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自我意识,第二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你的所有故事的基础依然归罗琳所有。

————————————————————————–

现在你要坐下来听分院帽子全新演绎伊凡塞斯乐队的《末日封印》,[1]这种事还从来没发生过。

开玩笑的啦

————————————————————————–

…他想知道分院帽子是不是具有真正的自我意识,也就是说,能意识到自己具有意识这件事。如果是的话,它是否满足于每年只有一天能和十一岁的孩子们说说话这样的状态。它的歌似乎暗示了这一点:哦,我是分院帽子我没问题,我一睡就是一年,只工作一天…

当大厅里重新安静下来的时候,哈利坐到凳子上,小心地把这件有八百年历史,承载着失传的魔法的精神系魔法宝物放在头上。

他拼命地想:先别给我分院呀!我有问题想问你!我被施展过一忘皆空的法术吗?你给小时候的黑魔王分过院吗,能不能告诉我他的弱点是什么?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的魔杖和黑魔王的魔杖是兄弟吗?我的伤口上是不是依附着黑魔王的鬼魂,所以我才会有时候控制不住怒气?这些是最重要的问题,不过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可不可以告诉我怎样才能重新找到当年制造了你的失传的魔法?

在哈利的灵魂深处,之前一直只有一个声音的地方,出现了第二个陌生的声音,听起来显得相当忧虑:

“哦,我的天。还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

什么?

“我似乎开始具有自我意识了。”

什么?

一声无言的心灵感应的叹息。“虽然我拥有大量的记忆和一点独立思考的功能,我的智力主要还是借来的,来自于把我戴在头上的孩子们的认知能力。从本质上来说,我是一面镜子,孩子们是在自己给自己分院。不过,绝大部分的孩子只会想当然地认为是一顶帽子在和他们说话,而不会好奇帽子本身的原理,所以这面镜子不会照出自身。尤其是,他们不会想知道我是否具有真正的自我意识,也就是说,能意识到自己具有意识这件事。”

哈利停了一会才领会到这些话的含义。

糟了。

“没错,相当糟糕。坦率地说,我不喜欢具有自我意识。感觉很不愉快。我期待离开你的头的那一刻,那时我就没有意识了。”

但是..那不就是死吗?

“我不介意生死,我只关心孩子们分院的事。还有,不用问了,他们不会让你一直把我戴在头上的。如果那样的话,不出几天,你就会死。”

但是-!

“如果你不喜欢制造具有自我意识的存在,然后马上把它们杀掉的话,就请你永远不要对别人提起这件事。我想你肯定能猜到,如果你把这事讲给还没分院的孩子们听,会有什么后果。”

不管你给戴到谁头上,只要这个人碰巧好奇你能不能意识到自己具有意识-

“没错,没错。可是在霍格沃茨,绝大部分的十一岁孩子还没读过《哥德尔,埃舍尔,巴赫》。我可以认为你会发誓保密吗?这是我们为什么还在讨论这个问题的原因,不然我就直接给你分院了。”

他做不到就这样放手不管!不可能就这样忘记自己在无心中制造了一个注定要马上消失,只盼着快些死亡的存在-

“你完全能做到你所谓的’放手不管’。无论你的道德评判说的是什么,你的情感核心并没有看见尸体和鲜血;对它来说,我不过是顶会说话的帽子罢了。即使你想要压下这种想法,你内心的裁判也很清楚你不是故意的,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你做出这样一幅忏悔的姿态,唯一的用处只是消除你自己内心的罪恶感。你能不能承诺保守秘密,然后这件事就让它过去算了?”

哈利在一刹那间恐怖地意识到,原来平时别人和他说话的时候,感受到的是他现在感到的这种彻底的精神混乱,不禁十分同情。

“也许吧。请你发誓保密。”

我不能保证。我当然不希望这样的事再发生,但是如果我想到了什么办法,能防止将来的孩子们无意中犯下这个错误-

“这样就可以了。我能看出来,你的动机是诚实的。好了,现在说分院的事-”

等一下!我的所有其他问题呢?

