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问题的神秘答案

授权和转载须知

想象一下,看着你的手,同时你对细胞,生物化学,DNA一无所知。 你已经了解一些解剖学知识,所以知道手中有肌肉; 但是你不知道为什么肌肉可以运动,而不是像粘土一样瘫在那里,你的手就是……某种东西……由于某种原因,它会在你的指挥下运动。 这难道不是魔术吗?

动物的身体并不能像热力学发动机那样动作……意识告诉每个人在一定程度上要服从其意志的指导。 因此,似乎有生命的造物具有某种力,可以立即将其应用于体内某些运动粒子,通过这些力使这些粒子的运动直接产生衍生的机械效果……动植物生命对物质的影响无限地超出了迄今为止进行的任何科学探索的范围,体现在从一个种子生长成一代一代的植物中,与原子的偶然并存可能产生的任何结果都无限地不同……现代生物学家是时候接受新的事实了,那便是生命的原理。

——开尔文勋爵[1] 

这是生命主义理论;  élan vital 或者叫 vis vitalis 解释了生物与非生物之间的神秘差异。 élan vital 注入了生命物质,并使其朝着意识指挥的方向运动。 élan vital 参与了化学转化,而无生命的粒子则无法进行— Wöhler 后来合成的尿素(尿液的一种成分)对生命力理论造成了重大打击,因为它表明,单纯的化学可以复制生物学产物。

称 “élan vital” 为一种解释,或者说是诸如燃素说之类的虚假解释,也可能过誉了。 它的主要作用是阻止好奇心。 你问:“为什么?” 那答案就是“ Élan vital!”

当你说“Élan vital!”时,感觉就像你知道为什么手会运动。 您的脑海中有一个因果图,上面写着:

Élan vital → 手的运动

但是实际和不知道这件事相比,没有任何区别。 你不会知道自己的手会产生热量还是吸收热量,除非你已经观察过了。 如果没有观察,就没办法提前预测。 你的好奇心得到满足,但并没有被喂饱,因为你可以对于任意可能的观察说 “为什么?Élan vital!” ,它同样擅长于解释所有结果,是一个伪装的最大熵假设,或者别的什么。

但是,更大的教训在于,生命主义者崇尚 élan vital,他们渴望将其表达为超越所有科学的神秘。 与名为未知的巨龙遭遇时,生命主义者没有拔出剑来进行战斗,而是跪下屈服。 他们为自己的无知感到自豪,将生物学变成了一个神圣奥秘,因此当证据敲门时,他们不愿放弃自己的无知。

生命的秘密无限地超越了科学! 请注意,不仅仅是一点点超越,而且无限超越! 开尔文勋爵的的确确因为无知获得了巨大的情感反响。

但是无知存在于地图上,而不是在真实的土地上。 我对某种现象一无所知,是关于我自己的心理状态的事实,而不是关于现象本身的事实。 对于某些特定的人来说,一种现象似乎很神秘。 但是任何现象本身并不神秘。 因为某种现象看起来是如此神秘而崇拜它,其实就是崇拜自己的无知。

生命主义与燃素主义共有的错误是将神秘封装为一种物质。 火是神秘的,燃素理论将神秘封装在一种叫做“燃素”的神秘物质中。 生命是神圣神秘的,生命主义将该神秘封装在一种叫做“élan vital”的神秘物质中。 这两个答案都没有帮助集中模型的概率密度,使得某些结果比其他结果更容易解释。 这种“解释”只是将问题包装成一个坚硬不透明的黑色小球。

在莫利埃(Moliére)撰写的一部喜剧中,医生通过“休眠效能”来解释一种催眠效力。一个道理。这是人类心理学的失败,它表现在面对一个神秘的现象,比起复杂的基础过程我们更乐意假定神秘的内在物质。

但是更深层次的失败是假定答案可以是神秘的。如果对现象感到神秘,那是关于我们的知识状态的事实,而不是关于现象本身的事实。 生命主义者看到了他们知识上的(神秘)鸿沟,于是提出神秘物质来填补这一鸿沟的。 这样,他们将地图与真实的土地混淆在一起。 所有不确定和困惑都存在于头脑中,而不存在于封装的物质中。

这是对为什么在人类历史上一次又一次地震惊地发现,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神秘问题最终有一个非神秘的答案。 谜题是问题的性质,而不是答案的性质。

因此,我将诸如生命主义之类的理论称为对神秘问题的神秘答案。

这些是对神秘问题的神秘答案的信号:

首先,这种解释充当了好奇心的阻止者,而不是预期的控制者。

其次,该假设没有运动部分——模型不是特定的复杂机构,而是毫无内容的固体物质或力量。 神秘物质或者神秘力量可以说在这里或那里,可以导致这样或那样的事情。 但是神秘力量如此行事的原因被包裹在一个空白的联合体中。

第三,那些提供解释的人珍惜自己的无知。 他们为这种现象如何打败普通科学或者和平凡的现象不同而自豪。

第四,即使给出答案,该现象仍然是一个谜,并且具有与开始时一样的奇妙而无法解释的品质。


[1] Silvanus Phillips Thompson, The Life of Lord Kelvin (American Mathematical Society, 2005).


翻译:yzhaobk

校对:潜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