残垣上投下扭曲的阴影。哈利本能地向后一跳。

可怕的暗红色火焰从奇洛教授身旁冲过,钻入镜子的金色背面,然后在接触到黄金的一瞬间消失了。

然后火焰不见了,房间不再被照耀成猩红色。

金色的表面没有一点划痕,也没有一点光芒显示出吸收了热量。镜子只是在原地,一动不动。

一道寒意顺着哈利的脊椎窜下来。如果他是在玩龙与地下城,而城主报告出这种结果,哈利会猜测是精神幻觉,然后掷骰子选择不相信。

金色的背面中间显示出一行如尼文,那是用未知字母写成的,字母漆黑无光,由短线和波浪组成,水平排列。哈利意识到一些小隐形咒语被厉火咒烧掉了,某种魔力低得多的咒语附加其上以避免儿童看到那些字母……

“这面镜子有多古老?”哈利的声音仿佛耳语。“没人知道,波特先生。”防御术教授向如尼文伸出手指,脸上的表情似乎是敬畏,但他的手指并没有接触黄金表面,“但是我的猜想同你的一样,我想。跟据某些真假难辨的传说,这面镜子会完美地反射自身,因此它的存在是绝对稳定的。如此稳定以至于在亚特兰蒂斯造成的所有其他效果都被清除,所有后果都从时间中被切断的情况下,仍然留存了下来。你能明白当你建议使用厉火咒的时候为什么我被逗乐了吧。”防御术教授垂下手。

即便在这种情况下,哈利依然感受到了敬畏,如果这是真的。尽管得知了这一点,金色的镜框并没有显得更加明亮;但你可以想见它的历史,一直追溯到远古,追溯到一个被还原为虚无的文明…..“这镜子究竟是做什么——用的?”

“极好的问题,”奇洛教授说,“答案那就在镜子金边框上写就的如尼文中。读给我听。”

“这不是我认识的任何字母。看上去就像托尔金精灵随意画的爪形文字。”

“不论如何都念吧。[蛇]并不危险。[蛇毕]”

“如尼文写道,noitilov detalo partxe tnere hoc ruoy tu becafruoy ton wo hsi[1]——”哈利停下来,感到脊椎更加毛骨悚然了。

哈利知道如尼文中noitilov的意思。它的意思是noitilov。然后接下来的如尼文说,要detalo那个noitilov直到它达到partxe的程度,然后把既tnere又hoc的部分保留下来。那种信念感觉像是知识,就好像如果有人问他ton wo是ruoy或者是becafruoy他能够充满信心十足权威地回答“是”。只是当哈利试图将那些概念和任何其他概念联系起来的时候,他一无所获。

“[蛇]你理解那句话的意思吗,孩子?[蛇毕]”

“[蛇]不这么认为。[蛇毕]”

奇洛教授轻轻地呼了一口气,目光没有离开金色的镜框。“我刚刚好奇一个懂麻瓜科学的学生是否能够理解‘错误理解之句’[2]。显然不能。”

“也许——”哈利开口。

真的吗,拉文克劳?斯莱特林说。你现在耍这个手段?

“如果我对镜子了解得更多,也许我能再试试看理解这些词句?”哈利的拉文克劳面夺取了直接控制权。

奇洛教授翘起嘴角。“和大多数上古物品一样——学者们关于镜子写下了太多的谎言,以至于如今已经很难确定任何事。很确定镜子至少和梅林一样古老,因为众所周知梅林曾经将它作为工具。也知道梅林死后留下了书面指示:镜子不需要被封印起来,尽管它拥有的某些威力可能足以让人担忧。他写到,鉴于制造镜子时为了确保它不会毁灭世界而花了如此多的心血,以至于使用一块奶酪毁灭世界都会容易的多。”

这个说法让哈利觉得无法完全安心。

“其他有关这个镜子的事实都被相当谨慎的著名巫师们验证过了,他们的话也被证实可靠。镜子最有特点的力量是能够创造一个平行领域,尽管这些领域只有镜子成像的大小;已知的是人和其他物品可以被存储其中。一些权威声称所有魔法物品中只有这个镜子拥有真正的道德取向,尽管我不确定从实用的角度来看是什么意思。我会预计道德家将钻心咒称为‘邪恶’,将守护神咒称为‘善良’;我可猜不出有什么是道德家会认为比那更道德的了。但是据说,举个例子,凤凰是从这面镜子中的国度来到我们的世界的。”