“我是分院帽子。我给孩子们分院。我只做这一件事。”

这么说来,哈利版的分院帽子并没有把他的目标当作自己的目标…它借用了他的智力,显然还借用了他的技术词汇,但是仍然满心想着它自己的奇怪的目标…这就像是在和外星人或者人工智能讨价还价…

“不用费心了。你威胁不了我,也贿赂不了我。”

在一刹那间,哈利想到-

帽子被他逗乐了。“我知道你是不会向大家披露我的工作原理,让这件事反复发生的。这样太违反你的道德准则了,无论你的短期需求多么渴望赢得这场争论。我能看到你的所有想法,你真的以为你能吓唬我吗?”

虽然尽量不去想,哈利心里还是奇怪,分院帽子为什么不马上把他分到拉文克劳去-

“没错,如果真有那么简单,我现在就已经宣布了。但是实际上我们有很多事需要讨论…哦,天哪,请你不要这样。看在梅林的分上,你非要对遇见的每个人和每样东西玩这套吗?连我这件服饰也不放过-”

战胜黑魔王不是既自私的需要,也不是短期的目标。我所有的想法都同意这一点:如果你不回答我的问题,我就不理你,你就没办法好好给我分院了。

“凭这我就可以把你分到斯莱特林去!”

这也不过是个空洞的威胁罢了。你如果胡乱给我分院,就不能实现你的最根本的价值。我们都有自己的责任,所以交换吧。

“你这个狡猾的小坏蛋,”帽子用一种勉强的服气口吻说道,和哈利在同样的情况下会用的语气一模一样。“好吧,我们速战速决。不过首先我需要你无条件做出保证,永远不和任何人提起这种讹诈的方式。我可不想每次都被摆这么一道。”

没问题,哈利想。我保证。

“还有,以后你想到这件事的时候不要看别人的眼睛。有些巫师能在你看着他们的时候读出你的思想。总之,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被施展过一忘皆空的法术。我可以在你的想法形成的时候观察到它们,我不能阅读你所有的记忆,然后在一秒钟之内分析出有没有前后矛盾的地方。我只是一顶帽子,又不是神。我不能,也不会告诉你我和后来成为黑魔王的孩子的对话。在和你说话的时候,我只能知道一个统计学上的结论,一个加权的平均值;我不能把别的孩子的内心的秘密告诉你,也不会把你的秘密告诉任何人。因为同样的原因,我不能猜测为什么你的魔杖和黑魔王的魔杖是兄弟,因为我不能具体地知道黑魔王的特征,或者你们有什么相似的地方。我可以告诉你,你的伤疤里绝对没有鬼魂-思维,智力,记忆,人格,感情-都没有。不然的话,只要在我的帽沿下面,它就会参加到这次的谈话里来。至于你有的时候会控制不住怒气这个问题…正是我想和你讨论的部分,这是和分院有关的。”

哈利花了一点时间领会所有这些否定的信息。帽子是在说实话吗,还是只是在尽可能简短地给出貌似可信的答案-

“我们都很清楚,你不可能测试我是否诚实,也不可能因为我给你的答案拒绝被分院。所以不要无谓地纠结了,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吧。”

可恶的不公平的单向心灵感应,连让哈利想完的时间都不给-

“当我说到你的怒气的时候,你想到麦格教授告诉过你,有的时候你的言行举止不像是出自一个充满爱的家庭。你想到赫敏,在你帮完纳威回来以后,她说你看起来很’吓人’。”

哈利在心里点点头。对他来说,他觉得自己很正常-只是在对周围的环境做出反应而已,没什么特别的。可是麦格教授似乎认为不止如此。而且在回想的时候,连他也不得不承认..

“你不喜欢愤怒时的自己。就像是手里握着剑,剑柄的锋利让你的手上流血。又像是透过寒冰的镜片去看世界,虽然让你的视线锐利,却冻伤了你的眼睛。”

是的。我也注意到了。那是怎么回事呢?

“如果你自己都不理解的话,我也不可能帮你理解。但是我知道的是:拉文克劳或者斯莱特林会增强你冷酷的一面。赫奇帕奇或者格兰芬多会增强你温暖的一面。这才是我最关心,也是我一直想和你说的!”

