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信念(用预期)支付租金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二部分:虚假信仰 – 让信念(用预期)支付租金》

那则古老的寓言是这样开始的:

如果森林里有棵树倒了但没人听见,那么它有发出声音吗?一个人说,“是的,有,因为它造成了空气震动”。另一个人说,“不,没有,因为没有任何大脑的听觉系统处理了这个信号。”

假设在那棵树倒之后,这两个人一起走进森林。有没有可能一个人看到树向右倒,而另一个人则看到树向左倒?假设在树倒下之前,这两个人在树旁边留了个录音器。当回放录音的时候,有没有可能两个人听到的声音不一样?再假设,如果他们记录这个世界上某个大脑的脑电图,有没有可能这两个人看到不一样的信号?虽然这两个人在争执树倒下的时候是否产生声音,但他们并不会认为他们感受到的现实不同。他们可能对世界有不同的理解,但就那些实际发生的事情来说,两人并不会有什么不同。

有种诱人的说法似乎可以消除这类错误,那就是坚持只有能产生切实感觉经验的信念才是唯一合理的信念。但事实上,这个世界包含了许多不能被直接感受的东西。我们不能看见砖块里的原子,但那些原子确实在那里。你的脚下踩着地板,但是你并不能直接感受到地板;你看到的是从地板上反射的光,或者说,你看到的是经过视网膜和视觉皮层处理过的信号。从看见地板到推断地板的存在,这中间正是有不可见的原因引起了感觉经验。虽然这可能只是很小很直接的一步,但确确实实有一步。

假设你站在一座高楼的顶层,身边有座有着时针、分针和秒针的古钟。你手里有个保龄球,松手它就会从楼顶掉下去,那么何时你能听到保龄球撞击地面的声音?

为了准确回答这个问题,你必须需要知道地球的重力加速度为9.8米每秒的平方,以及这座建筑大概120米高。这些信念并不是不可言表的感觉,他们是语言式、命题式的。这么说可能也不夸张:这两个信念就是两个由词语组成的句子。但是这两个信念推断出的结果却是能被感知的——如果你在秒针指向12时松手,那么在你听到球落地的五秒后,你能看到秒针指到1。为了尽可能精确地预测感觉经验,我们必须对那些没法直接感受到的信念加以处理。

这便是我们智人的强大力量。相比于其他任何物种,我们更擅长为不可见的东西建模。但这同时也是我们的巨大弱点:人们常常会相信那些不仅不可见,而且不真实的事情。

同一个大脑,不仅可以建立起感觉经验背后的因果推断网络,还可以建立起与感觉无关的,或者几乎没有联系的,推断网络。炼金术士相信火药可以制造火——我们可以简化他们的思维:画一个小点代表火药,然后画一个箭头从这个点指向感觉经验:一团噼里啪啦的篝火——但是这个信念并没有产生任何超前的预测;从火药到体验的联系总是在体验之后,而非事先,被构建出来。或者,假设你的后现代英文教授告诉你著名作家WulkyWilkinsen[1]事实上是个“后乌托邦”主义者。这意味着你需要从这本书里期待什么呢?什么都没有。这个信念,如果你可以这样称呼它的话,根本与感知经验无关。但是你最好能记住这个命题式的断言,“WulkyWilkinsen”有“后乌托邦”的特质,这样你才能在之后的小测中照本宣科。类似的,如果“后乌托邦”显示出“殖民异化”,而小测中问你WulkyWilkinsen是不是有殖民异化的特点,你最好回答是。这些信念互相连接,虽然它们不与任何预期的感觉有关联。

我们可以建立起一整个只有互相连接的信念网络——我们叫它们“漂浮的”信念。这是在所有物种中人类独有的缺点,是智人建立更一般化更灵活的信念网络能力的异化。

理性主义者的实用主义精神包括不断质问我们的信念可以预测什么样的感觉体验,或者更好地,否定什么样的感觉体验。你相信火药是火的来源吗?如果是,那么你期待能看到什么呢?你相信WulkyWilkinsen是后乌托邦主义者吗?如果是,你期待看到什么呢?不,不是“殖民异化”;而是你会有什么样的感觉体验呢?你相不相信如果一棵树在森林里倒下没人听见,它仍然发出声音吗?如果相信,你会预期什么样的体验?

更好的问题是:什么样的体验肯定不会发生?你相信 élan vital(生命冲力)能解释生物体的神秘活力吗?如果是,那么这种信念不会允许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哪些事情可以证伪这个信念?没有答案意味着你的信念并没有限制你的体验;它允许任何事情的发生。那它就是漂浮着的。

当你争论一个看起来真实的问题时,心中要记着你在争论的是哪些不同的预期。如果你不能找到预期的差异,你很可能就在争论一些你信念网络中的标签——更糟糕的是,漂浮的信念,那些你信念网络上的藤壶。如果你不知道WulkyWilkinsen是后乌托邦主义者意味着怎样的感觉体验,你可以一直争论下去。

综上,不要去问要相信什么——问要预期什么。每个关于信念的问题都应该源于一个关于预期的问题,而且那个关于预期的问题应该处于问题的中心。每个有关信念的猜测都应始于有关预期的猜测,也应该在未来继续用期待付租金。如果一个信念赖账,就将它赶出大脑。

—————————

[1] Wulky Wilkinsen:加利福尼亚的美国作家,公共卫生顾问,LGBTQ活动家和长期LGBTQ文化能力培训师。详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Willy_Wilkinson

—————————

翻译:糖颗颗

校对:yzhaob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