哈利盯着镜子金色的背面的时候,诸如天啊,还有各种会被哈利父母定义为不恰当的词句在他的脑内呼啸而过。

“我漫游世界听到了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奇洛教授说道,“大多数在我看来都是谎言,但有些看起来确实是历史而不是传说。在一个几世纪都无人踏足的地方,那里的一面金属墙上,我发现了文字记载,一些亚特兰蒂斯人预见了他们世界的终结,试图制造强大发力强大的道具以逃脱必然发生的灾难。如果那件装备完成了,故事说,它将会成为一个绝对稳定的存在,能够承受无限的魔法通过,以此来实现愿望。还有——这据说是更加艰难得多的任务——这件装备不知用什么方法能够避免任何一个理智的人在那个前提下都会认定为不可避免的灾难。我觉得有趣的地方在于,根据金属板上写的故事,剩下的亚特兰蒂斯人无视了这项计划,照常生活。这个项目有时候被评价为一项高尚的公共事业,但是几乎所有其他的亚特兰蒂斯人在每天都能找到比帮忙更重要的的事情去做。连亚特兰蒂斯的贵族都忽略了其他人获得不可抗衡力量的可能性,尽管一个缺乏经验的疾世愤俗者可能会以为这种事会引起他们的注意。相对来说近乎于无的支持下,屈指可数没有成功的设备制造者,在并非极其艰巨却无谓恼人的工作环境下劳作。最终时间不够了,亚特兰蒂斯被毁灭的时候,设备离竣工还遥遥无期。我认出我经历中的某些相通之处,那是纯粹编造的故事中不常见的。”不冷不热的笑容扭曲了一下,“但也许这只是我在众多传说中偏爱的一个故事。然而你会看出,它和梅林断言这个镜子的制造者使它不能毁灭世界的相通之处。对于我们的目的来说,最重要的是,它或许能解释为什么镜子会拥有先前邓布利多或者佩雷纳尔未曾表现出来的知能力,能向任何站在它跟前的人显示一个他们内心欲望被满足的幻象世界。你可以想象,如果某个人想制造一个实现愿望的东西,而且不想让它弄出大乱子,他就可能会安排这样的合理预防措施。

“哇哦,“哈利真心实意地低声赞道。这是真正的魔法,是那种出现在《所以你想要成为一个巫师》[3]中的魔法,而不仅仅是你有根魔杖就能做到的一系列随机的反物理事件。

奇洛教授朝金色的背面做了个手势。“大多数故事都无异议的最后一个特质是,无论命令镜子的未知方法是什么——对于这个关键信息,没有任何可信的描述——对镜子的指令不可能使它只对某人有反应。所以佩雷纳尔不可能命令这面镜子,‘只能把石头给佩雷纳尔’;邓布利多不能说,‘只能把石头交给希望将它交给尼可·勒梅的人’。镜子中有一个盲点,也就是哲学家所说的完全的公正;无论是实行的是什么规则,它必须用相同的规则对待站在它面前的所有人。因此,一定有某些任何人都能触发的通向石头藏身之地的规则。那么现在你能明白为什么你,大难不死的男孩,将执行我们两个设计的任何策略。因为据说这件物品拥有道德取向,而它得到的命令很可能反映了这种取向。我很清楚地意识到,通常来说你被认为是善良的,而我被认为是邪恶的。”奇洛教授相当阴暗地微笑着,“那么我们第一个尝试——并不是我们最后的尝试,保证还有其他的——让我们看看,你试图取走石头以便拯救赫敏·格兰杰的和你上百位同学的性命,镜子对此有何反应。”

“计划的第一个版本,”哈利说,他终于开始明白了,“是我在霍格沃茨的第一个周五你设计出的,需要邓布利多的明星男孩,大难不死的男孩取走石头,无私而高尚地意图拯救他濒临死亡的防御术教授,奇洛教授。”

“当然。”奇洛教授说。

这是一个诗意的谋略,哈利想,但是前后情况妨碍了他对那份优雅的赞赏。

然后哈利又有了一个想法。

“嗯,”哈利说,“你认为这面镜子是为你设下的圈套——”

“这明摆着不可能不是个圈套。”

“那就是说,这是给伏地魔的圈套。只不过它不可能是针对他个人的圈套。它必须基于一个普遍的规则,而伏地魔的某些抽象特质会触发它。。”哈利下意识地对着镜子的金色背面紧锁眉头。