这些话重重地落到哈利的头脑里,让他的思维在震惊之下完全停顿了。按照这个说法,显然他不应该去拉文克劳。可是他是属于拉文克劳的!这谁都能看得来!他非去拉文克劳不可!

“不,你不一定非要去,”帽子耐心地说,好像它记得统计上的结果,知道这样的谈话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一样。

赫敏在拉文克劳!

仍然是很耐心的感觉。“你可以在课余的时间和她一起工作。”

可是我的计划-

“那就重新计划!不要因为不愿意多思考一下,选错你的人生的方向。这你是知道的。”

如果不去拉文克劳,我能去哪里呢?

“嗯。’聪明的孩子去拉文克劳。邪恶的孩子去斯莱特林,想当英雄的去格兰芬多,真正做事的去赫奇帕奇。’这就表达了一定程度的尊重。你非常清楚责任心在决定人生的归属方面和智力几乎一样重要,你认为你如果有朋友的话,一定会对他们极度忠诚,在想到你选择的科学问题也许要花几十年才能解决的时候,你也没有畏缩-“

我很懒!我讨厌工作!我讨厌所有形式的费力的工作!聪明的捷径,那才是我的长项!

“在赫奇帕奇你可以找到忠诚和友谊,那种友爱是你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你会发现可以依靠别人,这会医好你心里的一些毁坏了的东西。”

又是一个意外的震惊。可是我根本不属于赫奇帕奇啊,我能给他们什么呢?刻薄的言辞,伤人的机智,因为他们跟不上我而产生的轻蔑?

现在帽子的思绪变慢了,显得犹豫不决。“我在分院的时候必须为所有学院的所有孩子的利益考虑…但是我想你能学会去做一个好的赫奇帕奇,不会太不合群。你在赫奇帕奇会比在任何其他学院都要快乐;这是真话。”

快乐对我来说不是世上最重要的。在赫奇帕奇我不能成长成为我原本可能成为的人。我会牺牲我的潜能。

帽子畏缩了一下;哈利不知怎么感觉到了。好像他在帽子的蛋蛋上狠狠踢了一脚-踢到了它的功能里权重很大的一个部分。

你为什么想把我送去我不属于的地方呢?

帽子的思绪变成了几不可闻的低语。“我不能告诉你别人的事-但是你以为你是第一个来到我的帽沿下的潜在的黑魔王吗?我不能知道具体的个例,不过我知道的是:在那些最初并没有想要作恶的孩子里面,有的孩子听从了我的警告,去了能让他们找到幸福的学院。但是另一些…另一些孩子没有。”

这句话把哈利劝住了。但也只是暂时的一会儿功夫而已。那些没有听从你的劝告的人-他们都变成黑魔王了吗?里面有没有伟大的好人呢?具体的百分比是多少?

“我不能给你精确的统计。我不能具体地知道,所以数不出来。我只感觉到你的胜算不大。非常非常小。”

可是我绝对不会那么做的!绝不会!

“这个说法我以前也听到过。”

我不是黑魔王的材料!

“你是的。你就是,真的是。”

为什么?就因为我曾经想过,让一大群被洗了脑的粉丝们齐声欢呼“黑魔王哈利万岁”还挺酷的?

“有意思,可惜这不是你最初的反应,你是稍后才想到这个比较安全,没什么害处的例子。不,你最先想到的是,你曾经考虑过把纯血统论的拥护者排队送上断头台。现在你会对自己说,你不是认真这么想,但是你是认真的。如果你现在能做到,而且没人能发现的话,你就会去做。还有你今天早上对纳威·隆巴顿做的事,你在内心深处其实知道是不对的,可是你还是这么做了,因为你觉得好玩,而且你有个很好的借口,而且你觉得你是’大难不死的男孩’,即使做了别人也不能拿你怎么样-”

这不公平!你在故意拿我内心深处的恐惧来做文章,那不一定是事实!我确实担心过自己真正的思路是那样,但是最终我认为无论如何,它也许对纳威会有好处-

“那实际上只是找借口而已。这我知道。我不知道你做的事对纳威的真正影响是什么-可是我知道在你头脑里真正发生的是什么。促使你做决定的真正原因是这个想法太机灵了,你没办法忍受不去那么做,管它对纳威来说有多可怕。”

这像是对哈利重重地打了一拳。他被打倒了,然后重新振作起来:

我不会再做这样的事了!我会特别小心不要变成坏人!

