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获得性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一部分:可以预见的错误 – 可获得性》

可获得性启发是指,人们根据回忆起具体事例的难易程度,来判断该事件发生的频率或可能性。

里切特斯汀,斯洛维斯,费施霍夫,莱曼和康博斯曾在1978年进行过一项著名研究,名为《致命事件频率判断》[1],旨在研究人们在量化危险的严重程度或是判断危险发生频率时的误差。实验对象认为意外事故与疾病的致死率相近,故意杀人是比自杀更常见的致死原因。但事实上,疾病造成的死亡人数是意外事故的16倍之多,自杀的发生频率是他杀的两倍。

一个解释这些错觉显而易见的假说是,比起自杀,人们更可能谈论谋杀,因此人们更可能回忆起曾听说过的谋杀而非自杀;比起生病,发生意外事故更加戏剧化,或许因此更容易被人们记住或回想起。1979年,康博斯和斯洛维斯进行的后续研究[2]显示,那些有偏差的可能性判断与两种报纸的偏差性报道频率强烈相关(相关系数分别为0.85和0.89)。虽然这并没有回答,到底是谋杀被报道得更多所以更易被想起,还是谋杀更加生动也因此更容易被记住,所以更常被报道。但不论是哪种原因,可获得性偏差都是成立的。

可获得性偏差的主要来源之一就是选择性报道。在远古时期,你所知道的大多是自己经历过,或者从部落里亲眼见过的人那儿直接听来的。你和事件本身,一般最多只有一次信息筛选。而在今天的网络时代,呈现在你面前的报道,可能在此之前经手了六位博主,也就是连续六次的信息过滤。

和祖先比起来,我们生活的世界更广阔,发生的事情更多,而我们真正能接触到的则占比更少——更强烈的选择效应造成了更严重的可获得性偏差。

现实生活中,你不太可能碰上比尔盖茨。但由于媒体的选择性报道,你可能试图将自己的生活成就和他相比,继而受折磨于相应的享乐惩罚。世界上出现一个比尔盖茨的客观概率为0.00000000015,但你听到他名字的频率却远高于此。相反地,世界上19%的人每日开销不足一美元,但我怀疑你读过的博客之中,他们所写的文章占比有没有到五分之一。

利用可获得性似乎会造成荒谬偏见[5];从未发生过的事件,就不会被回忆起,因此被认为可能性为零。当近期没有洪涝发生的时候(虽然其发生的可能性仍可理性计算),人们会拒绝购买大力补贴后物超所值的洪涝保险。昆路德等人1993年提出[3],对洪涝威胁的低估可能源于“个人很难直观地理解从未发生过的洪涝…洪泛区的人们似乎更是个人经验的囚徒…最近发生的洪水似乎为管理者设定了需要考虑的损失上限。”

1978年,伯顿等人的报告显示,水坝和防洪提的修建减少了洪涝发生的频率,从而造成了安全的错觉,导致预防措施的减少[4]。虽然建水坝减少了洪涝发生的频率,但每次洪水灾害造成的损失却大大增加,结果年平均损失反而增加了。

聪明的人会根据记忆中的小危险推断大危险发生的可能性。与此相反,对大多数人而言,过去小危险的经验似乎为危险设定了可感知的上限。一个能完全防范小灾害的社会对大危害毫无防备:一旦能抵挡常规小型洪水之后,便会选择在洪泛区建立城市。一个会遭受定期小灾害的社会将这些小危害当作危险的上限,只防范这些小型洪水,而忽视了偶尔会发生的大型洪水。

记忆不总能真实反映过去事件发生的概率,更别提未来了。

——– 

[1] Sarah Lichtenstein et al., “Judged Frequencyof Lethal Event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Human Learning andMemory 4, no. 6 (1978): 551–578, doi:10.1037/0278-7393.4.6.551.

[2] Barbara Combs and Paul Slovic, “NewspaperCoverage of Causes of Death,” Journalism & Mass Communication Quarterly 56,no. 4 (1979): 837–849, doi:10.1177/107769907905600420.

[3] Howard Kunreuther, Robin Hogarth, andJacqueline Meszaros, “Insurer Ambiguity and Market Failure,” Journal of Riskand Uncertainty 7 (1 1993): 71–87, doi:10.1007/BF01065315.

[4] Ian Burton, Robert W. Kates, and Gilbert F.White, The Environment as Hazard, 1st e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78).

[5] 荒谬偏见:认为小概率事件永远不可能发生,或人们远远低估了小概率事件发生的可能性。在lesserwrong上可找到更详细的解释。

——–

翻译:糖颗颗

校对:潜水艇君


2018-04-07 10:23:45 【Biggest_Dreamer】 【现实生活中,你不太可能碰上比尔盖茨。但由于媒体的选择性报道,你可能试图将自己的生活成就和他相比,继而受折磨于相应的享乐惩罚。】这句让我想到在我身上也经历过【如何努力都不能达到XXX,所以努力是没有意义的】,但是选择性报道经常让人希望复辟一些在现代不可能使用的酷刑,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反驳他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