“正如你所说,”奇洛教授开始朝着哈利皱起的眉头皱眉。

“嗯,在学年的第一个星期四,刚刚在我面前烧死了一只鸡的疯校长邓布利多告诉我,我没有任何机会走进他禁忌的走廊,因为我不知道阿拉霍洞开这个咒语。”

“我明白了,”奇洛教授说,“哦,天啊。你要是早点想到告诉我就好了。”

他们都不需要大声说出显而易见的事——这点反用的反心理学成功地保证了哈利绝对会远离邓布利多禁止进入的走廊。

哈利仍然集中精神思考。“你是否认为邓布利多怀疑我是,用他的话来说,一个伏地魔的魂器,或者更广义地,我的一部分人格拷贝自伏地魔?”哈利问出口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这是多么愚蠢的问题,以及他已经看到过多少显而易见的证据,以至于——

“邓布利多绝不可能忽视了这一点,”奇洛教授说道,“这并不很难发现。邓布利多还能怎么想,觉得你是个从未见过真正十一岁孩子的傻作者戏剧中的演员么?只有胡言乱语的傻瓜才会相信——啊,算了。”

他们两个无声地盯着镜子。

最后奇洛教授叹道,“恐怕我聪明过了头。你和我都不敢被这面镜子反射其中。看来我必须命令斯普劳特教授解开我对诺特先生和格林格拉斯小姐的一忘皆空……你看,镜子另外一个难点就是它处理映射其中之物的规则将无视外力作用,比如篡改记忆咒语或是混淆咒。镜子只反射来自于人本身的力量,他们通过自己的选择而达到的思维状态;在好几个地方都是这么说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让诺特先生和格林格拉斯小姐对于必须取出石头的原因相信不同的故事,以备好出现在这面镜子前。”奇洛教授揉了揉鼻梁,“我为其他学生准备了其他的版本,准备好让我可以随时触发他们的行动……但随着这一天的临近,我开始对这个计划感到悲观。如果我们想不出更好的方法,诺特和格林格拉斯似乎还是值得一试。但是我在想邓布利多是不是设置这个谜团来专门抵御伏地魔的狡猾。我怀疑他会不会成功做到了。如果你设计出我认为值得一试的其他计划,[蛇]我保证我用来执行计划的人质都不会被我伤害,无论是执行计划时抑或之后的任何时候;我也不打算毁掉承诺。[蛇毕]我还要再次提醒你,如果我失败了我手上的人质也不会幸免于难,包括格兰杰小姐和其他人。”

他们再一次沉默地盯着镜子,年长和年幼的汤姆·里德尔。

“我猜测,教授,”过了一会儿哈利说道,“你那一整套出于诚实或善良的目的才能获取石头的假设是错误的。校长不会设置那样一个获取规则。”

“为什么?”

“因为邓布利多知道,人们在做错误的事情时相信自己是在做正确的事情是多么容易。那会是他考虑的第一个可能。”

“[蛇]我听到的是真话还是瞎话?[蛇毕]”

“[蛇]诚实的[蛇毕],”哈利说。

奇洛教授点点头。“那么接受你的观点。”

“我不确定为什么你认为这个谜能解开,”哈利说,“随便设置一个规则,比如,你的左手必须拿着一个小的蓝色四角锥,两个大的红色四角锥,右手必须往一只仓鼠身上挤蛋黄酱——”

“不,”奇洛教授说,“不,我不这么认为。传说并没有清楚地说明可以设置什么样的规则,但是我认为一定和镜子的原本用途有关——肯定和人们内心深处的渴求和愿望有关。在一只仓鼠身上挤蛋黄酱可不符合要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

“嗯,”哈利说,“也许规则是那个人必须完全不想使用石头——不,那太简单了,你给诺特先生的故事就能解决。”

“在某些方面你可能比我更了解邓布利多,”奇洛教授说,“所以现在我问你:邓布利多会怎么运用他接受死亡这一观念来守护石头?因为那是他认为我最最完全不能理解的,而且我也不能说他说的不对。”

哈利就此想了一会,考虑了几种想法然后又摒弃了。然后他有了一个想法,哈利考虑着要不要保持沉默……想象着将来对话中必然会出现的内容,如果奇洛教授要他用蛇佬腔回答是否想出了什么。

哈利不情愿地开口。“邓布利多会认为这面镜子能够触及到死后世界吗?他会把石头放进他认为是死后世界的东西中吗,如此一来只有相信死后世界的人才能看到?”