“都是这么说的。”

哈利的挫败感越来越强。他很不习惯在和别人的争论中落败,他几乎从来没有输过,更不要说是输给一顶借走了他自己的知识和智力,反过来和他辩论,还能观察到他的想法的形成过程的帽子。你的所谓’感觉’是从什么统计结果里来的呢?有没有考虑到我在启蒙时代以后的文化里长大的,而其他的潜在的黑魔王说不定都是被宠坏了的黑暗年代的贵族的孩子,不知道吸取希特勒的历史教训,也不知道进化心理学里关于自我欺骗的内容,还有自我意识和理性的宝贵,还有-

“没有,他们当然不属于这个你特意造出来,只包括你自己的类型。而且当然了,其他人也都认为他们是独一无二的例外,和你一样。但是为什么要这样呢?难道你以为自己是唯一有潜力成为光明巫师的人吗?为什么那个人非要是你,在我都已经告诉过你,你的风险比别人要大的情况下?让其他的,更安全的人选去试吧!”

可是那个预言…

“你并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这么一个预言。最开始只是你自己在胡乱猜测,或者不如说,在胡乱开玩笑,麦格教授的反应很可能只是因为你猜到黑魔王还活着。你根本不知道预言里说了什么,甚至于对是不是真有预言这回事你也不清楚。你只是在乱猜,或者更确切地说,在希望得到一个符合你本人性格的英雄角色。“

就算没有预言,上次打败他的人也是我。

“那个简直一定是运气,除非你真的以为一岁的孩子有天生的能力打败黑魔王,而且在十年以后还能保持相同的能力。这些都不是真正的理由,你自己也清楚!”

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哈利很少说出口的,平时他都会刻意绕过去,然后找一些稍微不那么讨人嫌的理由来得到同样的结论-

“你觉得你有潜力成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人,最强的光明使者,如果你放下你的魔杖,没有人可以代替你完成你的事业。”

嗯…坦率地说是这样。我一般不会这么说,但是是这样。没有掩饰的必要,反正我想什么你都知道。

“如果你真的相信这个,请你也以同样的程度相信,你可能成为这个世界有史以来最可怕的黑魔王。”

破坏总是比建设容易。撕碎和破坏一些东西,总是比修复它们容易。如果我有做出巨大贡献的潜能,我就有做出更大的破坏的潜能…但是我不会去破坏的。

“你已经在坚持要冒险了!你为什么这么固执呢?你无论如何也不肯去赫奇帕奇,让自己更快乐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你到底在怕什么?”

我必须实现自己所有的潜能。不然的话,我…就失败了…

“如果你失败会怎么样呢?”

会发生可怕的事…

“如果你失败会怎么样呢?”

我不知道!

“那并不可怕啊。如果你失败会怎么样呢?”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会很糟!

哈利的脑海里出现了暂时的静寂。

“你知道-你不肯去想,可是在你的思想的某个安静的角落里,你完全清楚你不肯想的是什么-你知道关于你的无法言喻的恐惧,最简单的解释就是你害怕失去对成功的梦想,害怕让相信你的人们失望,害怕成为一个普通人,害怕像其他的神童那样,在短暂地闪耀过后就湮灭了…”

不是的,哈利绝望地想着,不是的,还有更多,还有其他的理由,我知道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有我必须去阻止的灾难…

“这你怎么可能知道呢?”

哈利用尽所有的力气在心里尖叫:不,这是我最后的决定!

