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你的不确定性

授权和转载须知

债券收益率会上涨,下跌,还是保持不变?如果你是债券评论员,负责在债券价格变动后解释原因,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不管哪种情况发生,总可以把结果完美地套入你的市场理论。没有理由去思考这三种可能性相互对立,相互排斥,因为无论如何,作为评论员你都可以表现优异。

但是等等!假如你是个新手,还没有足够的经验当场编造理由灵活解释所有情况。你需要提前准备好明天广播的台本,但时间有限。这时候,知道债券收益究竟会上涨、下跌、还是保持不变就会很有帮助,因为那样的话你只需要准备一套理由就可以了。

可惜,没人能够预测未来。该怎么办呢?肯定不能使用“概率”。学校告诉我们“概率”是出现在数学题中的小数,但是这里没有数字。更糟的是,你感到不确定。你在做数学题的时候从来不会感觉到不确定。教数学的大学课堂整洁干净,生活场景既不整洁也不干净,所以数学本身不能运用于生活场景 。你不会想要把思维技能不合时宜地从一个场景转移应用到另一个场景。显然,这事情和“概率”没关系。

即使如此,你也只有100分钟准备你的理由。你不能把100分钟全部都押在“涨”上,也不能全押在“跌”或者“平”上。你需要取舍。

如果你要向审查委员会证明你的时间支出是合理的,就必须在三种可能性上花同等的时间。因为没有明确的小数,你就没有证据来证明在三种可能性上花费不同时间的合理性。你就会听到评审员的意见:Finkledinger先生,为什么你在理由三上花了42分钟?为什么不是41分钟,或是43分钟?承认吧——你不客观!你在主观臆断!

不过,你轻舒一口气,意识到没有审查委员会来为难你。很好,美联储明天要宣布一项重大决定,所以债券价格不大可能保持不变。你不想花费宝贵的33分钟在一项不太可能的事情上。

你的思绪漂向电视节目要用到的解释,为什么债券的价格变动似乎总会符合你的市场理论。但是你很快发现,貌似有理的事情并不能帮你——这三件事都貌似有理。市场理论的万能性并不能帮助你划分时间。100分钟的时间和你解释事实的能力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前者是守恒的,而后者是无限的。

然而……即使在你不确定的思绪中,似乎你对这三种结果的「预期」是不同的;一种结果比另一种需要更多理由。这便是其迷人之处:当你想到某些因素导致债券价格更可能上涨时,你就会觉得不太可能需要理由来解释债券价格下跌或保持不变。

你对三种结果的预期程度,和你打算花多长时间来为每一种结果准备理由之间,甚至似乎有某种关系。当然这种关系不能量化。你有100分钟时间准备台本,但是在预期中没有100个什么东西可以分割。(尽管你会得出结论,如果某个特定结果出现了,你的效用函数与所需的准备时间是对数关系)

不过 ……你的思绪不断回到这样的想法:预期是有限的,不像可以找的借口,而像找借口的时间。可以找的借口是无限的,用来找借口的时间却是有限的。也许预期应该被视为一种守恒的资源,就像金钱。你第一冲动是想得到更多的预期,但是你很快就会意识到,即使有更多的预期,你也不会有更多的时间去准备你的借口。你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可能分配好你有限的预期。

你肯定没有在统计课程上学过这样的东西。他们没有告诉你,当感到非常不确定的时候你该做什么。他们没有告诉你,当没有小数的时候你该做什么。为什么,即使你尝试使用数字,你最终可能会使用任何类型的数字——就算应该用数学,应该用哪种数学也没有任何提示。也许你最终会使用成对的数字,右和左的数字,或者叫做右侧和左侧相位(Dexter-Sinister)[1]…或者谁知道还有什么?(尽管你只有100分钟的时间来准备理由。)

如果有一种把你的不确定性集中起来的技艺该多好——尽可能多地对将会实际发生的结果投入更多预期!

不过我们怎么称呼这种技艺呢?规则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1] 右侧和左侧相位(Dexter-Sinister):纹章学术语,指盾形纹章上的左右两边。


翻译:yzhaobk
校对:糖颗颗,潜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