“唔……”奇洛教授说,“可能吧……是的,这个理论有一定的合理性。使用这面镜子的设置来显示出人们内心的渴望……阿不思·邓布利多会看到他自己和家人团聚。他会看到自己在死后和他们团聚,希望自己死去而非让他们复生。他的弟弟阿不福思,他的妹妹阿利安娜,他的双亲肯德拉和珀西瓦尔……我想邓布利多应该是把石头给了阿不福思。镜子能具体地知道石头是给了阿不福思吗?还是任何人死去的亲属都可以,假如那个人相信他们亲属的灵魂会把石头还给他们?”奇洛教授小范围地踱步,离哈利和镜子都远远的,“但是这毕竟只是一个想法。我们再设计一个吧。”

哈利开始用手指轻弹脸颊,然后在他意识到他从哪里习得了这个手势的时候忽然停下了,“如果佩雷纳尔才是那个把石头放进去的人呢?也许给镜子输入的指令就是只能把石头给最初放进去的人。”

“佩雷纳尔能活这么久就是因为知道她自己的局限,”奇洛教授说,“她没有高估自己的智力,她不自大,如果自大的话她很久之前就会失去石头。佩雷纳尔不会试图自己想出一个好的镜子规则,如果勒梅大师能把问题交给更睿智的邓布利多处理,就不会自己动手……但是把石头交还给记得放石头的人这一规则,在邓布利多自己放石头的条件下也成立。这是条难以绕过的规则,因为我不能简单地混淆某个人让他相信自己放入了石头……我要制造一块假的石头,一面假的镜子,然后安排一出戏……”奇洛教授现在开始皱眉了,“但这仍然是邓布利多会想象伏地魔给点时间就能够做到的事。只要有可能的话,邓布利多会希望制造出一种他认为我在人质身上不能伪造出来的精神状态作为进入镜子的钥匙——或者是一种邓布利多认为伏地魔永远不能理解的规则,比如一条涉及到接受自身死亡的规则。那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你先前的想法是合理的。”

然后哈利有个主意。

他不确定是否是个好主意。

……不过好像哈利也没什么选择的余地。

“假设,”哈利说,“我们不确定什么才是取得石头所必需的。但是一个充分条件应该包括阿不思·邓布利多,或者可能其他人,处于这么一种精神状态:他们相信黑魔王已经被打败了,威胁已经没有了,而且是时候取出来石头把它交还给尼克勒斯·勒梅了。我们不确定那个人——假比说是邓布利多——的精神状态中哪部分将会是他认为伏地魔不能理解或者复制的必要部分;但是在那些条件下,邓布利多的整体精神状态将是充分的。”

“合理,”奇洛教授说,“所以呢?”

“对应的策略,”哈利小心地说,“是站在镜子前模仿邓布利多在那些条件下的精神状态,越详尽越好。而且这种精神状态必须是由内部力量产生,而不是外部力量。”

“但是我们怎样在不使用摄神取念或者混淆咒的情况下做到呢,这两者都肯定是外部的——哈,我明白了,”奇洛教授冰冷、淡色的眼睛忽然锐利起来,“你建议我对自己使用混淆咒,就像你在战斗魔法课的第一天对自己释放的恶咒那样。如此一来,它就是内部力量而不是外部的,只是通过我的个人选择而产生的精神状态。告诉我你这么建议是不是想要困住我,男孩。用蛇佬腔告诉我。”

“[蛇]被你要求设计策略的思维可能已经被这种意图所影响——谁知道呢?知道你会有所猜忌,会问这个问题。决定权在你,老师。至于这是否可能困住你,你知道我所知的一切,如果你自己选择了这个策略,而策略失败了,不要把它称之为我的背叛。[蛇毕]”哈利很想微笑一下,但是克制住了。

“很好,”奇洛教授说,微笑着,“看来创造性思维会产生的威胁有时候连用蛇佬腔也不能消除呢。”

—————————————————————–

哈利穿上隐身衣,按照奇洛教授的要求,[蛇]不要让那个将要相信自己就是校长的人看到你,[蛇毕]奇洛教授用蛇佬腔说道。

“无论你有没有穿隐身衣,你都要站在镜子的映射范围内,”奇洛教授说,“如果有岩浆涌出,你也会被烧死。我认为至少要有这样的对等。”