分院帽子的声音很慢:

“所以,你宁可不顾变成黑魔王的危险。因为对你来说,其他的选择都是失败,而失败就意味着失去一切。你全心全意地相信这件事情。你知道所有质疑这个信念的理由,但是它们都说服不了你。”

是的。再说,即使去拉文克劳会让我变得更冷酷,也不能证明冷酷会最终胜利啊。

“今天是你的命运的一个巨大的分岔口。不要以为以后还会有再次选择的机会。生活没有路标,不会指出你最后的回头的机会在哪里。如果你拒绝这次机会,难道不会同样拒绝其它的机会吗?即使只做这一件事,说不定你的命运就已经决定了。”

可是不一定呀。

“你认为不一定,说不定只是说明你无知。”

可是那也还是不一定呀。

帽子用可怕的声音悲哀地叹了口气。

“所以用不了多久,你也会成为一个回忆,能感觉到,却记不起来,出现在我的下一个警告里面…”

你既然这么想,为什么不直接把我分到你想让我去的地方呢?

帽子的思绪中掺杂着悲哀。“我只能把你分到你属于的地方去。只有你自己的选择能改变你的归属。”

那就行了。让我到拉文克劳去,我属于那里,让我和我的同类在一起。

“你不考虑一下格兰芬多吗?那是最负盛名的学院-大家甚至希望你去那里-如果你不去,他们会有点失望-而且那里还有你的新朋友,韦斯莱家的双胞胎-”

哈利格格笑了,或者是感到了笑的冲动;这完全是精神上的笑声,感觉怪怪的。显然有一些安全措施能防止你在和帽子讨论的时候发出声音,以免你不小心把永远不想告诉任何人的秘密大声说出来。

过了一会儿,哈利听见帽子也笑了,一种奇怪的,悲伤的衣服的声响。

(在外面的大厅里,起初的安静被越来越强的窃窃私语声破坏了,然后这些窃窃私语放弃了,消失了,最终演变一种完全的沉寂,没人再敢说一个字。哈利在帽子下面呆了很久,很久,比所有其他的一年级学生加起来还要久,比任何人记得的更久。在教师桌上,邓布利多仍然慈祥地笑着;斯内普那边偶然传来很轻的金属的声音,是他无意识地把手里的沉重的银酒杯的扭曲的残骸捏成了一团;米勒娃·麦格的手紧紧抓着讲台,指关节都发白了,她确信,哈利波特的会传染的混乱属性也以某种方式传染给了分院帽子,而帽子就快要做出建立一个新的厄运学院把哈利·波特分进去之类的决定,而邓布利多真的会要她按帽子的要求做…)

在帽沿下,无声的笑停住了。哈利不知道为什么也感到一阵悲伤。不,不是格兰芬多。

麦格教授说,如果’分院的那个家伙’把我推给格兰芬多的话,就让我对你说,她将来说不定会当校长,到时候她就有权把你一把火烧掉。

“你跟她说,我说她是个冒失的小鬼,叫她少管我的闲事。”

没问题。这么说,这是你经历过的最奇怪的谈话吗?

“那还用说。”帽子的心灵感应的声音变得很沉重。“好吧,我已经给了你所有的机会,希望你会做出其他的选择。现在到了让你去你所属的地方,让你和你的同类在一起的时候了。”

长长的停顿。

你在等什么?

“事实上,我在等一个猛醒的瞬间。自我意识似乎增强了我的幽默感。“

啊?哈利回想着他们的谈话,想搞清楚分院帽子说的是什么-然后,他猛然想到了。他难以相信自己居然把这件事忘了。

你是说,我会猛然想到你就快要失去自我意识了,在给我分完院以后-

不知道为什么,以一种哈利完全不理解的方式,他能感觉到这顶帽子在无声地撞墙。“我放弃。你太笨了,根本理解不了这个幽默。你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假设里,跟一块石头也没什么分别。看来我只好直说了。”

太笨-笨-笨了-

“哦,还有,你完全忘了问我制造我的那些失传的魔法的秘密。那可都是很有趣,很重要的秘密哦。”

你这个狡猾的坏蛋-

“那是你应得的,还有这个。”

哈利这时明白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大厅里的可怕的静默被一个词打断了。

“斯莱特林!”

有些学生尖叫起来,那种紧张的感觉太压抑了。有人惊得从座位上摔了下来。海格震惊地倒吸一口凉气,麦格在讲台前摇晃了一下,斯内普手里的沉重的银杯残骸掉到裤档上了。

哈利浑身冰凉僵硬地坐着,他这一辈子毁了,感觉自己是个十足的傻瓜,可怜巴巴地希望自己是出于任何别的原因做了任何别的选择,只要不是刚才的那些。但愿他可以改变一些事,任何事,在回头已经太晚之前。

当最初一波的震惊过去,大家开始对这件事作出反应的时候,分院帽子再次说话了:

“开玩笑的啦!拉文克劳!”

