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关科学和政治的寓言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二部分:虚假信仰 – 一个有关科学和政治的寓言》

◇ 前言

每个想要拥有名誉身份或者担任圣职的人都必须支持其中一派阵营。[1]

—— 爱德华·吉本

◇ 一段历史

在古罗马帝国时期,公民分成蓝绿两个阵营。蓝绿两派在单挑、偷袭、群殴、暴动中自相残杀。

对于这两个相互敌对的阵营,普罗科匹厄斯评论道:“他们在这种环境下长大——谁都有着毫无理由的敌意;这种敌意无法被时间冲淡,无法通过亲情、友情和婚姻消解,就连那些互为兄弟或家人的人们也是如此。”[2]

所以,蓝绿两个阵营到底是什么?

是体育迷。

他们分别支持蓝绿两个车队。

◇ 一段未来

想象这样一个未来的社会,人们逃到广阔的地下洞穴网络中,密封了入口。我们不必说明他们是在逃离疾病,战争还是辐射。假设第一批地下人能搞定食物、水源、空气、光,人类文明就此幸存,然后城市发展起来。

关于地上世界,只有一些只言片语的传说。其中有一份资料描述了“天空”,人们这么解读它:“它是在无限延伸的地面上的一片广阔空间。天空是青色的,上面还飘动着白色棉花糖一样的东西。”

但是“青”这个字的含义是有争议的。有人说,它指的是被称为“蓝色”的颜色,而另一些人说它指的是被称为“绿色”的颜色。

在地下文明的早期,蓝党和绿党有着公开的暴力冲突。不过如今,不再如此。文化习俗改变了,在有效的执法下,中产阶级重新繁荣,人们也远离了暴力。学校的历史课则从历史的角度提供了一些诠释:蓝绿两党之间的战斗持续了多久,有多少人死亡,以及两党争斗的徒劳无功。

有些开明的思想也发展起来,例如“人就是人,不论蓝绿”,不过冲突还是没有消失。社会还是被蓝绿分开,在几乎每个当代政治或文化重要问题上,蓝党和绿党都得站队。

蓝党倡导对个人收入征税,绿党主张对商品销售征税。

蓝党倡导更严格的婚姻法,而绿党则希望能更容易离婚。

蓝党的票仓在城市之中,而乡村人往往倾向于绿党。

蓝党认为,地球是宇宙中心的一块巨大的球形岩石。

绿党认为,地球是一块巨大而平坦的岩石,围绕着一种叫太阳的东西转。

不是每个人在所有问题上都会忠于自己的党派,但很少能找到一个相信天空是蓝色的大城市商人,同时还倡导对商品征税和更自由的婚姻法。

地下文明依旧极化。和平尚不稳定。

一些民间人士真诚地认为,蓝党和绿党应该是朋友,绿党光顾蓝党人的商店,或者蓝党访问绿党人的小酒馆现在是很常见的事情。当初人们精疲力竭地休战,然后容忍心(甚至是友谊)就开始悄悄萌芽。

有一天,地下世界发生了一场小地震。当时,一个六人探险队正在探索上层洞穴的古住宅废墟。岩石在他们脚下运动,有个人跌了一下,擦破了膝盖。探险队决定回头,他们害怕之后会有余震。

在回来的路上,一个人闻到一种奇怪的气味,一种来自长久不用的通道的气味。他忘记了探险者警惕的素质,借用电灯走进通道。

走廊向上走……不断向上……终于,终于在一个洞口,岩石不再延伸。

空间,无限的空间,无限广阔的空间,一个可以容纳数千城市的广阔空间。在不可想象的高处,有一团炙热的火光,照亮了所有可视空间,仿佛是一个巨大灯泡的未加掩盖的灯丝,太亮,让人无法直视。在空中,有着一簇簇让人费解的,没有支撑的白色棉花。而再向上,地球那巨大的天花板……它的颜色……是……

历史的分叉口,接下来的事情取决于探险队的哪个成员走了上来。

◇ Aditya ,一个永远的蓝党人,慢慢地笑了起来。这算不上是一个愉快的微笑。仇恨、受伤的自尊夹杂其中。这让她想起了她曾经与绿党人的每一场争论,每一场对抗,每一次受争议的活动。

 “你一直是对的,”天空低声对她说,“你现在可以证明给他们看了。”