奇洛教授指着他们进入房间的那扇门右边一块地方,在镜子的正面,离得远远的。哈利穿着隐身衣,走到奇洛教授指给他的地方,并没有争辩。哈利愈发不清楚两个里德尔都死在这里究竟是不是件坏事,即便是以上百个学生人质为代价。因为尽管哈利所有的出发点都是好的,他到目前为止都大多表现得像个傻瓜,而伏地魔的回归对整个世界都是个威胁。

(不过,哈利无论如何都不能想象邓布利多会用岩浆那一招。邓布利多很有可能对伏地魔足够愤怒以至于抛弃了他惯常的限制,但是岩浆不会永久地阻止一个邓布利多认为是没有实体的灵魂。)

奇洛教授用魔杖一指,然后哈利站着的地板上周围出现了一个闪烁的圆圈。这个,奇洛教授说道,会很快变成一个强力隐匿之圈,圈内的任何事物都不能被圈外听到或者看到。哈利不能通过脱掉隐身衣或者喊叫让自己暴露在假邓布利多面前。

“一旦圆圈激活你就不能跨出圈子,”奇洛教授说,“那会导致你接触我的魔法,而被施了混淆之后,我可能不记得如何停止会够毁灭我们两个的共鸣。而且还有,因为我不想你扔鞋子——”奇洛教授做了另一个手势,就在强力隐匿之圈内,一道微光凭空出现,一个球形的变形区域,“[蛇]这个屏障如果被你或者其他物质接触就会爆炸[蛇毕]。共鸣可能之后会击中我,但你也会死。现在用蛇语告诉我你不打算跨过这个圆圈,或是摘下隐身衣,或者做任何冲动或是愚蠢的事情。告诉我你会静静地等在这,穿着隐身衣,直到结束。”

哈利重复了一遍。

然后奇洛教授的袍子的颜色变成了黑色洒金,正是邓布利多在正式场合会穿的袍子;然后奇洛教授用他自己的魔杖指着头。

奇洛教授一动不动很久,仍旧用魔杖指着自己的头。他阖着眼睛集中精力。

然后奇洛教授说,“迷魂乱心”

站在那里的男人表情立刻变了;他眨了几次眼睛仿佛是很困惑,低下了魔杖。

奇洛教授脸上露出深深的疲倦;没有肉眼可见的改变,他的眼神看上去苍老了,他脸上不多的皱纹变得极为显眼。

他的嘴唇扯出一个悲伤的微笑。

不慌不忙地,男人静静走到镜子前,仿佛自己是世界上最悠闲的人。

他跨入镜子反射的区间,什么也没有发生,然后他盯着镜面。

哈利看不见男人在镜中看到了什么;对哈利来说那面平滑完美的表面仍然反射着它身后的房间,就像通往另外一个地方的入口。

“阿利安娜,”男人轻语道,“母亲,父亲。还有你,我的弟弟,一切都结束了。”

男人笔直地站着,仿佛在聆听。

“是的,结束了,”男人说,“伏地魔来到这面镜子前,被梅林的方法困住了。他现在只是另一个被封印的恐怖了。”

又是聆听寂静。

“我但愿能够遵从你,我的弟弟,但是这样更好,”男人低下头,“他被死亡拒之门外,永远地,这个报复足够可怕了。”

哈利看着这一切,感到一丝刺痛,感觉这不是邓布利多会说出来的话,更像是一个稻草人,一个浅薄的俗套……但这同样也不是真正的阿不福思的灵魂,这是奇洛教授想象出的邓布利多想象来的阿不福思,而且那个双重反射出来的阿不福思的形象不会注意到任何差错。

“是时候归还贤者之石了,”认为自己是邓布利多的男人说,“必须送回给勒梅大师保管,现在。”

聆听寂静。

“不,”男人说,“勒梅大师这么多年来都在寻求永生的人面前保护了贤者之石,我想在他手上是最安全的……不,阿不福思,我认为他的意图是好的。”

哈利控制不住他身体里像火线一样窜过的紧张;他呼吸困难。不,奇洛教授的混淆咒是不完美的。奇洛教授的潜在人格开始显露出来,开始发现明显的问题,如果永生那么糟糕,为什么尼克勒斯·勒梅本人拥有石头就没有问题。即使奇洛教授假定邓布利多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奇洛教授在混淆咒中却没有加入一个条款,认为邓布利多印象中的阿不福思不会想到;而这一切最终反映的都是奇洛教授自己的思想,汤姆·里德尔智力范围内的影象……