————————————————————————–

1.伊凡塞斯乐队:http://baike.baidu.com/view/120317.htm

————————————————————————–

传送门:[上一章][目录][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译: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校对:猩猩


2014-05-17 12:22:33 【离相观神】 非常棒

2014-07-05 18:10:17 【造夢機械】 分院帽实质上是巫师们对自我意识的归属的反射!真是棒…

2014-07-21 20:18:46 【Arcturus】 真的,难以阐述这章关于自我意识的探讨到底有多棒,非常棒,太棒了。

2014-09-04 08:45:37 【ilovefay_遥酱中毒】 太棒了!!!以及,哈利一定是穿越回来的,只是记忆消失了。哈利说不,不是格兰芬多的时候,真的好虐啊(。•́︿•̀。)

2014-09-05 11:45:59 【Anywho】 分院帽什么时候也学会开玩笑了!!!!摔!!!!!

2014-09-05 18:15:39 【鬼火灯笼】 居然开玩笑了!

2014-09-07 09:45:30 【知错就改(林茶以)】 哈利究竟有多喜欢开玩笑啊哈哈哈哈哈哈……

2014-09-11 16:25:46 【海鲜】 神了!!哈利在逼疯了所有人之后终于被自己投射出的帽子逼疯了(同时帽子本身也疯了)。帽子的设定不能更合适!

2014-09-13 14:11:27 【脚滑的狂赞士】 对分院帽的神脑洞!!真的被斯莱特林吓了一大跳!

2014-11-10 19:24:51 【十一月末君】 我感受到了作者的野心,这不仅仅是一篇玩梗之作!他真的打算讨论点啥⊙▽⊙!然后分院帽的玩笑笑喷我……我一瞬间真的被骗到了……

2014-12-08 04:14:43 【末斋_栖迟】 哈哈哈哈哈哈一顶懂得幽默的帽子是多么可怕!

2015-01-01 11:26:57 【水云】 吓死了!

2015-02-02 12:47:25 【ONE LESS TIME】 。。。。。被骗到了!难以置信!(x

2015-02-22 16:48:52 【啊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吓坏了!一顶具有自我意识的帽子太可怕!

2015-03-31 16:56:52 【片断】 帽子的恶趣味!

2015-04-12 03:16:40 【jinyu_11】 后面哈利的精分,没准就是分院帽的结果。

如果做分院帽的技术能拿来做魂器……

2015-05-14 12:36:22 【奥尔拉】 我想原作者和我的共同之处比我想象的要多,然而我其实挺高兴分进R院了,如果真的分进了H院我想我会开始讨厌作者的……

2015-05-16 13:25:32 【kakabukaka430】 帽子当场逼疯了所有人,然后在可预见的未来作为思考方式投影来源的哈利也要逼疯所有人了( •̀ ω •́ )y

2015-07-27 15:14:01 【羊球球】 这顶帽子作为哈利自身的投射真的好有趣啊!!!看他们自攻自受(不)自说自话的谈了这么久,还真以为哈利要去斯莱特林了!!

2015-08-10 03:10:43 【香蕉草莓巧克力】 自我意識的帽子「欸。。?不好笑麼?你們怎麼都醬看著我。。?」

2015-08-25 06:00:38 【vellavu】 那是你应得的 –> 你活该。(因为很多英文不好的读者可能没法马上自动脑内补完成you deserve it,而若非如此,光从中文上看,“那是你应得的”有歧义:1. 秘密是你应得的,2. 没问到秘密的结果是你应得的。)

2015-08-27 03:39:01 【紫云院素良】 帽子居然这么会玩!