Aditya 站在那里呆了一会儿,理清思绪,沉浸在荣耀之中,然后转身回到走廊,准备告诉全世界。Aditya走过来的时候,她的手攥紧成拳头。

 “休战结束了。”她说道。

◇ 绿党人Barron 费解地盯着混乱的色彩看了几秒。当他理解了所发生的事情后,他就像被狠狠在肚子上打了一拳一样。他的泪水涌上了眼眶。

他想到了卡塞的大屠杀,那里的蓝党的军队屠杀了一个绿党城镇的每一个人,连孩子都不放过。他想到了历史上的蓝党将军Annas Rell ,他宣称绿党是一个肿瘤,是要清洗的瘟疫。他想到了他在蓝色眼睛中看到的仇恨,他的心碎了。

 “你怎么能站在他们那边?” Barron 向着天空尖叫,然后开始缀泣。在这恶意的蓝色眩光下,他明白了,宇宙一直是邪恶的。

◇ 蓝党人Charles 看了看蓝色的天空,有点吃惊。作为一所蓝绿混宿的大学的教授,Charles严肃地强调,蓝绿两党的观点都没错,都值得宽容:天空是一种形而上学的东西,我们需要辨证的看待“青”的颜色。

简而言之,Charles很好奇,如果此时是一个绿党人站在这里,他们眼中的天是否会是绿色;又或者天空明天就会变成绿色的。但他不能把整个文明的存续赌在这上面。

这只是一种与道德哲学或社会无关的自然现象。但是Charles担心这很容易被人曲解。Charles叹了口气,转身走回走廊。明天他会独自回来,重新封闭通道。

◇ Daria,一个曾经的绿党,试图在她世界的余烬里呼吸。

“我不会退缩的。”她告诉自己,“我不会移开视线。”她一直都是绿党人,现在她必须成为蓝党了。她的朋友,她的家人,会和她对立。“即使声音颤抖,也要说出真相。”,她的父亲是这么说的。但她的父亲现在已经死了,母亲永远不会理解她了。她盯着蓝色的天空,试图接受它,最后她平稳了呼吸。

我错了,她哀伤地对自己说,事情还不算太糟。她会找到新朋友,说不定她的家人会原谅她……或者,她抱着一丝希望,让他们经历同样的考验,站在同一片天空下面?

“天空是蓝色的,”Daria 试探着说,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发生在她身上,但她还是笑不出来。

蓝党人Daria 叹了口气,开始思索回去之后该说些什么。

◇ Eddin,绿党人。他抬头看着蓝天,仰天大笑。历史的进程终于清晰了(即使他不愿相信他们是这样一群傻子。)“愚蠢,” Eddin 说,“愚蠢!愚蠢!它一直就是这样的!”

仇恨,谋杀,战争和关于这个争论的一切都只是,像什么人写的随便什么东西一样,不是诗歌,也没有美学价值,没有谁真的在乎。这只是一个被过誉了的,毫无意义的事情。

Eddin 疲劳地靠着洞口,在想有什么办法能阻止这一消息把整个世界搅乱,也在想这到底值不值得自己去这么做。

◇ Ferris 被奇迹与欢乐惊讶到喘不过气来,他的眼球疯狂转动,试图把所有景象都映入眼中。蔚蓝的天空,白色的云彩,外面未知的广阔世界,充满了建筑和新鲜的的东西(大概还有人),这些都是地下文明不曾见过的。

“哦,原来这就是颜色?”Ferris 开始了探索。

—————————

[1] Procopius, History of the Wars, ed. Henry B. Dewing, vol. 1 (HarvardUniversity Press, 1914).

[2] Edward Gibbon, The History of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vol. 4 (J.& J. Harper, 1829).

—————————

翻译:Jack

校对:潜水艇君


2018-07-23 16:06:41 【菜肉包】 噢噢噢哦哦!

2018-07-28 22:18:46 【点点点点点】 感觉政治出现两派然后每一派捆绑销售观点盲目站队的事不是很普遍……但是在美国看来这是个很浸入到日常中的东西吗……

2018-07-28 22:22:08 【点点点点点】 碰巧某些观点正确不代表他们的恶行正确啊,屠城什么的,这只是正好贴上了这些观点的利益集团在犯罪而已。就好像我们可以赌黎曼猜想的正确与否,然后因此站队,结果某天一边队伍的人杀了另一边的人。这是犯罪,与他们本身猜对了没有无关。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