“毁掉它?”男人说,“也许吧。我不太确定它能被毁掉,否则勒梅大师很久之前就这么做了。我想,很多次,他都后悔把它制作出来……阿不福思,我向他保证过,而我们自己并不那么年长或者智慧。贤者之石必须还到它的制造者手中。”

然后哈利的呼吸停止了。

男人左手握着一块不规则的鲜红色玻璃,大小差不多是哈利拇指指尖到第一个关节。鲜红色玻璃般的表面光泽让它看上去湿漉漉的;它看起来好像是被时间凝固住的鲜血,有着参差不齐的锋锐表面。

“谢谢你,我的弟弟,”男人静静地说。

那就是石头看上去应该有的样子吗?奇洛教授知道真正的石头什么样子吗?镜子在这些条件下会给出真正的石头吗,还是做出一个仿冒的出来?

紧接着——

“不,阿利安娜,”男人说,温和地微笑着,“我恐怕现在必须要走了。耐心点,我亲爱的,很快我就将真正与你相见……为什么?哎,我不确定我为什么一定要走……当我拿到石头,我就要从镜子前走开,等勒梅大师联系我,但我不确定为什么我要走到镜子旁边这么做……”男人叹了口气,“啊,我上年纪了。幸好,这可怕的战争终于到了结束的时候。我想如果我和你说上一会儿话也没有害处,我亲爱的,如果你希望的话。”

哈利眼睛后方一阵头疼;哈利的某些部分正在试图发送一份信息:有一会儿没有呼吸过了,但是没有哪部分在听。不完美,奇洛教授的混淆咒是不完美的,在奇洛教授印象中,邓布利多印象中的阿利安娜想要和邓布利多说话,而且也许不想等下去,因为奇洛教授在某种程度上知道并没有死后世界,而之前植入的想要在得到石头之后离开的冲动并不能对抗里德尔-阿利安娜。

然后哈利感到自己变得十分冷静。他又开始呼吸了。

无论如何,哈利对此都无能为力。奇洛教授阻止了哈利介入;好吧,就让奇洛教授吞下自己决定的后果吧。如果那个后果也波及到了哈利,那样也罢。

认为自己是邓布利多的男人大部分时候是耐心地点头,偶尔回复他最亲爱的妹妹。有时候男人朝一边露出一个不安的表情;仿佛感到一阵强烈的要离开的冲动,但是用奇洛教授想象的阿不思·邓布利多拥有的极大的耐心和礼貌还有对他妹妹的关心压下了这份冲动。

混淆咒消失的一瞬间,哈利看到男人的表情改变了,又变成了奇洛教授的面容。

同一瞬间镜子改变了,不再向哈利显示房间的镜像,而是显示出真正的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形态,就好像他正在镜子后面站着,透过镜子就可以看到。

真正的邓布利多表情坚定,神色严峻。

“你好,汤姆。”阿不思·邓布利多说。

—————————————————————–

[1]  noitilov detalo partxe tnere hoc ruoy tu becafruoy ton wo hsi:即“I show not your face but your coherent extrapolated volition”(我照出的不是你的脸,而是你的连贯推断意志)此处用词与原作有所不同,heart’s desire(内心的渴望)被替换成了coherent extrapolated volition(连贯推断意志)。

连贯推断意志(coherent extrapolated volition)是原文作者在研究如何建立友好人工智能时创造出来的一个学术概念。简单地说,我们需要让人工智能执行我们想要(want)它做的事,而不是我们告诉(told)它要做的事。

参考自:http://wiki.lesswrong.com/wiki/Coherent_Extrapolated_Volition

中文相关文章可参看:http://www.huxiu.com/article/110803/1.html?f=wangzhan

剧情方面,译者推测,可能也和后文二设魔镜可以将外在影响(如混淆咒/修改记忆咒)作用排除相照应。

[2] 错误理解之句(Word of Misunderstanding):  推测为原创咒语,可以让读到句子的人无法理解句子(所以文中哈利没有看出镜子上的文字只是简单的英文倒写)

[3] So You Want to Be a Wizard是《少年魔法师》系列中的第一部,出版于1983年,该系列目前有9部小说,作者Diane Duane。https://en.wikipedia.org/wiki/So_You_Want_to_Be_a_Wizard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林海雪原

校对:哈密瓜,Lily Lu,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2015-09-17 05:23:23 【飞翔的翔Flyingflyx】 沙……军训看到更新却停在这里真是让人百爪挠心;w ;

2015-09-17 07:34:30 【末斋_栖迟】 终于……拿到了!