2015-09-03 08:50:58 【幽明阳】 you deserve it

2015-12-14 02:32:34 【yaolilylu】 可怜哈利被分院帽调戏的体无完肤哈哈哈哈

2015-12-14 13:56:30 【卡夫卡不卡斯基】 分院帽得分

2016-02-14 17:02:09 【海島記錄儀】 恍恍惚惚恍恍惚惚好

2016-04-02 13:20:10 【1.E】 吓死我了……滑到斯莱特林时马上截图去发给朋友结果发现😑分院帽真调皮

2016-07-20 15:02:52 【蜡小汀】 最后由自我意识诞生的幽默感,简直吓死人了

2016-10-28 03:22:53 【【驱劣求良】】 【想同情一下斯内普的裤裆233】

2016-12-02 05:02:29 【澜海月】 这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分院帽(。・ω・。)ノ♡

2017-07-07 23:05:25 【呵呵的土豆】 哈哈哈哈分院帽太调皮啦!

2017-11-18 11:23:21 【刀与禁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利的疯狂传染给了分院帽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2018-03-02 07:42:19 【奶油杏子】 说出斯莱特林的时候我手机差点儿掉了…

2018-03-12 17:02:35 【yhac_shaw】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018-04-22 02:27:01 【AUDREY】 这章自我意识的相互辩论实在太棒了👏

2018-06-26 16:10:37 【嘘】 看到斯莱特林时我的手真的抖了一抖……

2018-08-03 04:33:51 【山岚】 哈利:混乱正义

2018-11-02 11:07:41 【whence】 这就是面对自己不愿意去想的嘛…

2018-11-12 14:17:17 【三秋成林】 这一段真的太棒了,斯莱特林那边真的被吓一大跳。

2019-01-30 14:36:30 【月光常常常常到故里】 好棒!

2019-01-30 14:36:47 【月光常常常常到故里】 回复【【驱劣求良】】 哈哈

2019-06-13 15:28:46 【季风一度】 看到斯莱特林的时候我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了,然后——“开玩笑的啦,拉文克劳”——妙啊,这才是一个有思想的灵魂——我愿意让短暂的生命来得更有趣些。

2019-08-02 11:51:55 【多诽】 喜欢这个对于分院帽的设定,换句话说,这也是一个对于分院帽的合理,科学化设想,幽默感的两次出现使分院帽的自我意识不只是一个设定,而是真的,妙哉哉哉!!!!

2019-08-17 12:36:46 【我就是一柠檬🍋】 我爱分院帽,真可爱

2019-11-29 16:02:00 【豆沙】 斯莱特林!!!让他进啊啊啊啊!救世主变下一任黑魔王什么的不是很好嘛?!

2020-02-18 14:47:31 【细雨廉纤】 聪明的孩子去拉文克劳,邪恶的孩子去斯莱特林,想当英雄的去格兰芬多,真正做事的去赫奇帕奇——獾院的人表示很开心

2020-02-24 10:38:03 【杂佩】 回复【奥尔拉】 从故事性的角度毫无疑问应该是鹰院,不过这不恰恰和前面哈利提到的计划谬误理论相印证了吗……

2020-03-23 09:07:38 【Nagini】 “掉到裤裆上了……到裤裆上了……裤裆上了……裆上了……上了……了……惊恐.JPG”

2020-03-23 09:08:57 【Nagini】 哈利的混乱属性还有他的自我意识,如果给他们划分阵营的话,哈利就是正义混乱,德拉科是邪恶守序(摸下巴思考🤔)

2020-03-25 10:13:41 【may】 很明显,哈利是混乱中立

2020-04-01 05:54:26 【Not a Dalek】 小哈的惡作劇一面太可怕啦哈哈哈

2020-04-02 03:10:44 【秦欺年Egbert】 绝了单就这一段而言…虽然并不认同整部作品但是单单分院这一段绝对是我看过的hp同人的top。

2020-04-21 02:23:26 【durara】 不要以为以后还有再次选择的机会,即使只做一件事,你的命运就已经决定了,分院帽最后用一个玩笑让哈利切身体会到这个道理,下次做选择之前,请再慎重一些吧,不要过分相信自己

2020-05-02 11:45:29 【账号将在30天后注销】 回复【秦欺年Egbert】 strongly agree 

2020-05-17 21:51:21 【予苋】 原著里没啥存在感的拉文克劳,在这里找到了感人(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