2015-09-17 08:14:41 【santizhizi】 VEC之镜的梗不需要注释一下吗?毕竟有改动

2015-09-17 08:23:57 【xoda】 I show not your face but your coherent extrapolated volition(相干外推意志)

EY的超AI许愿原则

参考阅读科普
http://zhuanlan.zhihu.com/xiepanda/19950456

2015-09-17 12:29:51 【heat_nerv】 到结尾似乎没说邓是不是回来了…挺悲伤的

2015-09-17 15:36:07 【密涅瓦的夜宵】 "只有胡言乱语的傻瓜才会相信——啊,算了。"红红火火恍恍惚惚QQ智商下线

2015-09-17 17:35:00 【蜜西西彼生】 啊啊啊啊啊啊最后!!!!终于!!!!感谢翻译

2015-09-18 00:53:23 【Jason_圣贤至上】 终于追上翻译进度了~

2015-09-18 00:58:17 【jinyu_11】 镜子的文字可能只是追加二设而不是改动,镜子的文字其实是读心+植入意识塞进观察者大脑的,结果哈利的知识库比较奇怪,就成了相干外推意志了。

2015-09-18 03:27:28 【Biggest_Dreamer】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拿到了。

对镜子的描述更加佐证了龙空某个人的一些想法

2015-09-18 04:07:54 【Biggest_Dreamer】 以前看小说的时候,把魔法石想象成一个土黄色的鹅卵石大小的东西

2015-09-18 05:31:07 【金杯】 回复【jinyu\_11】 能告诉我是哪里解释的镜子文字的内容是相干外推意志的吗……

2015-09-18 06:54:38 【Biggest_Dreamer】 回复【jinyu\_11】 他描述那句话的过程觉得像一个计算机程序

2015-09-18 09:32:45 【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回复【金杯】 注释已补:-)

2015-09-20 18:05:02 【千秋白夜】 “假比”是四川方言,普通话应该是“假如”或者“比方”吧。

2015-09-24 04:36:41 【凌辰】 啊…

然而镜子如果真是个超古代文明造物

镜子上的铭文就不可能真的是倒写的现代英语

所以它是用自身的连贯推断意志和魔法

在人们看到铭文之时,将对方母语倒写而成的这段话塞到他的视网膜或者大脑里?

2015-10-02 05:46:56 【地球管理者】 身为一个初中生,还有点看不懂,真伤心,不过文章真好看

2015-11-27 09:15:47 【十亿赫兹】 回复【地球管理者】 不用担心,大学毕业生也看不懂,不是你的错

2016-12-14 20:01:36 【笔端最温存】 啊啊啊啊啊ad?!邓校粉激动到热泪盈眶

2017-07-22 03:24:28 【三明治七七七】 回复【凌辰】 超有道理哎!但是我突然想到……那我们岂不是会看到一个很西洋风的镜子上面刻着简体中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018-04-25 14:17:37 【点点点点点】 造就“伏地魔对于能帮助他人且对自己有利”这方面会干脆不考虑的缺陷的是魔法世界所有带着并不理性的道德的人,包括邓布利多在内。

2018-04-25 14:22:12 【点点点点点】 哈利是接受了人类世界趋向理性的教育所以没事。但如果他从小在不理性封建迷信的环境下长大——本来他俩就是同一个人。包括邓布利多在内,感觉这书中所有魔法世界的角色在认知上都加了个限制。邓布利多能意识到只要良好趋向理性的教育就能有哈利,但意识不到自己也是那并不良好的教育中的一份子?似乎只能解释为有认知限制了,这么一看“那么几百年来一点理性的人都没有”也能理解了,只要是魔法师,都有认知干涉,认知限制。

2019-02-12 14:34:21 【玉槿年华】 所以提供了一个思路?LV制作了一百多个魂器,肯定不可能被杀死,所以最好的选择是把他困在哪里?ps LV对harry放弃是因为,harry强烈渴望跨越生死的念头是因赫敏而起的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